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爱——人妖的幸福生活

晓竹是个文静清秀的男孩子,爸爸妈妈在他这个独子身上寄托了很大希望,成天把他圈在家里练画画、练书法、练小提琴,这样也免得他和别的男孩子混在一起招事惹事。晓竹倒也乖巧听话,一放学就回到家里静静的做他的功课,练他的画画书法小提琴。也许是欠缺点天赋吧,晓竹终究是一事无成。

在学校里,晓竹是个窝囊受气的角色。上五年级时,几个同学拉上他去向另一伙同学叫板,他就抓了块砖头跟在后面,只不过等到真的打了起来,他却吓得缩在墙角里腿直发软。等到混战结束他挪得动腿时,才发现尿湿了裤子从那以后在学校里他再也抬不起头来,连女生都敢欺负他。

晓竹上初二那年,小姨带他看了一场芭蕾舞天鹅湖。大幕拉开优美的音乐响起,晓竹仿佛进入了一个五彩缤纷的新世界他记不请是哪个剧团的演出,但那种震撼人心的美丽永远刻在了他的心里。美丽的白天鹅在舞台上翩翩起舞,那优美的女性人体,时而舒缓伸展时而旋转飞扬的手臂和大腿让他无法移开视线,尤其是女演员那穿着洁白锻子舞鞋绷得直直的足尖,更是让他心荡神驰。那美丽的足尖仿佛具有一种魔力,让一个 腆羞涩的少年为它如痴如醉

那天晚上晓竹久久无法入睡,他的心里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在萌动,翻来覆去躁动不安,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晃动着一只只穿着舞鞋绷得直直的足尖。晓竹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愿望:他真希望自己也能有那一双美丽的足尖!晓竹悄悄爬起站在地上,尝试着用脚尖直立,却怎也无法做到。几年以后晓竹才知道芭蕾舞女演员用足尖站立是要穿特制的舞鞋的。晓竹曾经找到一家戏剧服装商店,他伫立在商店橱窗前,看着他心中的圣物橱窗里绚丽多彩的戏装和舞鞋,但他最终还是鼓不起勇气走进去买一双他梦寐以求的舞鞋售货行小姐会以什样的眼光看他?

是芭蕾舞鞋的诱惑?还是晓竹体内原本就潜藏着的异性心理?从那以后,晓竹开始对女性服装产生了兴趣。从十五、六岁时起,晓竹迷上了逛商店,他装做漫不经心的从一间间商店一个个柜台前走过,眼睛向塑胶模特身上那一件件典雅的西式衣裙、华丽的中式旗袍相比之下,那些男式衣裤显得是那单调乏味。晓竹走到卖女内衣的地方,那一排排的乳罩、腹带,分开的,连体的,带花边的,粉红的,大红的,肉色的还有黑色和紫色的!看得晓竹脸红心跳,他想仔细看看,却觉得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他,只有胆怯地怏怏走开行。晓竹还喜欢去卖鞋的地方,他爱看那种鞋面窄小后跟又细又高的女鞋,穿着这样一双高跟鞋的脚该是多美丽!晓竹想不通,怎会有那多难看的女鞋:有的鞋笨重得象条船,有的鞋后跟粗得象个喇叭,还有的方头方脑其蠢无比什样的女人会喜欢穿这种鞋?

进了大学,晓竹的兴趣进一步升级,他不再只是欣赏,还开始收藏起乳罩、女性内裤和连裤袜。有偷拿女同学的(为此他心惊胆颤了好几天),也有自己跑到老远的商店里悄悄买的(虽然是买,那感觉比偷也好不了多少。)有一次在小姨家帮着整理东西,他翻出一双积满灰尘的女式塑料凉鞋,小小的高跟,细细的带子,晓竹把它塞进了自己的书包。回到学校,趁没人的时候,晓竹爬上他住的上铺,把那双女式凉鞋套在了脚上!鞋比脚小,晓竹的双脚被女式凉鞋裹得紧紧的窄窄的,可晓竹并不觉得痛,却感到全身上下有一股热流在涌动,小弟弟硬梆梆的翘了起来!晓竹再也停不下来了,他把被女式凉鞋裹着的双脚挺得笔直,他摆动着双脚,并拢,分开,伸向空中他幻想自己是穿着芭蕾舞鞋的白天鹅,正在舞台上翩翩起舞那天晓竹有了第一次手淫。

从那以后,晓竹一发而不可收拾,只要一有机会(有几次甚至旷课)排就躲在宿舍里穿那双女式凉鞋,而且还更进一步,在身上穿上乳罩、女内裤和连裤袜。虽然每次事后他都会产生一种负罪感,暗暗在心里发誓再也不这样变态了可是他抵抗不了那种致命的诱惑,过不了两天,那种无法抑制的渴求、销魂蚀魄的快感又驱使他再来一次。

有一次晓竹正在兴致高涨之际:他看着自己穿着连裤袜显得光滑修长的双腿,被女式凉鞋包得小小尖尖的脚,还有胸前隆起的双峰(他在乳罩里塞了些袜子内裤),不禁一阵心摇意荡:我真的有点象女人耶,也许我上辈子就是个女人?而且还是很淫荡的那种突然门被的一声推开了(门居然忘记插上!),几个同学刮风般闯了进来,晓竹仅仅来得及捂上被子!幸亏晓竹是上铺又是背门而坐,总算没有当场出彩。晓竹一只手紧紧抓住被子,另一只手在被窝里拼命着身上的乳罩,可乳罩背后的搭钩一只手怎也解不开。

「你这小子,大白天躺在床上捂蛆哪?快起来,咱们班赛排球,你小子上不了场,做个拉拉队也是好的。」一个同学大声嚷嚷道。

「我我头痛,不不去!」晓竹急得差点要昏过去。

「你这家伙,什活动也不参加,成天扭扭捏捏的,简直象个女生!今天我拖也要把你拖到球场上去!」一个叫陈伟杰的大个子一向对晓竹看不顺眼,趁此机会挟私报复,一边说一边就来掀晓竹的被子!

晓竹又羞又急,慌乱之中腾出一只手拼命推挡着陈伟杰,一边用惊吓得变了调的嗓音喊了起来:「你你干什!你你救命!」陈伟杰停住了,他真觉得不可思议:这小子为这点事竟然叫救命!

「算了算了,他都这样了。快走,球赛开始了!」一个同学打起了圆场。

「哼,有他不多没他不少!这是什人哪?为这点小事居然叫救命!至于吗?还流开了眼泪,女生也没这样的!神经病!」陈伟杰撇着嘴不屑地说,摔门走了。晓竹瘫软在床上,这才发现情急之中,脸上真的淌下两行热泪,身上大汗淋漓湿透了衣杉,更糟的是屁股底下湿乎乎一片他吓得流了一床的尿!

虽然晓竹变装之事总算没漏馅,可尿炕之事却被传得人人皆知,而且这挡事还被同学演绎成了陈伟杰非礼王晓竹,王晓竹屁滚尿流喊救命的段子四处流传。陈伟杰对此倒是一笑了之,晓竹却把陈伟杰恨到了骨子里,从此没和他说过话。

尿炕事件以后晓竹老实了好一阵子,但毕竟抵抗不了那种锥心蚀骨、神驰意荡的情感诱惑,只是再做那种事时更加小心谨慎了,直到大学毕业,不管是同学还是父母,都没有发现过他的秘密。有一个叫席华的女同学(她还真的是系花)曾经主动对晓竹示好,晓竹也觉得那女同学各方面都挺理想,也和她拍拖过一阵子。可那女同学总说晓竹缺乏激情窝窝囊囊,后来甩了晓竹跟陈伟杰好上了。晓竹闷闷不乐了好些天,固然是因为情场失意,更主要的是席华和谁好不行,偏偏跟了可恶的陈伟杰!

毕业以后,晓竹进了一家国营单位。他的很多同学进了公司甚至外企(听说陈伟杰就在一家进出口公司混得不错),晓竹倒也并不怎羡慕,国营单位有国营单位的好处。虽说现在国营单位不大景气,工资不高,可事情也不多,相对自由一些。每天中午,等同事们都回家了,晓竹反锁上门(他以路远为由留在办公室里),这里就成了他一个人的天地。晓竹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是穿上女人的内衣、连裤袜和高跟鞋,他还要穿着它们走一走!晓竹穿着女装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学着一个女同事的样子(那女同事有三十多岁了,但走起路来臀部扭得特别好看)扭腰摆臀,想象着自己是个风情万种走在

T型台上的模特,心里飘飘然似要飞起来。有一次晓竹甚至穿着女装走出了办公室,他知道这一层楼中午都没人,可是当他来到走廊上时,却心虚胆怯觉得每一扇门的后面都有人在窥视着他。晓竹的手脚发颤,心跳得砰砰直响,可这种紧张刺激的感觉使他象着了魔似的欲罢不能他在静悄悄的走廊里挺胸扭臀地走了几趟,还展开双臂转了几个圈子啊,要是能这样走在大街上该有多好!晓竹意犹未竟,又走进了女厕所,蹲在便池上象女人一样撒尿。

为什女厕所比男厕所小只有一间便池?真不公平。为什男人非得站着撒尿?从今以后我也要蹲着撒尿,不就是多脱几次裤子吗?晓竹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到有脚步声走了进来!那人走过来拉拉隔间的门:「奇怪,怎这也有人?喂,你谁呀?是不是扣子?今中午没回去?」一个悦耳的女声响了起来,可听在晓竹耳朵里却让他心惊肉跳:这可是单位里有名的事妈,要是被她发现非传得人人皆知不可,那可真没脸活了!

「喂,你到底是谁?你说话呀!」事妈没完没了的说着。晓竹从门下宽宽的缝隙里可以看见事妈近在咫尺的腿糟了,要是她弯下腰也能从这道缝里看见我!情急之下,晓竹用手紧捂着脸,逼细嗓子装出憋气的声音。

「到底是谁呀?讨厌!」事妈嘟囔着走了,晓竹心慌得象被掏空了一样,蹲在便池上好半天才站起来,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不但解了小便,还拉出了大便

晓竹去南方出了一趟差,回来临上车前,晓竹又习惯成自然的到火车站旁边的商店流览起来,他眼睛一亮:在一个鞋摊上摆着一双银白色的高跟凉鞋!其实这是一双很低挡的人造革女凉鞋,可是形状很好看:透明塑料的鞋底,后跟镶嵌着一根金属棍又高又细(晓竹后来量过后跟,有13

厘米高!),银白色的鞋拌带细细的,后跟上的两条带子长长的,是系在脚腕上的那种鞋(这是歌舞厅里坐台小姐穿的鞋吧?)。晓竹如获至宝赶紧买下,竟然只花了三十元!晓竹兴奋了一路,回到北京的当天晚上,就以单位要加班为由离开了家:他实在忍不住要马上试穿一下新买的高跟鞋,而且要在一个更大的场合!他事先在家里穿好了粉红色的乳罩、带花边的紧身内裤和肉色的连裤袜,当然外面穿了一套牛仔衣裤。他先是在商场里逛来逛去,一边心虚地留意着周围,因为他把乳罩里塞得满满的,虽然外面有衬衫毛衣和牛仔杉,可要是有人注意,仍可看出他胸前隐隐若现的双峰。为了安全,晓竹可以躲在个没人的地方,但他又有些不甘心:衣锦夜行又有什意思?啊,那个男人好象在注意自己,晓竹赶紧俯下身去装做看一件衣服那男人走开了,晓竹又挺直了身子,胸前隐隐突起就这样,晓竹在又怕被人发现又想被人发现的矛盾心情煎熬到商场关门。

出了商店晓竹又在大街小巷里乱逛了好久,马路上的灯光没有那明亮,他可以高高地挺起了他的酥胸啊,来来往往的行人,你们注意到了吗?晓竹的脸烧得发烫了。

时间已经十一点了,路上已少见行人,晓竹躲在一个树丛后脱下了外衣、毛衣、衬衫,换上了从挎包里取出的玫瑰红色女式风衣风衣里面只有乳罩、内裤和连裤袜,感觉凉凉的。晓竹又蹬上了那双性感十足的高跟凉鞋啊,好紧!可总算穿上了,站起来走走晓竹差一点摔倒,鞋跟实在太高了,他的双脚几乎是直立在地上,只有几个脚趾着地,鞋又小,脚尖被挤压得好疼,可是他的脚穿上这双鞋真的好好看。这一刻晓竹心里想起了十年前那场《天鹅湖》,想起了那些穿着洁白舞鞋绷得笔直的足尖现在他脚上穿的虽然不是芭蕾舞鞋,可是感觉真好,十年的心愿今天终于得偿了!晓竹试探着迈了几步,这回虽然没有摔倒,可是腰弯着膝盖曲着哦,这可不行!真正的女人会这难看地走路吗?晓竹抬起了头、挺起了腰、伸直了腿,一步步走了起来。虽然一步只能迈半尺远,虽然两脚又酸又痛,可是他的心、他的整个身子都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就好象漂浮在五彩缤纷的云彩里!晓竹心里突然有了种强烈的表现欲望:我要走到大街上去,我要让别人看见我!晓竹竟真的走上了一条大街!

晓竹在大街上走着,明亮的灯光把他照得好清楚。晓竹的脸烧得红红的,他在想象里感受着四周艳慕的目光,他尽量挺起了酥胸,伸直了玉腿,扭起了美臀突然丁零零一阵脆响行,迎面来了几个骑车的人!晓竹刚才自信满满表现自己的勇气一下子泄得无影无踪!再跑回去是来不及了,何况穿着这双高跟鞋连走快了都不行,哪里跑得起来?晓竹只来得及转过身子还好,那几个骑车人一闪而过,根本没注意到晓竹的存在。

还是回去吧,真被人看见可不得了!晓竹用手按着砰砰乱跳的胸口,再也不敢表现了,转身往回走,可是一着急,高跟鞋崴了一下,身子一歪几乎摔倒,一只手扶在了地上。

「喂,有事吗?你是不是有病?」一声喊叫划破了静静的夜空。晓竹吓得呆住了,慢慢转身一看,马路对面停着一辆巡逻的警车,一个警察站在车外向他嚷嚷着:「喂,说你哪!就是你!穿红风衣的!有事没有?」晓竹的头的一声,什意识都没有了!呆呆地站在那里,既不知道躲藏也不知道害怕警察嚷嚷了几句,看了晓竹一阵子,开车走了!

直到这时候,晓竹才知道害怕:要是刚才被警察发现了,非被当成流氓抓起来不可!晓竹无力地靠在人行道的栏杆上,浑身的骨头都似断了啊,不能再呆在这里,得赶紧回去!晓竹挣扎着一步步挪到原来的叉路上。他扶着路边的树喘了口气,才感觉到双脚已经被鞋挤磨得火辣辣的疼,身上出了一身冷汗,而底下天哪,他竟然又尿了!此刻被风一吹,凉冰冰的从大腿、小腿一路流到被高跟鞋扭曲得象两根木棍的双脚上!晓竹心里一阵自伤自怜:天哪,我怎会这样?一受惊吓就流尿!我这是在干什?受这样的罪,丢这样的人,到底是为了什?还是赶快脱了这身女人衣服赶紧回家!

晓竹靠在树上曲起一只脚伸手去脱鞋他的手停住了:这双鞋我真的要脱掉?我的脚穿着这双高跟鞋多好看哪,而且好性感,还有身上的乳罩、紧身内裤和连裤袜,我真的要脱掉它们吗?不,我不想脱,我想穿着它们,我想一辈子穿着它们,我想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穿着它们!晓竹心里一酸流出了眼泪:是啊,我真的想永远穿着它们,可是这不可能啊,我只有在黑暗无人的角落里才能得到一点点可怜的满足。天啊,我要是个女人,是个真正的女人就好了,我就可以成天穿着它们不,我就可以穿更漂亮更鲜艳的内衣、裙子、丝袜、高跟鞋天哪,老天为什把我生成了个男人?

夜已经很深了,晓竹还在路边的暗影里徘徊,他的双脚已经疼痛得麻木,露在风衣下面的小腿已经冻得冰凉,他的大腿和上身也好不了多少,风衣里面几乎是空的,深夜的凉风直吹得他浑身发抖可是晓竹还是不想脱下这身女服,这身女服这双高跟鞋象是具有了不可抗拒的魔力紧贴在他身上,让他心里一会激动得发抖,一会又害怕得发颤,驱使着他继续往前走。

夜色深沉,漫漫长路上有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在孤独地行走。她的乳峰高高的,双腿细细长长,屁股一扭一扭,玫瑰红的风衣裙脚飘飘,白嫩的双脚穿着高跟鞋磕打着路面,咯蹬咯蹬的响,真是既性感又风骚,没人知道她要走到哪里走到什么时候。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1. suxinli | 时间:2017-06-12 16:24

    这个故事没有完,这是老变装故事,题目是“致命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