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变性改变了我的人生 第20章 隆胸

第二天早上,阿莹帮我请了三天假,说我感冒发了高烧。老板虽然感到有些怀疑,但还是准了假。我们又偷偷骗过其他人,来到医院里。因为三天前预约好了,所以整形医生给我们优先安排,下午2点钟就可以开刀。医生拿出各种型号的硅凝胶让我挑,还指着一大叠效果照片向我说明不同型号会塑就什么样形状的乳房,我看着一系列乳房的照片,心扑扑跳动着,马上我就能拥有像照片上这么坚挺的乳房了吗?我犹豫再三,最后在阿莹的建议下选了中等大小的可以使乳头微微俏皮地上翘的硅胶。

“你很有眼光!”医生说,“这种型号的硅胶做出来的效果十分自然,可能比真乳房还要好!”

我笑了笑,红着脸说:“那就用这个吧!”医生把硅胶包好,交给护士去消毒,给我作了一些化验检查,然后要我们办理住院手续,因为要隆完胸后要住院三天。我们在医院外吃了午饭,回来办了住院手续,已经是一点半了。我在自己的病房里走来走去,心里十分紧张,坐立不安。

阿莹笑着对我说:“怎么了?隆胸又不是大不了的事,你马上就不用这么遮遮掩掩地过活了,应该高兴才对啊!”

“可我……”我想说我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个护士。

“39床,准备做手术了!”她说,要我换上了病员服,然后要带我去手术室。我看了一眼阿莹,她正在抿嘴而笑。我瞪了她一眼,她笑着用手向我做了个V字,说:“祝你手术顺利!好姐妹。”

“快来吧。医生都准备好了!”护士催促道。我只有跟着走向手术室。随着手术室的门在背后啪地关上,我的心好像一下子沉到了水底,一片茫然。

“把上衣脱光了吧!”护士说,我不好意思地脱掉上衣,原本以为她们看到我这模样会有异样的眼光,可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却连正眼也不瞧我的胸部一眼。我才想起来我要是跟正常女人的乳房一样,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他们早已司空见怪了。

我的主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向我点了点头,然后对那个护士说:“可以开始了!”

护士拿来一个头套,要我把长发盘入头套内,我经过这么多天,头发也已经快齐肩了,有了自然的头发,那个假发套早已被我扔掉了。我按她的话照做,然后跟她进入了手术间。

无影灯已经打亮,几个身穿手术服的医生护士站在手术台旁,我一眼看到那对馒头似的硅凝胶在白盘子里映着灯光闪闪发亮。

“躺上来吧!”主刀医师对我说。

我在护士的帮助下躺到了手术台上,灯光刺得我的双目有些敏感,心里紧张地不得了,一时竟忘记了我要做的是隆胸手术,脑袋里一片空白。

“没事的,我给你打一针,你就会安静地睡着,醒来后一切就好了!”一个麻醉师模样中年医师对我说,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我的心竟平静了很多,点了点头。医师在我的背后注入一针,要我闭上眼睛睡觉。我闭上眼,听他们在说着话,有人在刮我腋毛,然后不知道是谁在我的胸部用笔慢慢画了两个圈,渐渐地意识越来越模糊,只知道边上有很多人。

“你瞧!这个人是男的。”我听到医生说,

“是吗?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护士说。

“那可糟糕了,我们已经给他隆了胸,要是上级知道了,可不得了!我们的行医资格都要被注销。”

“现在怎么办?”那个护士急了。

“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干脆再做一个变性手术,把他变成女的。”我一听,心中大急,心想你们医生怎么能这么乱搞,但睁不开眼睛,身子也动不了。

“好吧,是个好办法!”那护士竟满口答应。我的病员裤被拉了下来,我感觉到一把手术刀架在我小DD上。

“开始,切吧!”那医生说。

天哪!不要!我喊道,可喉哤里根本发不出声音。我的下身一痛,竟然痛得睁开了眼睛。

“不要切!”我喊道。

可头顶不是无影灯,而是白白的天花板,我的手下意识地去摸小DD,胯下软绵绵的一团,还好,虽然它不顶用了,但毕竟还在,心里一阵轻松,那么刚才是?

“怎么了?丽妮!”我的眼前出现了阿莹性感的面容。我意识有些清醒过来,才知道刚才是做了一场梦。腋下的刀口有些隐隐作痛。

“我的手术,完了?”我抓住阿莹的手问。

“早就完了,你已经睡了两个小时。”

“是吗?我只感觉好像刚刚进了手术室,怎么会这么快?”

“你不信?你看看自己的胸部就知道了!”阿莹咯咯地笑着说。

我掀开白被子,抬起脖子看了看胸部,突然一阵眩晕,一对乳房,我看到了一对姣好坚挺的乳房,不再是义乳,而是真真切切地长在我的胸前。乳房的上部通过腋下缠上了绷带,医生曾告诉我,手术的刀口是在腋下,根本看不出来。

我一头倒回了枕上,对阿莹说:“现在,你可满意了?”

阿莹笑着说:“不是我满意,而是你满意!现在,不会再有人嘲笑你了!”我叹了叹气,不知想哭还是想笑,由于麻药的力量还未完全过去,我又沉沉睡去了。

过了半个月,一个晚上,阿莹上街去了,晓晴来找我。她这几个月忙于应付考试,所以一直没空陪我玩,但我对她还是念念不忘,经常打电话给她,知道她跟诸葛的关系又加深了一步,曾经有一晚竟睡到了一起,我醋意大发,在电话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一晚没有发生什么事,两个人只是相拥而眠,心里也倒十分佩服起诸葛的为人来,表面上在电话里骂他真没用,心里却高兴地不得了。

这个晚上晓晴的突然出现让我很意外,当时我脱光了上衣想试一件黑色的胸罩。由于我们这里男生禁入,所以平时大家都是不很防范,我只是虚掩着门,晓睛突然把门推了进来,吓了我一大跳。

“晓睛?!是你?”我吃了一惊,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脸唰地红了起来,赶紧转过身,不让她看到我的胸部,窘迫不已。

“咦!姐姐,干么一看到我就转过身去了?我又不是男人!”她呵呵地笑着走过来。

“不,你还是别看!”我低着头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不敢面对她。

“你这是怎么了?”她说,我越是不让她看,她越是好奇。

“我知道了!”她突然叫道。

“你知道什么?”我紧张地说,但还是不敢转过身。

“你怀孕了是不是?”她笑着说,“你的肚子肯定大了,所心不敢让人知道。”

“你这小鬼,说什么呢?我又怎么会怀孕?”我说。

“那么肯定你的乳房上有男人的吻痕,对不对?”她嘻嘻地笑着。

“不跟你说了,几个月没见,你也变得这么油腔滑调,是不是你那个诸葛好没正经,把你一个好女孩子给教坏了?”我说,背对着她穿上胸罩,伸手在背后扣扣子,可由于心里还有些紧张,竟扣了好几回都没扣上。

“我来帮你!”晓睛说着上来,帮我把扣子扣上。我回过身来,看见她的眼光正盯在我的乳沟上。

“你看什么?”我红着脸说,心中很不是滋味,但一想我还是迟早要这样面对她的,也没有避开。

“原来姐姐的身材这么好!以前干嘛把自己紧紧包在那些高领子的衣服里?”她说。

“呵呵!我习惯了!”我说,套上一件黑色丝质日本裙,黑色的乳罩衬着我的曲线在半透明的裙装里若隐若现,别有一番风情。
“姐姐真美!”晓睛赞道。

“你考完试了?”‘我转移开话题。

“是啊!接下去就是实习了!我找了一家剧院,就在你们旁边不远,院长跟我老师关系不错,剧院里还有一间小房子,就让我住了,也省得每天跑来跑去。”

“是吗?那挺好的。”我说。

“我想叫姐姐一起来住。”她说。

“真的?”我心里一阵激动,但又很矛盾,能跟晓睛在一起,是我一直的愿望,但我这样子,如果她发现了会怎样看我。晓睛见我犹豫不决,就拉着我的手撒娇:“姐姐嘛!跟我一起住好不,我在那儿孤零零的,又没有朋友。”

我以前就怕她撒娇,只要她一撒娇,心里就软了,这回听到她求我,仿佛回到了过去,心中男子汉怜花惜玉的感觉又找了回来,毅然点了点头。晓晴见我答应了,高兴地跳了起来,在我的耳边啵地亲了一下,我的心里像吃了蜜一般甜,那种女人的感觉一下子又被男性的本能占了上峰。

晓晴亲昵地拉着我的手,跟我谈这谈那,可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因为我意外地发现我的小DD还有感觉,它在蠢蠢欲动,跟以往那种不能勃起的感觉不同,这种感觉是我还是个正常的男人时有过的,它正在一次次一点点努力地想坚挺起来,想找回以前的男人雄风。
我坐立不安,欲火焚烧,真想一下子扑到身旁晓睛的身上,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但我看到晓睛一派天真的表情,我又怎么能忍心摧残她,只好强忍住了。

过了不久,晓睛接到诸葛的电话,原来两个人相约去舞厅,晓晴问我去不去,我摇摇头说自己身子有些不舒服,晓睛见我心不在焉的样子,早就相信了,嘱咐我好好休息,然后才走。

晓睛一走,我立即把门锁上,掀起裙子向内裤里摸去,果然,已经有些坚挺起来了,我在上面搓了几下,一种好久没有的男人的快感从下身直冲上来。我一眼望到镜子里面的我,脸色桃红,娇艳无比,把衣服都脱光了,人格一下子好像分成了两个,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一会儿是男人的意识占了主动,一会儿又是女人的意识占了主动,竟对着镜子SY起来。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小说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