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俏佳人 第329章、禁入令


下半夜,陈怡慧再次被妹妹的惊叫声惊醒,她冲到妹妹房门口,却没有再进一步。

“子强,不要走,子强,不要走!”陈怡倩双手舞动着,虽然眼睛依然闭着。很快,她的的话又变成,“不,紫薇,不!”

陈怡慧看着妹妹在梦中轮番叫着赵子强和赵紫薇的名字,心里痛得厉害,这算是孽缘吗。她看到走近的母亲,立即摆摆手,示意母亲不要进去。

周影担忧地问:“第三个晚上了,她怎么会这样?那天股东大会,在餐厅见面后,她跟赵子强分手,虽然也哭,也做梦,可是都不是这么厉害?”

陈怡慧轻声道:“因为赵子强离开三天了,她可能已经感觉到了,可是她强忍住,没有开口问!”

周影吃了一惊:“赵子强走了?”

陈怡慧点头。“他没有对我们说,也不让我们送行,我发现他的手机关机,才明白他在飞机上。怡倩虽然没打电话,可是她感觉到了。这两天,赵子强一直没打电话过来,只是发信息,肯定是担心我们看到美国的号码。”

周影想了想,还是将心中的疑惑放在心里了。到了这个时候,再不明白两个女儿的心意,就枉为人母了。不管怎么样,对赵紫薇的好感,以及对赵子强的反感,都是互相影响的。她不可能完全撇清这两个人,正如那两人根本是一体的。

陈怡慧劝走了母亲,进去坐在妹妹床头,握住她的手。“怡倩,又做恶梦了?”

陈怡倩醒了过来,茫然地看着四周,虽然外面有零星的灯光射进来,她还是明白了这是深夜。她抹掉额头的汗水,大口地喘着气,好一会才说:“姐姐,我梦见紫薇结婚了,子强去参加婚礼,可是他不理我,他不理我!”

“那只是梦,梦与现实是相反的!”陈怡慧拍拍她的肩膀,随手将灯打开。

灯光刺得陈怡倩闭上眼睛。已经是入秋时节,夜晚有些凉,可她还是惊出一身冷汗,刚才那逼真的梦境令她害怕不已。她张望一圈,忍不住抱住姐姐,哭道:“姐姐,我害怕!”

“怡倩,不要怕,我在这里陪你!”陈怡慧心里很难受。明明爱上了,却无法走到一起,这缘分怎么说得清。

陈怡倩道:“姐,你说他们会回来吗?我好想他们,想得发慌!”

“我也想他!”陈怡慧苦笑,另一只抚着已经开始有弧度的腹部,“怡倩,如果子强回来,你会嫁给他么?”

陈怡倩垂下头。“只怕他还是看不上我,我伤害他那么重!听说丁静雅下个月请假,恐怕是过美国去了。我想,丁静雅更适合他吧,袁嘉说这两人在工作上是天生一对。”

陈怡慧打断她的话。“不,你和他才是天生一对,他就是上天给你准备的!怡倩,你不能放弃。姐姐没机会跟所爱的人终老,已经是终生的遗憾,你不能步姐姐的后尘。你一定要抓住机会,抓紧赵子强的手,不要放开,他是你一辈子的守护天使!”

陈怡倩抬起头,看到姐姐泪流满面,不由怔住。“姐姐,你……别难过,别哭,你一哭我也要哭了!”

结果,姐妹俩俩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天亮了,两姐妹眼红红地下了楼,和父母一起吃早餐,可是她们一声不吭。陈牧、周影也不问,只是不时瞥一眼她们,昨晚的声响,已经落在眼里,没必要开口问了。

陈牧平静地问:“听说赵子强飞走了?”

两姐妹同时点头。

陈怡慧道:“爸,我下个星期去东京,新海投资的一个新项目,一同去的还有新海投资的三名员工。大概一个星期,最多十天就回来了。”

周影一反常态,没有出声反对,而是道:“要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要单独行走,至少有个会说日语的同事陪着。我帮你准备一些必需品,怀孕了,始终比平常人麻烦一些。记住,你享受一点特殊待遇是应该的,不是因为新海股东的身份,而是你怀孕了!”

陈牧有些吃惊,妻子竟然不阻止女儿的行动。他忍不住苦笑,该死的赵子强,阴魂不散,仍在显示余威。

陈怡倩向父亲解释:“我们新制定一个‘东京计划’,准备明年在东京期货大干一仗。姐姐先去探路,打头阵,接下去到袁丽雅接棒。如果符合我们的预期,明年我们将会派十几二十人过去,然后正式参战!”

周影随口问:“能赚很多吗?至少能把别把你们东京的差旅费赚回来吧!”

陈牧松了一口气,妻子开口比自己问好多了。

陈怡慧笑笑:“妈,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爸爸那一点五亿,对吧?不用等明年的东京计划,等我们干掉世豪集团,我们的本利都回来了。这还不算赵子强送的那两家公司呢,到时候新海广告一上市,怡倩就成为小富婆了!”

周影没好气地说:“还说呢,做事有头没尾,说过帮我联系画家和书画公司,人却跑得没影了!”

陈怡慧噗嗤一声笑了,知道母亲抱怨赵紫薇。“妈,我明天就陪你去签字,这事跑不了!”

周影瞪她一眼。“还没谈呢,怎么签字?”

陈怡慧认真地说:“妈,我怕你拉不下脸谈价钱,我已经去谈好了,连那个新店铺也租下来了!”

周影一愣,立即连打带骂。“臭丫头,竟然不跟我商量,就擅自答应下来,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妈啊!”

陈怡慧硬着头皮挨了两下,也不敢跑掉。“妈,我拿店铺的租约给你看,肯定没吃亏。书画公司说,中午之前把合约发过来给我,我收到就打印给你。”说完,她到房间取了一个文件夹出来,抽出来将其中一份递给母亲,另一份递给妹妹。

周影一边看一边道:“一百六十平方才租一万五千,不贵,不贵,我那六十平方就要八千了,再说这店铺位置比我那个强多了。看来还是紫薇面子广,人家打了折扣!”

陈牧虽然不清楚店铺租金水平,可是这么大面积才一万五千,显然是不可能的。陈怡倩手里那一份是房地产买卖合同,看到那家店铺的新业主名字竟然是“陈怡倩”,她眼睛都瞪圆了。她刚要开口,却被姐姐捂住嘴巴,做个噤声的动作。她一惊,立即凑过去看母亲手里那一份,那是一份租赁合同,承租方是陈怡慧。她立即明白过来,这份租赁合同是假的,反正只是两个签名而已。

陈牧看着这一切,也不出声,反正两个女儿不会卖掉母亲就是了。不过,他还是向女儿悄悄做个手势,把那份买卖合同拿过来了。看到名字,他立即就明白了,赵子强又向陈家渗入了十公分。

陈怡倩忽然道:“爸,钟伯伯一家明天就走了,我们再请他们吃餐饭吧,今晚可以吗?两家的交情以前淡了,现在有机会,应该修补修补,你说呢?”

陈牧眼睛一闪,立即问:“你是想,动员他们参加明年的东京计划!”

“爸,你料事如神!”陈怡倩呵呵笑,上前挽着父亲的胳膊。“如果有他们的助力,那我们肯定赚得更多。要求也不多,三四亿就行了!”

陈怡慧补充一句:“美金,三四亿美金!”

陈牧笑了。“我可以帮你约,不过,你要凭自己的本事去说服他。就怕他以为,两个儿子又有希望了,又要打钟陈联姻的念头!”

陈怡倩撇撇嘴。“我对钟家那两个哥哥没兴趣,我只对他家的钱有兴趣!”

周影听得目瞪口呆。“怡倩,这话千万别让人听见,那我们陈家就没有形象了!”

陈牧大笑。“老钟也真是,两个儿子都离婚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只怕,这两个小钟也有问题吧,把责任全推在媳妇身上,根本说不过去。”

陈怡慧哼了一声。“听说他的女儿也快离婚了,那是一种定向传染病,只传染姓钟的,没法治!”

陈牧与妻子面面相觑,看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陈怡慧道:“爸,还需要借用你的面子,跟丁老头再见一次,我带上丁静雅。她现在已经是丁老头的侄女了,名正言顺,加上你陈董的面子,天王老子也要答应。”

陈牧苦笑摇头。“你们姐妹俩啊,现在都钻到钱眼里了。”

陈怡倩立即道:“爸,当年你创业的时候,钻得更深,妈妈还不是爱上你了。我们现在钻进去,还有你和妈妈拉我们出来。”

陈牧忽然问:“如果你们把章俊那家绿景生物工程公司要到手,准备怎么处理?”

陈怡倩道:“准备养大了再卖,明年准备上市。到时候卖出一半套现,估计也能赚三五亿!”

“我不是问这个!”陈牧却摇头,“如果这家公司真的能上市,这百分之四十二的股份,市值肯定超过十亿。按我估计,将会在十五到二十亿之间。章俊这个亏吃得大了,肯定不会罢休。另外,你和袁丽雅现在是内部竞争对手,这家公司到底派给谁?”

陈怡倩和姐姐对视一眼,都叹了一口气。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如果姐妹俩成立的新公司仍然在新海旗下,这就不会存在争议。可要是靠赵子强出声,又变成仗势欺人,这意味着,跟袁丽雅怎么争,都是一个输局。

周影眼睛也睁大了,陈家的财富是不少,但若是这部分在女儿身上体现,都是光辉的一面。可是她明白,就算是由女儿掌握,这些财富仍然是属于新海所有股东的。这一下,她竟然对赵子强多了几分复杂的感觉。

陈牧继续道:“当新海越来越大,这些矛盾就会突出,即使不争股权,利润也将是冲突的起因。你们姐妹,从来不参加新海投资的会议,现在赵子强又离开了。那么,你们的投票权放弃了,董事会也就没有你们的参与,你们要怎么争取自己的权益?”

陈怡倩道:“我们就是不想争,所以才要成立自己的公司,如果大家都抱着争的想法,这公司三年内就会解体。我不想失去这些朋友,哪怕退让,我也要坚持下去!”

陈牧认真地说:“如果两年后新海广告上市,苏州绿景公司也上市,那么,新海系列公司的市值将超过五十亿。你不争,不意味着别人不争,事实上,你不得不争,不为了钱,而是一种动力。如果一年后,赵子强没有将这一切确认下来,那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天才的创业者,但不是合格的管理者。”

陈怡倩腾地站起来。“不,赵子强一定能做到,他一定能做到!”

周影说了一句公道的话。“就算赵子强做到,他肯定是牺牲自己的。他为了堵住创业伙伴的嘴,肯定不会将利益最大的部分给你,这种情况一直会持续下去,不会改变!”

陈怡慧吃惊地问:“妈,你为什么这样说?”

周影望了丈夫一眼,平静地回答:“因为,你爸爸当年就是这样的人!”

陈牧道:“所以,你们要创办新公司的想法是对的。尽量不要跟新海投资的方向冲突,或者跟他们划分行业、区域,这样,不管是赵子强,还是其它股东,帮助你也会尽心尽力。只有那样,你的利益才能不被股东位质疑。”

陈怡倩叹了一声。“看来,即使他们同意将绿景公司交给我,我也是要放弃的!”

陈牧道:“你明白就好!但不要灰心,因为你也是新海投资的股东,你的利益并没有失去。但是,主动放弃不是最好的办法,因为你仍然要进取,你仍然要跟袁丽雅比。只有不断地争,不停地斗,你才能在商场进步。不要以为跟别家公司斗才正常,公司内,同样有许多争斗。”

陈怡倩点头道:“我明白了,我不会示弱的!”

周影忽然道:“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赵子强好像很喜欢挑起这种争斗,如果说他一点都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他离开,不仅仅是避开怡倩,说不定是在观察这几个下属内斗,然后他才确定谁更适合某个位置!”

陈怡慧眼睛瞪圆了。“妈,我觉得你可以担任我们新公司的总裁,可是千万别挑动我和怡倩斗!”

陈牧大笑。“你妈妈本来就是一个商人,以前只看一个店铺,四五名员工。现在要扩大了,有可能变成公司了,说不定还要开分公司呢。”

周影点头。“那是,我挺想开家服装公司,可一点头绪也没有。再说,设计师成问题,除非是赵子强愿意!”

陈怡慧姐妹面面相觑,母亲没说错吧。

陈牧脸色一变,立即意识到,一直坚持抵御赵子强入侵的妻子,立场改变了。或许,现在只有自己在反对了,可是,两个女儿都那么亲近赵子强,这抗拒根本无法推行。

周影笑道:“那家伙跑了,答应我两个女儿的宝马,都没有影子!”

陈怡倩几乎要说“他送给你的店铺,顶好几辆宝马了”,可是,姐姐不让说,自然有道理。说服母亲接受赵子强,自然要一步一步来,走得太快,反而惹人疑,讨人厌。

不管前景如何,两姐妹筹备公司的步伐已经迈出。她们争取谭百祥的计划还没有实现,不过,谭百祥没有那么怨恨了。他经历的多,自然明白商场中的起起落落,但他能确定一点,重新启动雷霆投资公司已经不可能,这家公司已经完全毁掉了,员工有一半被新海投资,有十几人答应到陈家姐妹的新公司。

与此同时,新海也在注册一家名为新海实业控股公司,由袁丽雅担任法人代表。公司注册资金一亿元,新海投资占百分之九十五,袁丽雅个人占百分之五。即将从章氏企业接收的苏州绿景生物工程公司,将划到新公司旗下。

一个月之后,谭百祥终于答应,帮助陈家姐妹管理公司,他将全部身家的两亿元入股。公司取名新沪控股有限公司,两姐妹将陈氏地产百分之五的股份划拨过来,估价十八亿,占百分之八十,新海投资增资到三亿元,和谭百祥一样各占百分之十。

新海咨询的总经理到位之后,袁丽雅已经基本交出了权力。在赴东京之前,新海投资几个伙伴为她举行了欢送会。不过,这个宴会少了赵子强,而陈怡慧正在东京忙着算计日本人。

袁丽雅举着杯,感叹道:“你们这几个家伙,真不让人省心,如果不是赵子强承诺东京之行没事,我是不想去的!”

陈怡倩笑道:“要不,我去东京吧,你帮我看住新海广告就行了!两天去一次,呆一个上午或者一个下午!”

张全道:“这里每个人都分不开身,每个人都忙得很呢!”

丁静雅悠悠地说:“恐怕,最悠闲就是赵子强了,在纽约喝喝咖啡泡泡妞,无聊了就去帮他姐姐卖卖文具,点点大头针的数量!”

众人一阵笑。陈怡倩忽然问:“你们谁最近接到赵子强的电话了,这半个月,他现在还好吗?”

几个人都摇头,只有袁丽雅说:“我接过两次,他都是跟我谈东京的计划!”几个人立即意识到,赵子强在故意避开他们,因为只有跟袁丽雅没感情可以聊。

袁嘉故意叹了一声。“我最担心,他把一亿元都交了学费,到时候光溜溜地回来。到时候,我们要不要把他的股份减掉百分之五,顾问薪水也减掉百分之五。”

他的建议立即招致声讨:“如果没有子强,你这家伙还想站在陈氏的舞台上,真是白眼狼!”“你这混帐,一年之间变成高管,拿百万年薪,拥有亿万家财,却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整天就会泡妞,你老婆不知道,不代表我们看不到。”

袁嘉一句玩笑,导致了严重后果,陈怡倩下达了对他的新海模特公司禁入令,即时生效。袁嘉那个冤啊,向天大叫三声:“我可是新海董事长啊!”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俏佳人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