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的伪娘生涯 第三十一章 我没忘!


长谷川在女装子这方面比我有天赋,当初老师教我画妆,我笨的慢,而长谷川习画妆仅仅几次,就把手法谨记于心。

他长发飘飘过马路,拽下假发来到小姨面前,:“我不干了小姨。”小姨很无奈。

我平常心注视长谷川,他没去上课的原因我不想问,他也不看我,嘴上:“以后没人叮嘱你按时吃饭,没人喊你睡觉,没人唠叨你,没人墨迹你,也没人伺候你,因为我不干这个保姆了,再见。”

他半死不活走进大宫馆,老师看我一眼,问姨父:“那男孩叫什么。”我回答:“长谷川一真,他名字。”

老师点头追向长谷川,临走前叫小姨:“宫紫裳小姐咱们进去谈吧,蓝纱你留这。”

她们进了大宫馆,长谷川背影孤寂走进小屋,老师和小姨也跟进去。

大门口剩下我和姨父,酒保在室内看到我,眼中满是惊喜。

我走去吧台,姨父跟进来,我坐下,酒保快速调给我一杯酒。

酒杯举起来我放在眼前打量,杯中酒五光十色非常耀眼,姨父骂酒保,“你小子脑子进水了,调这么烈的酒给她?”酒保背手冲姨父鞠躬,笑:“小姐她每天都喝的。”姨父眼瞪大,“每天都喝?这么大一杯?”

不理他,酒杯举到嘴前我仰起脖子咕嘟一口,三分之一的酒就没了,姨父看愣了。

他抢走酒杯抿一口,辣的吐舌头:“都你身体不好!这能喝?”我苦笑,酒保解释:“不这么喝的话,小姐晚上就陪不好客人,灌不醉客人,遭殃的是小姐,她以前在中国也这样喝。”

提到中国,姨父放下酒杯看向小屋,微笑:“十零肯定给长谷川讲你在中国那些事,她第一次讲给我的时候,居然给我听哭了,妈的给我也来一杯!我陪蓝纱喝!”

半小时不到,姨父被我喝趴了,我了我满开他随意,他逞能非要和我拼酒,就着我满开一饮而尽。

1小时后老师她们走出小屋,姨父醉的一塌糊涂,脑门顶在桌面上,手抓着我一个脚踝不放,高跟鞋鞋也给我剥掉了。

大宫馆全员围着吧台看热闹,小姨走来打姨父后脑勺,骂道:“个死鬼耍酒疯呢!快把孩子放开!”

姨父打个酒嗝梦话,“……我,不放!我已经放过一次让她流落街头,这次打死不放!”

他醉的睁不开眼,小姨鼻尖通红笑容很苦。

小姨哭过,眼眶肿的厉害,长谷川也是,这时老师低头在姨父耳边:“朝本,蓝纱在她和长谷川睡觉那屋等你呢,还不赶紧过去?”她声很小,我们听不到,结果姨父精神抖擞放掉我,自己跑去小屋床边转了一圈,就一头扎在床上睡了。

姨父睡得大肚朝天流口水,大伙拍案叫绝都神了,认为老师神。

我低头穿鞋,小姨看我一眼,苦笑对老师:“家丑不可外扬,让您见笑了。”

小姨对老师轻轻鞠躬,老师脸上带着感同身受的理解,点头:“那就这样吧,晚上我就带着人手来投奔大宫馆,蓝纱我就领走了,宫紫裳小姐咱们晚上再聊。”

小姨一群人送我俩到门外,长谷川拿起假发重新戴到头上。

老师走以前向小姨要了暖馨手机号,我俩坐计程车离开,老师读给我号码,我没记。她拨过去冲我笑,我也没管。

“暖馨?猜猜我是谁?”她语笑嫣然,暖馨笑喊:“十零姐?这怎么可能!”

老师笑:“没什么不可能的,不过我们小暖馨记性真好,这么些年了还没忘掉我的破嗓门。”暖馨笑:“十零姐声音最好听了,怎么能叫破嗓门,您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号码是你小姨给的,我人在日本,离你很近,方便出来一叙吗?你哥也在。”

“当然,我马上请假。”

来到暖馨校门口,我平常心没看她校什么样,却管不住眼睛。

抬头看路牌,我偷偷记下这条路的名字,暖馨来了。

暖馨一身黑色长裙走出校门,姿态非常淑女。

老师愣在原地,暖馨略微害羞,手摸到后脑勺拽了拽马尾,冲老师鞠躬:“下午好十零姐,好久不见。”

我抱着胳膊注视地面,老师掩饰不住暖馨带给她的冲击和惊艳。

在校附近找个餐厅,时光就像回到很多年前,那时也是我们三个同桌,然后我和暖馨坐一起,老师坐在对面,如今我们三个都变了,老师笑容温柔不再像个阴谋者,暖馨美丽优雅长大**我一身女装穿的诱惑大胆,再回想一下当初那个时候,暖馨抹着鼻涕盯着餐桌上美味流口水,老师浓妆艳抹吐烟圈像个马子,而我不人不鬼马子还不如,这就是时境变迁的结局,凡是生活在找个星球上的人,没人可以逃过这个变化过程。

这个餐厅环境优雅,服务生是金发碧眼的男老外,他送上菜单外语,我和老师听不懂,还好暖馨懂外语。

她翻看菜单和服务生沟通,老师眼中带着羡慕,一直盯着她。

“我身边这位小姐不能喝凉的,麻烦来一杯温水加糖,对了千万不要太热,也不要太甜,再另外加一点苏达进去,我不想影响她的胃口,好了菜系就以上那些,麻烦了。”

暖馨冲服务生微笑点头,服务生俊脸通红行了一个绅士大礼,老师称赞:“行呀小丫头,才貌双全的节奏呢,而且你可以当胸模了。”

老师夸她胸大,暖馨笑着摆手,胸前十字架跟着一块晃来晃去闪闪发亮。

开饭,我一直旁听她俩话,从中获取到暖馨挺多近况,老师问:“既然业这么吃紧,那还有时间谈恋爱吗?我猜追求你的男生一定排长队。”暖馨放下刀叉掩口笑,回答:“确实有一些,一律拒绝。”

老师皱眉,“为什么?”

暖馨微笑:“秘密。”

保罗就是她的秘密,小姨一直撮合她和保罗,我全看在眼里。

老师餐巾抹嘴转移话题,“暖馨,我听你和小辰闹矛盾了?”

我偷看暖馨,她小口吃东西没反应,老师又:“暖馨,小辰疼你胜过一切,我看这次你们兄妹从见面一句话不,你这种表现,小辰多伤心,有误会可以出来对不对?咱们解开它。”

暖馨突然浮躁,放下刀叉保持微笑,:“十零姐,你是自家人,有话我就直了,我想,我和他之间的事,不需要任何人过问,能在异国他乡碰到您,我很开心,就别扫兴了好吗?”

老师苦笑抓她手:“暖馨,小辰是你哥哥,他为你做的一切,你难道都忘了?”

暖馨抽回手深深吸气,盯着桌面:“对不起,他不是我哥哥,他这个哥哥我并不认可,将来也不会认可。”

她谈吐优雅语句清晰,我起身:“我去一下厕所。”

我心难受转身离开,老师:“暖馨,我真不相信这是你的话,你有心吗?你知道自己名字为什么叫暖馨吗,小辰给你改名叫暖馨,就是希望你有个温暖温馨的家,后来呢?他通过自己努力把这个家给你了,你呢?你现在做的真的对么?”

老师语气冰冷就是生气的节奏,我回到桌边,暖馨依然看桌面,老师又,“从小父亲抛弃你俩,小辰让你在家呆着,他出去要饭养你,好的你吃,馊的坏的他自己吃,有一次你染了脑炎高烧不退,家里没钱治,小辰就背着你大冬天晚上从一个yiyuan走到另一个yiyuan,见到医生就下跪磕头求人家给你治病,直到碰到好心医生肯给你看病,这些你都忘了?”

暖馨嘴角抽动注视桌面,眼瞪很大,老师情绪波动更大。

她脸色变白,突然小声的咳,我拍她后背劝:“你别了。”

这时暖馨一双眼皮上翻,保持低头姿势不动,眼中含满泪水直勾勾盯着老师:“我没忘!”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JISU, 那些年我的伪娘生涯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