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俏佳人 第324章、孩子只能姓陈

从电梯一直跑进停车场,打开车门坐进去,陈怡慧才松开捂嘴的手,放声痛哭。

“赵子强,你这个混帐,你说过给我妹半年时间,你说过以前只爱我一个,将来只爱怡倩一个人。混帐,混帐!”

千不该万不该,问袁嘉拿了钥匙,跑来准备给他一个惊喜。可是等了好久,都不见赵子强紫薇回来,她干脆将门锁住,准备上床睡觉。好留恋他的气息,哪怕只是枕头上的味道,哪怕是带有樟脑气味的衣服。

在卧室迷迷糊糊入睡之时,陈怡慧听到客厅里不寻常的动静。那种急促的喘息声,那种令人沸腾的呻吟,那种意乱情迷的气氛。这本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啊,你怎么能跟丁静雅做这种事?陈怡慧气得直发抖,她咬着牙,忍住没出去棒打这对“狗男女”。可是她的心不断滴血,混蛋,你才跟怡倩分手,几时跟丁静雅勾搭上了。如果你寂寞,可以找我啊,实在不行,我让珍珍来陪你。可是,可是……

那令人窒息的半个小时,对陈怡慧来说,仿若半个世纪。她咬紧双唇,用言语将丁静雅处决了三百多次,最后无奈地抚着腹部,无声地说:“孩子,你爸爸是个花心大萝卜,妈妈恨死他了。如果你将来是男孩,一定比他潇洒,如果你是女孩,一定要比妈妈勇敢,遇到心爱的男人,千万别放手!”

趁着那两人进了洗手间,陈怡慧逃了出来,慌乱地像是逃避追杀。在车里骂累了,哭累了,陈怡慧终于将车开出来。可她不知该去哪儿,如果回家,这通红的双眼,肯定逃不过家人的眼睛。危机刚过,刚刚一家重聚,才融合的关系肯定因为这意外而搅乱。

袁嘉为什么不阻止我,他给钥匙竟然没有一丝犹豫,莫非,他想借我的手,搞浑这滩水?或者,丁静雅已经知道我拿了钥匙,才故意上演这一幕?

陈怡慧昏头昏脑,汽车还是往陈家大宅开去了。现在,这里才是她真正的家。跟丈夫的那个家,仿佛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家,事实上,她并不喜欢夫家那些亲戚。重新爱上赵子强之后,她才发现,跟丈夫的感情已经不在前三名之列了。

客厅里,陈怡倩和母亲周影在看电视。不过,她对那些剧集并不投入,因为膝盖上还放着笔记本电脑,眼睛不时在两个屏幕之间切换。

“怡倩,星期五杭州的钟伯伯一家过来,到时两家一起吃晚饭,你别跑了!”

“星期五我们给赵紫薇送行,我去不成!妈,你该不是想给我介绍男朋友吧?”

“你们那个送行宴,改成中午不就行了。钟伯伯好不容易全家人过来,面子肯定要给的,再说了,他两个儿子你也见过,隔了十年,不知你们还认识不!”

“钟家两位哥哥,也有三十岁了,肯定已经结婚了。当年他们都在追求姐姐,互相打过架,也跟章俊打过架。如果想联合钟家打击章家父子,让姐姐出马,三两下挑拔就成事了。”

“丫头,难道你心里想的只有工作,只有赚钱?”

“嗯……,难道他们离婚了?当年没娶成姐姐,现在还不死心,还是你和爸爸内疚了,想把我送出去?”

“臭丫头,你脑子里想着什么呢。这只是两家人吃饭,哪有那么多目的,如果真有,你也要去问你爸。你现在也是商人了,应该知道什么是应酬吧!”

“哦,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和爸爸准备把我标价卖了呢!”

母女俩的对话进行不下去了。周影明白,要女儿短期忘记赵子强,很不现实。陈怡倩也不反感这些应酬,即使让她跟某位世家公子对对眼,她也能应付一阵子。不过,倘若这些行为跟爱情和婚姻混在一起,她就不能接受了。

正好陈怡慧的回来,打破了这个闷局。

“姐,你回来了?不看电视了,你已经错过一集了,快点还可以跟上!”

“你们看吧,我先上楼洗澡了!”陈怡慧只是看了一眼,就上楼去了。

陈怡倩皱眉,姐姐有点不对劲,莫非又跟姐夫吵架了。

母亲周影瞥了一眼,道:“你姐姐哭过了,你要是好奇,就上去看看吧。”

陈怡倩一惊,自己还在犹豫呢,母亲已经有了结论。母亲分明更好奇,但却指使女儿去探路,一点痕迹也不露。

楼上,陈怡慧站在窗户旁,被推门进来的妹妹吓了一跳。可是,陈怡倩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望着她。两人就这样沉默相对了几分钟,陈怡慧忽然意识到,如果再不说出赵子强紫薇的真相,或许姐妹俩都将永远失去他。

“怡倩,如果让你选择,将来到陈氏还是继续经营新海。我说的新海,不止是新海广告,还包括将来的投资公司。”

“我还没想好,不过,我想征求你的意见,还有赵子强的想法!”

陈怡慧想了一会,道:“成立新公司,开拓新领域,需要许多大胆的尝试。这一点你暂时不如我,或者可以说,我可以狠下心来做许多事。陈氏已经有成型的架构,成套的制度,和许多的人才,只是做得不好,执行不理想。现在有了契机,爸爸正好可以执行变革的措施,听说准备从深圳请一位新的执行副总裁,和袁嘉一样担当这个先锋。”

陈怡倩道:“恐怕,这一关也要经过章家的同意,他们毕竟第二大股东,即使我们要做个样子,也需要征得他们的同意。”

“只得到两个董事席位,他们肯定是不甘的。恐怕接下来的的变革,都是很困难了。”

“要不要到书房跟爸爸谈?”

陈怡慧想了想,点头道:“也好,反正以后的事情,我们都不打算瞒他!”

陈怡倩立即道:“那好,你先告诉我,今晚跟谁吵架了,眼睛都哭成这个样子了?”

陈怡慧叹了一声。“还不是你姐夫,跟另外一个女人有暧昧,我几乎想杀了他。男人啊,都这么花心!”

陈怡倩急了。“那怎么行,我跟他评理去!”

“别去!”陈怡慧拉住妹妹,“我自己解决。你还是顾着你的事情吧,如果你再不争取,赵子强真的被丁静雅夺走了!”

听到赵子强,陈怡倩立即泄气了。过了半响,她才道:“姐,我现在不能找他,那样会毁掉我所有的自信。我宁愿赌一把,半年,一年,当我能够在他面前若无其事,当我握他的手不再自卑,当我拥抱他不再害怕,那就说明我已经成长到他期望的那个人了。是的,他有可能被丁静雅夺走,但现在贸然出现,仍然摆脱不了输的下场。不是输给丁静雅,而是输给我自己。”

陈怡慧沉默了一会,明白还不到坦白真相的时刻。赵子强与赵紫薇,都是非常耀眼的人物,都是妹妹最亲近和仰望人。可是,在这样的特殊关头揭开,显然不是好时机。

陈怡倩道:“好了,讲讲你的故事吧,别老是用姐夫做借口!”

“什么?”陈怡慧吃惊地望着妹妹。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陈怡倩盯着姐姐,“你曾经说爱a君,嫁b君,你曾经骂我步你的后尘。我是你的妹妹,你有多花心,我只是在家里骂,从不向外说!”

陈怡慧无语。编造的故事始终有破绽,可现编又不可能过关。“怡倩,这事慢慢再说,好吗?”

陈怡倩道:“姐,当你骂我胆怯的时候,你何尝不是!每个人都有遗憾,不是吗?如果有些幸福,是我们争取不来的,并不是不努力,而是运气不到,缘分没到!”

这时,母亲周影在楼下喊道:“怡倩,你的电话!”

陈怡慧立即道:“怡倩,我能肯定你,你的缘分已经到了。如果你不努力,肯定离你而去。再包容的男人,如果一再面对你的拒绝,也会有失望的时候。他会等你,可这肯定有个期限,你如果再继续犹豫,痛苦的是你!”

陈怡倩想反驳她,可是来不及了。“我先下去了,你洗完就下去,我和爸爸在书房等你!”

意外的是,电话是朱世华打来的。

“怡倩,我哥答应了,跟你们合作对付章氏。在这之前,你们要签署协议,将世豪投资的股份转让给我们。”

陈怡倩一阵紧张,终于要跟朱家兄弟联合了。可是在攻击章氏的旗帜后面,却是引出朱家兄弟的资金,然后偷袭世豪集团。这种丑陋的商业行为,注定将来要跟朱世华决裂,这是自己可以承受的吗?如果商场都是这样,那跟娱乐圈互相捅刀子有什么分别,这究竟是走向成熟,还是走向堕落?

“怡倩,你能否跟他们商量一下,今晚就答复我!”

陈怡倩忍不住问:“你们可以投入多少资金?”

朱世华回答:“八亿左右!”

“太少了!难道你们认为,这次收益不大!这样的话,我用什么说服我的同伴,有可能他们根本就不接纳你们的参与。就我个人而言,你哥没有诚意!”

“可是,我们要留部分资金重组沪宁连锁,不可能将所有流动资金都投到章氏身上。”

陈怡倩明白,肯定是沪宁连锁出事了,朱家兄弟才会退让。这一场针对章氏的攻击,忽然变成偷袭世豪集团,一开始是陈怡慧的天马行空,可是赵子强竟然将它变成了可行的计划,这才让陈怡倩震惊。而丁静雅那几人,很快将计划变成行动细则,更是将这计划变成了真正的袭击。现阶段,章氏目前是陈氏地产的大股东,短期都无法退出,所以,分流部分资金朝世豪集团而去,也是明智的做法。她立即道:“世华,我把你的回复转告给他们,但我可以说明一点,你们那么少的资金参与,说明只是一种敷衍,想要回世豪投资而已,并非真心参与。我估计,他们不会接纳!”

“同时进行吧,我也说服我哥,你也跟那些同伴沟通一下。我们之间没有恩怨,希望可以化解就化解吧!”

陈怡倩有点伤感。“可是,世华,不管这次事件以什么方式结束,我们之间都结怨了!”

朱世华道:“但愿不会!可是有些事情不由我们控制,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避开你!”

放下电话,陈怡倩叹了一口气。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场改变方向的战争,似乎为自己刻意而为。但奇怪了,姐姐不应该有这种目的,赵紫薇姐弟似乎也是为商而商。那么,到底是哪个环节不对呢。

陈怡倩抬起头,发现母亲从沙发方向望自己,父亲则在书房门口望自己。电视的音量不知几时已经调为零了,显然母亲的心思也不在电视剧了。

周影问道:“怡倩,你姐刚才说了什么?”

陈怡倩随口回答:“没什么,她只是跟姐夫吵了两句!”

周影问:“吵什么?”

陈怡倩还真回答不出,只能将以前的理由再说出来。“没什么大事。姐姐要孩子姓陈,人家有些不高兴,不过,这对人家可能是大事了。姐姐也真是,以前又没有跟姐夫沟通好,现在闹出矛盾了。照我看,只要是自己的孩子就行了,何必坚持一定姓陈呢!”

陈牧忽然问:“如果她的孩子不姓陈,将来你的孩子姓陈,可以吗?”

陈怡倩一愣,我的孩子,跟赵子强?她身体一震,我疯了,第一个联想竟然是跟赵子强生孩子。她脸红扑扑的,忽然抬起头,惊诧地问:“爸,孩子姓陈,是你的意思?”

周影道。“孩子只能姓陈,姓其它都不合适!”

陈怡倩更奇怪了。“为什么?”

陈牧忽然接话:“这样也好,承继陈家的香火吧。周影,多给亲家一些补偿吧,免得人家说我们霸道。”

周影哼了一声。“那个婚礼,已经将人家压得抬不起头了,给什么补偿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呢!”

陈怡倩听着好奇怪,婚礼是姐夫出错,低头也是应该的,有什么忍气吞声的。不过,每次姐夫要反抗,姐姐总是拿婚礼说事,姐夫每次都要低头。

陈牧道:“还是你姐勇敢,不然我跟你妈真的开不了这个口。你姐还说,如果这是个女孩,还准备生第二个呢!”

陈怡倩松了一口气,姐姐让孩子姓陈,还真是父母的要求,自己差点以为姐姐为前度情人怀孩子呢。不过,她仍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却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俏佳人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