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俏佳人 第319章、攻击背后的真相


很快,丁静雅和袁丽雅一前一后,开着两辆宝马离开了公司。从新海成立,丁静雅就成为大厦的焦点,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男士注目,女士的表情就复杂多了,有的羡慕,有的不屑。除了经常有人在电梯里外对她微笑,甚至有勇敢的人送花来了。可当丁静雅换上豪华宝马,人们才打听出她是公司副总裁,八卦女孩甚至估算出她一身装扮的身份如何。于是,大部分男士退缩了,微笑收回,鲜花取消。接着,袁丽雅到来,这一幕开始重演上半段。却不知袁丽雅开着宝马上班之后,下半段是否还一样。

汽车一上路,两人便将手机放在免提位置。“丽雅,怎么样,感觉很好吧?”

“座奇很舒服,操控我还要感受一下,还没适应。前面是红绿灯,我要试一下刹车,你别跟我太近了”

跟着袁丽雅后面,丁静雅也停在红绿灯前。她降下车窗,入秋的风挺凉爽,正是舒适的二十五度气温。忽然左侧一个声音道:“美女,请问到浦东机场怎么走?”

丁静雅扭头一看,左侧商务车一个年轻男人正笑着望过来,奇怪,有点眼熟,到底是什么人呢。她刚要出声回答,却哑然失笑,因为前方的路牌几个大字“浦东机场十八公里”。

那男人笑着道谢,却一点尴尬也没有,还继续问:“这条路不会塞车吧,二十分钟能到机场吗?”

丁静雅暗笑,现在的男人,本事越来越高了。不过,这男人还算斯文,她也不觉得反感。她还没回答,却听到前方袁丽雅左侧的车,同样在上演一幕“美女,请问到浦东机场怎么走?”

听到袁丽雅指路的声音“往前走大概……”之后就嘎然而止,显然也是指到那块路牌了。丁静雅再也忍不住,大声笑出来了,这些男人,搭讪都搭成一样的了。

左侧那男人在灯号变绿时,大声道:“你很漂亮,车也漂亮”。丁静雅不理他了,将车窗关闭,因为她想起这个男人是谁了,那次跟珍珍在一起,曾经指明这男人叫“钟原”。她暗暗道:子强,等我帮你报仇吧,待朱家兄弟参与完这一仗,我帮你收拾这个男人。

继续上路,再次降下车窗。一前一后两辆同款不同色的豪华宝马,加上驾驶者都是靓丽的年轻女孩,立即引起其它车辆的关注。袁丽雅很享受这种注视,也不觉得那些赞美是苍蝇叫。不过,当身边车辆发现,这两个绝色姿容搭配的是豪华轿车,大部分的倾慕目光立即停步不前了。不过,在提速到六十公里以后,还有两个勇敢者超车,朝她们大叫两句女人爱听的话。

驶上高架桥,她们都关闭了车窗。丁静雅道:“丽雅,你很享受这种虚荣啊,要不要下桥再兜两圈,收两筐鲜花再走”

“呵呵”袁丽雅忍不住大笑,“这车比我原来的贵十倍,你们虚荣,也带动我虚荣。唉,我要破产了,为了配这部车,我要买许多新衣服,首饰,鞋子也要换静雅,你可把我害苦了”

丁静雅哼了一声。“我可看不出你苦在哪里,听说你要参加同学会了,这次可以出风头了如果不是同学会,你大概也不会开新车吧,臭丽雅,身体想要,嘴上偏偏说不要”

袁丽雅立即抗议:“丁静雅,你嘴巴能不能斯文一点。我结婚了,有个合法的做*男人,哪像你”

“我没结婚,跟任何男人上床都是合法的”

“呸,没羞没臊”

丁静雅大笑。

袁丽雅问:“有没有新衣服借我穿?”

“不行”丁静雅很坚决,“上次我才下飞机,你就把我八千元的裙子穿走了,以后我再也不借给你了”

“小气包”袁丽雅嘟哝一句,心情倒没有受影响。她逐渐适应了新车的操控,有点享受了,“静雅,要是我晚半年结婚,有几辆宝马做婚车,一定很威风”

丁静雅哼道:“还好说,我们几个人之中,年纪最大的袁嘉,最小的你都结婚了,剩下我们中间几个”

袁丽雅道:“那么,你跟赵子强怎么样,听说他跟陈怡倩分手了还不趁虚而入,还待何时?”

丁静雅的心情立即糟了。下午才跟陈怡倩讨论过这个问题,很明显,这个难题短期都没有答案。这几天,她一直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她知道赵子强和赵紫薇的住处,却不敢扑过去,有些局面一旦改变了就不可能再恢复。她宁愿等,宁愿遭受煎熬,也不愿逼问。她相相信自己比陈怡倩更爱他,可是,她没有把握完全占据他的心。

到达餐厅前,丁静雅一直没说话。她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赵子强,我会怎么样?袁丽雅下车后,等不到她出来,只是静静地等着。工作上,丁静雅比自己果断多了,可现在面对的是感情,哪里说得清,道得明。

这一餐饭,她们默契地不谈感情,只谈工作,这样才轻松一些。同是中信出来的人,她们有太多共同语言,以前相似的背影,现在相似的职位。谈得多了,两人都有些心惊,眼睛似乎都想说:幸好不在同一家公司竞争,不然,我得不到那么多帮助,或者我也不想帮她。

“陈怡倩目前正在接收雷霆投资的人员,丽雅,你抽点时间出来跟她沟通一下吧,有部分人要进你的咨询部。”

“不是张全在负责吗,他通过的人员我都要不过,人员主要还是进你们投资部啊”虽然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可内部习惯把新海投资、新海咨询叫成投资部、咨询部。

丁静雅问:“权证最后那一仗,真是陈怡倩操作吗?我以前从未听说过,她碰过证券工具”

袁丽雅摇头。“这一仗真诡秘,输得很冤枉。我猜是陈牧做的,故意把功劳推到女儿身上,将女儿树一个高大的形象”

丁静雅想了想,道:“这不像陈牧的风格,陈怡慧的可能性还大一些,为了她的妹妹,她什么都肯做”

“为什么?”袁丽雅皱眉,“最让人看不透的,就是这个陈怡慧了,做事完全不依正路,不按章法。有时我真怀疑,她是不是爱上赵子强了,可是以她的狠毒,却又不是,太奇怪了”

丁静雅苦笑。难道说那两人是前度情人,难道说她怀了赵子强的孩子。想到这里,她又难受了,她明白,不管自己最后能否得到赵子强,都已经输给陈怡慧了。自己知道那是谁的孩子,却不可能宣扬,这恐怕是陈怡慧早就料到的。

袁丽雅立即转移话题。“听说你已经看好房子,几时出手?”

丁静雅笑笑:“看过了,过一段时间吧。那房子好大,将近三百平方米,把我父母接到一起住,还是感觉空荡荡的。”

袁丽雅帮她规划。“没关系,划出两间书房,一间健身房,再来一间影视厅,那就剩下四间了。留一间给孩子,一间做客房,算起来也不多”

丁静雅有点发愣。“丽雅,你几时变得这样奢侈了?你现在才住两房,居然告诉我,八间房也不算多”

袁丽雅一愣,不由格格笑起来。“都是袁嘉跟赵子强害的,我现在老是有一种错觉,在公司,在外面,我也变成有钱人了回到家,我又变成那个小气吝啬的女人,呵呵”

丁静雅叹了一声。“我们都是暴发户,空有漂亮的外表,漂亮的车,还有许多内在的东西需要提升。这一切,恐怕不是三五个月可以改变的,我们还是需要踏踏实实做人、做事”

袁丽雅也很感叹。“是啊,我到现在仍然有种做梦的感觉,害怕梦一醒,一切都消失了。我不是不想开宝马,可是回七十平方米的小房子,又觉得不对劲。我也想天南海北到处飞,到处看,可又发现,自己还需要许多许多衣服。”

丁静雅点点头。“是我害了你,是赵子强害了你。这样吧,明天回去跟周伟邦认个错,争取回中信去,做不成经理也罢,要个小主管,安稳做成退休就行了”

袁丽雅苦笑。“恐怕,已经回不去了”

丁静雅眨着眼睛。“那你相信赵子强说的,新年以后是购房的好时机吗?”

袁丽雅点头。“差不多,不过我认为,低迷的时间比他估计的要长一些,年底到明年中期都是买房的好时机。”

丁静雅道:“我喜欢的那房子,最高曾到九百多万,现在是七百八十万左右,按赵子强预计,到达七百万就可以出手了。”

袁丽雅问:“这个价格可以在郊外买一套别墅了,路远一点而已,你不考虑?”

丁静雅笑笑:“我喜欢都市的感觉,不喜欢纯粹的安静。”

“你那么喜欢房子,怎么不买多两套,可能更保值呢”

“那不是我的专长”丁静雅摇头,“我只做自己擅长的事,其它留给别人哟”

她们安静地吃饭,袁丽雅忽然道:“静雅,我不是要抢你的工作,可是我必须先征求你的意见。我们两家公司,会有一家朝风险投资、资产重组方向进发。你有没有这个意向?”

丁静雅反问:“你怎么考虑?”

“如果新海咨询发展正常,三年后我肯定会开展这些业务,所以我必须有所规划。如果跟你们设想有重叠,那么我们最好协商一下,将来如何安排,如何协作。”

丁静雅叹了一声。“子强告诉我,你可能会在三到六个月后提出这样的问题,没想到你提前考虑了。”

袁丽雅吃了一惊。“他怎么说?”

丁静雅皱眉。“他说,如果你要往这方面发展,他原先跟你约定的三年时间就要改成两年,而规模比来约定的要大一倍甚至更多。所以你一定要谨慎,你是新经理,手下也是新人,目前还是磨合,这都需要时间。”

袁丽雅道:“如果需要往那方面发展,现在就要储备人才,最好能有半年到一年的准备。而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单从我们这些人边学边做,那是很累人的,除非我们挖一个团队过来。”

丁静雅点头。“对,我们目前正好有机会。我刚才向你推荐,跟陈怡倩沟通,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个人倾向于,把雷霆投资一个部门二十几人要过来,另外,陈氏证券部也有一队资产重组的人马。因为赵子强的关系,我们可能不花多少钱就可以接收,这样的机会以后恐怕不会再有了。但问题来了,你很有可能顾不过来,我能帮的也不多”

袁丽雅面色苍白,原来自己设想的,都已经在人家的考虑之中了。她现在跟二十几名新员工,估计也要磨合两三个月,真的要引进那么多人,她真的管不来。她忍不住问:“赵子强为什么不参与公司的运作,他是大股东,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他有其它事,没办法兼顾”丁静雅只能这么说。“你想想,陈怡倩也是一个人,现在接收了世豪广告,她也很辛苦,面对一群完全陌生的新员工。你就好多了,我和张全就在你身边,我们一起分担。”

袁丽雅道:“不,她有赵紫薇的支持,还有陈怡慧,甚至袁嘉还担任新海广告的董事长”

丁静雅笑了。“丽雅,世间没有绝对的公平,财富不是,工作不是,婚姻和爱情也不是。你比我小一岁,可你已经在幸福的婚姻里;游英姿比我还大一岁,可她是我手下的主管;赵子强比我大一岁,可他已经站在我无法超越的高度。我知道,跟别人比较,更能激励自己,可是我更愿意跟自己比,只要我进步,我就很高兴。”

袁丽雅心里复杂,她一直以丁静雅为参照,想让公司快步走当然也是着急。她明白,与丁静雅的差距不可能很快缩小,如果自己的心态不调整好,有可能要出错。

丁静雅道:“丽雅,你要想清楚,你是否愿意接收这两队人马,接下来的半年一年,你可能要经常加班,你甚至顾不上要孩子。按照我们的计划,先由投资部接收雷霆和陈氏投资的人手,然后过一段时间,比如一年两年后,两家公司再重新划分工作范围。”

“不,我想好了”袁丽雅很坚决地说,“我来接收这些人手,我不怕辛苦。我明天就接触陈怡倩,商量人员的安排。我会尽快提交计划书,可是我需要帮助,让张全过来帮我吧”

“好的”看着她坚毅的脸,丁静雅心里已经骂了赵子强五十遍,这家伙太可恶了,早就料到这事情,还说如此这般应对,就能让袁丽雅就范。这个奸诈的资本家,用这种手段逼人家工作,榨取一切可能的价值,没良心啊。

忽然手机响了,丁静雅看到是张全来电,接通后便传来声音:“紫薇来了,真可惜,你今天不加班”

“啊,她来做什么?”丁静雅一看时间,已经过八点了,时间真快。“你们几时走,准备去哪里?”

“她在帮我教训秦朗和游英姿呢,当然也是开导他们,我们很快就要走了。哦,你跟丽雅说一声,明天秦朗过去咨询部报道,不用给职务,他已经开窍了”

挂掉电话,丁静雅再也坐不下去了,立即埋单准备走人。

袁丽雅刚要问话,一个年轻男人走过来,意外地看到她们,便走过来道:“真巧啊,两位美女,又见到你们了”

丁静雅抬起头,竟然是红绿灯前搭讪的年轻男人,她嘴角一笑,起身走出来,那尖尖的鞋跟恰巧踩到他的脚,痛得他“啊”的一声。丁静雅笑着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的脚,没受伤吧?”

那年轻男人痛得单脚跳。“小姐,我可没有得罪你啊如果你觉得男人不该喜欢你,直言就是了,何必当我是仇人一样”

丁静雅问:“你不是去机场了吗,怎么,走错路了?”

年轻男人忍痛回答:“送人回来了,准备吃饭而已”

袁丽雅吃了一惊,这两人到底认识与否。还有他身边那个中年男人,似乎也有点眼熟,却忘了是什么人。

没想到那中年男人先开口了。“袁小姐,你好”

袁丽雅立即想起了,这男人是朱世豪,来中信部位跟周伟邦见过面。“你好,朱总”

丁静雅反应迅速,联想到赵子强以前说过的事,立即意识到这位朱总是什么人。她犹豫着是离开,还是打探一些消息,一瞬间她立即有了决定,在这里跟朱世豪谈,但必须支开这个年轻男人。她立即开口道:“请问是朱世豪先生吧,哦,我一些事情跟你谈,那边桌子可以吗?”

朱世豪有些迷惑,这美女肯定不是看上自己了,他忍不住望袁丽雅一眼,等她介绍。谁知袁丽雅做个请的动作,然后拦住年轻男人,道:“他们有些事情要交谈,我们就不用过去打扰了”

在听到丁静雅的自我介绍之后,朱世豪立即走过来对年轻男人道:“你先回去吧,我谈完自己回去就行了”

年轻男人有点悻悻,可还是遵从离开了。朱世豪客气地说:“我已经吃过了,叫一壶茶就可以了”

丁静雅和袁丽雅聪明得很,立即明白,那个年轻男人是路过看到两辆宝马,才进来的,至于机场送人,肯定是借口而已。喝过一杯茶,丁静雅先开口了:“针对章氏的计划,今天给你一个准信,是否参与?”

“不”朱世豪冷冷道。

“那好,明天我们上门接收世豪投资,只要核对与上个月的帐目不符,三天内,我们都将以欺诈和侵占起诉,起诉的同时,我们将会要求资产保全并申请限制你出境。如果你要出境,请在三天内出去。”丁静雅脸色比他更冷。

袁丽雅吓了一跳,这叫谈判吗,根本就是通牒啊。

“你以为这样吓人有用吗?”朱世豪面色阴沉。

“你尽管试试”丁静雅脸上同样阴沉,“我们已经让你弟传递信息几天了,你们不当一回事,那就接受应该有的惩罚吧”

朱世豪冷冷道:“你们请便,我来埋单就行了”

袁丽雅急了。“你们不能好好谈吗,利益谈不拢,至少也要和和气气啊”

“如果不是看在怡倩的面子上,我才不想谈呢”丁静雅哼了一声,提起手袋,笑着道,“朱先生,先提醒你一下,对付你的人很多。你所收购的沪宁连锁,明天将会有将近有二十名重要的管理人员集体辞职,同时,由于不满你削减工资的安排,明天将会有三到五家分店罢工。当然,这些对你都没有什么触动,再来一个吧,章俊已经就你的恶意收购,向上海仲裁所提交申请,要求判收购违法并撤消估计你三天内会收到送达通知,希望你还在上海。”

朱世豪脸刷地白了。他还没反应过来,丁静雅已经拉着同伴向外走去,他望着那两个诱人的腰枝,第一次不是感觉兴奋,而是恐惧。他起身想追去,却在快到门口时,被侍者拦住要求结帐。待他扔下一张票子赶出去,正好看到两辆车消失在夜色里。

看到丁静雅怒气冲冲地开车离开,话也不多说一句,袁丽雅只好紧紧追上。“丽雅,我不明白,世豪集团参与计划很重要的吗?他们的确可以带来多一些资金,可是这并不改变最终的结局,是的,章氏肯定受重创,但即使没有朱家兄弟,我们也可以做到”

丁静雅道:“丽雅,你说得对,我们一开始的确没打算邀请朱家兄弟参与,不过,将章氏的仇恨转移到他们身上,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你这也无法说明你刚才的愤怒,你明明是个很冷静的人,不可能因为他的态度就无法控制”

“你说对了”丁静雅沉默了一下,才道,“因为这次攻击章氏,只是一个掩护,我们的真正目标是世豪集团。如果这一战成功,我们的新海控股就要提前成立了”

“啊”袁丽雅吓了一跳。

丁静雅似乎明白到她的反应,改打应急信号灯,减慢速度然后到路边停下。她推开车门,跟预料的一样,她等到袁丽雅一顿高声臭骂。“丁静雅,你们根本不当我是朋友,还说以前任何事情都不瞒我,我恨你,恨你……”

一直到袁丽雅骂累了,丁静雅才上前抱着她。“丽雅,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跟他们说,别把事情告诉你的,我太自私了,我害怕你超过我”

“当你是不好”袁丽雅眼泪哗啦流出来,忍不住在她后背击打。“你有个厉害的赵子强支持,而我是孤身一人,如果你再不让我一点,这辈子我永远都追不上。你怎么能这么自私,你答应过我,一切都跟我分享。你说过,除了让我见证你的辉煌,你也要陪着我一起辉煌”

“对不起,对不起”丁静雅眼泪也淌下。

两人松开手,才意识到,路边有些行人在好奇看着,她们只好启动车子往回走。两个好朋友,有了间隙,是否可以弥补呢。也许她们都不知道,只能交给时间去检验吧。

丁静雅检查手机,居然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陌生号码。她猜,有可能是朱家兄弟打来的吧。她想了想,拨了袁丽雅的电话。“丽雅,由你跟朱家兄弟谈,好不好?”

袁丽雅道:“不了,你已经开始了,由你接着吧,这样也有延续性”

丁静雅道:“我已经扮黑脸了,你来扮红脸吧,正好有个缓冲。如果你跟他谈不拢,你还可以把我推出来,由我跟他吵架”

尽管知道她想弥补,袁丽雅还是有点心动。“如果由我来谈,我想找个帮手,陈怡慧她应该知道这个计划吧,我能向她透露多少东西?”

丁静雅叹了一声。“这个计划,就是她想出来的,然后和赵子强共同制订计划,周伟邦也参与了,是他的个人基金,不是中信”

“陈怡慧?”袁丽雅吸了一口凉气,“她竟然那么冷静,没有直接向章氏报复”

丁静雅感叹。“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只靠一个人的智慧,而不是一个集体,那我们根本一事无成也只有赵子强,能够把别人的灵感,串成一条可行的线路,变成一个可行的方案。”

袁丽雅沉默了一会,才道:“看来,我要学习的东西很多。今天开着这部宝马,我觉得太唐突了,如果有一天我要交回去,真是羞死了”

“丽雅,你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你已经加入我们,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的伙伴。赵子强就是这样的人,他看重的不是钱,而是我们的情谊。如果有一天,他送你一件大礼,或者股份,你千万不要推辞,因为他不是收买你,而是要告诉你,他想做你永远的朋友”

袁丽雅静了一下,才道:“静雅,不管你如何逃避,你始终要面对一个问题,赵子强他爱你,同时爱着陈怡倩,

丁静雅咬着双唇,道:“我知道,但我不能没有他如果他开口,我会跟着他去美国”

袁丽雅叹了一声,关闭了通话。

丁静雅泪流满面,开车驶进繁华的街道。今晚她只有一个目的,一定要找到赵子强,或者赵紫薇。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俏佳人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