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爱上了儿子>

在我和妈妈的压力下,父亲被迫让步,与那个女人断绝了来往,妈妈与父亲也停止了战火,一切回归正常。但在我看来,妈妈和父亲之间的裂痕已是不可补救,再也无法恢复到从前的亲密。我对他们的貌合神离很是担忧,我感到家中迷漫着压抑的气氛,可惜无能为力。 时光匆匆流走,转眼过去四年,我22岁,妈妈48岁。我对妈妈的迷恋与日俱增,从来没有动摇过。在这段时间里妈妈似乎突然恢复了年轻少妇的丰采,变得光彩照人。她的身材依然比较胖,但完全不失那正在跳跃着的青春的影子。 我对妈妈的变化倍感惊喜,为她依旧保持年轻的心态而骄傲。 父亲与母子的距离在拉远,他同样感到自己是不被欢迎的,于是把注意力都放在工作和社交上。 假如我不在家,妈妈会非常孤独,没有人与她交流谈心。随着我一天天的独立,母子间可交谈的东西仿佛就更少了。这是我很不愿意看到的,我决心尽可能去了解妈妈,关心这个孤单寂寞、富有魅力的美丽女人。我已经在这里把妈妈称为“一个女人”,因为我与她更像是一对成年朋友,而不再是十分简单幼稚的母与子。 我便常常主动和妈妈聊天,放开我的思想和学识,天马行空的高谈阔论。妈妈因我的成熟而欣喜,为我日益出众的风度而着迷,因为我从她看我时温情脉脉的眼光里窥探出一切。 我在闲暇时一边和她做家务,一边高兴的谈心,那种谐意的情景是不可言谕的,其中的情调足以令现今那些言必称“情调”却空泛无物的附庸风雅的男女望尘莫及。什么是情趣?那是一种高贵风雅的意境,一种默契和谐的搭配,没有心灵的沟通和丰富的内涵是根本学不来的,充其量只是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形式化模仿。 我愉快的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切,如同回到天真快乐的童年。妈妈也很聪明,她不但只是聆听,更会对我作出指点。这令我越发为之倾倒——在我所交往过的女孩和女人中,没有一个人能像妈妈这样对我如此的理解、给我如此的提点,她的魅力是无与伦比的!这样的女人,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爱? 逐渐的,妈妈对我产生了一种精神上的依托,我常常注意到她会微微低头,用出神的眼睛望着我,似乎我就是她生命的全部。 妈妈的脸上有一丝甜美的微笑,不易觉察,仿佛是那初恋的少女面对情人的羞怯和怜爱。我会在这个时候故意停下来,笑着说:“妈,你在笑什么呢?” 妈妈这才意识到自己已完全沉醉了,于是红着脸连忙说:“没什么!你继续说吧。”我用狡猾的目光看看她,露出会心而温情的笑容,继续讲述我的观点、做我的家务。妈妈会不由自主的又停下来,再次向我送来含情秋波,她的明眸似乎就长在我身上了。 这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依靠和倾倒,我可以这样清楚的来表达此时的情况。因为我的关心体贴和思想上日益成熟的魅力,终于令妈妈得到了全新的享受。这与过去那些愚蠢的求爱相比,是多么使人陶醉! 我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怀,在精神上不断的成长,使妈妈感受到她已经获得了一个男人的庇护和照顾,这于女人来说是最重要的支柱。女人在她们头脑的最深处,莫不有对男人的依赖和渴望得到保护、重视的心理,当感到身边的男人正是如此待她时,她会向你投来真心的谢意甚至是全部的爱。 我对妈妈的关心并不让我有期盼得到她的念头,我只想好好体会这稍纵即逝的美好生活——但说实话,如果妈妈真心对我付出一切,现在的我是会非常激动的接受她的爱的。 一次,我站在阳台上发呆,不知什么时候,妈妈来到了我跟前。妈妈从身后抱住我的腰,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笑问:“傻瓜,你在发什么呆?” 我感到无比的温柔,呼吸也不自觉的急促了。我拿起妈妈的双手送到唇边,深情的亲吻着,又转身搂着妈妈的嫩肩,把她拉到身边。我的身体很热,这样亲密的接触毕竟已经很少了。 我亲了亲妈妈的脸颊和耳垂,她略略躲了躲,娇笑的嗔怪我:“还是这么淘气!” 看着妈妈那娇羞的表情,一阵强烈的欲望冲上脑门,使我简直把持不住,真想现在就和妈妈融为一体!因为我实在太爱她了! 我用抱住妈妈的手把她搂得更近些,不经意的滑过妈妈的腋下,感觉到了妈妈丰满柔软的胸脯。妈妈没有动,仍然温柔的和我谈心,我放开她,拉着妈妈的双手再次注视她。妈妈的笑是世上最美的花朵,心驰神往的我不想破坏这纯洁的意境,努力按耐住腾腾上升的火焰。 妈妈轻声柔语的问我:“你在看什么?傻瓜?不认识妈妈了?” 我认真的说:“妈,你真美!如果你经常去做做美容、保健,谁都看不出你是快50的人。” 妈妈很高兴的娇嗔道:“淘气的小子,嘴这么甜!什么时候学会给妈妈献殷勤了?”我说的全是实话,妈妈听了快活得笑个不停。 尽管我没有主动,但妈妈对我的好感是可以肯定的。我常常出神的盯着妈妈美妙动人的全身反复欣赏,她像女神一样吸引着我;而她也总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我,用不断传递过来的秋波打动我的心扉。真想不到,竟然有一天我会真的赢得妈妈的爱,这在以前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彼此的关心、理解和默契为我们建立了良好的基础,此时需要的就是“性” 这支令人神往激动的兴奋剂加以催动,然后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我注视妈妈的目光越来越火辣,妈妈似乎也感觉到了,显得几分不自在,同时也很满意。妈妈也许在为自己能吸引年轻的儿子感到自豪,更感到她自己也被风雅俊秀的儿子深深迷住,这是双向的结合。两颗相互依存的心在逐渐躁动激发的“性”的驱使下,变得既紧张又兴奋,既害怕又渴望,对将要发生的事充满幻想和期待。 我注意到妈妈的穿着越来越美艳,她是穿给我看的,她也在享受那种被我火辣辣的眼神直直盯住的被动感。这其中有几分“视觉强暴”,妈妈大概喜欢上了这种被心爱的儿子“强行逼迫”的感觉,满意的等待着我去得到她。 在一个凉爽温和的秋天,中午过后,妈妈换了一套衣服:她穿了一件乳白色的绣花短袖T恤,着一条束臀的短脚休闲裤,洗了那头齐耳的短发,显得格外细嫩清爽。 妈妈去了阳台,我也轻轻的来到她身后,温柔的抱住她的丰腰,亲吻她的脖子。妈妈没有任何拒绝,反而把头和身子慢慢靠在我的胸前。我注意到妈妈闭上眼睛,微笑着任我抚弄。我的心狂跳不止,双手逐渐游到妈妈的胸前抚摸。 妈妈有些动情了,伸手扳过我的头,亲吻着我的脸颊。我看着妈妈微红的双唇,闻到扑鼻而来的阵阵兰香,越发心动。妈妈像一株熟睡方醒的鲜艳的海棠花一般,摄人魂魄,招人爱怜,我不由自主的低头去亲她的嘴唇。妈妈无限柔情的献出她的樱唇,同时闭上双眼。当我吻上妈妈那嫩红火热的嘴唇时,就像是含住了两片成熟香甜的佳果,不住品尝,久久不愿吐出……过了良久,我们的双唇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妈妈已经陶醉在刚才的仙境中,紧紧贴靠着我,轻轻的哼吟着,面泛桃红,星眼微合。当女人不爱你时,她是不会对你的求爱有任何表示的;但假如一个女人全心的投入到你身上时,她会主动献上自己的红唇让你品味。 我再次亲吻妈妈的香唇,这一次我们无比激动的合二为一,整整十分钟,不忍分开;我们都在热烈的爱意中彼此摸索着对方身体的每一个动情的地方。 妈妈喘息着,把头靠在我的胸前,呼吸急促的说:“好孩子,妈妈出不过气来了!” 我吻着她的额头说:“妈,你刚才好兴奋啊!我都被你堵得无法呼吸了。” 妈妈有些害羞的把脸埋在我怀里……现在言语是多余的,正如热恋中的情人们所谓的“此时无声胜有声”。 终于,在缠绵良久之后,我和已经如痴如醉的妈妈脱光全身,完完全全融为一体了!我等待这一时刻的来临仿佛已有五百年之久!我在妈妈的引导下,重新步入那个思念已久的出生地——那是我儿时的伊甸园,是温暖安全的堡垒,充满了无限的乐趣。 故地重游,兴奋异常,高兴得不住跳动。妈妈在我喜悦之情的感染下,也万分激动的欢叫着,迎接我这重回故土的游子。 我在柔嫩纤软的母体乐园中欢快的玩耍着,把我自己的爱一点点的撒播在这片生育我的土壤中。在我不停的撞击下,妈妈像生产我时那样既痛苦又幸福的叫喊着:“好孩子,妈妈什么都给你了!快啊!” 我对妈妈的怜爱更化作无比的激情,越发猛烈的发起冲刺。我渴望用占有妈妈的方式来永远保护这个令我深爱的女人,我要得到她!正如她已经完全得到了我一样! 随着母亲和儿子同时的一声高呼,我们软倒了,彼此依靠着重重喘息。我们在性爱的高潮中继续驰骋下去,把积压很久的感情一点不剩的发泄了出来,分不清那是快乐还是苦痛,只想就此钻进对方的身体里,一劳永逸的占有自己的宝贝…… 当爱液倾泄殆尽时,我与妈妈再也无力了,抱在一起,从疲惫中透出的柔弱之情中互相凝视。妈妈既幸福又痛苦,竟然哭了出来——毕竟,苦与乐是一母所生的兄弟啊!我把一生最爱的女人紧紧搂住,让她的热泪流在我的身上。从此以后,她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能把她从我这里夺走。 【全文完】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