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伪娘的爱与缘

         偏僻的出租屋内,摆满化妆品的桌子和一张干净整洁的床占满了整个空间。思婧背抵着墙,套弄着自己5cm的小JJ,身上渗出一层汗珠。

  死人妖,硬都硬不起来!” ” 这玩意已经没用了,不如剪掉算了。思婧脑海里闪现着白天客人们对自己说过的话。

  白天辛苦了一天,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残存的尊严?性别的挣扎?

  思婧明知自己已经是这副模样,可还是忍不住去套弄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就要到顶峰了

  可是,手臂突然却酸的不听使唤。疲倦最终压过了性欲。思婧再也撸不动了,那根小肉棒从接近顶点瞬间跌入谷底。她微微叫了出来,故意模仿高潮时候的声
音。当然,这无济于改变现实。

  思婧费力的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抱着枕头哭了起来

               ==========

  思婧没见过父亲,十四岁母亲去世,思婧自己坚持上完了高中。

  当时,他还叫世军。

  世军长得面容清秀,骨架纤小。毕业后急于找份工作的他遇到了几个反串演员,于是就被带入行了,取艺名叫做思婧。

                                                       

  一开始,思婧只是在各个酒吧跟着别人跳跳舞,身边一起的人都是来来去去,捞一笔就走的很多,有时候人手不够甚至还能拿真女人充数。

  思婧跟着前辈学化妆,学唱歌,学姿势,十分刻苦。加上她天生丽质,不出半年多就在市内新区一酒吧安定下了工作。

  每晚唱唱歌,走走台,大概能赚不到一百块钱,勉强够生活。思婧也开始吃药了,因为老板包药钱,不吃白不吃。实际上,大家都懂得这是老板留人的路子。不过,对于思婧来讲,老板已经想办法留住她了,这不妨是一件好事呢!

  一直吃激素的思婧,愈发的像女人了。皮肤越来越白嫩,肌肉也越来越软弱。别的反串,都是浓妆艳抹,贴近了一看能吓到人,只能在远处打着灯光看,思婧不一样,修一修眉毛,眼影打厚一点,其他的化妆方法和女孩无异,便活脱脱是个小美女。

  这样一来,她甚至可以给客人陪酒。思婧学了女声,虽然不能做到和女人一样,但是应付应付客人还是可以的。思婧的收入一下子就多了不少。

              ===========

  自从陪酒以后,许多客人难免对思婧上下其手。这时候思婧靠着假胸或者挤乳沟肯定是不够的了。尽管一直吃激素,但是效果必然是有限的。很多反串演员都为了方便去隆胸。

  隆胸一个是改变了形体,穿衣服什么的可以有更多选择,另一方面,一旦隆了胸,基本就意味着入行别出来了,也意味着经验丰富,老板客人都喜欢这种。

  思婧没有犹豫,19岁那年她就隆了胸。开始只是240cc的,不过已经足够了。终于她可以毫无顾忌地穿低胸,深V和镂空了,更不用说原先完全没法想像的三点式和胸贴。这样无论是跳舞还是陪酒,思婧都有更大的市场,事业越发的好。

  然而,做这一行的,没有人可以富的起来。

  先不说老板的盘剥,实际上老板收的钱并不比房东多。在这种充满虚荣和空虚的地方,普通人可以发泄一下,而长时间在这里,必然会迷失自己。

  在这的女性,一半都沾D,八九成多少都沾染过。思婧还好没有染D,但是瘾是少不了的。什么瘾?

  对自己身体的瘾。

  尝到隆胸的甜头,思婧认识到了身体的重要性。她把几乎所有的收入都投到了整形里。今天隆个鼻,明天打个肉毒素,然后再弄点玻尿酸就说胸部,不出两年就升级到了450cc。

  然而这是为了更好地工作吗?事实上一进去,恢复至少两个星期。老板要不是已经搭好了这个招牌,早就把她开除了。即便思婧能赚钱,也抵不上开销。哪有一个酒吧女整天和富婆消费一个项目还不破产的?

  思婧停不下来。等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她欠的债已经太多了那么,她有着一副完美的身体,还有一屁股的债,这时会发生什么已经很明了了。

  思婧去X了。可是最后出事老板把她开除了!

               =========

    走的那一天下着小雨。思婧穿着唯一还算是正经的衣服,一件网纱碎花的连衣裙,裙子很短,几乎看差点就能看见里面的透明小内裤,腿上白色的吊带袜,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她第一次挤下班高峰的公交车,平时她都是深夜回家的。

  几个男人围在她身边,有意无意地注目两眼。后边几个大妈就像平时那样,对着穿着时尚的女孩指手画脚。然而她们造谣能力再强,也说不出及思婧经历一半的场面。当周围的人不再用看贱人的眼光看自己,思婧甚至有些不适应。

  思婧尝试着找了几份正常的工作,都好景不长。期间她一直当当XX,但是XX没有人罩着,时不时就被抓进去充业绩了。进过几次局子,工作就更不好找了,生活难以为继。

  后来她帮人带D,被抓到判了两年。因为是人妖,所以她被送到男性监狱,理由是防止她强奸别的女犯人。

  后面的事傻子都能想到,两年里思婧被X了近千次。狱警也不管,甚至亲身参与。思婧的房间被分配成娱乐室“.一开始不配合动辄不给饭吃,之后直接拿可以休息一天作为条件。再之后直接绑起来,成了公共财产“.每次思婧最后都是昏厥过去的。

  思婧发现有一个绰号大黑的犯人,XX长度超过25cm。每次轮到他的时候,总能让思婧也爽。这是在监狱里思婧唯一的盼头,也正是这种盼头让她几近崩溃而又能坚持下来。

  在向狱警保证以后不会找麻烦,外加几次交易之后,思婧终于得以出狱。

  我找到思婧的时候,她在桥边,瘦的不成样子,却还画着精致的妆,穿着廉价而性感的衣服。

  此时或许自由,对她来说只有一个方式能达到了。

  我拦下了她,把她带回了家。三个月以来,我照顾她,帮她还了剩下的债。她也就给我讲了这些故事。我不知道这是真是假。

  你为什么要帮我。这是她最常问的一句话。

  的确我或许有些爱她,否则我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没人看过在清晨的阳光下,她的眼睛是多么的美;也没人在意,她整理自己沉重的胸部时多么可爱;她的腰肢,她的脖颈,她的素颜然而我知道再发生些什么是不现实的。而我只是一个单身的普通人,一个我不是同性恋,另外即便我能接受人妖,我的父母也很难得到一个好的解释。

  我们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就像大部分情侣那样。我会有意避开一些能让她勾起不好回忆的地方。即使有时候不小心路过了,她也没有太大反应了。相比之前我开瓶酒她都能被吓得哭一天简直好太多。

  一天傍晚,我们缠绵了许久。我感受到了她身上的疤痕,炙热而柔软的皮肤,还有有力跳动的心脏。我强力的爱她,她拿饱经百战的身躯无力地支撑着。而当我转为轻柔,她却像初经人事的小姑娘一般不知如何摆弄身上的肌肉,发出阵阵放松的清叫。

  第二天清晨,等我醒来她已经离去。我财力有限,不可能养她一辈子,而她也没什么东西能给我了。她知道这一点,所以离开了。

  我真的很担心她,因为我不知道对她自己来说,在我遇到她之前和之后究竟对她来说有什么真正的改观。后来断断续续有所联系,她最近要我来**市见她,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她离开后去见她。她没有说太多,所以也不知究竟会见到什么。

  这就是生活吧!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