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塞山村的支教 “女”教师 前8章

一、

沃龙村,坐落在山西北部的崇山峻岭中,周围是山岭和树林,交通闭塞。这里离县城足有二十公里,贫困落后,没有电视和广播,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过活。几十户人家稀稀拉拉的生活在山脚下。村里有一座小学,坐落在山腰的一块平地上,但没有老师愿意来这里,学生们也都没有学习条件,所以几乎一直荒废着。

这年五月,山脚下破旧的村长办公室里,来了一个提着一个很大的旅行袋、拿着介绍信的年青女子。她二十五岁,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别有一番优雅的风味,衣着光鲜。村长用疑惑的眼光打量着女子,然后拆开信,但他马上发现大部分字他不认识,非常尴尬。女子浅笑一下,拿过信,用清脆的声音读给村长:

“李村长:兹介绍赵琦同志,来你村小学支教,为期半年。乡长:程远山。”

李村长立刻恭敬起来,打发一个村民送赵琦到小学。从村口出发,走了十分钟才来到山腰的小学。然后,李村长在村子走了一圈,通知大家:村子新来的老师,大家把孩子送去读书。

小学只有两间房,一间用来当教室,另一间当赵琦的宿舍。收拾了一下,还是很整洁的。

送走了帮忙的村民,天色不早了,赵琦一个人呆在宿舍里。她得意的倒在床上,咯咯的笑出声来。她麻利的脱掉衣裤——时尚的女子赵琦,竟然是一个男儿身。他打开旅行包,将里边的东西摆在床上:精致的女士内衣、硅胶的假Y假乳、各式裙子和丝袜,以及两双高跟鞋。赵琦对着镜子,换了好几套衣裙,感到非常满意。在这个陌生的偏僻山村里,老百姓的知识有限,性格纯朴,自己的身份绝对安全,可以尽情玩个痛快啦。

第二天,赵琦起了一大早。她把自己脱的光溜溜的,仔细的穿上了精致的假阴和假乳,这两件宝贝,从颜色到手感,都跟真的几乎一样。然后,她戴上了紧绷绷的乳罩,下体穿了一条半透明的丝质内裤。接着,把一双薄薄的肉丝裤袜裹在腿上,轻轻的提到腰间,再穿上五寸高跟。最后,外边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和窄窄的黑色职业套裙,裙摆在膝盖以上。她对着镜子微微化了一个淡妆,这样,一个时尚漂亮的小女人就出现了。

来到教室,坐了一会,窗外传来了一阵孩子的喧哗。他们都小心的在门外站着,不敢进来。“同学们,进来坐吧,上课啦。”赵琦笑着说。

九个孩子走了进来。他们都生长在山村,很少接触外来的人和事物,这时都很紧张的憨笑着。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琦,以后就是你们的老师了。”赵琦清清嗓子,说道:“同学们要听老师话,好好学习。”

“好”,大家齐声道。

“接下来,我点一下名。”赵琦拿起花名册。这些孩子的家长都没什么文化,起的名字都是“狗蛋”、“臭蛋”之类。最大的两个孩子是闷狗和猫儿,都是16岁,其余的10岁到14岁不等,但看得出来,他们都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性格还是很淳朴的。

这一节课,赵琦讲数学。孩子们有些吃力,所以她从基本的东西讲起。闷狗老偷偷瞟赵琦的腿,赵琦说:“闷狗,怎么不好好听讲?”

“老师……我……您腿上是什么东西?怎么看上去不像光着腿呢?”闷狗抓耳挠腮。

“哈哈哈”,班上一阵哄笑。赵琦的脸微微一红,笑着说:“闷狗同学,如果你能做对今天将的习题,老师让你摸一下就明白了。”

闷狗狠狠的点了点头。

三、老师的丝袜

课后,闷狗得意的说:“老师,我做对习题了!”

“嗯。”赵琦知道他的意思,脸又有些红了。

“老师……您说过……”闷狗憨笑着。赵琦浅笑一下,道:“老师说话算数。”说着,坐在凳子上,把一双玉腿伸的直直的。

闷狗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赵琦的小腿。赵琦心中一荡,心跳加剧。闷狗嚷嚷:“老师的腿没有光着,上面裹着一层膜,滑溜溜的!”

“啊?真的吗?”

“我也要试试看!”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嚷嚷。赵琦都让他们都体验体验。

“这叫长筒丝袜,其实就跟裤子一样,能把腿包裹的紧绷绷,严严实实的。”赵琦说:“你们小心点,不要弄破呀!”

“老师,这条袜子一点都不能保暖,你为什么不穿裤子呢?”一个小孩问。

“唔……”赵琦有点支支吾吾了,总不能说是为了吸引男人吧?她只能说了一句:“为了看上去比较好看吧。”

“老师,您脚上穿的这是什么啊?鞋底一点也不平。”

“高跟鞋。城里女人都穿这个的。”赵琦回答。

“呵呵,穿上这个在山路上就走不快了。”猫儿嘻嘻的笑道:“得我们背着老师走了。”

第二节课是语文,但几个同学一直交头接耳,谈论赵琦的穿着。赵琦不得不好几次中断讲课,拿教鞭敲打敲打桌子。

四、捆绑押解游戏

“闷狗同学,明天来上学时,能不能带一捆绳子,这么粗的。”赵琦比划着告诉闷狗。

“包在我身上了,老师放心!”闷狗大大咧咧的笑道。

第二天上课。赵琦还是丝袜高跟、套裙衬衣。她说:“同学们,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吧,寓教于乐嘛。”

“好啊!”同学们大声嚷嚷。

“今天测试昨天学的东西。如果有人不及格,那就要罚到屋子外边站一小时喽。如果全班都及格,那就罚老师。”赵琦说。

“怎么罚法?”猫儿问。

“我们做一个po-lice-man押犯人的游戏,你们当po-lice-man,老师当囚犯,你们把我绑起来,到山路上走一圈。”赵琦的心猛的颤了一下,说道。

“嘻嘻,好啊,老师不要说话不算数哦。”孩子们笑嘻嘻的齐声道。

结果出来了。九个孩子,只有11岁的小四得了58分,不及格。小四垂头丧气的。赵琦说:“小四还是不错的,年龄比你们小呢,差点就及格啦。这样吧,小四不罚站了,老师还是照样要绑的哦。”赵琦吐吐舌头道。

闷狗马上掏出一捆绳子,大家嚷嚷:“玩po-lice-man捉坏人的游戏喽!”赵琦指导闷狗他们捆绑自己,双臂尽量的往后押,先把双手在后边缠好几圈,然后搭到前面,来了一个五花大绑。赵琦让他们尽力绑紧自己的上身,直到一点都动不了为止。

赵琦让闷狗用绳子系住自己的脖子,在前面牵着走,两个人开道,其余的人在后边当跟班。就这样,赵琦穿着高跟鞋,像一个被押赴刑场的女囚,踉跄的走在山村路上。

于是,村里的山间路上出现了这么一副奇特的风景:一群叽叽喳喳的孩子,牵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套裙女子,在崎岖不平的路上踉跄而行。她胸前的衬衣扣子松了两个,露着精致的乳罩,头上渗出淡淡的香汗,看上去狼狈极了。但赵琦心里荡起一阵一阵的波澜,兴奋的差点昏迷过去。

五、游戏

赵琦每天的午饭和晚饭,都是轮流在村民家吃的。一面吃,一面也进行家访。家长反映:孩子们的学习积极性非常高,晚上回来不贪玩了,都在看书做题。赵琦很高兴,同时也感到一种害羞:这个秘密她知道,因为她定的规矩,书面测试时如果大部分同学考的都很好,就能玩“惩罚老师”的游戏——把赵琦五花大绑牵着在山路上走一圈。

一个礼拜测试一回,时间定在周六下午。这个周六的下午,九个孩子很认真的答题,结果出来了:三个在80分以上,六个在70分以上。这个成绩可以说是非 “嗷!又能玩警察绑犯人的游戏喽!”孩子们欢呼着。

赵琦的脸微微发红。这天,她穿着黑色的套裙、粉色的丝质衬衣、黑色的高跟鞋,腿上当然还裹着薄薄的肉丝袜。闷狗刚拿出绳子要绑她,猫儿坏笑着阻止了他,说道:“赵老师,我们今天能不能加点东西?”

“怎么加?”赵琦很有兴趣的问道。

“我们想塞住老师的嘴,再用一只黑色的小布袋套住老师的头,然后再牵着游街。”猫儿说。

“你这孩子坏的。就依你喽。不过可得走慢点,担心崴了老师的脚哦。”赵琦笑着回答。

孩子们齐声欢呼,照例把赵琦的两臂押在身后,紧紧绑了起来。接着猫儿用一块干净的布料塞住了赵琦的嘴,用两小团棉花塞住赵琦的耳朵,然后用一只厚厚的黑布口袋套住赵琦的头。这样一开,赵琦什么也看不见,听不到,不能说话,也不能反抗,只能任人摆布了。

几个孩子牵着赵琦,其余的跟着,叽叽喳喳走出校门。猫儿和闷狗在前面走着。猫儿对着闷狗的耳朵悄悄耳语几句,闷狗咧开嘴笑了。他们没有按以前的路线走,而是慢慢的牵着赵琦下了山腰,超村子走来。可怜的赵琦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能任由几个孩子牵着,踉踉跄跄的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来到村口,王大爷扛着锄头过来,看到几个孩子牵着一个头上套着袋子、被五花大绑的制服女人走了过来,惊问:“你们几个傻小子,下午不上学,这是干什么?”

“王大爷,我们捉了一个外乡的女人,好货啊,咱们村谁家打光棍的,卖给他得了!”猫儿嘻嘻的笑着,用棍子挑挑赵琦的裙摆。赵琦的耳朵被两团棉花塞着,嗡嗡嗡的听不清楚,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凭感觉,她觉得自己不像是在山上,弄不清这些孩子搞什么鬼,心里又怕又开心。

这时,十几个村民已经围过来看。猫儿嚷嚷道:“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新鲜出炉的大美女了,谁要快来买了!”

“这是哪的女人?怎么被这群兔崽子绑着走?”

“天知道他们在玩什么。”

“呀,裙子这么短,一看就知道不是好货!”

“说什么哪你,这可能是赵老师!”

“哎呀,真是赵老师!孩子们真是胡闹,这是干啥哩?”

乡亲们七嘴八舌的嚷嚷。赵琦隐约听到不少陌生人的声音,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开口又说不出话,急的浑身冒汗。
这时,猫儿把牵着赵琦脖子的绳子拴在一颗枣树上,扯着嗓子不停的吆喝。

这时,一个老乡一把取下套在赵琦头上的袋子。赵琦睁眼一看,十几个村民围在身旁,好奇而同情的看着这一幕奇特的情景,还不停的交头接耳的。赵琦又气又急,兼之羞愧难当,但是同时,一股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极度的快感和激情在身子里奔突。突然一下,她感觉自己的身子爆发了,一泻千里,一点劲儿都没有,眼前一黑,软软的倒了下去。

六、有惊无险

赵琦在昏昏沉沉中,隐约听见乡亲们在骂自己的孩子,一个年龄小的孩子哭了,闷狗则在笨嘴笨舌的辩解。有人把自己轻轻扶了起来,取下了塞口的布料和耳朵里的棉花团,费劲的解开绑的紧紧的绳子。然后,几个村民在商量什么,紧跟着,一个抬头一个抬脚,两个人把自己抬着走了一阵,放在了一张铺着凉席的床上,给自己搭上被子。

傍晚时分,赵琦醒了过来,只见床边坐着村长和另外几个村民。她刚要开口,村长轻轻摆摆手,慈祥的说:“赵老师不要着急,我们都知道了。你这都是为了勉励这些孩子们好好念书,这才作出自我牺牲。可这些兔崽子不学好,还老捉弄你。我会好好教训他们的。”

“村长……是我叫他们绑我的,我定的规矩,只要考的好,就能罚老师……”赵琦轻轻说道。

“哎,赵老师教书就是有一套啊。去年的那个男老师,拍桌子打屁股的,孩子们就是不听话,把人家气走了。赵老师一来,孩子们都变的好学了。赵老师用啥办法教书咱都没意见,可有一样,千万别伤着身体啊。”老村长说。

赵琦很感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时,门口传来了孩子们窃窃私语的声音。老村长骂道:“看你们干的好事,还不进来?”

九个孩子畏畏缩缩的进来,闷狗和猫儿低头道:“老师,都是我们俩出的馊主意,您就罚我们俩吧。”

赵琦原以为自己这么一来,会被村民嘲笑误解,无法抬头做人,心里很恨猫儿和闷狗。想不到大家生性纯朴,把赵琦的行为看成是激励学生们读书的牺牲精神,而不是一种怪癖。自己的气早消了大半,现在看到学生们认错的样子,早就不生气了。她摸摸猫儿的头说:“老师答应的惩罚办法,怎么会生气呢?”

“老师,以后我们还可以一块做游戏吗?”小四悄悄问。

“当然啦,老师还有很多有趣的办法呢?”赵琦刮了刮小四的鼻子,小四笑嘻嘻的。晚上吃了饭,赵琦要回宿舍。几个村名自发的拿着手电筒,送老师回去。赵琦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当初还是把沃龙的乡亲们想的太复杂了。既然如此,今后就可以尝试一些更开心的玩法了。

七、顽童的玩具

“老师,那是什么东西啊?”一天,课间休息时,小四指着屋子背后晾衣杆上的女式内衣内裤问。

“哦,这个是胸罩,戴在胸前的;这个是内裤,穿在裙子里边的。”赵琦的脸又有些发烫了。但这些孩子大约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洗后大大方方挂出来晾干都没关系的。

“啊?老师裙子里还穿裤子了吗?”小四问。

赵琦有些哭笑不得,说:“当然穿了。难道光着屁股呀?城里的女子都是这样穿的。”

“我妈就没有这个,睡觉也不穿……”小四还想说,赵琦轻轻拍他脑袋一下,嗔怪道:“小小孩子废话真多,出去晒晒太阳去。”

傍晚时分,赵琦出来收衣服,发现内衣内裤没了。她以为被风吹走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她很着急,因为自己只有两套内衣,丢了一套,就没有换洗的了。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喧哗声,孩子们拿着竹竿在玩打仗的游戏。赵琦从窗口一看,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闷狗头上套着自己的半透明丝质内裤,还插着两根树枝;猫儿则把蕾丝胸罩裹在脑袋上。一群人吆喝着打来打去。

“我乃牛魔王是也,你们这些妖魔鬼怪还不出来投降!”闷狗晃动着脑袋上的两根树枝,嘎声嘎气道。

“我呸!我是飞行员,看我机枪伺候你!”猫儿也大声嚷嚷。

“闷狗!猫儿!你们又搞什么鬼呢?”赵琦出门叉着腰,佯装生气,大声问道。

孩子们停住玩耍,猫儿吐吐舌头,道:“老师,我们看到你的衣服掉地上了,帮你捡起来的时候,觉得挺新鲜的,就拿来玩一下。”

“傻小子,那是老师贴身的东西,怎么能拿来乱玩呢?”赵琦无奈的说:“看来老师还得洗洗了。”

“老师,我帮你洗!”小四蹦蹦跳跳的说。

“不用,天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担心爹妈打你们屁股!”赵琦说。猫儿和闷狗龇牙咧嘴的,把赵琦的内衣挂在杆子上,带着孩子们一溜烟跑了。自己精致的内衣内裤,竟成了一帮农村顽童的玩具,赵琦无奈的摇摇头,拿着回去洗去了。

八、惩罚

“老师,猫儿拿了我的橡皮不还!”下午放学时,13岁的狗蛋满脸委屈的向赵琦告状。

“我没拿!我只用了一下,早还给他了!”猫儿大声嚷嚷。赵琦很了解狗蛋,是个老实疙瘩,而猫儿心眼忒多。看来,这事十有八九又是猫儿借人家东西不还。

“猫儿,你怎么能借人家东西不还?上次你就拿了小四的铅笔!”赵琦责问道。

“老师,我没有!”猫儿理直气壮的大声道。

“还顶嘴?罚你到外面站一小时!想好了再回来!”赵琦用教鞭敲敲桌子。猫儿赌气走了出去。这时,小四有些畏缩的站起来道:“老师,狗蛋的橡皮掉在地上,被我捡到了,我正要还给他呢…..”

看来,自己冤枉猫儿了。赵琦到外边劝猫儿进来教室,但猫儿拧着脑袋不理,看来这小子够倔强的。赵琦叹口气道:“猫儿,老师错怪你了。好好罚老师吧。”

“真的?”猫儿忽然来了精神。赵琦叹口气,看来自己又要被五花大绑着到处**了。想不到猫儿嘻嘻一笑,说:“老师,您刚才对我罚站,我也想罚老师站着。”

“哦,罚站吗?那放学后老师在操场站一小时好了!”赵琦说。

“嘻嘻,才不那么简单呢。我想把老师绑在操场的大杨树上一小时。”

“唉,只好依你啦。谁叫老师错怪你呢?只能随你惩罚喽。”赵琦摊开手撅撅嘴道。

说绑就绑。赵琦和孩子们走出教室,只见房前一颗碗口粗的笔直大杨树。赵琦背靠杨树,两手放在树后,几个孩子把她的两手绕过树干,在背后绑在一起,身子紧紧贴在树上;接着,又把她的腰肢、膝盖、小腿和脚腕全部紧紧的和大树绑在一起。这样,赵琦被紧紧的绑着,除了脑袋,身子丝毫动弹不得。

猫儿笑着堵上了赵琦的嘴,又把一只黑布袋套在赵琦头上。赵琦又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听到孩子们叽叽喳喳的研究自己。

一个孩子掀开赵琦的裙子,惊讶的嚷嚷:“赵老师说长筒袜跟裤子差不多呢,果然是这样!”

“看,这叫内裤,赵老师告诉我的!裙子里穿的东西!”小四指指裤袜包裹的内裤,得意的说。

“嘻,老师的皮肤真好,雪白雪白,光滑光滑的!”闷狗的手不老实了。

赵琦的内裤是半透明的,这样一来,恐怕就被这群混小子看的清清楚楚了。赵琦又羞又急,可是自己动弹不得,只能轻轻挣扎几下。好在孩子们没有继续“研究”下去,半小时后,给自己松绑了。赵琦心潮澎湃,香汗淋漓,紧张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 闭塞山村的支教“女”教师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