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芭蕾舞的男孩

星期一
「妈妈,我想学芭蕾舞。」约翰说。
我没有听错吗?我以怀疑的口吻问垃「为什么?」
「我想学芭蕾舞,妈妈。」约翰重复。
我听清楚了。但我仍是问垃「当然,但是为什么?」
约翰的年纪十三岁,而他的哥哥阿当则刚好十五岁。他们俩总以为跳舞是女孩子的专利。约翰说垃「看这。这里说的。」
约翰将他的足球杂志递给我看。其中一篇文章说垃「许多顶级足球运动员,均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学习过芭蕾舞。身体质量可以从芭蕾舞提高垃无论是耐力、气力、控制、平衡、伸展,都在足球场上极为有用。文章劝告任何人想以足球为事业,都应先学习跳舞。
无疑这篇文章略嫌夸张失实,但约翰明显地不是这样想。自从他六岁开始,便想要成为一个足球运动员。「你真的想我为你安排学习芭蕾舞?」
「是的。」
「嗯。好吧。」
我在黄页里〈芭蕾舞〉这条目下找到了六个可能的芭蕾舞舞班。但我致电他们后,发现了这任务殊不简单,尤其是当我提及是为我的儿子,而不是为我的女儿报名,便会立刻碰壁垃我们的班里没有男孩;男孩较麻烦;以往有过痛苦的经验;分散其它女孩的注意力;男孩较难集中等等。这些都是他们提及的一些原因。我应该先找个借口吗?不过我终于了不在我们这个地方的小镇,有个接受男孩报名的芭蕾舞班。
六份之一的机会,终于为我及约翰提供了一丝希望。教师的名字是乔安娜?弗伦奇。她告诉我其它地方的芭蕾舞班很多时都不肯接受男孩子,但我可以接受。于是我与她谈了一会,并且安排了约翰和我在明天晚上到她的舞室。
星期二
我们早了一点到达舞室。弗伦奇叫我们在八点钟来,但我们大约在七点五十分便到了。我们进去了,并且来到了一个大房间,这里主要的跳舞间。内里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完全盖住了对面的墙。房间的中间有个中年的女人正在靠著扶手,向一个女孩发出指令。
「First step,second step,third step……」女孩跟著那女人的每个指示,优雅地移动她的身体,完全集中在舞步中,没有意会我们的存在。「向前弯……」女孩向前倾斜身体,完美地伸直双腿。骄人的软柔度让她的头可以贴紧她的双膝,摆出一个优雅的姿态。我想她的年纪应该与约翰相约。
她穿著典型的芭蕾舞装束垃粉红色的芭蕾舞裙、白色袜裤,加上粉红色的芭蕾舞鞋。她那浅棕色的头发弄成一个发髻,有一条同色的头带系在上面。她漂亮的脸儿明显地有一点简单的化妆。
「停…」那女人说。她向我们走近,问道垃「妳就是舒伯特太太?」慢慢地她走到我们面前。
「是的。」我说垃「他是约翰。」
「你好,我叫乔安娜?弗伦奇。」她说垃「很好,杰西卡。你继续进行一些简单的伸展运动吧。我要与约翰及舒伯特太太到办公室谈一谈。两位,请跟我一起走吧。」
在工作室的另一方,通过一扇门,便走到乔安娜的办公室。那里仅仅有两张椅子,她邀请了我们俩坐下。她称她站著是想透过那开著的门,继续看著杰西卡练习。「好吧。我简要地说吧,」她看著约翰说垃「事实上,我不喜欢男孩。他们会引起很多麻烦,所以我的舞蹈班没有男孩子……」说到这里,她停一停垃「我的舞蹈班没有男学生,除非……」她又停下来,而我很想知道她会怎样说。「除非他们打扮得像个女孩子。」
「绝不可能。」我心想。「虽然我的儿子为要成为职业足球员而疯狂,但也未至于会考虑以女孩的装扮去学芭蕾舞吧。」
「不要!」约翰说垃「我不要打扮得像个女孩子!」约翰的反应,与我,他的母亲,刚才所想的一模一样。
「先听我说。」乔安娜严肃地向我的儿子说,并且摆出一副不要再打断她说话的姿态。「噢。真好。她就是杰西卡的母亲,来接女儿放学。我相信你们会对她所想说的感到兴趣。」跟著她向著门外叫道垃「苏珊,请你过来一会。」
一个身材高佻、年约三十多岁的女人走进来,她就是杰西卡的母亲。她的样子看来很面熟。
「你好,苏珊。」乔安娜说垃「这个想学芭蕾舞的男孩子叫做约翰,她是他的妈妈。」
「但……但是……」约翰尝试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就读于诺域克高中,我没猜错吧?」乔安娜问。
约翰点头。诺域克高中是我们镇中唯一的高中。
「你知道一个男孩叫丹尼尔?夏迪吗?」乔安娜续道。
「我当然知道啦!丹尼尔是学校足球队的队长!」
「好。」乔安娜稍停下来垃「苏珊,你想要说明什 吗?」
「当然啦。」苏珊说垃「我想你们先前已看见一个女孩在跳舞室练习吧。」她指向门外的跳舞室。「嗯,那个女孩就是丹尼尔?夏迪,而我就是他的妈妈苏珊?夏迪。」
我几乎不能合上我的嘴巴,我相信约翰也是一样。「她真的是丹尼尔吗?」隐隐约约从约翰口中传来的声音。我相信这就是刚才感到面熟的原因,原来我们曾在上星期三,一起到学校的足球场为儿子打气。
「三年前,我们读过一本书,说芭蕾舞对足球运动员有好处。」苏珊说垃「于是丹尼尔下定决心要学习芭蕾舞,以改进他的球技。然而,只有一处愿意接受他,就是乔安娜?弗伦奇的舞室,但他的条件是丹尼尔要打扮作一个女孩。我们为此而召开家庭会议,最后同意丹尼尔以杰西卡的身份加入舞蹈班。我为她买了一件芭蕾舞裙和一顶假发,自此之后,她便来这里上舞蹈课。同班的女孩子的没有一个知道杰西卡的真正身份。」
「她真的很有天份。」乔安娜说垃「所以今晚我特别安排了额外的舞蹈课,为她准备就要来的芭蕾舞考试。」
「这就是丹尼尔今年在校№比赛中闪闪发光的原因。很多人都说他是学校历年以来最好的足球员。」当她说这个时,约翰不其然地点头。「有一些顶级球会,已派出球探来观察丹尼尔比赛。如果你想要改进你的足球,约翰,我推荐你学习芭蕾舞。」
约翰茫然地看著她。我明白他心里正在衡量两者的价值。他要否真的为了以改进自己的球技,而要打扮成女孩子来学芭蕾舞吗?
「嗯。我没有预期你现在便下决定。」说苏珊垃「也许明天你放学后,与丹尼尔一起来到我们的房子。他定能仔细地告诉你芭蕾舞班的一切。只是见见面而已,不一定要学习芭蕾舞的。约翰,你觉得怎样?」
「他永远不会同意。」这是我这母亲的直觉。
「好吧。」这句突如其来的话,我完全不能置信是由约翰说出的。最后,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和地址,苏珊说我们的房子相隔不远。我说我在下班后还有点杂务要办,所以要在六时许才能到来接约翰。
当我们离开时,杰西卡仍在进行伸展练习,将腿放在舞室的扶手上。
星期三
「真是浪费时间!」当我第二天开车去夏迪的房子时,心中浮起的念头。如果约翰必须作女孩子的打扮,他将不会在乔安娜?弗伦奇那处学习芭蕾课的。反正,我们还可以试试去其它的舞蹈学校碰碰运气。
「喂!舒伯特太太!」苏珊?夏迪打开她的前门时高声叫道。
「你可以称呼我茱莉亚。」当我穿过大门走进她的大厅时说道。
「那你也可以称我作苏珊。」她说垃「我希望我们能成为好友。那两个小鬼头在楼上练习一些基本舞步。虽然他们已上了一整天的课,但好象完全不 要停下来一样。」
我对她微笑,她看来是一个善良和细心的母亲。突然,楼上传来一些声音,有两个女孩从楼梯处走下来。我马上便能认出第一个是苏珊的儿子,那女孩打扮的杰西卡。她的样子与我们当日在芭蕾室见她的时候别无两样,粉红色的舞蹈舞裙、白色袜裤、芭蕾舞鞋,长长的头发卷作一个发髻,并以粉红色的丝带系好。明显地,那漂亮的脸儿有些简单的化妆。
沿著楼梯随著杰西卡下来的,噢!是我的儿子约翰!他穿著一件桃红色的芭蕾舞裙,外貌看起来很女性化。他也穿上白色袜裤、芭蕾舞鞋及有很长的头发。他也将那黑发卷成一个小发髻,并且绲上一条同样是桃红色的丝带。我隐约的看到他的嘴唇上有些浅红色的口红,双眼打了眼影,而脸庞亦拍上了一点胭粉。
吉尔苏珊说垃「她是坦妮。」
「你好,妈妈。」我的儿子静悄悄地说。
「坦妮。是她自己改的。」苏珊说垃「她可爱吗?」
「嗯。是的。」我有点头晕,有气无力地回答。
约翰/坦妮正在向下望。可以看到,他正被他的打扮而有点局促不安。「女孩们,也许是时候上楼换衣服了。」苏珊说。
我注意到她叫这两个男孩作女孩。他们听到苏珊这样说便走上楼上。「茱莉亚,你想要一杯茶吗?水刚刚烧好。」苏珊问。
我向她微笑点头。我和苏珊走过去客厅,在沙发椅坐下,拿起精巧的茶杯和碟子,细细品尝苏珊泡的红茶。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杰西卡的母亲是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妇女,身材高佻。有著一头棕色卷发的她显得很漂亮,但她的打扮对她来说实在年轻了一点。她的裙子很短,而上衣的钮扣除了两颗外,其它都是解开的。她的鞋跟亦很高,足足有三英寸多,加上一重厚厚的化妆。无论如何,她明显是一个有吸引力的中年女士。
「你说杰西卡学习芭蕾舞已有三年吗?」我问。
「至九月中便足足三年了。嗯。无错,这小女孩自十岁学起的。她非常的有天份,你知道吗?」苏珊回答。
我注意到她称杰西卡为「女孩」。「她的父亲怎 想?尤其是当他看到杰西卡穿著裙子在跳芭蕾舞。」
「说实在的,我的伴侣已离开多年。我已完全忘记那温馨甜蜜的感觉了。」她休休地道出,然后轻轻地呷一口茶。
「噢。对不起……」我说。
「我不是找别人的同情。」她煞有介事地说垃「不要再谈我的了。妳的丈夫怎 样?他知道约翰要学习芭蕾舞时有什 反应呢?我不认为他会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吧。」
「他还未知道呢。」我说垃「他大部份时间都是在外地工作,一次便离开好几个星期,他现在正身处日本呢。所以我还没有告诉他。反正最后约翰都会放弃学习芭蕾舞吧。」
「你怎会这 想呢?你见到的,他变成一个很可爱的女孩。」苏珊问。
「我都不太清楚。他应该不会切实喜欢穿芭蕾舞裙与芭蕾舞鞋吧,所以他应该会放弃。不过,我知道他真的很仰慕丹尼尔,他常常在我面前说丹尼尔是最好的足球员,而他亦想做到丹尼尔所做到的!我相信这或会影响他的决定吧。噢。他们下来了。」
那两个孩子又走下来了,但这次是以男孩的打扮。丹尼尔穿著一件深蓝色的运动衫,配以一条牛仔裤,而约翰则穿著他的校服。他到大厅拿起他的书包,我们准备向丹尼尔和他的妈妈道别。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先安排好下次的见面日期和时间。我邀请他们在明天晚上到来我家,让丹尼尔在家中指导约翰一些基本舞步。
在回家的路途上,我问约翰今天下午的改变。
「穿上芭蕾舞裙是你的想法吗?」
「不。是丹尼尔提议的。他说如果我们要跳舞,便应该穿上舞衣。他说他有多一条芭蕾舞裙,并有各式各样的装备。」
「你不介意吗?」
「我都不清楚呀。他穿得与上次见面时一模一样,所以我想这身装扮不会令人太过尴尬吧。尽管如此,我真的不太想穿上女装内裤。」
「内裤吗?」我惊奇地问道。
「是的。丹尼尔说在芭蕾舞裙下,不能够穿著男装内裤,会露出来内裤的裤脚来。所以他为我找来一条女装内裤。」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我没有说话,只希望他能继续说下去。「那内裤是白色的,并且在每边都有花边。」
「你穿上了吗?」
「嗯。当丹尼尔穿上的时候,我也照样的穿上了。」我想象二个男孩子,全身只剩下一条白色女装内裤的滑稽样子,心中不禁发笑。「但事实上,穿著这种内裤非常舒适,还有那条芭蕾舞裙。只有假发在最初上令我头顶发痒。」
「这是谁的假发?」
「哎,都是丹尼的。他有二顶假发,一顶黑暗,一顶浅棕色。」
「你有用化妆品吗?」
「只有一点点。很显眼吗?」
「是呀。」
我们回到家后,一直都没再谈及芭蕾舞课这事情。直到一个小时后,乔安娜?弗伦奇致电给我,说苏珊已将今天下午的事告诉了她。乔安娜提议借给坦妮一条芭蕾舞裙,芭蕾鞋和白色袜裤。由于每个人在这件事情上都显得非常友善,令我不知道如何婉绝她们的美意。
星期四
今天是我的假期,所以一早我便打扫好房间,以迎接下午到来的客人。在正午时份,我去了购物。我为约翰买了一些男女合用的白色内裤,还有一支颜色很清淡的口红,以配合乔安娜为约翰准备的芭蕾舞裙。另外,还一些睫毛液和浅棕色的眼影膏。
回家后我发现了一顶旧的金色假发,已经多年没有使用。我购买这顶假发是因为我不想直接染发,但又想改变头发的颜色。但因为戴上它后头顶实在太痒,所以便一直放在柜里。我将那假发和芭蕾舞用的装备放在我的床上,等待约翰从学校回来,并准备好一些下午用的茶点。
我对我的儿子说垃「杰西卡和她的妈妈会在七时半左右到来。吃过东西后,我便立刻替你打扮吧。好吗?」
约翰点点他的头。
「阿当,如果你在这段期间取笑约翰,我会立刻将你打扮成女孩子,并且要你跟他们一起学习芭蕾舞。明白吗?」
阿当点点他的头。
「还有,如果丹尼尔或者约翰穿裙了的事在学校传开去,你上学时便要穿上胸围与女装内裤。明白吗?」
阿当再次点点他的头。「记著,阿当。」我说垃「约翰这样做,不是因为他想要成为女孩,他穿裙子是因为他要改进他的球技。明白吗?」
阿当说垃「明白。」
「你有否见过杰西卡,我指今天在学校里,你有见过丹尼尔吗?」我问约翰。
「我俩没有倾谈过。」他说。
约翰帮我洗净用餐后的碟子。在六点半左右,我们到楼上开始装扮。
「准备好吗?」我问他。
「是的。」他带点不安地说。
「我可否也进来?」阿当问。
「当然不可以!」我告诉他垃「你不可以看著女孩子换衣服的!」
我们走到我的房间。约翰看见那新买的内裤,大叫起来垃「我有必要再次穿上女装内裤吗?」
「来吧,脱去衣服。」我说。他慢慢地脱去身上的衣服,直至一丝不挂。
「好。」我说垃「穿吧。」他先穿上那条内裤,然后穿上白色的袜裤。他拿著芭蕾舞裙的肩带,让脚慢慢穿过粉红色的芭蕾舞裙。当双脚都穿过裙子的下摆后,他将裙子拉好,让双手穿过肩带。他站在镜子前足足三分钟,为著要拉好芭蕾舞裙的肩带与裙摆。幸好,芭蕾舞裙的裙摆将他未还发育的小东西隐藏起来。穿上裙子后,他面上不其然地露出了一点不安和羞怯。
「这身打扮已让他看起来很像一个女孩子。」我心想。
「现在到假发了,坦妮。」我一边说一边将那顶假发放在他的头上。这顶假发刚到他的肩部,而前面有整 的刘海。梳了几次之后,我向坦妮示范如何将长发卷成发髻。
「坦妮,走过去梳妆台。这样我才可以替你化妆。」我说。我轻轻地替他的睫毛涂上睫毛液,令它们竖起来,再为他的眼帘涂上眼影。我不想头一次便化得太浓,所以为他的小嘴涂上粉红色的口红我便停下来。
「怎样?」坦妮问。
「非常好呢,小宝贝!」我说。我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我是他的母亲,他的样子的确看很好看,漂亮和娇柔。「还要穿上舞鞋。」
「嗯。」
「站在镜子前看看吧。」我说。
坦妮站起来望著镜子,他叫了出来垃「真的不错!我看起来确实很像一个女孩!」
「你说得对。」我说垃「只要稍加一点练习,相信没有人能将你男孩的身份认出来。出去给阿当看看。噢,现在几点钟时间呢?七时十五分……」我看著表说垃「苏珊和杰西卡将会到来。来,下去吧。但不要走得太快,记著,女孩子是小步小步,缓缓地行的。
他走在我的前头。下楼梯时,裙子因摩擦而沙沙发响。我猜他因为穿著裙子见自己的兄弟而感到很紧张,但亦因为很满意自己的打扮而偷偷感到一点兴奋。他缓缓地踏出每一个脚步,很明显,他正专注学习女性行路的步伐。
阿当走进大厅,向楼梯望去,妲妮正向著他慢慢走来。「你……你……你令我大吃一惊呢!」
「是因为好看而吃惊,还是因为难看而吃惊?」他问他的哥哥。
「当然是好看的令人惊讶。你看起来就像一个女孩。可否转一转圈让我看看?」
在楼梯的底部,坦妮转了一圈,芭蕾舞裙随著他的动作微微地挠起。他看来真像一个女孩子,除了裙摆下那微微隆起的部份。若果目光锐利,相信会看到这个地方。
几分钟后,从外面传来汽车响 的声音。我打开门,看见苏珊和杰西卡离开车子并向我走来。「你好,苏珊。杰西卡,你好。」我说。杰西卡的打扮与上次分别不大垃她的脸有很淡的化妆,她的假发整 地扎著,并以粉红色的丝带系好。她的打扮及芭蕾舞裙让人看不出他是一个男孩子。
苏珊再次是穿著迷你裙,上身是一件贴身的罩衫,在高佻的身材下,显得有点英气。两个小女孩走上楼上玩,而两个妈妈在楼下闲聊了半小时。
「我很想知道她们在谈什 呢?真是变作一只苍蝇伏在墙上,偷偷地听她们的谈话。」我笑说。
「倒不如我们走过去听听啦。」苏珊建议。
「什 ?偷听她们的说话?」我问。
「当然啦。有何不可?」
「好!」我说。我踢掉我的平底鞋,苏珊也除下她的高跟鞋。我们用脚尖轻轻地走过进大厅。
「我先上去。」苏珊说。她向上拉起她的裙子,让她可以偷偷地上楼梯。这样做自然露出了大腿的更多部份。当我跟她上楼时,发现我的目光难以离开她的双腿。我们静静地到达楼上。我指指约翰的卧室,那门正好关上。
苏珊优雅地在门外坐下。当她坐下时,她的裙子自然地向上缩起。她竖起耳朵细听著房间里的声音。我紧挨著她坐著,而坐处正好能看到裙子下的内裤。我突然感到震惊。为什 我一个快乐的已婚妇人,不停地留意别人的双腿与内裤呢?不过,我必须坦白地承认她真的很有吸引力。
这时,我深深希望约翰能选择到乔安娜处学芭蕾课,因为我想我和苏珊的友谊能够延续下去。我希望再次去她的房子,她再到我的房子。
「对。回到先前第二个的位置。」我听见杰西卡说垃「错了!真笨!我说第二个位置。」
「是的,是的。」坦妮回答。「你真的肯定我能够记得这些动作及位置吗?」
「当然能够。不成问题的。」
事情发展得狻为顺利。我们听了大约五分钟,这期间,苏珊的双腿令我神颠倒。之后我们悄悄地走回大厅,等待杰西卡和坦妮下来。
当她们下来后,杰西卡问她的母亲问能否让坦妮在明天放学后再次到访。「这女孩 要更多的练习。」杰西卡解释道。我发现杰西卡很自然地称我的儿子为女孩,心想我也必须习惯视约翰为一个女孩子,尤其是当她作为坦妮,穿上女孩子的衣服之时。苏珊很快地答应,而我则暗地里松一口气。坦妮会继续学芭蕾舞,换句话说,我有更多机会与苏珊见面。杰西卡换上皮鞋,她们是时候离开了。
我对苏珊说再见,感谢她的到来,并轻轻地吻了她的面颊。但心底的欲望叫我吻的不是她的面颊,而是她的嘴唇。坦妮对杰西卡说再见,也跟著我的做法轻轻的吻了杰西卡。旁人眼中,她们就像两个女孩子般礼貌地吻别。当然,当他们打扮作男孩子打扮时,这种吻别将永不可能发生。
星期五
这完全是疯狂的。我,一个快乐的已婚妇人,去拜访另一个妇人,为著要接走我那刚跳完舞的儿子。但为什 我要那 著紧我的外表?为什 我的化妆要完美无瑕?为什 我正喷上香水?为什 我正穿我喜爱的性感内衣,这是我丈夫送给我的礼物,即使他是我的丈夫,我也很少穿给他看。为什 我正穿著一条裙子而不是牛仔裤?即使我想打扮得好些而穿裙子,那为何我要穿上我最短的迷你裙及最高的高跟鞋吗?这裙子与膝盖的距离足足有三英寸,而这亦是我丈夫送的礼物。收到这礼物后我从未穿上,但现在……
我并穿上了丝袜吊带与长丝袜。自结婚以来,我也没有穿上长丝袜。而很少划眼线的我,亦对著镜子仔细地划著。嗯,那香水的味道很浓,是我喷得太多吗?
我真的被向苏珊?夏迪,杰西卡的母亲,吸引吗?她会怎 想我?我知道我自己百分之一百是一个异性恋者,但为何我现在深深想著她呢?我应该告诉她我的感觉吗?
她将会穿什 呢?又是迷你裙吗?这会否表示她喜欢我,还是只表示她喜欢穿著迷你裙吗?我突然意识到我不熟悉她。我想象她正穿著性感内衣,丝袜吊带和长丝袜。在大厅的镜子前端视自己,为著一身惹火尤物的打扮,心底发出一阵阵的震撼。
现在坦妮已经不想回头。在午膳时间,我出外为她买了一对亮丽的皮鞋,就像杰西卡穿的那对。她将必须穿著这些鞋子来回芭蕾舞室。
我打开前门走向汽车。现在是三月,天色光亮,但是冬天的寒气仍在。我的腿突然感到一阵寒风,希望没有邻居看到我并认为我正穿著一条过短的裙子。
我驾车到苏珊的家,在路旁泊好汽车,便走去苏珊的门前按铃。我感到害羞,因为我正踏上台楷,我怕我的内裤会露了出来。苏珊很快便给我应门。「进来。」她在面颊上轻轻吻我,就像我上次所做的那样。
可恶!她正穿著裤子,而化妆也不多。这是否表示她对我不没有兴趣?而我却打扮得花枝招展。
杰西卡和坦妮走进大厅,互相问好。在芭蕾舞裙下,她们看起来很可爱。两个女孩走上楼。「你这身打扮很好看呢!我最喜欢这条裙子。」苏珊说。
「感谢你。我尴尬地轻轻嘀咕著。
「要茶吗?」苏珊问。
我点头。我们进入厨房,苏珊将茶壶放在炉上。我们边闲聊边等待著水烧滚,所以说的只是客套话。杰西卡走进来问有没有柠檬汽水,她和坦妮都想喝。她的妈妈从冰箱拿出一瓶并倒进两个玻璃杯子。
「谢谢妈妈。」杰西卡说。我注意到她今天看起来略微不同——她的胸部微微隆起。虽然很小,但这明显地是乳房。而她的手指亦涂了指甲油,很浅的粉红色。虽然不太显眼,但仔细看便不难发现。
像上次一样,我们走进客厅喝茶。我因杰西卡的改变而质问苏珊垃「杰西卡正穿著胸围吗?」我问。
「有什 问题?」苏珊说。「她已经十三岁了,其它同龄的女孩子都穿上胸围。她问我能否也拥有一件胸围。所以本周我到百货公司为她买了两个少女胸围。你不认为那胸围很适合她吗?我认为这令她是更像一个女孩子!」
「是的。」我同意,但我难以想象我的儿子穿上胸围的样子。
我扫视一下书柜上摆设著的照片。我认出其中两、三张照片是丹尼尔的,那个我曾在足球场上见过的男孩。我也认出两、三张是杰西卡,他女性化的另一面。
「这是杰西卡吗?」我指著一幅有一个穿著红色格子裙的女孩的图片。
「是的。」她带点防御的口吻,然后轻轻呷一口茶。
「你的意思,即使丹尼尔不用学习芭蕾舞时,也会打扮成杰西卡吗?」我提问。
「当然了。有何不可?」苏珊继续道。「你认为这有问题吗?」
「嗯……不……」我带著一点惊奇地说垃「不会,如果这是他所想要做的事情。」我开始更了解杰西卡的情况。
「我从没有设法促成这种事情。」她说。「当杰西卡加入芭蕾舞班,她收到由芭蕾舞学校寄来的一封信,说在圣诞节时要带她们看看专业的芭蕾舞表现。我想它是胡桃夹子。当她说她很想去的时候,我感到惊讶。我向她解释,她必须以杰西卡的身份去会场,否则她的身份会暴露出来。她说不要紧,只要为她买一些衣服就可以。」
我点头。
苏珊继续说垃「那样我去购物时为她买了一件丝质的白色罩衫,一条红色的格子裙和一双有花边的长白袜。我发现丹尼尔有一件大衣是男女合用的。只要穿起我所买的衣服,外面套上这件大衣,再穿上女孩子用的皮鞋、假发、和一点化妆,杰西卡便变得非常可爱、非常漂亮、非常矫柔。看完表演回家后,我几乎不想她换回男孩的衣服。
「坦妮将不想穿一条这 样的裙子吧,」我心想,然后问垃「这照片是当晚拍的吗?」
「无错。她是不是很可爱呢?好几星期后,在芭蕾舞班中的一个女孩子卡莉邀请杰西卡参加她的生日派对。再次,我认为杰西卡将会以各种各样的籍口婉拒卡莉的好意,但她坚持要我书面响应接受邀请。当然,杰西卡 要一件新的派对礼服
,所以我再去为她购物。妳可以见到她穿著那条裙子的照片,很可爱的。那照片应该在这里某处。喂,望望这边。」
书柜上的照片中,杰西卡正侧著身子。她穿著一条粉红色的裙子,在腰上有一条粗丝带系到背后,而背上在个大大的蝴蝶结。在 上、手袖及裙边,均围有一些美丽的花边。她那粉红色的嘴唇笑得很灿烂。
「她看起来确是很甜美。」我得承认。
「当丹尼尔去年生日时,他要的礼物,就是为杰西卡添置新装。半截裙、上衣、高跟鞋、袜裤、衬裙、内裤和胸围等。杰西卡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多,丹尼尔却越来越少。在假日时,他曾以杰西卡的身份,度过好几个星期。
这时,楼梯上传上一些声音,因为那两个孩子要走来见见我们。杰西卡先进房间,我能注意到她已换去芭蕾舞裙,正穿著黑色迷你裙、无袖的紧身上衣,内里是加上衬垫的胸部、黑色丝袜、高跟鞋。她的妆化得很浓,头发松开,休休地垂到肩膊。她看起来比十三岁要大一点,但她真的非常漂亮。
在后面的是我的儿子,坦妮。她也是穿著一条半截裙。事实上,她的打扮就像杰西卡去看胡桃夹子时的模样。红色的格仔裙,白色的丝质罩衫,有花边的长白袜,不同的是可以隐约见到罩衫下的胸围。她的胸部狻为突出,而腰间就相对地变得狭小了。她的脚上穿著用双有脚跟的凉鞋。她亦有化妆垃明亮的红嘴唇、乌黑的眼线、睫毛液、浅蓝的眼影、胭脂等。她的金发垂到肩膊,附近有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围在脖子上。她手腕上的三只手镯因碰撞而当当作响。
这美丽而性感的女孩子就是我的儿子。我这十三岁的儿子,看起来就像一个性感的娇娃。坦妮看到我那猎鹰般的目光,她便走过来坐在沙发上。坐下前,就像女孩子般,双手顺著屁股扫扫自己的裙子,然后才坐下来。
「妈妈,」杰西卡说垃「戏院正上映著一套很精彩的电影,我们能明天去看吗?」
「无问题。」苏珊说垃「你的意思是你和坦妮两个人去看吗?」
「嗯。」杰西卡说。
「当然没有问题。茱莉亚,你觉得怎样呢吗?」
「无问题,苏珊。我们也会一起去吗?」
「好呀。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有上过电影院了。」
我和坦妮是时候离开了。离去之前,我们再攀谈了一会。坦妮上楼换衣服,做回约翰。我们在大厅中互相道别。当我对苏珊说再见,她向前倾斜亲吻我的嘴唇,并在我的耳边悄悄说垃「你明天一定要穿上这条裙子。」
我尝到她的口红,嗅到她香水的气味。「无问题。」我说。
当我驾车回家时,我问约翰是谁提议穿上裙子的。「噢,是杰西卡说的。她坚持要那条黑色百褶裙要留给她,而其它的衣物任我选择。她说她有两件胸围,所以她能借一件给我。咦,这裙子真好看,妈妈。为何以往未见了穿著的?它是新吗?」
「是的。」我撒谎,我不想解释这身装扮完全是因为苏珊!
星期六
它是完全疯狂的。再次,我,一个快乐的已婚妇人,为著要和另一个妇人及我们的两个儿子去电影院而悉心打扮。这次打扮是我一生从未试过的妖艳。
在另一个房间,我的儿子亦正在将自己打扮得漂亮性感。他正穿上我较早时间为他准备的衣服垃一条粗斜棉布的迷你裙,一件紧身上衣,袜裤和时款女式皮鞋。他那化了妆的脸、涂了指甲油的手指、和他长长的金发,配合得非常完美。他将会继续表现他的第二个身份垃坦妮。
我的化妆也要尽量完美。我又喷上香水,并穿上我最喜爱的贴身衣物。当然,少不了我最短的迷你裙和最高的高跟鞋。
我再次穿上丝袜吊带和长丝袜。除了昨天外,自结婚以来我从未穿上长丝袜。
事实上我没有试图否认这一点垃我被苏珊?夏迪,杰西卡的母亲深深吸引。我从未喜欢上另一个女人,但我对她的思念不能自拔。她叫我穿这条裙子,并且是当她吻别我的时候,悄悄地对我说垃「你明天一定要穿上这条裙子。」这是多 奇妙的一吻!我喜欢她那口红的甜味,以及她的香水的浓烈香味。
她有也我一样的感觉吗?那为什 她会要求我再次穿起这短裙?她会否也穿上性感的迷你裙呢?就像星期四的那一条吗?但愿如此。她的腿实在很诱人。当我站在镜子前检视我的装扮时,我再次幻想她只穿著性感的内衣裤、丝袜吊带和长丝袜时的样子。
我和妲妮都已经准备好了。在新的衣服下,她的外貌就像糖果一样甜美。我两驾车到夏迪的家。杰西卡打开前门,看起来她的心情前所未所的愉服。然后苏珊走进大厅,多 短的一条黑色裙子!
我们前往电影院。幸运地,内里的人不多,我们可以选择想要的座位。坦妮和杰西卡扑向最后的一行,而我和苏珊则慢慢的跟在她们后面。半小时左右后,我向孩子们望过去。她们正在手拖手。苏珊抓起我的手,让我俩也手牵手。我再向她们望过去,发觉这两个女孩正在亲嘴。苏珊亦倾向前方与我接吻。我们搂著脖子亲嘴,两条舌头不可抵抗地相互接触。
苏珊将一只手放在我的腿上,慢慢地向上滑,越过我的长丝袜,直达我已湿透的阴蒂。「请对我做同样的事。」她低声说。
我不 要第二次的请求。我的手也沿著苏珊的腿慢慢滑动,在她的裙子下面,丝袜的尽头,我正要摸到她的阴蒂之时,手却碰到一件意想不到的硬物。噢!我的天啊!苏珊竟有阴茎!一条很硬、很性感的阴茎。苏珊原来是男人。我望著她,她对我微笑。「喜欢它吗?」她问。
「是的!」我说垃「虽然我从没想到。」
「我明白的。但容我迟些才说明吧。」
我不再因为被苏珊吸引而感到惊讶。她是一个男人。稍后她告诉我她确实是丹尼尔的父亲,一个爱易装的人。丹尼尔母亲一直都容忍这件事,但当丹尼尔也穿上女孩的衣服时,她再忍受不住而离去。
不过,这为我与苏珊的友谊添上一道奇异的色彩。我,一个快乐的已婚的妇人,与另一个女人交朋友,当然没有问题。但现在是,我正享受著一个男人的爱抚,而我亦在摸著他。当我丈夫从日本回来,我要如何向他解释这段与另一个男人的关系,以及将自己的儿子打扮成女儿呢?但我现在对此实在不暇细想。
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却让一个男人以指头上的火,点燃我身体每一寸地方的感觉。
星期日
二个身穿校服裙的女孩子,正在客厅里玩耍。她们穿著的正是她们学校——诺域克高中的校服垃白色的罩衫,蝴蝶结 带,灰色的裙子,白色长袜和黑鞋。
因为时 的关系,她们的裙子很短,完全不能盖到她们的膝盖,而鞋子亦有厚厚的鞋底。你能通过薄薄的罩衫,见到她们的胸围。任何人见到她们都不会发现任何特别之处,只知道两个女学生正玩得哈哈发笑。
但任何人见到她们的母亲都会惊奇,因看她们在沙发上互相拥抱。不让两个女孩子专美,两位妇人亦穿上短短的裙子,并有著浓浓的化妆。两个母亲在凝望一会后拥吻起来。
我仍然在想昨天晚上与苏珊那激情的行为。对我的丈夫,我可以怎样隐瞒这事件呢?不过,他极少留在家里,我想他永不会发现!
「杰西卡很想穿著女子校服回学校。」苏珊说。「但她不可以。穿上校服裙的她真的很可爱,坦妮也是。」
「我知道。几分钟前,坦妮告诉我她和杰西卡都不再想成为足球运动员,她们都想要成为芭蕾舞蹈员。」
我的大儿子阿当走进房间。那日早晨,他取笑坦妮在周日仍穿上校服裙。我已经警示他不要这样做,而惩罚就如你所想象的——阿当也换上校服垃灯笼袖的衬衫、蝴蝶结 带、灰色的短裙子,白色长袜和发亮的皮鞋。他戴上假发,再加一点化妆,看起来非常漂亮。当他这样打扮时,我们叫他作玛莉。我相信以后见到玛莉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多。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