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变性改变了我的人生 第23章 辞职

看着两对恋人甜甜蜜蜜地离去,我的心波潮起伏,突然感到很孤独,就好像被人抛弃了一般,特别是看着诸葛亲密地搂着晓睛的腰消失在路的尽头,我的心中微微发酸,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来。我突然发觉我的眼泪不是为晓晴而流,竟然,竟然是为了诸葛!我不敢相信自己疯狂的念头,但它却是真实的,不容我再去欺骗自己,我是在嫉妒晓晴,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最近看到诸葛和晓晴亲热的神态和动作,我总是感到不舒服,原先还以为是吃诸葛的醋,可到此刻才恍然大悟,我在吃晓晴的醋,在不知不觉间,我由把对晓晴的爱情慢慢转移到了她男朋友的身上,也许开始的时候是爱乌及乌,我也渐渐对诸葛产生好感,但从想不到会假戏真做,我竟会不可思议地喜欢上他。

怪不得我会处处无意识地拿自己跟晓晴比,原来在我的心里深处,我是多么羡慕她,我爱她,由于我的爱不能实现,我就爱她所爱的东西,终于爱上了她的男朋友。我魂不守舍地跑回宿舍,跑进浴室冲冷水澡,想把这个怪诞的念头随水冲走,但这个念头却越来越明晰。我恨自己不是个女人!我恨我的父母把我生作男儿身!

我拼命地捶打下体,拉它,扯它,想把它从身上弄下来,可是无济于事,它还是软绵绵地垂在胯间,好像在嘲笑我。我羡慕晓晴,羡慕所有的女人,我羡慕她们花瓣般美丽,羡慕她们有着一月一次的例假,羡慕她们的十月怀胎。我宁愿用我十年的生命来换回一个真正的女儿身。

我跪倒在浴缸中,号淘大哭起来,脑中渐渐回想起隆胸后的场景……。

术后我睡醒时,天已经黑了下来,阿莹为我买来了我最喜欢的咖喱饭,但护士说我不能吃辛辣的东西,只好又去烫了一碗面条,陪着我吃过。阿莹在我床前跑来跑去的,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虽然有些恨她,心里也很过意不去。其实我这点小刀口也算不了什么,只是麻药过后有点隐隐作痛罢了,不影响活动,但她非要我躺着。

“你看看,现在你的一对乳房连我看了也有点羡慕。”她坐在我床头说。

“你又说笑了,你最性感了。”我说,阿莹乳房很大,几乎要从内衣里蹦出,相比这下,我就小了很多,但十分圆润结实,乳房的曲线也很完美,不用戴乳罩都是坚挺着。我不时地低头去看自己鼓鼓的乳房,觉得又新鲜好奇又难以置信,突然多出了这份重量,真有点不大适应。第二天,乳房有点肿胀,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过不了几天就可消失。

阿莹去上班了,我下床走了走,隔着病员服,若隐若现,我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用手轻轻摸着乳房,我微微颤抖了一下,这是真实的,是我的肌肤!不再是义乳那种冷冰冰的死物般的感觉了。第三天,肿胀已经消褪,乳房里的异物感也越来越不明显,但医生说这一个月都不能用力碰它,否则容易受感染。下午,阿莹接我出院。医生帮我换了药,把缠住的绷带全取下来,只是在腋窝的刀口处贴上纱布,要我出院后七天再来拆线。

办完出院手续,我和阿莹回到了寝室里,这短短三天,我就像做了一场梦。我穿上紫红乳罩,罩杯刚好紧紧箍住我的乳房,衬现出一道漂亮的乳沟,我低头久久看着这道深深的乳沟,还是有点陌生感,这真的是我的?但想到今后我再也不用背着同事偷偷穿乳罩了,还有,那个臭保安再也不能嘲笑我是个假女人了,而且,我可以昂头挺胸地从那些男人身旁走过,不用再担心被他们看穿。我不禁露出微笑,但随即一惊,为什么我会这样想?我为什么会对男人的看法这么在乎?

我的刀口慢慢地复原了,我也慢慢适应乳房带给我的累赘,真乳房比起义乳来,不知要舒服多少倍,相对来说,我也乐于接受它。我第一次在丽丽和佳仪面前换乳罩,我突然发现丽丽的眼神有些不对,连忙背过身去,哪知丽丽咯咯笑着说:“丽妮,想不到你还这么怕羞,其实你乳房很好看,哪一个男人看到都会迷上,干么这么遮遮掩掩,连姐妹们都不让看?”丽丽的一席话说得我满脸通红,但心里竟也十分高兴。

出院第七天,阿莹陪我拆了线,回来时,她特地要我去买了件吊带裙,以前怕露出,衣服都很保守,从来不敢穿得稍微性感点,现在一件低胸吊带裙穿在身上,看着试衣镜前的我,竟然看得有点着迷,也有些得意,性感得没话说,加上店主在我耳边极尽恭维之辞,直说得我飘飘然起来。我一回到寝室就穿上了新衣服,对着镜子左转右转,欣赏着自己美妙的身影。

阿莹笑着说:“瞧你瞧你,还哪点像个男人?十打十的一个小女人!”我听了这话,白了阿莹一眼,竟然一点也没生她的气,反而感到有点高兴。晚上我们出去闲逛,看着街上那些男人的服饰,颇觉单调无味,为什么我以前就没觉的?

一路上很多男人的眼光都向我们射来,有两个男人还因为看我们撞了车,互相破口大骂,最后竟大打出手。

“这些色迷迷的男人,就该让他们这样!”阿莹说。

“是的是的,就该这样!”我也跟着说,心里竟忘了自己也是个男人,只想原来做女人也有这般得意之处。

第二天来到酒店里上班,许多同事都向我祝贺,我不禁想起了改变我一生的那次化妆舞会,世事如烟,当时的情景却历历在目,如果表姐知道了我现在的样子全是源于她的那次玩笑,不知道会作什么感想。

“丽妮,总经理让你到他的办公室一下。”张秘书走过来对我说。

“总经理?他找我有什么事?”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我一向很怕总经理,因为我用的是假身份证,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欺骗了他,心里总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不知道,他只是让你过去。”张秘书说。

我跟着他来到总经理室,总经理笑眯眯地迎过来说:“丽妮,恭喜你呀!为我们酒店争了光。”

我大方地笑了笑说:“多谢总经理关心。不知总经理有什么吩咐?”

总经理摸了摸向后梳得光亮的头发,说:“今天我特地放你一天假,为你好好庆祝一下,以我私人名义。”

我不好意思推辞他的好意,就答应下来。我坐上了他的私车,从来没有坐过这么高档的车,心中也很是新奇高兴。

“总经理,我们到哪里去呀?”我在车上问。

“别墅。”他笑着说。

“你的别墅?”

“现在还是我的,也许,它马上就可以属于另一个人了。”他笑眯眯地说。

我听不懂他的话,但总觉得有点不妥,又不好意思问。我们的车子开出了市区,进入一片别墅群。车子在一幢白色小洋楼下停了下来。

“到了!”他说话,带着我走进别墅。

里面的装潢家具都很豪华,看得我暗暗咋舌。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说些不紧不慢的话。

 

“丽妮,你以后不必做迎宾小姐了,我升你做客房部领班。加给你800元的工资,怎么样?”总经理说。

“那真是太谢谢总经理了!”我喜出望外。总经理挪了挪屁股,坐在了我旁边。

“以后如果你表现好,我还可以让你做客房部经理。”

“这……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我说的表现好,不仅仅指工作,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他色迷迷地看着我说。

我的心里一惊,难道,他是要我做……他的手捏住了我的手,我挣脱开他的手,站起来走到了窗下。

“总经理,我不能的……请你尊重点。”我说。

他呵呵地笑起来,说:“小妮子,这有什么好怕的,女人嘛!要懂得享受青春,你只要跟着我,我不会让你吃亏的。当然,我会为你保密,没有人知道我们之间的秘密。这幢别墅除了我和你,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你不要以为我是色狼,其实从你一进酒店起我就喜欢上了你,为了表达对你的真心,我先送给你一万元钱和这幢别墅的钥匙。”

他从怀里取出支票和钥匙塞到我手中,还乘机在我的后颈吻了一口。这是我具有女性意识以来,第一个男人的吻,虽然是个我不喜欢的人,但后颈凉飕飕的感觉仍让我打了一个哆嗦。我手里攥着轻飘飘的支票和钥匙,却感觉异常沉重,几乎让我捉捏不住。

我是个在贫穷中长大的人,要不是贫穷,我也不会为了区区两千元在晚会上扮女孩了,更不会为了在这个城市生存而走上这条道路。现在,这钱就在我的手中攥着,有了钱,我就可以去变性,做一个真正的女人,实现自己的梦想,可从此便把自己卖了,而且,万一他发现我是个男人怎么办?我该不该拿这笔钱?

我的心里激烈地斗争着。总经理见我没反抗,越加放肆起来,双手从我臂下伸过来,抚摸着我的乳房。

我的乳房从来没有被男人摸过,而且这半年来,变得极为敏感,我被总经理娴熟的手法逗得有点发硬,一阵阵快感送上脑海。正当我有点不能控制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诸葛和晓晴,不管我是男人还是女人,我都不能破坏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我猛地推开总经理,把支票和钥匙扔在他身上,夺门而出。

身后,传来总经理难听的骂声,可是我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只想快点回到晓晴那里。晓晴正在梳妆台前梳头发,她在脑后扎了一把马尾辫,正在夹一只蓝色蝴蝶发夹,看见我进来,她高兴地说:“丽妮姐,你瞧我新买的发夹好不好看?”我看着她,鼻子里竟然酸酸的,但我强忍住泪水,却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你?”晓晴显然看出了我的异样,她走到我面前心疼地打量着我。我再也忍不住泪了,哇地一声靠在她肩旁哭了起来。

“谁欺负你了?”她问。

听到她的话,我的心里羞愧异常,这本来是我以前常常对她说的,现在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像把我当成了比她还小的妹妹。我擦了擦泪,强作笑容说:“没事!我不想在酒店呆了。”

“为什么?”

我把总经理的事告诉了她,晓晴十分愤怒,说这样的总经理简直禽兽不如。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小说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