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变装”现象由来已久

事实上,“伪娘/变装”现象由来已久!在中国历史上,女扮男装有很多妇孺皆知的典故,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花木兰代父从军等等,都成为千古佳话,而像金庸小说的男性女性化甚至男变女,则一概地被污名化,比如练就了葵花宝典的东方不败、岳不群、林平之。还有,在中国传统艺术中,戏曲里面也一直有着“反串”,比如现在的很多越剧中,还是清一色的女性,剧中的男角色都是有女性扮演的,原来的京剧却都是清一色的男性扮演,而这“反串”中男扮女装的男旦,用现在的标准来看,也可以称之为“伪娘”,当然历史上一个通俗的叫法是“弄假妇人”。

伪娘工作服
  但是,也不可否认的是,历史上,伶人也是一种被轻视甚至鄙视的职业,在三教九流的排行中一直都在九流之末,排在叫花子和卖糖的之前的倒数第三,在流巫、流娼、流大神、流帮、剃头、吹手等之后,而“戏子无情”这句俗语,更一个带有轻蔑与偏见的说法,将这种传统的社会地位淋漓尽致地反映出来。只是由于后来的社会进步,文化更加开放,才成就了梅兰芳、尚小云、荀慧生、程砚秋等京剧四个名旦的艺术成就。
  而在古典文艺作品中的女扮男装的人物,都由于她们抹除了作为女性的各种特征以及行为之后,像男性一样作出了成就或者演艺了一段故事,于是就几乎成为英雄或者被褒扬,因此也无形中造就了人们对偏向男性化的女人并不反感。但是这个原因背后其实还有社会原因的。
  在一个男权主导的社会中,拥有男性的那种阳刚气质,一直是整个社会的价值导向,特别是在农业文明时代,这种气质更是需要,因为人在自然面前的脆弱与渺小,必须要有这种气质,才能让人们找到一种力量去征服大自然。
  但是随着人类进入现代社会,这样的价值导向,完全缺失本来的价值。所以,在人类越来越强大,大自然却越来越被人类轻易地征服与糟蹋之下,阳刚也便失去了价值。所以,具备隐藏了过多阳刚的柔性男性,反而能够在这个竞争激励列、呈现阳刚特质的社会里,具备了良好的竞争力。
  在“伪娘”现象出现之前,其实对于此类现象,已经有很多人在探讨了,比如国外对于“都市玉男”这个概念的论述。
  都市玉男,最早由英国知名作家兼社会评论家针对贝克汉姆现象提出的,这词语由Metrosexual翻译而来。Metrosexual是metropolis(都市)和sexual(性的)的复合词,由英国的马克·辛普森在1994年首先提出。原意为“都市性别”,指的是那些走中性路线的都市男女。近几年来,通过英国传媒的散播,这一意义发生微小变化,现专指大都市中新出现的那些时尚、敏感、阴柔的男人。这些男人内心坚强,外表却细腻精致,颇具中性化倾向,但绝大多数不是同性恋或者双性恋。特指生活在大都市中,注重外表、热衷装扮自己的异性恋男子。而这个市场的涵盖则从服装业到化妆品业,不一而足。“都市玉男”与传统男性的刻板形象具有明显的差异:留长发、打耳洞、涂指甲、戴配饰、美容、着装新异、追逐时尚等都是“都市玉男”常见的特点。就是这些人的最初名号,而今有了口号,那么指导起行动便易如反掌了。
  梁朝伟为一个花格衬衫所做的广告里面,有句台词是:男人,进入美丽时代!这像一句里程碑的口号,则有另一层更强烈的身体隐喻,于是男女终于从亚当和夏娃的性别意识分离,走到了殊途同归的最后可能。快乐男生舞台上的争奇斗艳,百花怒放,与超级女声交相辉映,形成一个默契的身体形象:中性化或者说去性别特征化。美丽男人,男人也可以成为秀色可餐的“尤物”,已经是一个潮流,于是乎身体上,也摆脱了狭隘的男女有别,颠覆了人们的习惯性认识,走向本质的无差别的身体狂欢。

更多变装技巧,请访问梦莎
变装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JISU, 变装新闻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