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俏佳人 第325章、改变在不经意中

一场危机,将陈家成员紧密地连结起来了。陈牧夫妇发现,两个离家反叛的女儿,再度回到大宅,让这房子重新有了家的气息,这或许是危机的最大的收获了。当然,这场危机也让陈牧警醒,快速扩张带来的许多问题,仍然困扰着陈氏。

最近一段时间,一家四口经常在书房讨论公司的事务,新海广告和新海投资也在话题这中。极少关心陈氏事务的周影,也在书房旁听,偶尔也问几个问题。

晚上过了十点,陈家成员都没有入睡,再度聚集在书房。陈牧在自家人面前,谈公司的问题很直白,不再抱着“不让家人担心”的想法了。经过这些天的争斗,他知道一定要快点让女儿上道,不然,如果几年后拿不到总裁之位,那将是陈氏更大的失败。

“现在,陈家不再是董事会的主要决策者,而章家的妥协,也是要求将权利下放给职业经理人。所以,虽然股东大会我们没有失去控制权,事实上,许多在董事会上的决策权,都要交给职业经理人。虽然我仍然担任总裁,但有一些权利我必须松手,不然章家仍然会向我发难。”陈牧在自家人面前,谈公司的问题很直白。经过这些天的争斗,他知道一定要快点让女儿上道,不然,如果几年后拿不到总裁之位,那将是陈氏更大的失败。

陈怡慧道:“我想知道那位执行副总裁的人选,定下来了吗?”

陈牧道:“我们提了三个人选,章俊提了两个人选,这个星期确定下来。估计他们也和我们一样,这次是本着职业经理人的原则挑选的,但三四年后,他成为哪一派,就难说了!”

周影问:“既然袁嘉的风头那么猛,为什么不提名他为执行副总裁?”

陈牧和两个女儿都笑了。陈牧道:“你们谁给妈妈解释一下?”

陈怡倩见姐姐没开口的意思,便解释说:“袁嘉是不错,他的确也是执行副总裁的合适人选,但不是现在,而是将来,至少要三年五年后。现在让他上去,一是害了他,二是害了陈氏!袁嘉在积累足够的经验之后,慢慢升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但现在上去,问题就大了。章家父子居心叵测,提名袁嘉为总裁,美其名是提拔职业经理人,这一招非常阴险,是离间我们。”

“捧杀!”周影点点头,“先捧杀,再扼杀!受伤的不只是袁嘉,陈氏伤得最重!”

陈怡倩道:“爸,我和姐姐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我们想设立一家新公司,专门从事风险投资、资产重组之类的!”

陈牧反问:“只是想,不是已经开始筹备了吗?”

两姐妹面面相觑,没跟父亲提起,他怎么知道的。陈怡倩立即道:“爸,你不同意?”

陈怡慧也跟着道:“爸,我们保证不从陈氏要一分钱。”

陈牧问:“哦,你们的零用钱够用吗,要不要从妈妈的私房钱支取一点?”

“不用!”陈怡倩立即道,“我们只用新海广告,还有新海投资的股份增值投资就行了。今年新海广告的盈利不错,估计比去年增长一点五倍!”

陈牧听到一点五倍,吃了一惊,尽管新海广告的基数比较小,但这个增长还是非常惊人。他提醒道:“怡倩,你忘了一点,你刚刚收购世豪广告,很快又要装修新写字楼,这里都要花钱!”

陈怡倩立即道:“我们的零用钱还有一些,两个人也能凑出两三百万。必要时,我们可以把赵子强送的两辆宝马卖掉!”

周影忍不住笑了。“你们要是把他送的车卖了,以后别指望他帮忙!”

姐妹俩异口同声:“不会的,他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陈牧也笑了。“你们再怎么凑,也凑不够成立一家投资公司的钱吧。你们也是新海投资的股东,应该知道,第一期资金就超过三亿了,加上我们的注资,将近五亿了。你们就算卖掉人家送的宝马,最多也是五百万而已。”

陈怡慧一咬牙,道:“我的股票账户有点钱,是投资股票所得,可能勉强两千万!”

陈怡倩也是咬牙道:“我的股票也赚了一点,估计也有两千万吧!”

周影吃惊地看着女儿,这哪里是赚了一点。她以前跟丈夫给女儿的零用钱有多少,自己心中有数。“你们哪来的钱?从来没听你们说过买这些东西。”

陈牧也是非常吃惊,他忽然想到什么,脸色一沉,问:“让我猜猜,你们俩买的股票都是长键科技?”

两姐妹俱是一震,糟了。“爸,你放心,不是用我的帐户,是用别人的名字买的!”“证监会绝对查不到,所有的证据跟我们无关!”

陈牧长叹一声。“赵子强,赵子强,你真是害人不浅!”

周影有点着急。“老陈,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牧望着两个女儿,想发火又发不出来。他喝了一杯茶,才缓缓向妻子道:“一个月之前,我用一点五亿元参股新海投资,取得百之十五的股份,你们当时认为至少应该拿到百分之三十。事实上,我是上个星期才付款的,可是,昨天会计师告诉我,如果考虑到新海投资的成长预期,以及溢价估值,加上人家送的世豪广告、世豪投资一起算上,意味着我们的所持股份的总值已经超过两亿元。这说明,赵子强已经送你女儿五千万的礼物,再加上在股票、权证上的钱,接近一亿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将来有关赵子强的事情,两个女儿都不会听我们的了!”

周影脸色变了。“你是说,他布了一个局,待我们的两个女儿钻进去了,他才安然离开。实情是,他离开了,我们的女儿却离不开他?”

两姐妹愣住,对视一眼。“我从来没算过,他送的东西有多值钱!”“他真的没安好心吗,我为什么不觉得!”

场面忽然沉寂下来,一家四口,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情形,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可是谁也没开口打破沉静。不管对赵子强是什么看法,都无法否认,这个男人在继续影响陈家。就在大家认为赵子强利用陈家参股占便宜时,人家早就将提前归还了。

陈怡慧忽然叹了一声,道:“我终于明白了,赵子强预留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的意思。”

陈怡倩立即问:“姐,他是什么意思?”

“赵子强是那个团队的灵魂,公司的方向由他定,袁嘉和丁静雅的上升由他推动。不客气地说,股份的比例是由他定夺很正常,以他的强势,以他的霸道,他要求六成甚至七成的股份都不过分,。可是他没有,他将朋友看得很重,那些钱等于是送出去的。他一直把怡倩当作新海投资的创业伙伴,所以给怡倩预留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可是,怡倩迟迟没有融入这个团队,赵子强不敢明目张胆送,于是采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新海模特送了,世豪广告送了,世豪投资也送了。那几个家伙,明知道赵子强这么做的目的,也无话可说。”

陈怡倩脸红了,偷偷瞥了母亲一眼。

陈怡慧继续道:“那一点五亿入股,他必须收下,而且还必须溢价。因为他想告诉那些伙伴,虽然他送给怡倩大礼,可现在要回来了,他并不是徇私。其实,他还向我们表达了一个信息,他将来会继续扶持怡倩,而且会让怡倩收获更多。他能够在短时间内让丁静雅耀眼发光,将来,他同样能够让怡倩灿烂夺目。”

周影眉头紧皱,眼睛眨个不停;陈牧倒是听得很认真,甚至还点了头。

陈怡慧忽然转身母亲。“妈,我想到了这个时候,你就不用怀疑他的能力了!爸爸说,他有信心那一点五亿变成十五亿,赵子强的财富同样在增长。可在我看来,衡量赵子强的尺子不是财富,而是他对我们越来越大的影响。他在袁嘉背后推动,他在丁静雅向后推动,现在他的实力还不是很强,可是他已经在影响陈氏,影响我们陈家。我们没必要批判他的前卫意识,他的特别形象,我们只要确认他的本质,确认他是真心爱怡倩,那就行了。”

陈怡倩听得心惊胆战,看着母亲的脸色变了又变,她以为母亲要发火,抢先道:“姐,看你说得那么起劲,我还以为你爱上赵子强了呢!说累了吧,我拿瓶冰绿茶给你,缓一缓,等一会还要讨论我们的新公司章程呢!”

这番话,居然将现成的气氛完全改变了。陈怡慧拍拍心口,将神经放松,随妹妹来到厨房,拿了一瓶水往嘴里灌。她想起来还有些后怕,母亲肯定听出自己话里“我爱赵子强,我将永远爱赵子强”的意思了。

看妹妹准备往书房走,陈怡慧拉住她。“怡倩,让他们消化一下吧。赵子强可是一块硬骨头,很难啃,一次两次是做不到的,半年吧,用半年时间溶化妈妈的思想,这跟你和赵子强约定的时间相同。”

陈怡倩瞪她一眼,道:“别把话说成,除了赵子强,就没人肯要我似的。我以前没摆正心态而已,现在不同了,只要我认真,还怕找不到男朋友吗?”

陈怡慧知道刚才把话说得太满,引起妹妹反感了。她忽然小声道:“我刚刚听说,丁静雅放了狠话,如果赵子强半年后不回上海,她就到美国去抓人。”

陈怡倩有些紧张,头扭了两下,故意笑道:“那也好,省得你老是逼我跟赵子强结婚。其实,除了你,所有人都看好丁静雅。你刚才骗妈妈那番鬼话,她回头再想就明白了。”

陈怡慧还要反驳,可妹妹已经朝书房走去,她只好跟上。

陈怡倩抢先开口了,免得姐姐又要往赵子强身上绕。“爸,我们来继续刚才的议题吧。我们准备成立的投资公司,仍然以新海的名义进行,将来也归在新海集团的名下。不过,我们姐妹是绝对控股,即使将来引入其他投资者,我们也不放弃控股地位。”

陈牧问:“赵子强参与吗?”

陈怡慧立即道:“爸,你的女儿爱上赵子强已经是事实,你也明白,他的欺骗只是一种商业行为,而不是以谋夺陈家财产为目的。不管你和妈妈对他有什么偏见,都无法否认,他是唯一配得上怡倩的人。怡倩是否选择他,那是另外一回事,我只希望,当你和妈妈要求我们理智的时候,你们同样也理智。”

周影脸色不佳,大女儿话里强调“你的女儿爱上赵子强”,而不是“怡倩爱上赵子强”,说明她根本没将自己排除在外。

陈牧却不像妻子那样气恼,他问道:“说说看,你们姐妹的野心有多大?”

陈怡慧精神立即一震。“爸爸,我们初期的设想是,以陈氏投资部、雷霆投资公司的部分人马为班底,成立公司,名字还没想好。开始的资金不多,我们以参股为主,暂不考虑控股。我们有初步目标,是以新技术行业、生物工程、绿色农业等为着眼点,具体的企业还要经过再三衡量。第一步很重要,如果没有把握,我们宁愿放慢脚步。如果你同意,我和怡倩将陈氏地产百分之五的股份划过去,因为有可能要利用它抵押借款。”

陈怡倩也接上话头。“如果新海广告能在三年内上市,我们准备出售部分套现。余下的股份,个人部分加上新海投资能达到控股就行,不要求我个人的绝对控股。如果情况正常,估计新海上市后的市值能达到二十到三十亿,那么我们将套现六七亿。”

陈怡慧继续道:“我们对章俊手里的绿景生物工程公司很有兴趣,这次打击章氏的计划里,如果奏效,我们有可能将它夺过来。当然,这里有个困难,新海投资的袁丽雅也有成立重组公司的计划,如果我们能抢先成立公司,那我们就可以先拿到手。对于这种兄弟公司的竞争关系,过一段时间我们会坐下来谈,划分方向、地盘。但目前最重要的是,快!”

陈牧道:“说来说去,你们还是借助新海投资的资源,或者说,借助赵子强的支持。如果他与怡倩成为夫妻,这当然不成问题,可如果不是夫妻呢!”

两姐妹脸上的兴奋立即凝固,慢慢消失。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虽然这是她们的计划,至今没有向赵子强提出过。更要命的是,赵子强即将去美国,显然不是很快就回来。

陈怡倩一脸坚毅地站起来。“爸,这是我们的公司,我们作主,我和姐姐会谨慎。你已经养护我们多年,现在该放我们闯一闯了,不管磨炼的结果是什么,我们肯定能学能许多东西,获得经验,即使这是头破血流的经验。我和姐姐保证,如果有失败的危险,我们首先确保陈氏股份不会失去。”

陈怡慧也跟着妹妹站起来。“爸,不管是怡倩或我将来接陈氏的班,凭目前这点修行是无法立足的。我们不可能用陈氏做试验田,不要说你不能开这个口,还有那些如狼似虎的股东也不答应。所以,最好的方法,是让我们在外面试验,成与败,都能让你的女儿成长、成熟!”

陈牧扭头看看妻子,问:“你觉得呢?”

周影想了想,道:“不管做什么,我只希望我的女儿开心、快乐!”

陈怡慧高兴地说:“太好了,做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我最开心了!”

周影愣住,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女儿。她有点不高兴了,道:“你还要生孩子呢,别管这些了。”

陈怡慧笑道:“没关系,我做顾问就行了,怡倩做总裁!”

陈怡倩立即道:“好,新公司由我做总裁,姐姐将来接陈氏的班!”

“不行,你去接班,我掌管新海!这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你没有我拿手。在陈氏,你有很多人辅佐,不用担心这些事。”

“哼,等你生完孩子,再休养半年,我的员工早就认清主人了,谁还听你的指挥棒!”

就在两个女儿吵个不可开交的时候,陈牧跟妻子低声交流。

“你觉得,她们跑得远远的,一切失控。还是她们在我们眼皮底下,有时吵闹,有时闯祸。哪个更容易接受一些?”

“钱不是大问题,反正他们也要成长,得到经验和教训都是花钱。只要远离赵子强,哪个方法都行!”

“恐怕,这是不可能的了!”

另一边,两姐妹一边吵一边低声补一句。

“这戏演得差不多了吧,你觉得他们接受不?”“没关系,反正我们以后也会因为这问题吵架,现在预演也差不多”

于是,两姐妹的争论变成了经营方向,假戏成真,就公司的管理人员,参股公司有了正式的争吵。陈牧和妻子停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个女儿,忽然觉得,将工作搬回家也不是很讨厌。

直到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会谈”,佣人进来道:“周阿姨,外面有位赵紫薇小姐找你,说如果方便,请你出来聊一下!”

周影有些吃惊,看了家人一眼,才问:“你确认她是找我?”

佣人回答:“是的,她在凉亭那儿等着!”

周影迟疑地站起来,向外走去。陈怡慧姐妹也要站起来,可是被父亲用手势制止了,她们只好留在书房。谈话没办法继续了,两个女儿都从窗户往外看,陈牧犹豫一下,也站在女儿身后。可外面只是朦胧的灯光,只看到一个影子,一个裙裾飘动的轮廓。

走出大门,周影立即看到凉亭里站着一个高佻的女郎,入秋的风吹过,将那女郎的长发长裙飘起,极是动人。周影忍不住停下脚步,一颗心忽然被扯紧,一阵慌乱,派对之夜,她已经见识过美艳的赵紫薇,今天再度见到这个长裙飘飘的女孩,竟然还是有点晕眩。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个即将消失的女郎,仍然会影响着陈家的将来,这改变竟然在不经意中发生了。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俏佳人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