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追我的男孩

我叫兰兰,是电视台的记者,阿达是我的同事。本来我们相处得不错,自从他自作多情,不断向我求爱,我就不愿搭理他了。

其实,阿达平时对我很好,就是长相不附合标准。一个大男人,长得瘦瘦高高,肩膀窄臀部宽,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两人在一个部门工作,平时需要阿达的照顾。更要命的是,我们的顶头上司张部长是阿达的铁哥们,两人平时吃喝不分家。我不愿接受阿达的求爱,又不能得罪他,这真是个走钢丝的大难题。

这天,阿达又来纠缠:“兰兰,你就不能给我一点机会吗?”

我说:“没有机会。”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死也要让我死得明白吧!”

我一时编不出新的理由,只好实话实说:“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你喜欢什么类型?”阿达追问。我说:“我喜欢有男子汉气慨的,不是你这种女里女气的!”阿达耷拉下脑袋,一声不响了。

我以为伤了阿达的自尊心,他就不会再来找我。想不到没过几天,又接到阿达的电话:“我在芳草咖啡厅等你。”

我本想不去。张部长来找我了:“兰兰,同事们都反映最近你工作有些不专心。你要注意,把私人感情与工作分开。不但自己不能影响工作,也要提醒阿达不能耽误工作。”我一听,赶紧声明:“这是阿达一厢情愿,不关我的事。”张部长不高兴了:“怎么会不关你的事?如果没有你,他就是单想思也没有对象。”

 

这真是男人们才想得出来的逻辑!事已至此,我也只好去赴约。

来到芳草咖啡厅,看见阿达早就等在那里。座位旁边是一对金发碧眼的外国情侣,男的女的都人高马大。

我刚坐下,阿达就说:“你说我没有男子汉气慨,今天我就让你看一看。”说着,抄起咖啡壶,“啪”地一下砸在外国男人的头上。外国人楞住了,不知道这个豆牙菜似的中国人发了什么疯。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赶紧拉起阿达,跑出咖啡厅。

这下我更害怕了。你想,今天他因为爱我去砸外国男人的头,明天他不爱我了会不会同样砸我的头?与一个暴徒睡在一张床上,我可是眼也不敢眨一下啊!可是,有什么办法能让阿达彻底放弃妄想呢?

这天,我走在街上,抬头看见美国电影《野蛮人康南》的电影广告,施瓦辛格的两块胸肌突兀峰起,棱角分明,让人看得心惊肉跳。我眼珠一转,有了一个好主意。

我告诉阿达:“我喜欢胸肌发达的男性。如果你能拥有象施瓦辛格一样的胸肌,我立马嫁给你。否则,就别再来烦我。”

阿达的身体,就是练八十年也练不出施瓦辛格一样的胸肌来。我只过为了让他知难而退,不伤大家的面子而已。果然,从此后两个多月的时间,阿达再没提求爱的事,我以为天下从此太平了。

这天,阿达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住yiyuan了,要动shoushu。我吓了一跳,赶紧来到yiyuan。他住的竟然是一所美容yiyuan。一问之下才知道,为了早日长出施瓦辛格一样的胸肌,他决定隆胸。这两个月一直在筹集shoushu费用,现在钱有了,马上就要开始shoushu。

“你简直是疯了!”我冲他大叫。

一位中年人走过来,他是主治医生陈教授。陈教授说:“女士隆胸我们做过多例,百分之百成功。男士隆胸没做过,这是全国首创项目,我们有决心、有信心把它做好!”

这时,张部长从一旁冲过来,手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阿达为了你来隆胸,承受这么大的痛苦,世界上哪里还能找到这么优秀的人?你是冷血女人,无情动物!”

我感动万分,后悔莫及,痛哭流涕,对阿达说:“这都是我的错。只要你不做隆胸shoushu,我什么都答应你,咱们出院吧。”

陈教授眼睛一瞪:“shoushu费已交,各种设备药品都已准备好,只等动手了。这时候想退出,不行!在科学的前沿不能有丝毫的退缩,必须做!”

没有办法,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达被盖上雪白的床单,推进封闭的shoushu室。

两个多小时后,阿达再出来的时候,嘴里插着长管子,脸色苍白,象个死人。一见之下,我气血上涌,差点晕倒。张部长连忙扶住我,把我送回住处。嘱咐我安心休息,阿达的一切由他照顾。

过了几天,我因为一个紧急任务,去东北出差。旅途中给张部长打过几次电话,他说阿达恢复得很好,很快就要出院了。

一个多月之后我赶了回来,非常想看看隆胸后的阿达是个什么样子。可是,当我来到yiyuan时,一个消息让我震惊万分:阿达失踪了。

我找到陈教授,问他是怎么回事。陈教授不好意思地告诉了我实情:这是第一例男性隆胸shoushu,由于没有先例,shoushu过程中只能参照女性隆胸shoushu的经验。shoushu比较顺利,也很成功,可是——说到这里,陈教授的脸一下子红了,象个害羞的大姑娘。“到底怎么了?”我问。陈教授说,可是,从shoushu的结果来看,还是不太理想。确切地说,就是阿达胸部的高度超过了一般男性的高度,甚至比施瓦辛格的胸肌还要高出不少,看起来就象一个成熟女性的胸部。

“那怎么办?”我着急地问。陈教授说,yiyuan承认shoushu失败,赔偿阿达人民币二十万元。阿达拿到钱,就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

我急忙去找张部长,他的说法与陈教授一样。

我认为这件事完全是因我而起的。为了找到阿达,我四处打听,在电视、电台、报纸上连续多日刊播寻人启事,却最终一无所获。总而言之,阿达挺着一双女性胸部,在人间蒸发了。

日月如梭,转眼一年过去,阿达的事渐渐被淡忘了。这天,我正在整理一篇文章,有人敲门。抬头一看,是张部长。只见他红光满面,喜气洋洋,双手递过来一份金色的请柬。

“今天我结婚,请你喝喜酒,”说着,从身后把一个漂亮的新娘子拉过来:“你们应该认识的。”我一看,这个女人青春靓丽,魔鬼身材,浑身珠光宝气,我没有见过。看到我发楞的样子,新娘子咧嘴一笑:“兰兰,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我再仔细一看,差点晕倒:张部长这位漂亮的新娘子,竟然是阿达!

原来,阿达shoushu失败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拿了yiyuan赔款,找到另一家更著名的美容yiyuan,做了变性shoushu,彻底变成了一个女人。而且,由于胸部已不需要再做,费用也只需正常shoushu的半价。这一年多,都是张部长在偷偷照顾他。二人日久生情,最终缔结莲理。

我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以后我该叫你什么?”阿达一把搂住我的肩膀,哈哈大笑:“现在咱们已经是同性了,从今后你就叫我姐姐吧。”

这次,我真的晕倒了。THE END~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小说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