一位天使去泰国TS手术真实经历

我在厦站很多年了,同行的姐妹一个又一个都去手术,国内的,国外的都有。在这里我祝福每个姐妹术后都幸福。我最早听的是陈焕然博士,看了他的介绍和传闻,原来是个医学骗子,估计也是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却是道德问题非常严重,唾之弃之;后来知道了上海的何清廉教授,慕名倾之,却是次次被拒门外,难道TS必须花枝招展么,必须血泪模糊么…… 我曾经打算自残,看看老何接收不接收?无耐,当我还没动手的时候,有人介绍泰国的变性手术非常好,不过当时说费用极高,望而却步,暗哭三夜罢之。功夫不负有心人,久蛰侧窥,终于听说泰国的整容和变性手术没有想象的那么贵,大概也就五万~十万,顿时热泪盈眶,我不必求老何了,不必自残,不必看破红尘,轻生厌世了,我有救了。

144
泰国的变性医生有很多,著名的要数书鹏 、蔡达武咖蒙、 pichet、替迪等。书鹏最厉害,价格太贵,不予考虑,听说只下体要 110000 rmb,咖蒙结肠出名,我想做皮瓣的呢,pichet总是有人反映手术失败,意见颇多,我最后选择了蔡达武。蔡医生 医德最好手术极其细心,最重要是不乱收费。

还有长的帅,在欧美姐妹论坛中评价远远高于咖蒙。第一次见到蔡医生,人非常的好,说话娓娓道来,不急不慢,给人信任的感觉极好。
蔡医生的打包价大概是:下体(5.5w) 喉结(1w)胸部(1.5w)一共八万多些。 飞机票 你可以三个月提前订:费用在2000~3000,不提前的话,要4000以上住宿:dusit公主酒店 每天1300泰铢(约290)大概需要住三周吃饭:附近商场 一份 8~12 rmb 术后十二天你就可以出门自己买着吃了带钱:金子会提供给你一种方式,蛮好的,是你带着银行卡,到时候转账就可以了(汇率4.68) 我自己琢磨方式,我在上海直接换成泰铢(汇率4.69),另外我带了平行银行借记卡直接在曼谷取钱, 免手续费(汇率4.74)零钱兑换:泰国银行人民币换泰铢(汇率4.2),找金子换(汇率4.5)信用卡:可以带只有中国银联标识的卡,(汇率4.74 就是可以刷的pos机很少),其他万事达 visa 等卡 (汇率4.4),为什么相差那么大,请问银行
心理证明还是去泰国较为简单。国内难开不说,我听说有个姐妹软磨硬泡国内证明开好了,又到公证处开翻译,结果到了曼谷,手术医生说你开的证明只是说了,你是TS患者,但没有说明你需要手术治疗,那个姐妹最后不得不又在曼谷开了证明。我当时是和另外一个姐妹一起去的,金子给我们做翻译,费用大概每人1200泰铢。心理证明不是一个诊所,而是一个很大医院里的一个科室。离酒店还是很远的,金子开车带我们,大概半个小时以上才到,远。外貌条件不好的姐妹还是要注意下,无论如何当天,你还是要打扮的性感妩媚些,要不然,你要走我的老路了。当时我穿的是女性的衣服,但是打扮却很中性,结果医生不想给开证明。最后在金子的帮助下,我勉强过关,拿到证明。另外一个姐妹打扮的很妩媚,进去1分钟就拿到证明了。很险啊。
一般医生会要求你术前三天到,这样手术才能保证顺利。食物安排:术前第三天可以吃粥、果汁、牛奶、营养素、矿泉水,咖啡等等软食;术前第二天就不可以吃粥和牛奶了,只有果汁、营养素、矿泉水,咖啡等,术前一天和术前第二天差不多,但是最好果汁、咖啡不要继续喝了。而且当天晚上十二点之后禁止任何摄入,手术的当天,时间一般安排在中午12点,在这之前最大的感觉就是很渴很渴,很想喝水哦,渴死人拉。药物安排:术前第三天无药品安排;术前第二天是两种药,相结合的泻药,是先吃一种,过一段时间后,用另外一种药进入肛门,一结合,马上就会有拉肚子的疼痛,相当难忍,但你要忍住,天塌了都要忍住,忍2分钟。此时,你会屁股憋痛,肚子钻心痛,浑身哆嗦冒汗,头皮发麻,蛮辛苦的。术前第一天,会给你很难闻,很难喝的药,我现在想到还会有呕吐的感觉。这个药水,分2次喝,让你把肠子都拉出来。手术当天到了医院,萨瓦迪卡后,我登记了钱包,我就被他们带到另外一个病房了,他们的意思我知道,那是我的一个刚手术2天的姐妹房间。当时姐妹正躺着看电视呢,中央国际中文频道。好熟悉的声音啊,虽然只是三五天没听到中文了,依然觉得亲切。当然更亲切是另外一个姐妹,我和她谈了半个多小时,她大概给我讲了她现在的感觉,和当时手术的情况。谈到最后,是我不觉该说什么了,该问什么了,只觉得好渴好渴啊,看到姐妹旁边的柜子上有矿泉水,我恨不得一口气喝完,哪怕舔一口半口也好啊。我说很很渴,姐妹说要忍住,咱来这干啥来了啊。等我上了楼上的ICU病房后,我就大概对蔡医生的诊所,有大落了解了。总共两层,一层有前台 等候处 蔡医生办公室 和 次病房,这个时候姐妹就住在次病房里。二层是ICU病房 手术室 观察室,就这些。躺在ICU病房里,有些冷,我叫他们给我加了毯子 改了空调 ,还是感觉冷啊,难道是紧张么,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11.00了。姐妹说一般都是安排在12.00开始手术。看来还有些时间,我打开电视看中国国际频道节目以缓解紧张。这个时候,负责的护士是SOM,蛮好的一个小姑娘,当然蔡医生的夫人也会来看你,她叫泰尔。当时我的指甲涂有油彩,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液体搽试,几下就很干净了。我在昨晚,自己把下体体毛都处理了,我想省的人家费事,其实未必,那个姐妹就没自己处理,结果也是可以顺利手术了,我想手术的时候,有专门剃毛的吧,哈哈。 12.00来的时候,是那个男护士叫了我进去,萨瓦打卡后,我就躺在了手术台上了,里面有2个男的,一个是刚才叫我的男护士,另外一个是麻醉医生了,其余都是女护士了,我到迷糊之前都没有见到蔡医生,估计在准备手术吧,呵呵。说句体外话,那个麻醉医生长的好帅哦,我本来夸下他的,但是周围那么多女护士,就没说什么了。他那么帅,我都有些紧张了,以至于他的后来几句英文,我都没听懂。只听到他再给我说话,我却没明白,然后护士帮他把我胸部暴露出来,看到我的胸,他们都笑了,俺有乳晕,唉。 kate,kate,kate……我迷糊中,被叫醒了,周围很多人都看着我,我感觉自己很虚弱,喉咙也不舒服,我面对大家微笑了一下下,然后想继续迷糊,可这时候我看到了蔡医生,他问我还好么,我说了句,万分感谢!同时很勉强的笑了下。后来他们都走了,留下我和som。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好冷啊,浑身都在发抖,som帮我拿来了毯子,调了空调,见我慢慢安静下来,她蔡离开。这个时候,大概是晚上10.00左右。当时记得我的双腿是被“软”固定了,而且是紧松自动转换结合那种仪器,蛮舒服的。这个时候感觉是没感觉,是木的,有些感觉也是很微弱的,总体没感到失去什么,至少没感到有些东西一去不复返了。没有难过,也没有遗憾。
住院整个过程是不痛的,打点滴大概是2天的时间,后面三天二夜都是吃药维持。住院共计4个晚上,五个白天,手术的当天也算一天。 术后当然感觉是麻木的,但是第二天,你就会感觉到手术带来的其他感觉了。我个人的感觉是原来的有小弟弟的时候感觉都在,感觉没手术一样的,挺奇怪的感觉吧。也许是蔡医生把我原来的神经都保存蛮好的缘故。无意去摸的时候,下面是平平的,没有了那个^^^^^^ 护士是不要小费的,以前姐妹说护士最好给小费,我一直没给,她们还是一直对我很好啊,每天都给你檫身,早晨是伺候刷牙洗脸,晚上是施爽身粉,蛮舒服的。她们的要求是我要每天多喝水,可我不能喝冷水,我一直都是喝温开水的习惯,特别是我生病的时候,更是难以下咽凉水。听说多喝水,对手术恢复有很大的好处:消肿 消炎。可惜我不能喝也不敢喝,因为我住院期间拉肚子二次,大便二次,术后恢复大便是很恐怖的事情的,很容易感染的,我还算好,基本没感染。 期间,蔡医生来看望过我二次,每次我都很想和他说话,他也是很想和我说话,可惜彼此没有共同语言啊,说不几句。不过,护士他们却是很聪明,我只要简单说出几个单词,她们就能立刻明白我的意思。 病房里是可以带进电脑的,最好带着,因为房间里的电视只有一个中文国际频道,天天是新闻看得烦死了,其他台不是英文就是泰语,真是苦闷啊。 出院那天还是蛮顺利的。最后提示:金子说住院期间要注意一些事项,比如减少大的肢体活动,特别是大腿;有尿感是正常的,要忍着,其实不是想尿尿;多喝水;不可以侧卧,侧卧也一定要把两腿之间夹个枕头 酒店恢复是难熬的日子,对我来说,这个时候,我疼痛过、流泪过。回到酒店的第二天,就开始拔导尿管了,把的时候有点小痛,一秒感觉,很容易过。但是随即而来的就是尿尿的问题,不是洒向左边,就是右边,要不就是喷在屁股上,这个时候,如果你下面阴道有糜烂的地方,就会被尿侵蚀,很不舒服。因为已经开始频繁的通模具了,靠近阴道的地方都是新刀伤口,很容易发生糜烂,有些姐妹就没有这个情况,但不多。一般糜烂的地方会上四五次药,这样药和尿天天和泥啦。姐妹这个时候,要保证下面不要用频繁清洗,很容易发生感染,一般做法是用婴儿湿巾沾干,凉一下,重新上药。糜烂的地方很小的话,一般不会留下疤痕,即使有也是不明显的。所以姐妹不要太担心和恐怖。痛苦的事情是每天晚上,真的是睡不好,几乎我和另外一个姐妹,没有一个会好好地安稳睡一整个觉。首先一个就是GW去除后的反应,发烧和出汗,这个时候,你额头上是冒汗的,但是其他地方却在发抖,加上头脑昏昏的感冒一样的阵痛,一个一个的夜晚熬过来,比较难。有些姐妹这个反应就没有,或者很弱。伤口毕竟是伤口,晚上睡觉还有就是下面的手术部位,有火辣辣的疼痛,被揪线头的疼痛,发麻和发痒~~~ 通磨具也是很痛苦的,有的姐妹很好通,不怎么痛深度也好,有的姐妹就很难通,会越来越浅,让人揪心啊通磨具其实和你恢复的情况有关系,恢复的快,通磨具稍微困难些,恢复慢的暂时好些,以后也会经历通磨具痛苦的磨难。吃过JISU1年以上的姐妹,通磨具相对来讲会容易些,毕竟JISU让她的身体肌肉萎缩了很多呢,松垮了很多呢 模具通的好的姐妹,其实快感是有的,在阴道里面医生好像埋了快乐神经在里面,当你的模具达到最深处的时候,疼痛是在所难免的,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放松,放松后,那个快乐神经就会出现,感觉是你男孩子的时候射精后的颤抖后的神经,再继续酸麻一会儿的感觉。只是没有欲罢不能的感觉强烈。
离开曼谷,我很舍不得的,一直以为曼谷是个美丽妖娆的城市,我却是只在如乡下郊区待了近一月,多想冲进繁华市区啊,看看曼谷是如何美丽和妖娆。莫非要等到下次来曼谷,莫非得我还要来曼谷整容才得以完成心愿吗? 临走当天,金子带我们去蔡医生那里去复查,蔡医生给我们做了检查,我在检查中没什么疼痛,只是做了个清洗而已,而另外一个姐妹说是还是有点点痛的,因为她除了清洗之外还做了激光呢,当时我还真羡慕这个姐妹,我都没有激光处理,蔡医生真偏心,后来医生介绍说,她的阴道内部长的太快了,长了些肉芽,就好像增生一样东西,于是就激光处理了一下。那个姐妹恢复的其实比我要好些,我回国都二周了才出现肉芽的情况,可惜我没机会激光处理了。 最后一次去商场吃饭,也是很舍不得,转了好几圈,才选定一家大排档作为最后的晚餐。(我是夜班飞机)吃好饭,准备买些纪念品,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理想的纪念品,转三大圈选定一家布衣商品店,买了2只布衣钱包,一个是大象图案,一个是草莓网纹的,很漂亮。直到金子送我们小象的礼物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泰国是“大象之邦”啊,大象是泰国人心目中的吉祥象征呢。 我身高太高了,离开诊所的时候,和蔡医生拥抱,感觉自己像个长颈鹿,在和山羊伯伯挥泪呢。控制住,我还是没敢哭出来。和金子和了影,和第三个姐妹拥抱告别,我和另外一个姐妹就算是离开酒店奔向机场了。
到了机场,我迎来了我最痛苦的时刻了。本人太爱面子了,由于我护照是男生,我就穿了男装。蔡医生为了方便我们出行,给我们备用了手术证明,也就是说我只要拿出来证明,飞机场就会派出工作人员全程轮椅服务,但是我没有用,我强撑着虚弱疼痛的身体,过了入口大厅,排在了去登机牌的队伍中了。那个时候,我想我行的,我可以,我很强悍的。 唉,去中国的外国人和回国的中国人真是太多了,等我拿到登机牌、托运好行李,半个小时就过去了,前十分钟,我还拿出手机拍照,毕竟自己是搞设计的,好不容易来一次曼谷机场,要多拍些照片啊。中间十分钟我就开始站着不太舒服了,后十分钟,我只能坐在行李车上了,还不时站起来-前行-坐下,坐下-站起来-前行,苦啊。旁边有个很帅的国人哥哥老看我,弄的我好想站起来,俺不是好汉了,但也要装个好女子啊,可我实在是坚持不住啊。 后来就是过安检了,我好不痛苦啊,简直就是一步一卧啊,你见过要饭的吗,就是那种两只腿折了,只能靠手挪着前进的叫花子,我和他不同是,我有双腿,我挪动的时候,用的不是手。一路下来,韩国人 日本人 俄罗斯人 欧洲人 非洲人 澳大利亚人 上海人 美国人…………都要瞥我2眼。我的主啊,我真不想丢你的人的……真不是~~~ 过了安检,我终于逮到休息的机会,几乎瘫在座椅上,休息了一个小时,妈呀,你在哪里,我痛苦死了~~~ 休息好,我“噌”的一下就起来了,哼,我才不信,能被这点事情难倒,拎起包包,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起来。走了大概一分钟,突然想起,安检完毕的门口,有小型行李推车备用给旅客的,我还是回去取个来用,以防•~~~~果然没走5分钟,下面那个地方,忽然比刚才那会还要疼痛,我已经穿了很宽松的裤子了,可是肉肉和两边摩擦的很疼,好像刚才休息的时候消肿的现在又加倍肿了起来,痛啊,疼啊,难受啊,我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行~~~~ 登机口,去上海的登机口怎么那么远啊。过了一个十字路口,我就想下一个十字路口就到了,可是到了第二个十字路口还没到~~~ 怎么还没到啊,我真不行了,我要死了,我到了人生的劲头了~~~ 垂下头发在双颊,偷偷泪水满流下~~~

 

更多变装真实故事,请访问梦莎
变装!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手术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