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shoushu真的适合你吗?(异性幻想性兴奋≠ 性别不安情节)

* 金子的话*

前不久,有个好心人看了我部落格上“我很后悔”的文章后,给我写信分享了很多宝贵信息。尽管信息里的一些用词过激,但其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骂醒一些执迷不悟的人,所以我没有删除,还是保留了下来。如果有得罪路过的朋友的话,请见谅!

这个好心人不仅分析了“异性幻想性兴奋”的各种症状,还推荐了解决的方法。如果有类似困惑的朋友,请先不要接受雌性JISU治疗,更不要冲动地去做shoushu,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By 金子

bainxing

***********************************************************************

好心人的分享(异性幻想性兴奋≠ 性别认同障碍)

“我很后悔”的作者和我看过的一篇自述里的主人公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我看那语气,说话的特点都是一样的。她是适应新的身份了,但可惜不是一个女人的身份,而是一个“阉人”的身份…..这是一种无尽的痛苦(在她的那篇自述里,她是这么定义的)。

对于那种“异性幻想性兴奋”的人(其实我自已也有点这个,所以我对这种心理有更深一点的认识),他们是不会对外人承认自已是这个样子的。那是羞耻、变态。面对心理医生时,他们必然会撒谎,隐瞒穿女装尤其是女式内衣会给她们带来性兴奋和性乐趣,以及她们一直在追求这种性刺激的事实。实际上,他们是一种被畸型的性欲所影响的人—-通过幻想自已成为异性来满足自已的性欲望,又企图同时拥有男性和女性两种性快感和性兴奋的人。他们喜欢长时间着女装给自已的长久性刺激,喜欢女装对自已身体器官的压迫感。

当这种畸型的性欲过度膨胀,加上对科学技术的无知,会导至一些人要把自已变成一个女性。那么

唯一的方法就是变性shoushu了。他们认为术后,自已就会在拥有以前性感觉的情况下,再添加了女性的性感觉,成为一个完美的性动物了。这让他们有变性的渴望和狂热。因为无知,他们不会认真考虑其它问题,只想尽快达到自已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他们也不会考虑别的。

我觉得心理医生必须对病人旁敲侧击。病人前后的话必须一致,相互照应,互不矛盾才行,否则就可能是说谎,那么测谎结果就是不通过,不属于性别认同障碍。“异性幻想性兴奋”的人,一方面羞于向外人说出实情,另一方面为了达到自已的目的,也会有意识的隐瞒实情,把自已伪装成一个性别

认同障碍的人,以便顺利通过测试,进行shoushu。他们会否认自已的变性目的和性欲有关,拼命强调他们认定自已是个女人,生在了错误的躯壳里….如果不能变性,自已就会自杀等等一堆理由,否认他们自已经常有性行为、着女装或看相关东西时,自已的下体很兴奋、勃起等等。

对心理医生来说,如何出复杂的题目来辨明真相很有难度。题目必须非常细致和琐碎,还要有相互

关联。这样在题海面前,“异性幻想性兴奋”的人就很有可能露出马脚,毕竟他们和真正的性别认同障碍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在心理医生的诊断方面,我无法说太多,因为我并不了解这一行在做些什么。

我和一位shoushu过的性别认同障碍患者交流过。我们一致认为(我看过的那篇自述的主人公也这么认为),使用药物会较能明显地判明一个人是不是“异性幻想性兴奋”。变性shoushu前的雌JISU疗法不适合一个尚未判明(是否是真性别认同障碍)的人。雌JISU虽然会压制雄JISU发挥作用,但会让“异性幻想性兴奋”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更兴奋,更认为走这一步是对的。雌JISU在男人身上的效果,比如阴茎勃起后较软,乳头乳房有轻微发育,有痛痒感,会更刺激他们的幻想,让他们越走越远。

只有完全压制他们体内的雄JISU,让他们进入去势状态(既没有雄JISU起作用,也没有雌JISU起作用),才能辨明真伪。真正的性别认同障碍者仍会有自已的坚定想法,而性幻想的这种人,因为失去了性JISU的催情,也就失去了性欲,变性的幻想也消失了,下体也没反应了,对女装也没兴趣了。这时候他们就显形了—他们只是被性欲冲昏了头脑,而一旦没了性欲,他们就再也不想变性了。当然,这不是通过shoushu实现的,而是药物。有一些昂贵的孕JISU类药物甚至一些超贵的垂体JISU注射剂能够压制性JISU的分泌和发挥功用,当然这些药物总会对男性的生育器官造成一定伤害,但总比直接服用雌JISU或者shoushu强。而“我很后悔”的作者就是一个shoushu后的例子,没了雄JISU,她的性欲没了,也不想着性乐趣了,也没性兴奋了,这时才后悔,想变回去,晚了。服用去势药物(比如某种抗雄的色谱龙JISU),让人进入完全去势状态(难听一点,就是“阉人”状态),应该能够让绝大多数的性幻想者破除幻想。我认为这是最稳妥的方法。有一个人,从他的自述中我发现他也是性幻想(他幻想自已是女性和别人发生了性关系,还射精了),于是我劝他,但最终失败了。他信势旦旦地说自已就是女人,性别认同问题,还不顾一切去做了去势shoushu。而他shoushu一完,就后悔了,幻想不复存在,晚了。

还有啊,这种人是被性幻想和性欲冲昏头脑的人,很难劝的,他们根本不听,只是一再强调自已是女人,否认自已的性幻想。必须用一种能把他们吓住、吓醒的方法才行。只是说教,强调是没用的。

一个男人如果听任自已被性欲引导,会失去理智的。在男人shoushu前,他们是体会不到术后的感觉的。雄JISU有或没有,对男人的心理影响是很大的,有了就是个色情狂,没了,就成了一个阉人或者说太监。所以那些性幻想者,都是在术后感到不妙才后悔的,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能在术前认识到术后的情况。即便是我,也不可能体会到术后的那种感觉,但我明白那种状态绝不是我要的。

补充一点,一个沉迷其中的男人,可能在社会上的交往有问题。如果更积极地社交,参加活动,使自已的欲望得到某种形式的发泄,是可以自行地解脱的,至少不会陷入到疯狂、不顾一切的地步。

By 好心人

 

附录:

色谱龙的治疗作用

 

更多变装技巧,请访问梦莎
变装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shoushu, 变装技巧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