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 第84章 孤独一人

送走了病房里除了自己的任何人,就连被莫富荣千里拉来的吕建阳也不例外,这种时候如果吕建阳在身旁的话,莫秋柔不知道自己会脆弱成什么样,说不定一个意志不坚定就把孩子的事说出来了,这是她不愿意发生了。看着莫秋柔那种样子,吕建阳和南宫月也不好再多做打扰。

吕建阳先送南宫月回了家,然后自己则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毕竟马上就要开学了,虽然一些行李什么的都还没有拿,但是也只能让加人寄过来了,相对于自己再回去拿,寄过来就便宜多了,而且还省了不少力气。也正在在这段开学前的日子好好的陪陪小月,毕竟已经好久不见了。

一个人静静的在病房里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泪水已经流光了,剩下的,只是那对红肿的眼睛而已。静静的看着病床上冰冷的莫富荣,莫秋柔感到了无比的悲伤,一种透彻心扉的孤独,现在的她深深的感到了那种寂寞的感觉,虽然之前这个冰冷男人也基本不在自己的身边,但是现在即使在身边,却让莫秋柔感到了千倍万倍的孤独……

“大小姐,我可以进来么?”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还有张律师的声音。

“什么事?现在我想最后陪陪我的爸爸。”

慢慢的打开了病房门,张律师从包中拿出一份文件,“这个遗产继承文件,希望你能签个字。”

“爸爸尸骨未寒,你竟然就来跟我讨论遗产的继承问题!”莫秋柔一下子窜了起来。

“这个……董事长刚刚去世,莫氏集团群龙无首,如果不尽快完成这个继承手续,企业很难操作下去,我并不是不理解大小姐的痛苦,但是,如果因为这个而造成模式集团的损失,我想董事长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的吧。”张律师一脸无奈的站在那里。

莫秋柔无奈的瞥了瞥张律师手上的文件,慢慢的走到张律师的面前,接过文件和钢笔,干净利落的在签字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了张律师。“这样总可以了吧?”

张律师接过文件,看了看下面莫秋柔的签字,微微的邪邪笑了笑,“恩,可以了,那我就不打扰大小姐,大小姐也尽快回去休息一下换身衣服,明天就办理丧事了,不休息一下身体吃不消的。”

“恩,谢谢张律师的关心,我在陪一会爸爸就回去。”说完转身,慢慢的走到了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病床上的莫富荣。张律师没有多做挽留,慢慢的走出病房,掩上了门。走出医院钻进他自己的桥车中,把包放到了旁边的座位上,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喂,搞定了。”

“哦,真的吗?”

“真的,我现在就去办理剩余的手续,你就等着坐享其成吧。”说完,挂断了电话,启动汽车,最后再看了看医院的某个高级病房,邪邪的笑了笑,驰车离去。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莫秋柔再次擦了擦红肿的眼睛,慢慢的站起身。“爸爸,我先回去处理下你的丧事事宜,弄好后再把你接回家,你稍微等一下我。”最后再次看了看莫富荣的身影,走出了病房。慢慢的走出医院,看见司机老吴正等在门口。

“吴伯伯,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去啊?”

“我等着接小姐回去呢。老爷的事,小姐就不要太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过来把老爷火化后带回去吧,丧事的相关事宜大家已经都准备好了,小姐你就不用再操劳了。”

“对不起啊,让你等了这么久,早知道你在等我我就早点下来了。”

“没事没事,我这把老骨头能等小姐也是我的荣幸,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冷小姐还在等着呢。”

一开始莫秋柔还不了解,但是马上她就反应过来了,爸爸死了,那么她也没必要再待在莫家了,等自己回去,估计就是告别吧。走了,一个个的都走了,最后就只留下自己一个人。“恩,那就回去吧。”

回到家,刚走进大厅,就看到冷若琳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着呆。莫秋柔慢慢的走到了冷若琳的面前坐下,直到莫秋柔坐下,冷若琳才缓过了神,微微的看了看莫秋柔,“既然董事长已经去世了,那么我这个贴身医生也不用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既然你回来了,我就跟你告辞了。”

“哦……”

“那我走了,保重了。”说完,冷若琳慢慢的坐起身,看着冷若琳的起身,莫秋柔突然有一种很不舍的情绪。迅速的起身想阻止,但是刚伸出手又退缩了,现在的自己还有什么权利要她留下来呢?她本来就是为了贴身照顾父亲才住在这里的,又不是什么亲密关系,既然父亲都去世了,她就没有任何继续住在这里的理由,但是,就是为什么这么的不舍呢?“如果……如果有空就过来玩。”如果我要你留下你能不能留下?这话,莫秋柔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呢。

“恩,看情况吧。没事我就告辞了。”

“恩……”落寞的坐下,而冷若琳则慢慢的起身,慢慢的朝门口走去,刚没走几步,莫秋柔又坐了起来,“行李要我叫人帮你送回去么?”

“不用了,行李我已经让人送回去了。”

“哦……这样啊……”慢慢的坐回到沙发上,但是马上又坐了起来,“晚饭吃了么?要么吃了再走?”

“吃过了,早吃过了。”

“哦……”又是沉默,大厅只有冷若琳走步所产生的高跟鞋着地的声音,“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我办得到的我一定帮你办到。”

“哦,谢谢。”冷若琳心口微微的发闷,微微的觉得难受。

“这些年谢谢你对于爸爸的照顾,这些年对你那个样子,对不起。”

“没事,都过去了。”心口觉得越来越的难受,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那么难受呢?

沉默,漫长的沉默,直到冷若琳走到了门口,莫秋柔的声音才又响起,“最后……”

“恩?”冷若琳慢慢的转过身。

“最后……能让我叫你一声‘妈妈’吗?”

痛,心口为什么这么的痛,明明应该是自己解脱的时刻,明明是自己大快人心的时候,为什么此时的自己会觉得如此的心痛呢?冷若琳努力微微的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看着冷若琳离去的身影,莫秋柔干涸的泪水再次流了出来,默默的看着冷若琳离去的身影,莫秋柔恭敬的对着冷若琳的身影鞠了一躬,在心里默默的喊着:“谢谢你,妈妈,再见……”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