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小说《泰国 人妖与杀手》

芭 堤雅位于泰国首都曼谷东南147公里,是泰国美丽的海滨度假胜地。白天,芭堤雅的街头大多关门闭户,行人稀少,游客们纷纷到珊瑚岛、东芭乐园、小人国、云 石公园、海滨沙滩等地游玩。可是,一到夜幕降临,街道上仿佛是骤然苏醒一样,立即涌现出肤色不同的世界各国的游客和川流不息的各种车辆。各家店铺纷纷开张 营业,特别是红灯区的夜总会、俱乐部、歌舞厅、咖啡屋、酒巴、OK厅、灯红酒绿,鳞次栉比,满街绚丽的霓虹灯迷离闪烁,使得芭堤雅的夜生活丰富多彩。芭堤 雅的黄金地段有一座金壁辉煌的娱乐园,这就是久负盛名的“乐雅园”娱乐宫。处在喧闹的市区中心,但是里面安静如诗的小酒吧,虽然在高光之下依然能保持着浪 漫和温馨,它还有与众不同的风格,正如她的名字一样简洁,简洁的杯碟,巧克力的色调,独特的壁画,里面回荡着舒缓的萨克斯风伴着的浅吟低唱,这是一个一踏 进门就能静下心来的地方,这是一隅理想的休闲去处,烛光、水吧也许能留住你匆匆的脚步,帆布、水火灯、陶艺、铁花、仿古砖、毛石墙……淡淡的怀旧情调,悄 然地静立于闹市中,诧异于与周围环境形成如此强烈的对比,室内,由于位于超市的楼上,空间低矮,设计师则以稳定的面来扩大空间,在此不经意的角落里,设计 师独具匠心地布置了一些看似无意却是有意的小陶艺,天花板上的水火灯更是酒吧点睛之笔,在装饰材料上以仿古砖和铁艺为主,以达到中西壁合的效果。在这里, 坐在临街的大窗旁,真的可以哪怕是一个人也能坐一个晚上甚至永远的地方,坐在这里,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或深夜的苍茫夜霭,总有无限情怀蓦然涌上心头,当一 个人心情苦闷无处宣泄,这儿就是他休闲的世界,逃避嚣喧的乐园,在此他疲惫苦涩的心灵得到憩息。童话故事    西蒙华信步走向“夏梦”咖啡屋,屋里人不多,只有几个情侣在低头吮着咖啡,不时传来喁喁私语声。抒情而缠绵的轻音乐,在空中如泉水般柔曼地淌着……    西蒙华今年25岁,是台湾某黑帮的一名出色的杀手,今天,是泰国“雅乐园”的老板康迪在此约见他,让他到曼谷的“夜巴黎”夜总会去剌杀一个名叫倩儿的年轻的人妖,也是那家夜总会的老板。    原来这倩儿也是这“雅乐园”的沙耶娜人妖歌舞团的人妖演员,人妖的遭遇是凄惨的,“她”们要为那些来自世界各国的同性恋者提供性服务,不分白天黑夜,一天 24小时随时听鸨头的调遣,受不同国籍、不同人种的男人疯狂残酷地发泄兽欲,“她”祖籍是中国广东,正是由于“她”体内尚存中华民族传统的情结,不堪老板 的盘剥,“她”能歌善舞,就带着“她”手下的几个“姐妹”,悄然离开芭堤雅的“雅乐园”,来到曼谷另立门户,创了一个名叫“夜巴黎”人妖夜总会。康迪为此 大为光火,认为倩儿的行为,严重地动摇着他在芭雅堤娱乐圈霸主的地位。故而要除掉而后快。然而,每每想到倩儿那美貌,康迪每想到“她”的倩影,冷酷的心肠 骤然软塌下来,他期望倩儿有一天回心转意再回到他身旁。令康迪不解的是,他曾派去说客,不但没有说服倩儿回来,反而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更令康迪不 能容忍的是,现在倩儿的生意越做越大,他的客户一个个被“她”拉过去,倩儿的势力,也一天天地扩大,大有吞并他的势头,所以,现在他得丢掉幻想,必须当机 立断除掉“她”。 西 蒙华虽然到泰国已经两年,但是他从没见过倩儿,他听那些嫖客说,倩儿不但貌似天仙,而且很有人缘,对待手下特别亲善,不像康迪那样,以为有了几个臭钱,就 像个冷血动物对手下人妖杀戳成性。 西蒙华坐在雅座里,边抽烟边打量照片中的倩儿,高佻的身段,修长的大腿,粉嫩的脸儿,柳眉下嵌着一对黑宝石般的眸子,那迷人的笑靥,两腮分别有一个深深的 酒窝,坦露的胸前高耸的乳峰,看来十分性感,一副充满着女性容颜和可人的温柔姿态令人心神激荡,倩儿很容易撩拨得男人想入非非。 倩儿原名叫尼桑,是一个男孩子,家在泰国南部的北榄府挽蒲村,在曼谷的汽车站,14岁的尼桑被曼谷的一个人贩子以招工为名,骗到曼谷,做了变性手术,老板 每天将他锁在地下室一间低矮潮湿阴暗的房子里,派专人照管他,教他歌舞,定期强行给他注射雌JISU和药物。与世隔绝的尼桑逐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悄然发生变 化;喉结变小消失了,生殖器萎缩变得只剩一点点皮囊,但是胸脯发育隆起丰满,成了两座高耸的弹性十足的乳峰,皮肤柔软光滑细腻,细腰丰臀,婷婷玉立,婀婀 娜娜,越来越似个女儿身了。两年后,当他完成歌舞训练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判若另一个人了,“她”成了一个地地道道颀长丰韵,风姿绰约、妩媚动人的人妖。故 事 老板又将这个“妙龄女郎”卖给芭堤雅的“乐雅园”老板康迪做应召人妖。改名为“倩儿”。 欧美是性开放的国家,这些国家到泰国的游客中,绝大多数是单身的男人,而单身男人中又有不少是同性恋者。他们许多人是慕名曼谷和芭堤雅红灯区的同性恋俱乐 部而来的,在这里,提供的同性恋性伴侣,费用低廉,容貌漂亮,服务周到,而且嫖客人身安全得到法律的保障,倩儿因相貌姣好,眉清目秀,举止阿娜,“她”被 迫一个晚上接客七八个,如同一部机器任人疯狂催残蹂蹭。 翌日,西蒙华来到“夜巴黎”人妖夜总会,用手机与倩儿取得联系,以要应召女郎为名,约定傍晚在曼谷金山寺见面。 傍晚,西蒙华以一个旅游者的身份,驾车来位于曼谷市郊的金山寺,忽然,他觉得车子的制动闸轻飘飘的,方向盘也有问题,他慌忙来个紧急刹车,但是刹车也失灵 了,他眼睁睁地望着小轿车撞在公路边的一块巨石上,随着“嘭”地一声,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当他从巨痛中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 张白布床铺上,这是一间医院的病房,他缓缓睁开眼皮,发现在房间的门口坐着两个彪形大汉,一个特高,起码超过2米,另一个特肥,体重起码超过100公斤。 他知道这是倩儿的两个贴身保镖,江湖上一个叫“撑破天“,另一个叫“铁门神”,他刚想动一下身子,被这两个大汉按住了,这两个亡命之徒,对主子忠心耿耿, 黑道上杀人不眨眼。他正在思忖时候,就见一个漂亮的女郎轻轻移动轻盈的莲步从门外走进来,满脸笑容,柔情似水,“她”走到他床前,西蒙华一看她的容貌,正 与康迪给那张照片一模一样,他知道此人就是他要追杀的对象—倩儿。她轻轻地摸着他的额头,温柔地说:“亲爱的!想不到我们还未认识,你就出了这么大的车 祸,你好好在此安心养伤吧!关于生意嘛?我想我们会成共识的!” 一个星期后,西蒙华伤痊出院,倩儿在曼谷的西郊的一间豪华别墅里为他举行隆重的接风晚宴,宴席间,两人频频举杯,四目相对,脉脉含情。西蒙华的确也是一个 美男子,他的帅气和潇洒在一瞬间征服了倩儿,两人一见钟情,翌日,正是芭堤雅的泼水节,市区举行盛大的市庆盛会,在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中,有水灯比赛,花 车比赛,选美比赛,水上运动比赛,由于芭堤雅是一座国际旅游胜地,因此在市庆期间有各国游客一起参加各种比赛,整个城市区热闹非凡。晚上,他俩又去看电 影,雇了一辆宝马,宝马牌“的士”箭一般绝尘向着华灯初放的大街驶去。    西蒙华坐在“她”身边,手轻轻地搂住“她”纤细的蜂腰,“她”温顺地把头靠在他的胸前,他们开始接吻了,直到司机佯装咳嗽一声,他们才恋恋地分开。 两人没有回别墅,而是去电影院,买了点心水果饮料去看通宵电影,电影院正放映爱情故事片《廊桥遗梦》。 小包厢里一片昏暗朦胧,倩儿偎依在西蒙的怀里,用她那双火热的充满野性魅力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定定地凝视着西蒙,胸脯也紧紧贴着他。西蒙注意到周围的男 女,这时几乎都是亲昵地紧紧拥抱着,倩儿的眼睛眨也不眨一眨地盯着他,投来许多暗示,西蒙的目光不敢和她有过多的接触和交流。当倩儿的一条丰腴修长的腿, 一下子搭上西蒙的大腿时,“她”陡然一惊,脸色菲红,猛地缩了回去,西蒙肯定她已触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索性闭上眼睛……心里掀起一阵阵充满激情和渴望的 涟漪,心旌摇荡,觉得周围一切都飘飘然起来。成语故事 倩儿身体的物语暗示着他,“她”需要他的爱抚,需要他的保护。两人越玩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慨。倩儿早把生意抛到九霄云外,西蒙华则彻底忘掉他来此的 使命。两人回到豪华的别墅里,酒还未饮完,就迫不及待上床,这一对青年人,历尽人生的沧桑之后的彼此唤醒,从心灵到肉体毫无保留地认同和接受,两颗创伤的 心灵,已经贴近,撞出了火花,寻觅已久的灵魂找到了归宿。他俩如胶似漆,甜畅绸谬,尽如人意。享受巫山云雨给他们荡气回肠淋漓尽致的快乐。“她”曾在这醉 生梦死中纵欲中欢笑过、哭泣过、兴奋过、痴爱过、痛恨过…… 一谈到未来,倩儿一脸的绝望,眼里噙着晶光闪闪的泪花,“她”似乎在努力抑制自己的哭泣。“她”活得非常痛苦和艰难。“她”说:“真不想活下去了,等到有 一天,我有了自杀的勇气自杀时,我会毫不留恋结束自己这苦难多灾的生命。”说着!说着,两人又抱头痛哭起来…… 两个星期过去了,在芭堤雅的康迪,迟迟不见西蒙华的音讯,便派另一个名叫差皮蓬的杀手前来督阵,行前,康迪交给差皮蓬一个黑色密码箱,说箱内装有价值 100万美元的钻石,说万一若是西蒙华无从下手,就让他将钻石卖给倩儿作首饰,也能赚回一笔可观的利钱,也不虚此行,如果倩儿不愿做这笔生意,那就一枪结 果她的姓命。当天傍晚,在帝国大厦的雅座里,差皮蓬和西蒙华见面,差皮蓬传达了老大康迪的意思给西蒙华听,希望他尽快动手处决倩儿。可是西蒙华总是以倩儿 雇有两条彪形大汉做保镖,寸步不离为借口,搪塞差皮蓬。其实,他是不愿这个绝代佳人惨遭杀害,他现在与倩儿正是心心相印,生死相随呢。 这天晚上,西蒙华又来到倩儿的别墅,两人又是一番云雨之后,西蒙华手握打火机式的手枪,在给倩儿点烟的时候,将小手枪对着“她”,狡黠地笑道:“宝贝儿! 我实话告诉你,我并不是什么大老板,我是一名剌客,是康迪雇我来剌杀你的,可是,我太爱你了,你说,我到底该杀你呢?还是作罢……” 倩儿一点也不害怕,而是嫣然一笑说:“亲爱的!既是主子派你来杀我,你若不杀我,你就难逃一死,快动手吧!我能死在自己心爱的人的枪下,做鬼也风流,我会 感到幸福的。”她闭上眼睛等死,平静地说:“亲爱的!开枪吧!我活得不耐烦了!” 西蒙华在这一刹那间,两道难题要他作出选择,他首先想到康迪,如果他杀死倩儿,康迪就会重用他,他以后就会飞黄腾达。但是他会永远失掉心上人倩儿,此刻他 意识到无论如何,他的灵魂、肉体与倩儿生命永远结合在一起了。他能勇于为倩儿而生,乐于为倩儿而死。没有倩儿,在这个世界上,他无法活下去……他垂着头, 缓缓地将打火机手枪放了下来。一把将在那里闭目等死的倩儿,紧紧搂在怀里,疯狂地亲吻起来。喃喃自语地说:“亲爱的,自从我见了你,我的魂儿就被你勾去 了,像你这样的美人儿,应当活下来,装饰这个世界,给人们带来美好的回忆,而该死的是黑道老大康迪,他是个害人虫,是一个吃人的恶魔。虽然他器重我,但是 他只是想我为他卖命而已,我在他手下,只是一把枪,一个棋子,我知道我的角色,我恨他,人生活在世上,不管多么的艰难,就要快乐地生活下去,我能同你结合 在一起,就快乐无穷,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但是我愿意,我和你生死在一起!” 童话故事 倩 儿听了,泪流满脸,幸福地说:“我相信我的眼睛,我没有看错人,我们在一起会幸福的。我为我今生今世找到幸福而死而无怨。” 说罢,“她”起身来到酒柜前,倒了两杯威士忌,端一杯给自己心爱的人,说:“为我俩相识、相爱、共生、共死而干杯吧!” 随着碰杯声,忽然,听到窗外“啪”的一声枪响,倩儿视死如归,泰然自若,面无惧色。倒是西蒙华有点儿吃惊。 这时,倩儿的两个保镖“撑破天”和“铁门神”拎小鸡似地将剌客差皮蓬提了进来,原来差皮蓬化装成宾馆的服务生,溜进别墅,隐藏在花丛中,当他听到西蒙华不 肯下手时,便想举枪从窗外往里射,处决倩儿和西蒙华,没想到被倩儿的保镖“铁门神”一枪击在手腕上,手枪跌落地上,他被生擒活捉了。西蒙华没想到差皮蓬会 暗杀自己,他勃然大怒,拾起小手枪,向着差皮蓬就扣动扳机,但是只听卡达一声,没射出子弹。他莫名其妙瞅着倩儿,倩儿哈哈大笑道:“亲爱的!不要肝火过 旺,其实差皮蓬来杀我,也是奉主子之命,为了生存下去,他必须听命,我们应宽恕他。做人应慈善为本,你知道我是怎么同康迪抗衡的吗?因为他是一个冷血动 物,自以为他有权有势,就动辄杀人,而我与他刚好相反,我想,黑道也罢,白道也罢,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妻子儿女,这样动辄杀人,不是造孽吗?我和他截然相 反,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我绝不杀人,特别是对手下的兄弟姐妹,我从没开杀戒,你说我做得对吗?” 说完,倩儿转身对差皮蓬说:“兄弟!起来,你这也是各为其主,如果你想回去,我马上放了你,若是你愿意留下来,我也非常欢迎,是留是去,随你选择,我不会 强迫你!” 差皮蓬纳头就拜,说:“老板,多谢你不杀之恩,我没完成任务,回到芭堤雅,康迪不会放过我的,我从此,宣布脱离康迪那不义集团,投到你门下,效犬马之 劳。” 说罢,将一只黑色保险箱双手交给倩儿,说:“主人,这是价值100万美元的钻石,我现在借花献佛,献给你,作为我的见面礼。” 倩儿见两个保镖眼里露出贪馋的神色,就递给他们两人,说:“你们今天辛苦了,这就奖给你俩吧!” 故事会     两保镖从差皮蓬手里接过钥匙,拿回宿舍,将钥匙插入锁眼,对好密码,刚一按键,就听到“轰”的一声爆炸,两保镖顿时被炸得血肉横飞,倩儿踉踉跄跄跑来,一把抱住两个血肉模糊的尸体,放声悲痛地哭道:“兄弟!是我害了你俩了……”

 

更多变性小说,请访问“梦莎
变装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1. 选矿球磨机 | 时间:2014-11-12 02:17

    不错,大开眼见啊,原来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