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的初夜续集-青春的肉体

变装的初夜续集-青春的肉体(上)
最近工作忙,时常加班,压力好大。今天难得告个段落,在家休息一天放自己一个假。一早睡到自然醒,连早餐都懒得吃。随便喝了杯牛奶。看了一下电视,觉得好无聊,打开电脑,连上聊天室,看到有人留言给我。

“hello,你喜欢丝袜吗?”署名是青春的肉体。
恩,看来是个小弟弟,想跟人搭话都那么没技巧吗?
连个自我介绍也不给?
算了,反正今天也没事,无妨,就回他个话吧。
“喜欢啊,我最喜欢黑色丝袜了。”
谁知道那小子人在线上,马上就回了留言。
“我可以看你穿丝袜吗?”
真奇怪,要看到街上一堆不是吗?
突然间,我心中的小恶魔跑了出来,闲著也是闲著,逗逗他吧。
“看我穿丝袜?你难道不想看我什么都不穿吗?”我试着挑逗他,却感到腹中有股暖暖的火开始燃烧起来。
上次突破心防,跟“主人”一个晚上在模铁激情了三次,第二天开始,也不知道是罪恶感还是怎的,我让自己忙碌于工作。我毕竟不敢面对自己被一个男人干的失魂落魄的现实。我喜欢美女,也对美女有性趣,但是内心深处,却想跟男人有纯粹的性爱,扮演被征服的角色。就寄情于工作让自己没时间变装,更别说约炮了。
“你可以穿给我看,然后我帮你脱。“
死小鬼,还挺直接的。
“帮我脱干嘛?我不会自己脱?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还能怎样?我看了你那篇文章,别装了,我知道你想。“
恩….那股与火被他的话语撩啊撩的,好像越烧越旺了。
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我仓皇的关了电脑。
点起一根烟,不知道该做什么,今天想让自己好好的休息,什么都没安排。站在街上,看着街上的人潮。天气凉凉的,这种天气最适合变装了吧。一想到这,我感到我的菊花竟然有股异样的感觉。想到上次被“主人”冲撞的时候,那股火热,我感到我不争气地硬了起来。
越是想忘掉那沈沦在肉欲的记忆,却越是敏感,觉得好空虚啊,想被“什么东西”填满呢!
很快的,我那跟豆腐没两样的意志力就失去了作用。
我再次上线,他又来了留言:
“我知道你是个淫荡的女人,你不要再装高尚了,我说想看你穿丝袜,你应该感到虚荣啊!穿给我看,用你的性感让我性欲高涨,这样我才能用最大的努力,回报你不是吗?”
恩….光是看到这样的文字,我就不禁心头一荡。体内的小骚货开始破茧而出。算了,罢了。还好最近忙,没怎么吃,身材保持的还可以,不怕人笑。何况,偶尔让自己放纵在性爱里,不正是最好的放松方式吗?
我一边说服自己,一边回复他的留言。
“我跟你很熟吗?你怎么这么说话?”
“不熟,但我常见到你。”
我看到这句话,大惊!我的小秘密被认识的人发现了!?天啊,我还要怎么活在这世上?
“你…你到底是谁?“
“13XX-XXX-XXX”
他只留下电话号码,一支我没见过的号码。
我陷入天人交战。他这样算是在威胁我吗?还是在跟我约炮?我不跟他出去会怎样?
紧张的我,用颤抖的手拨了号码。
“哼哼,你好啊!“
很年轻的声音。
“你想怎样?”
“你知道的,很单纯的。你也想要,别否认。”
“恩……”
“不敢吗?不出来吗?“
“你倒底是谁?“
“好吧,大姐姐,我常常看到你在阳台上,我觉得你很性感。我知道网络上有你们这种人的论坛,我可是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找到你的。“
“找到我?“
“你忘了吗?你之前共享过照片啊“
“你又知道那是我?“
“相信我吧,我真的只是觉得你很正,想跟你….上床。你不想,我也不能说啥。但妳三不五时就让我看到你在阳台上用按摩棒自慰,我怎么能不自搞奋勇呢?
我的脸整个红到了耳根。天啊,都被看到了吗?我都在半夜的时候啊,那么黑,他怎么能看到?
“我跟你说,我的size 可比你用的那根还大喔!“
“怎么可能,那根是我能买到最大…..阿….”我赶紧噤声。
“我给你一个小时,你赶快打扮打扮吧,我等等过去按门铃。”
“你….“它既然都看到我的一举一动,知道我住哪也不算太大的意外了。可是,这样的艮觉好奇怪啊。我平常喜欢扮演骚货,主动挑逗人。这样子,真的好奇怪,怎么像是真的要被强奸一样。
他挂了电话。我….我想到他说的话,就感到无法自己。比我的按摩棒还大吗?真的吗?死骚货!我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看着手机,考虑着我该打给他叫他不要过来,否则我报警吗?呆坐了一会儿,我跑进厕所。看着镜中的自己,虽然高了点,状了点,但打扮起来不可谓不美。何况,名模不也都很高大?我的脸红通通的,真是秋霞带水的样子,那还像个男人?欲望,再次战胜理智。
时间不多了,我得赶快。
还好一天没吃东西,浣肠很快,没几次就只有拉出清澈的水。赶紧洗澡,除毛,刮胡子。
洗完澡,全身涂好乳液,让自己看起来滑腻柔嫩,我也没忘了在菊花四周涂了点面霜,另外还挤了一点润滑油在屁眼里。我带好长及腰部的茶色假发,用鲨鱼夹盘在脑后。我喜欢这样的发型,有些慵懒,有些性感。一旦放下,会更显狂野。我开始化妆。先上粉底液。然后画眉。自从上次发型设计师无聊帮我修了眉毛后,我就一直保持眉形,只是不如一些女生的眉毛细,化起来还是很漂亮。我画上蓝色的眼影,在眼窝处用了紫色加强三维感。另外再用白色的眼影开眼头。拿出前阵子新买的眼线液,在眼尾处描出尖尖上扬的眼线。黏上假睫毛,刷上睫毛膏。涂上粉橘红色的唇蜜,打上桃红色腮红。最后,在脸上铺上蜜粉。看看镜中的自己,虽不能说是倾国倾城,但好歹也算是我见犹怜了。
我光着身子站在衣柜前,想着该穿什么。我先穿上黑色低腰内裤,把蠢蠢欲动的小弟弟往后压住,下体看起来平平的,不仔细,还真难分雌雄。然后穿上黑色蕾丝胸罩,放好义乳,乔出乳沟。最近又瘦了,腰身也越发明显。搭配我最自豪的长腿,挺俏的屁股。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想着,若是我自己,我也会猛虎扑羊般的上我。我拆开一双全新的全透明黑色薄裤袜穿上。套上能露出乳沟的黑色细肩带背心,然后穿上黑白千鸟纹的迷你裙。最后,我在小背心外面套了件白色蕾丝楼空紧身罩衫(类似男生搭配西装的那种羊毛衫,但很合很贴)。我戴上手炼,耳环,仿珍珠项链,最后,我穿上了三寸黑色绒面细跟鞋。看着镜中的自己,仿若公关公司的粉领轻熟女,散发著成熟知性美。我开始小心地审视,深怕还有什么破绽或不足。
“叮咚!”
我吓了一跳,真准时啊!看来,他很急啊。
我过去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身高跟我一般,那就是说我的身高再加上高跟鞋的高度。那不就快一百九了?难怪鸡鸡那么大!
那男人穿着运动短裤,球鞋,T恤。怎么一副刚打完球的样子?他的身材精壮,全身汗水,散发著一股浓重的…该怎么说… 男人味吗?我看到了他的脸,黑黑的,眼睛大大的……
“是你?!“我认出了他,我想把门关上,那刹那我羞愧,无地自容。
但他一把把门推开,我也被撞,跌坐在地上。
“没想到吧?“他说著。
就是他,之前住在隔壁的房客,我每次变装自慰时的性幻想对象!(请参考拙作 “沈沦”)。
“你….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我都看到了啊你这个变态!你晚上在阳台上,用那个假屌把自己肏的淫叫连连,以为我隔壁听不到吗?“
“你是来羞辱我的吗?“
“羞辱你干嘛?我是来满足你的!你以为我干吗干我女朋友干得那么大声?还不就是要你听到!我爬到你这里的屋顶上你都不知道吗?你不是都一边含着假屌一边叫着‘隔壁的大机巴哥哥’不是吗?”
我感到巨大的羞耻侵噬着我,我不敢抬起头来,因为穿着高跟鞋,我也不好爬起来。
是啊,他是我性幻想的对象。从听到他肏他女朋友开始,我就幻想那被她干的哀叫连天的女人是我。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我都暗地叫他“隔壁的大机巴哥哥“。我知道她跟我同年,但几个月前他搬走了,我可从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的情况。
他逼近我,我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汗酸味,和欲望高涨的男人味。我开始颤抖,我不知道我是紧张,还是兴奋。他靠着我的耳朵,轻声地说道:“来吧骚货,来吧!我知道你要!“
我体内的欲火,被他一句话就撩了起来,我有点喜许的勃起。他抓住我的乳房,开始亲吻我的脖子。另外一只手也没闲著,他开始抚摸我穿着丝袜的滑嫩大腿。
我全身瘫软,不敢也不想反抗,任由他侵犯着我。
“不要….”
“哼哼,不要嘛?“他咬着我的耳垂,将手伸进我的衣服内,熟练的挑弄我的奶头。”唔,啊….”他怎么知道我的敏感带在奶头?他熟练的技巧,马上让我兴奋了起来,还好内裤压住了小鸡鸡,但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我的股间,那微微的突起。
“不行…”
“靠,别在装了,这是什么?“他隔着衣服抚摸着我的小鸡鸡。我感觉到我湿了,前列腺液分泌出来。他仍然亲吻着我,刺激我的奶头和我的龟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全身紧绷,却无丝毫反抗,任由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
“啊…..”我轻轻的呻吟著。好舒服,奶头被挑逗得好舒服,舒服却又有种不满足,我想要更多。我开始回应他的吻,他也毫不犹豫地伸出他的舌头让我吸吮。他的手离开了我的龟头,开始捏起我的屁股,先是轻轻的,然后开始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捏。
他整个人压在我身上,他扯开我的上衣,让我雪白的胸部露了出来。他丢开我的义乳,把我的乳罩脱下。“不要…我….”
“怕我嫌你没胸部?算了吧,我要在乎胸部也不会来找你这个带把儿的了“
“恩….”他开始舔我的锁骨,一只手伸进裙子里,隔着丝袜内裤,搜索着我的菊花。另一只手用力地捏着我的奶头,他身上的味道不断地窜进我的鼻子,冲击我的意识。
“喔~”他开始吸吮我的奶头。湿湿的,暖暖的,痒痒的。突然,他粗鲁的直起身子,把我翻过身来,跨坐在我身上。他转了过去,翻起我的裙子,扯破了我的裤袜,拉开我的内裤。我正沈浸在先前的挑弄,突然感一股股热气侵扰我的菊花。
“啊,怎么….”
他把我的内裤整个扯了下去,看着我光滑的下体,粉红色的小鸡鸡。他说“还挺白嫩啊?”
“不要看,我会害羞”我眼睛闭着,他开始抚弄我的小鸡鸡,我勃起了。
“挖~你好湿啊,屁眼也湿了,马眼也湿了”
“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这样…”
他抓住我的小鸡鸡套弄,另外用一根手指绕着菊花挤压,慢慢地将手指头伸进去我的肛门。
“恩….哈…..”我喘息著,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吐了口口水在我的龟头上,突如其来的暖流,让我浑身抖了一下,我竟然就这样射精了!
“哈哈~好险差点射到我脸上,死人妖,你要搞清楚角色ㄟ“
我大口地呼着气,高潮过后,罪恶感跟意识都回到我脑海。
我试着推开他,却没有力气。他站起身,拉着我的手臂让我坐在地上。
“哼哼,现在该怎么做你知道吗?“
“请不要这样,请你出去“
啪!他打了我一巴掌,“我都还没爽ㄟ刚是谁舒服到射了?耍清纯?“
他脱掉他的衣服,全身赤裸地站在我面前,正对着我的脸的,是一团杂乱的黑毛,还有… 应该说是一根还没勃起的…..肉棒。
“阿!”我发出了惊叹声。还没勃起,却已经大得吓人了!
“怎样?想试试吧?”

变装初夜续集-青春的肉体 (下)

我可以闻到那榖淫靡的味道,我喜欢没割包皮的肉棒,因为那样会有包皮垢。很臭,却每每让我失魂。再加上他刚刚流的汗水,光是味道,就让我差点晕过去了。恍惚间,我自动的跪在他面前,忘了一片狼籍刚射完精的下体会弄脏裙子跟小裤裤,望了被撕开的丝袜,抓起他的肉棒,亲吻他的龟头。我温柔地亲吻著,偶尔吸吮他的宝贝袋,偶尔帮他套弄大肉棒。他的肉棒开始苏醒。恩好大,我退下他的包皮,欧天啊!好臭!可以看到一推白白甚至黄色的包皮垢!可我却不由自主地张开嘴,伸出舌头,开始帮他清理。
“很好,看不出来啊,你很熟练!“
“啧啧”我用吸吮舔弄的声音回应着他。他的肉棒已经完全觉醒。我看着大龟头,应该有直径六公分吧!我把它含进嘴里吸吮,用淫荡的眼神往上看着他。他脸上挂著邪淫的笑容。我把头发放下,将一边的头发拢到耳后,亲了他的龟头一下,眼神却直直地盯着他,看着他的反应。
“怎样?就知道你装清纯!”
他的肉棒有将近三十公分长,我一手托着他的宝贝袋,轻柔地抚弄。一手套着肉棒根部的地方,然后让肉棒在我的嘴里抽送。我尽量不让牙齿弄通他,并用心的吸着他的肉棒。他两手扶在我头上,开始摆弄他的腰,干我的小嘴。我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牴到我的大腿上。我用呻吟声挑弄着他”嗯哼~恩…恩”
我吐出他的肉棒,口水牵起一条长长的丝,连到他的大龟头,我用手持续的套弄,他的龟头被我舔得干干净净,湿湿亮亮的。他的龟头颜色黑紫,肉棒青筋暴起,像是个蓄势待发的猛兽。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我抬头看着他,他用征服者的姿态郫秜着我,我内心的小女奴又跑出来了,“我…..恩….可以了吗?“
“想要了?还早呢,哪那么便宜你!“他冷笑。
他抓着我的头发,扭著腰,一边笑一边甩着肉棒打我的脸。
“不…不要这….不要…这样….嗯啊…..”我试着反抗,但他紧紧的抓住我的头。
“哈哈哈哈怎样?有没有很爽?很硬吧?”
我头晕脑胀的,又羞愧,又兴奋,又迷惘,又渴望。
他打了二十来下,每一下都让我以为我刚刚是帮一根球棒口交,怎么那么硬,那么….沈?他用龟头顶着我的唇,示意我继续帮她口交,我刚张开小嘴,他就用力顶开我的牙齿,往喉咙撞击进去。
房间哩,就是他的喘息声,我的声吟声,以及他干我小嘴的啧咂声。他的抽插越来越激烈,我试着扶着他的腰,让他不要太进来,整个龟头已经抵在我的喉咙上了,我快要窒息了,他根本就是把我的食道当做阴道再干,我渐渐地翻起白眼,也再没力气抵抗,我的口水流的到处都是,连他的阴毛都被沾溼。近三十公分的大肉棒几乎整根干进我的嘴里面,我翻起白眼,我感到我的意识越来越远,他却仍旧抓着我的头,勇猛的干著。“恶,呕…呵….”我想吐,可喉头被他堵死,连酸水都吐不出来,反而更呛,我咳,反胃,喉咙的收缩又更进一步的刺激他的大肉棒。
“吼~爽啊!还会夹!” 他的呼吸开始秾浊,肉棒越插越深,龟头开始涨大,他快来了!
“啊哈~~阿~要来啦,准备好了吗?”他喊著。
“唔咕….恩…..”我早已瘫软,任由他蹂躏,想怎样就怎样吧…..
“阿….嗯啊….”我可以从感到暴涨的龟头完全卡死在我的喉咙,我已经窒息,快要进入假死了,却仍有些许意识,我从没试过这样的情况,就像在其他地方看到的窒息式性爱吧,我竟然泄了….我那已经射过一次的小鸡鸡,在没有勃起的情况下,毫无刺激的情况下,射精了。与其说是射精,不如说是流出来的,向尿尿一样,流到我的大腿,小裤裤,丝袜,短裙上。我全身抽序,脑中空白,呼吸几乎停止。那是空前的高潮,而我的抽蓄的喉咙,也在最佳时机点上夹紧了他的龟头,一滩热浪击打在我的食道上,一发,两发,“呕…恶….“他压住我的头,让我无处逃脱,狠狠地直接射进我胃里。他拔出他的肉棒,自己用一只手套弄,又啪的一发射在我的嘴唇跟脸上。他捏着我的下巴,把火热的龟头塞进我嘴哩。
“清干净啊,要吃饱才有力继续啊!“
我无意识地吸吮他的老二,“啧啧”因为吸太大力了,他急忙抽出来,所以波了一声。
“刚刚射精很敏感你不知道麻!?”他一把把我推开,我瘫倒在地上,脸上挂着他的精液,嘴里也是,胃里也是。我的下半身,也都是我自己的精液。
他看到我刚竟然又射了一次,踢了我一下,说“死骚货还说不要啊?刚赏给你的别浪费,要吃干净啊!“
我无神的应着他“恩…..”然后像被催眠般的用手指头把脸上的精液刮进嘴巴里。
“咕噜”我将精液吞下去,反正满肚子都是,也不差这一口了。
他看着我,说啊你这死人妖看起来真欠操!
他拉着我,我半爬半走得被拖进房间。他让我跪在穿衣镜前,
“看看你这样子!是不是欠干?“
我不敢抬起头来看镜中的自己,他却粗暴地抓我的头发,让我看着镜子。
镜子哩,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脸上的妆花了一半,唇膏唇密被晕染开来,脸颊上分不清是口水,还是精液,还是前列腺液,反正反光亮亮的。眼里因为刚刚差点窒息,所以满是泪水,还好眼线液防水的没有晕开,反而让眼睛看起来更加水汪汪,迷蒙,性感。上衣奶罩都被扯开了,肩膀,胸脯都暴露出来,只剩下脖子上的项链,看起来更加淫靡。当然身上也是一片狼籍,奶头肿肿的,红红的。雪白的胸也被抓出了印痕。裙子被往上拉到腰际,丝袜从裆开始被撕烂,只留着腰部一圈,再来就是两条腿上。内裤被扯歪,露出小鸡鸡和股沟。内裤大腿丝袜上都是一滩滩的精液。一只鞋子掉在客厅的地上,另一只还在脚上。
他架起我把我推向床。
“不要….”我虚弱的拒绝他,是拒绝吗?我不知道,因为我软软的倒向床上。
“你不是老想着要我吗?今天让你得偿所愿啊!“
他走过来,令人吃惊的是,刚刚射出来那么多,他的老二却没有软下去,依然昂首竖立,而且更大更硬了!现在他的老二已经博起到超过九十度角了!
我还愣著,他的肉棒就又来到了嘴边,他挺进去我嘴了,搅弄了几下又退了出来。他拉着我的裙子,让我像狗一样地趴在床上。
“我是不是说要你穿丝袜给我看?我就喜欢看这样被撕破的!“他说道,然后扯下我的内裤,却让破烂的丝袜继续穿在我身上。“啪!”他狠狠的打在我的屁股上,说:“抬起来,这样怎么干?!”他吐了口口水在他的龟头上,然后摸了摸我的小菊花“嘿,好湿啊,像女人一样“
“哪….哪有…..”
“哼哼,你天天用假肉棒捅你自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分明就欠干,你放心,我比你的假肉棒还大不是吗?你那松巴巴的屁眼还是会有感觉得!“
“我…我的菊花哪有松!“我羞愧的反驳,
“松不松试过就知道啊“
“啊~!“他话没说完,我就感到一股撕裂的痛苦从肛门沿着脊椎传到我的大脑,然后又扩散到四肢。我的手脚都软了下去。牠硕大的龟头已经插进了我的菊花,却不挺进。等于是用它最粗壮的部位撑开我紧绷的括约肌。”吼…阿…拜托…..”
因为我手脚都软了下去,又再次拉扯到我的菊花,我感到我的下半身仿佛已经分家了,痛到我嘴巴张得开开的,口水都低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慢慢地没有那么痛了,我感到他开始挺进。“到底了到底了!”牠硕大的龟头一路顶开我的抵御,撑开我的肛门与直肠。我以为我被一左一右撕成两半。我不由自主地收缩肛门,却只带来更多痛苦。他毫不顾虑我的感受,狠狠地向前。他的龟头狠狠地插进我的肠子里,我感到他的阴毛扫到我的屁眼,他已经把整根肉棒插进来了!
“还不错啊!比我想象中的仅阿骚货!不过你看!你淫荡的屁眼把我的大肉棒整跟吃下去了啊!比我马子还强啊!”
“喔…恩……啊…..!”我只能喘息,呻吟,好痛苦!可是….好爽!是心灵的爽!被征服的奴性让我感到满足,能让男人爽的虚荣,背驰骋的冲击感,是多么让人着迷啊!
他开始抽插了!又快又猛,毫不怜香惜玉!
我的屁眼火辣辣的痛,快感却又从这股灼热感中升起,随着温度扩散升高。他的龟头总是退出到肛门,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到撕裂!然后用像打桩一样的攻击我的结肠!每撞击一次,我就以为我的内脏要从嘴巴里被他撞出来!
“喔…阿….恩….”
“哈哈母狗爽吗??“
“阿….哈…….好…..好…….恩“
“说话!爽不爽!?“
“爽…….吼……..好爽…….爽死了!“
我放下了所有矜持,我开始淫荡的呻吟!
“干我…..欧……….你的肉棒好……好大!….”
“啊~欧…..恩……好棒的肉棒……..”
“干我干我干我~吼~!“
房哩回荡着我的屁股被他撞击所发出来的淫靡的啪啪声…….
“恩….啊…….好棒…..好…..好爽!“
“不要…..哦……恩…..”
我眼睛闭着,无意识地呻吟。我感到难以言喻的快感,我越来越轻。我的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随着他的摆动,我感到我快速地浮起,浮在空中,然后又坠落,落,落,然后又突然被拉上去!就这样起起伏伏,起起伏伏,却越来越高,眼看就要到达云端了!
他却突然抽出了他的肉棒!
“啊!”我惊叫出声,我像断了线似的直直地跌下来,砸在地上。
“不…不~~人家….差一…..给….”
“啊….哦…..”我两只手往后方挥舞,找寻他的肉棒,想让他回到我的菊花。
我感到无尽的空虚,我的菊花刚刚被那么大的肉棒撑开,现在一开一合的,还漏个黑幽幽的洞。
他将我翻过身来,两手抓着我的脚踝,抬高我的双腿。他一路从脚踝亲吻着我,到膝盖,大腿,腿根,然后他忽略我的小鸡鸡跟屁眼,从另一条腿的根部,大腿,脚踝,然后把我没穿鞋的那只脚的脚趾头含近他的嘴哩吸吮。
“哦~啊….哈…..好…舒服啊!“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你的腿真美!“他赞叹,他咬开我的丝袜,让我的脚趾漏出来。然后他一根一根地舔,含。
“喔~啊~~恩….恩…..”我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我自己开始摆动起腰肢。我的屁眼好痒,我好想要!我用手搜索着他的坚挺,终于我被一根像烧红的铁棒般的东西烫到了手,我赶紧抓住,引领他向我的菊花。
“给我…..我要……我还要~“
他一边继续挑逗我的脚趾,衣边用龟头顶着我的菊花,但就是不进去,我试着摆腰扭臀,急死了!
“啊哦~我….我要~“
“阿~喔……喔…恩…..~”
他在此挺进我的密穴,但却不是整跟进去。
因为角度的关系,他的龟头在刚进去的时候,就画过了我的前列腺。
他发现我声音的改变,
“哈哈!被我抓到了!”
它改变策略,准确地撞击我的G点。
他的大龟头毫无误差的一下有一下的攻击我的弱点!“啊!~~不要~~噢噢噢噢噢~~~~会死……”
“啊….啊……啊…..你好….好…….干…..喔~~“
“不要了….不要停……啊……啊!!!!“
我被他干到右设了出来。
“欧欧…….”
我的前列腺已经胀大到快要爆炸了吧!?我只知道她随便动一下,就会刺激到我的G点。我已经快到歇斯底里的境界了我疯狂地喊叫,手紧紧抓着床单,脚趾头卷了起来,双腿绕在他的腰上。
他还在干我,丝毫没有减慢速度!
“喔~~我要…..来……..啊~~~~~~“我又来了!我感到生命像泉水般从我的精关倾泻而出!怎么那么溼?我还在喷,喷出来的全是透明的前列腺液!像是失禁那样!可这不是尿也没有骚味。
“啊哈….啊哈……恩婀……”
在极度高潮后的我,进入极度的放松境界,想没有骨头般地躺在床上。他依然持续的干着我,但我连控制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失去抵挡的下场就是让它长驱驰入,为所欲为,我感到我的职场已经被它开拓到可以在容纳一跟老二了!我的小鸡鸡缩的好小,却随着他的撞击喷出水来。
终于,他开始加快速度,“婀啊!“他压在我身上,在我耳边喊著”给你啦!干死你啊~“
男人在快来的时候,抽插最无后顾,也最到位!
他每一下都冲击到我的深处,也刺激我的G点。这感受不只是前列腺高潮,或是刺激小鸡鸡的高潮,也不像射精,是一个从内脏深处慢慢扩散,像是小宇宙爆炸拓展蔓延~然后…..
“我舍啦~~~~“
我感到他的龟头狠狠地突破,进入了我的小肠~我会死吗?会死吧?无所谓了。
大爆炸从深处蔓延,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大脑…….我眼前一片空白,最哩发出“咕噜”的声音。抽蓄,大幅度的整个人蒐缩后放松!我可以感觉到体内留着他的精液,也感到有什么不断地从我的尿道流出来。大爆炸后,一切归于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他爬起身,离开我体内。他的老二就算软了,也还足以满足任何人。他拔出肉棒,塞进我嘴哩,“试试你自己的骚味!”我无意识地帮她清了清龟头,肉棒。但我依然瘫软。我的腰痛到不行,可能是被她干的精关大开的关系。
他说:“改天再来,我先回去陪我女朋友了!“
然后朦胧中,我听到了她穿衣服走出去的声音,留下一身狼藉的我,无力地躺在那里。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