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变性改变了我的人生 第18章 阿莹2

怀着疑问的心理换回男装上yiyuan检查,医生看着我的化验单吃惊地问我:“你有没有在服用雌激素?”

“从来没有啊!”我叫道。

“这就奇怪了,你的尿液里残留有大量的雌激素成分。”我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碰过雌激素了。

“会不会周围女人多了会有影响?”我问。

医生哑然失笑说:“不可能,这完全是药物作用。”接着医生为我开了雄激素的处方,要我先服两个月。我不敢让别人知道,就把标签撕了说是治肠炎的药。

可过了两个月,雄激素一点都不起作用,我的乳房仍在增大,看上去就像个初发育的少女,而且,我发现我臀部的脂肪在积聚,其他部位也变得比以前柔软了,小DD也越来越不行了,这让我脱光时看上去比以前的任何时候更像个真正的女人,

我还发现我对女人的感觉也与原来有所改变,以前总是把她们当作幻想的对象,而偷偷在被子下,现在就越来越觉得她们更像我的姐妹,性的开心正在慢慢消褪,认同的感觉越来越强,我冒出干脆做女人算了的奇怪思想也越来越频繁。看见有人穿了一件性感服装,我的第一个反应不再是涌动,而是想如果穿在我身上会不会比她更漂亮。

最要命的是,我对男人的感觉也有发变化,看到美男的时候总禁不住想多看他几眼,而且对我竟有一种怪怪的吸引力,虽然很难察觉,但毕竟跟以前有很大不同,甚至会莫名其妙地脸红。

我这是怎么了?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一切竟是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又去看了医生。

“不可能,不可能的。”医生说,“你把药拿出来看看。”我取出药瓶,医生打开瓶盖倒出残余的药片,脸色大变。

“你的药被人换过了,这是雌激素!”他说。

“什么?!!”我睁大了眼睛,这一惊如晴天霹雳,令人难以置信。

“你服用的雌激素剂量非常大,按你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不可逆转的阶段,就算停药也很难完全恢复男性性功能了。你想想看,谁会换你的药?”我想了会,突然想到一个人。难不成是她?我发疯似地往寝室里跑,阿莹刚洗了澡,坐在桌前看书。

“你动过我的药?”我走到她身边。她怔了一下,放下书,微笑着说:“是的,是我做的!”我想不到她会承认这么快,倒愣住了。

她笑着拉着我说:“丽妮,我就坦白告诉你吧,我一直都在你的饭里加了雌激素,这药片也是我换的。”

我像被人突然脱了个精光,颓然坐在床上,说:“你……你都知道了?”

阿莹拉住我的手说:“在你刚来没几时,我就知道了。你骗得了别人,可怎么骗得了跟你这么亲近的人?”

“那……你为什么害我?”我问。

“我没有害你,我是为你创造一个机会,做女人比做臭男人好多了,你应该为自己能做女人感到骄傲。”

“你怎么能这样?!”我气愤地说。

“丽妮,你其实是个很好的女人,只是上天给了你一个男人的躯壳,现在你回到我们女人里来吧!你应该是个女人。”

“不,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你太天真了,你就能这么容易离开?如果姐妹们知道你是男人混进来的,会怎样想?谁也不愿意不清不白的,她们还会把你当作流氓扭送到公安局去,这样的结局你不愿意看到吧?”

我知道阿莹在要挟我,但她说的也是实话,如果我的身份被揭穿的话,可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我恨死了她,张强还只是表面上让我打扮成女人,而阿莹竟在不知不觉中改造着我的整个身心,人说世间最毒妇人心,看来所言非虚。

“那你想怎么样?”我沮丧地说。

“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想怎么样,丽妮,只要你听我的,以后我们还是好姐妹,甚至我们还可以是好鸳鸯。”

“你……你说什么?什么好鸳鸯?”我吃了一惊,不懂她的意思。

“丽妮,姐姐就跟你实话说吧,从第一天看见你起,我就很喜欢你,可惜后来我发现你是个男人,你知道我最讨厌男人的,我本想揭发了你,可看到你楚楚动人的样子,又舍不得了,从那时起,我就想把你变成女人,现在你看看,你的肌肤是不是更嫩了?还有你的乳房,是不是也发育了?你再试试你的声音,你还能说出原先的声音吗?”

“你,你原来是同性恋!”我惊道,我真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丽妮,你好好听姐姐的话,姐姐不会对你不好的,你不喜欢姐姐吗?”阿莹用手摸着我的脸,温柔地说,抓住我的手,就往她的乳房上揉去。

阿莹丰满雪白的乳房像要从乳罩里喷薄而出,衬出深深的乳沟,摸上去又有弹性又绵软,这样的乳房任何男人看了都抵不住诱惑。但此时我对阿莹有说不出的恐惧,就把手抽了回来。

阿莹笑了笑说:“丽妮,你真不是男人了。”

“不,我是男人,我是男人!”我喊道。

“但你的生理反应说了实话,没有哪个男人不对我垂涎欲滴的,你一点都不动心?”

阿莹把外衫脱去,伸手到背后把乳罩解了下来,我眼前一亮,她丰腴的乳房在胸前微微晃荡。我表情复杂地盯着这对令我曾经幻想过好多次的尤物,男性的原始渴望渐渐萌动起来。

“我不是女人,我是男人。”我喃喃地说,把手慢慢伸了过去。

“哎哟!死丫头,你干什么呀?”阿莹娇呼一声,就势倒在我身上。

我一把抱住她,把她压在身下,就往她的唇上吻去,我的第一个吻是在家乡的那条小河边,但那时还是有点朦朦胧胧的,以后就没有吻过任何女人,这一次才算是真正的吻。

阿莹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了身下,也热烈地吻我,我的嘴巴微微一启,一条滑热的舌头就伸了进来,和我的舌头绕在一起,我吮吸着她的玉舌,心中兴奋不已,跟那晚张强充满烟酒味的舌头自然不能同日而语,更重要的是,张强和我都是男性,每回忆及此,我总感到恶心,和阿莹却是自然而然的事。

我的心里愈来愈迷乱,男性的本能早已压过了女性意识,我用手揉搓着她的乳房,慢慢朝下探去,终于摸到了阿莹的花瓣,她的下边已经是湿漉漉了。阿莹脱去了我的衣服和乳罩,又把义乳也摘了下来。

“妹妹,你以后再也用不着这东西了!”她说了句,又和我吻在一起,一边用手在我发育如小馒头般的乳房上轻轻抚慰。接着低下头去吻吸我,突然间全身麻酥酥的,微微打了个颤抖。

“丽妮,你已经有了女性的反应了!”阿莹兴奋地说。

“我是男人,我要让你尝尝男人的厉害!”我说着,抱着她滚了几下,又把她压在身下。

“不,你不是男人了,你看,你的小DD都不会硬了!”她猛然伸手抓住了我的小DD,得意地说。我的小DD真的已经不争气了,虽然被她抓在手里有一种强烈的快感,但就是挺不起来。

我满脸通红,怒道:“这全是你的错!”

阿莹浪笑道:“小妹,你现在怪我,将来可是感谢我都来不及,你将来肯定会知道,做女人要比做男人好过百倍!”

我嚷道:“不,我不要做女人!”

阿莹微笑说:“这可由不得你了,今后你好好配合我,我们还是好姐妹,不然我就报警。”

我打了个机伶,全身汗毛直竖,阿莹的手指在我的小DD上缠绕玩弄,我却觉得是一条温暖的蛇在爬动,让人恐惧,阿莹的微笑比之张强的暴力更为可怕。我本来把她重重地压在身下,可听到她这么说,刚刚鼓起的勇气就被打击下去,抓着她肩膀的手也松了开来,阿莹一个翻身,再一次把我压在身下。

“小妹,姐姐可是喜欢在上面的哟!”丽妮笑道。

“你想怎么样?”我说。

“你还是处男吧?”她问。我点了点头。

“那最好了,没有对女人做过孽,你就不算臭男人,我好喜欢你。”

阿莹吻了吻我的嘴唇,然后一路向下吻去,从我的乳房到小腹。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传过来,我刚才的怒气随着快感抛到了九霄云外,口中禁不住“哦”地叫了出来。

“丽妮,你如果成了真女人肯定很会喊的。”阿莹抬起头笑着对我说。我感到无地自容,但又想她继续吻下去。

“你的眼光说明你很荡。”她说。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快感。

“你的感觉怎么样?”她舔了一阵又问。

“好舒服。”我说。

她用手打了一下我,说:“胡说!你哪来的小DD?你是女人,这是YD,知道吗?你是不是很想姐姐舔你的小妹妹?”

我点了一下头,但马上又后悔了,这个头一点下去,等于说我已经向她妥协了。果然,阿莹呵呵笑了起来:“瞧你瞧你,你还说自己不想当女人呢,那为什么这么爽快地点头了?”

我无言以对,阿莹又在我下面吸了一会,爬向我的头部,把对准我的嘴说:“现在你来吸我吧!”过了一会儿,我们换做了69式的体位,又玩了好一会儿,小DD有点微微挺了起来,但仍十分无力。

 

我和阿莹抱在一起,疲倦地躺在床上,这是我的第一次做,虽然没有交合,但跟与张强的那次不同,在我的心里是认为这一次才真正体会到性爱的快感。

虽然阿莹可能把我当女人看待,但此时我的心里却是十足的男人,我确信是以男人心态跟她做爱的,这一点勿庸置疑。我是男人!不是女人!!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被阿莹推醒了。

“喂!傻妹子,快起床去吃晚饭了!”阿莹笑着说,原来刚才我睡着了,不知道阿莹什么时候起的床。我穿好衣服,倒了一杯水,阿莹突然递过一支水剂玻璃药瓶。

“这是什么?”我问。

“这就是我偷偷在你的饭菜茶水里放的雌激素。”

“什么?”我的心颤抖了一下,就是这小小的东西夺去了我的男人雄风吗?

“现在不用偷偷给你加了,你自己喝吧,每天两支。”

“不,不,我不要!”我嚷着。

“你不听姐姐的话了?刚才你做什么来着,我的清白都让你糟蹋了,这总是事实吧!你可要想清楚啊!”

我的脑袋一片混乱,是我糟蹋你还是你糟蹋我?但如果这件事一露出,恐怕没有人相信一个混入女生宿舍的男人是受害者,不仅身败名裂,弄不好可能还会坐牢,那一切就全完了。

“你喝不喝?”阿莹有些发怒,口气变得生硬。看来我已是无路可走了。我颤抖着接过药瓶,打开盖子,一闭眼睛把药水倒入口中。

阿莹高兴地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你终于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欢迎你,我的好姐妹!”

我无奈地笑了笑,又想哭,大哭一场,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命运?老天!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小说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