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口述变性shoushu前后情感故事

从小我便发现老天爷犯了一个大错误,他把世上的人分成了男人和女人,唯独把我弄错了,让我拥有男人的身躯,却给我安了一颗女儿心。等我到了结婚的年龄,家里的亲人也开始催促我的终身大事,但是只有我内心最清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喜欢和男性在一起,在生理上我对女性没有兴趣,潜意识里却有一种对男人的需求和渴望。我不敢告诉亲人和朋友们这石破天惊的真相,我害怕被别人当作异类。

二十五岁那年,姑父介绍他的侄女小洁到我的理发店当学徒,她给我的生活增添了许多的欢笑和乐趣,是唯一使我没有产生反感心理的女性。姑父见我们相处得不错,就趁热打铁当媒人。小洁含羞答应了,我想拒绝,可是开不了口,只有默默同意了。结婚以后在夫妻生活方面我一直没什么兴趣,对小洁很冷落。好在小洁在这方面对我也没有太大的需求,我们还算相安无事。婚后一年,小洁为我生了个文静漂亮的女儿。孩子两岁时,小洁开始觉得我不正常了,我和小洁的隔阂渐深,争吵的次数多了,有时在半夜,她说:”我真是倒霉,跟了个没用的男人!”我无言以对。渐渐地,许多人都知道了我是个没用的、让妻子受委屈的男人。加上我举手投足本来就与女人相似,人们给我贴上了”人妖””阴阳人”的标签。不久,妻子在外面有了相好。

在这样糟糕透顶的婚姻生活中,我险些想结束自己的生命。而此时一个人的出现却点亮了我的生活。他是由熟人带着到我这里理发,他有双明亮的大眼睛,谈吐不俗,气度不凡。当我第一眼看到他时,顿时眼前一亮,仿佛一下子找到了泯灭已久的内心冲动。理完发,我推辞着没有收他的钱,此后的几天,杨启都在我店里玩,顾客多的时候给我打下手,顾客少的时候跟我摆龙门阵。虽然认识不久,但我们一见如故,很快成为好兄弟、好朋友了。

当与杨启接触后,我内心以前被压抑着的女人感觉彻底苏醒了,且越来越强烈。但我只能把这种心绪埋在心里,不敢对杨启成表现出来。店里有了杨启成帮忙,妻子更轻闲了,到店里来的时间越来越少。我也懒得回家了,经常住在店里。杨启成似乎看出了什么。一天我们聊天时,他突然说师傅,我觉得你完全是一副女人心肠,像女人一样敏感,像女人一样善良,像女人一样软弱。在他的一再询问下,我向他诉说了一切。杨启成听完我的哭诉激动地说那你赶快去做变性shoushu吧,你难道要这样痛苦地过一辈子吗?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心中燃起了希望,开始留意泰国变性方面的信息。并且,开始服用雌JISU。

妻子似乎发现了我的身体变化,对我讥讽道:你不会是只喜欢男的不喜欢女的吧?我忍无可忍,与她大吵了起来。第二天,全镇都传遍了关于我的故事:人妖,喜欢男人。我暗暗发誓: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要变性,我再也不愿忍受这种不理解了!我找了个理由,把杨启成辞退了,我不想影响他的生活,并对妻子翻了牌。妻子闻言大惊,第二天带我到成都的一些大yiyuan,对我做了一些心理和生理的检查。医生诊断结果是:生理与心理不相符,即生理上是男性,而心理却是女性。看着诊断书,妻子痛哭流涕,她终于明白了我的苦衷。我真诚地对妻子说,我们只能做姐妹,不能做夫妻。8月,我和妻子协议离婚,共同承担抚养女儿的责任。

妻子和女儿搬走了,我恢复了单身的生活。有一天,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是杨启。他说我还是想来给你当徒弟。他说:”我这些日子在家里冷静地想了一下,性别错位不是你的错,不管作为男人,还是女人,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想给你当徒弟,永远把你当作女人来照顾!”杨启成留下来了,我的生活又有了亮色。8月底,在杨启成的陪伴下,到泰国XXXyiyuan咨询做变性shoushu的事宜。

我到泰国yiyuan,医生首先给我做了心理鉴定,毫无疑问也是易性癖。然后说:“变性后要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自身的、社会的,而且变性shoushu有可能失败,甚至致残或死亡。”但我告诉医生,如果shoushu真有什么危险,我也不后悔。

在杨启的陪伴下,我变性shoushu的第一步——下身变性shoushu正式开始。被推进shoushu室之前,杨启俯在我的耳边悄声说:”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如果你是个女人,我一定会爱上你的。从知道你是女人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爱上你了。等你做完shoushu,我就向你求婚!

变性shoushu很成功,在yiyuan和杨启的精心护理和照料下,我10多天个就出院了回国。

变性shoushu,甩去了我的男儿身份,却摆不脱我身上的责任。对宝贝女儿我一直念念不忘,深深喜爱着。做shoushu以前,我就和女儿多次谈过心,告诉她”爸爸不做shoushu会被逼疯的”。懂事的女儿赞成我的决定,说不愿看到爸爸痛苦。她曾困惑地问我:以后我怎么称呼你才好?我说,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以后你还是叫我爸爸。

回国康复期间,杨启成了一个地道的家庭妇男,忙里忙外,对我照顾细心体贴,我打心里感动。后来有两家zhengxing美容yiyuan听说了我的事情后,分别免费为我做了丰胸、切除喉结等shoushu,为我做一个真正的、可以结婚的女人扫清了最后障碍。我的理发店重新开门营业了,我的热情,我的为人处世以及近段时间报刊上对易性癖的报道比较多,乡亲们开始科学地理解这种病并且接受我了。两年后我在镇派出所拿到了新的身份证,性别栏里明确写着”女”。同天,我和杨启成到县民政局领到了结婚证。从生理到心理,我都是个完完全全的女人了,过上了幸福的小日子。

最后祝福天下的所有天使能快乐幸福!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1. suxinli | 时间:2017-06-12 15:56

    这是四川章**的变性与恋爱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