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变性改变了我的人生 第24章 又逢故人

丽妮姐,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晓晴坐在我旁边说。

我摇了摇头,叹息说:“酒店里我是呆不下去了,只有重新找一份工作。”

晓晴说她会帮我找工作,我知道在城市里还是她熟人多,也许她真能找到一份更适合的工作,这样想着,对前面的路也并不感到迷茫了。但这天晚上,我一晚都没睡着,以前的一幕幕不断地浮在脑海,像放电影一样从眼前掠过,一直到总经理的别墅里,这时候,乳房上和后颈好像感觉有点凉嗖嗖的,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这是以前和张强在一起时绝没有的,在别墅时我真的差点把持不住自己,全身都有点软绵绵,想起来真是有点后怕,也许这就是女性的性意识吧!跟男人的截然不同,它分散在全身,甚至在大脑深处都有感觉。晓晴已经睡着了,我轻轻搂着她,在窗外透进的银色月光下,感觉十分安宁。

第二天,我就向酒店递交了辞呈,总经理看了我一眼,一声不响地在辞呈上签了字。回到寝室,阿莹匆匆跑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不想让她对总经理发怒,因为这对她的工作没有好处,便只是说以我这样的身份做迎宾小姐压力太大,想换个工作。

阿莹笑着说:“你看你,别说是男人,就是跟我们同寝室的女人也发现不了你是男人,你还怕什么?”

我微微笑了笑,问:“莹姐,你说做女人到底好不好?”

阿莹怔了怔,说:“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我只是想知道答案,做女人到底是福还是祸?”

阿莹说:“这跟做男人一样,有些男人可以平步青云,有些则一无所有,要看你的机遇了,对女人来说,遇到一个好男人也是一个机遇,而且是最大的机遇。”

“那我能遇到好男人吗?”我问。

阿莹一脸愧疚看着我,说:“对不起,丽妮,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激愤,才使你变成这样,你是无辜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用我所有的努力和积蓄来帮你回复男儿身。”

“不,我这样子还能做回真正的男人吗?我现想的,是怎样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我低头说。

阿莹一屁股坐在床上,叫道:“天哪!都是我做的孽,我真是该死!”

我淡淡地说:“这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决定的。”

阿莹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丽妮,如果你真地想做女人,我倒是有个好方法。”

“什么?”

“去变性。”

“变性?我也想过啊!可这并不是真女人,我希望我能做个真正的女人。”

“那也不一定,报上不是报道过一个叫金星的舞蹈家,就是从男人变成女人的,还有韩国的一个叫什么河莉秀的,那相貌身材,真是连我们这些真女人见了都眼红得很。”

“是真的?她们能生孩子吗?”我说。

“这……这倒不会,对了,我听说男女互换性器官手术已经成功了,但这种手术要两个人个体刚好适应,遇到的机率非常小,”阿莹说。

“如果真能这样,我倒愿意试试。”我说。

“这样吧,我先去打听打听,哪家医院能做这样的手术。”阿莹说。

我点了点头,我的人生又有了希望,这个希望是如此强烈,让我灵魂为之战悚,可我的小DD已经萎缩了,谁还会跟我换呢?过了几天,晓晴告诉我,她为我找了一份工作,只是怕我不愿意去。

“是什么工作?”我问她。

“是艺术学院的人体模特。”她说,“诸葛那儿招的,工资挺高,就是怕你害羞,不敢去。”

我推脱了,不是因为不想去,而是我根本没有这个条件去。在这个大城市找工作的难度很高,大专本科的多如牛毛,像我们这些高中文化的人,根本就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我去试了好几个岗位,留给我们的职位也只是酒店、发廊服务小姐这样的低档工作。虽然有些看中我本市十大形象小姐的荣誉,给我一个比较满意的职位,但我一看到招聘者那色迷迷的眼光,我就不寒而悚,做一个洁身自好的漂亮女人,真难!

几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有一天晓晴拿着晚报兴冲冲地对我说,有个职位非常适合我。原来是一家新成立的保安公司在招女秘书,条件不高,只要高中毕业就行了,对身高倒做了限制,要求是1.65M以上,我是1.68M,已经符合标准了,但我还是对自己没信心,还好晓晴在一旁打气,就报着试试看的心理去应聘了。没想到整个面试过程异常顺利,公司当天下午就通知我,明天可以去报到了。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这么多高学历的应聘者里,竟然偏偏挑中了我。

晚上,我和阿莹、晓晴在酒吧庆祝了一番,第二天早晨,我刻意打扮一番,高高兴兴地去新公司上班了。

我在人事科签了合同,被安排到总经理办公室当文秘,当然最要紧地是见见顶头上司了,人事科长带我进了他的办公室,总经理正背对着我们看墙上的地图,他用手示意了一下人事科长先出去。门在背后轻轻关上了。我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总经理还没转过来,我有点局促不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你……你好,总经理。”我终于说了一句。

总经理回过头来,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是他!竟然是张强!!!

他见我一脸吃惊的模样,呵呵笑起来,说:“丽妮,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快坐吧!”既来之,则安之,且看看他到底想搞什么鬼,我在沙发上坐下。

“一年不见,你越发漂亮了!”他说道。

“总经理,你发得很快嘛!”我不无讽刺地说。

他笑了笑,点燃一根烟说:“那天你离开我之后不久,我也从单位辞了职,跟朋友做了一年的边贸生意,发了点小财,就回到内地办了这间保安公司。”

“你想对我怎么样?”我冷冷地说。

“对不起,丽妮,以前是我不好,把你弄成这样。但自从你离去之后,我才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了你,我试过好几次,只要一想到你,我的阳萎就会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似乎命里注定我就是需要你,虽然你不是真女人,但我不在乎,我是真的爱你!”我料不到他会说这样的话,而且说得那么诚恳。

“你,会喜欢我?”我看着他说。

“是的,这一年来,我一直都想着你。”

 

这是我女妆以来,第一个男人用这样的目光,这样的语气说喜欢我。我现在对他的感觉很复杂,就好像一个女孩面对强夺走她初夜的男人一样。

“那你爱的是一个女人,还是男人?”我问。

张强想了想说:“女人!因为我无法把你当成男人,在我心目中,你一直都是一个女人。”

“是吗?如果我说辞职,你同意吗?”我站了起来。

“不!丽妮,你不能离开这里。”他走过来拉住我的肩。

“这是我的自由。”我说。

“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可是你给过我机会了吗?”我突然觉得又委屈又愤怒,伸手啪啪地打他的耳光。张强任我打了几下,忽然抓住我的手,把我按倒在沙发上,我拼命挣扎。

“你闹够了没有?”他喊道,在他强有力的大手中,我又成了一只没有用的小鸟。他用一双坚定的眼睛盯着我,当我们的目光相触时,我突然有一种被征服的感觉,全身的力量一下子消于无形了。我呜呜地哭了起来,抽泣着说:“都是你,都是你的错……”

张强放开了我,说道:“丽妮,你已经完全是一个女人了。”

我掩面而泣,他坐在我身旁,用手搂住了我的肩,不知是累了还是太过激动后的虚脱,我竟不由自主地靠在了他肩上,这一靠,我立刻感觉到男人的气息扑鼻而来,也感觉到说不出的泰然,也许这就是女人所谓的安全感吧!

“丽妮,你的胸脯?”张强看着我的胸部说,刚才他一定从我的领子里看到了。

我害羞地推开他,说:“我还能怎么办?”

“那,那你有没有变性?”张强激动地说。

“没有。”

“哦,是这样。”他说,“如果你愿意,我会请全国最好的变性医师为你做。”

我的心扑扑地跳动,没有回答他,说:“老板,我可不可以上班了。”

张强高兴地合不拢嘴,连声说:“当然当然!但我得向大家宣布这个消息。”

“宣布消息?”

他打开门,牵住我的手出去。外面竟想起雷鸣般的掌声。我不解地看着他。

“老板娘,恭喜你和老板和好如初!”人事科主任笑嘻嘻地说。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

“对不起,在看应聘材料的时候,我早对他们说你是我几年前分手的女朋友了!我要重新追你。”张强在我耳边小声说。

看到这么多人,我的脸红到了耳根,张强这小子,又来霸王硬上弓这一手。但他是那么自信,就知道我会原谅他,而且他已经不再是一年前流里流气的小保安了,有了自己的事业,不知怎地,我看着他,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

回到寝室,晓晴问我第一天工作怎么样,我把张强那段略过去不提了,只是说老板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晓晴很为我高兴。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小说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