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跨性别女性 但我的孩子不知道

克莱尔是一位退伍的士兵,她知道自己的真实性别是女性,但她已经作为男人已经活了40多年。她的真实性别是一个秘密,连她最亲近的家人都不知道她是跨性别者,用她自己的话说,她是一个男人身体里的女人。

我曾在军队服役近20年,我结过婚,我和我的妻子生了一个儿子,我们看起来像一个典型的幸福家庭,但是我从来不敢告诉他们我是一位跨性别女性。我担心他们如何处理我以女性的身份出现的情况,我的儿子能适应吗?我的父母会不高兴吗?我不想让他们承受这些,我害怕他们对我的真实性别不理解。出柜的想法让我充满恐惧,但我觉得我不告诉他们是为了努力保护他们。

我在6岁的时候有了跨性别认同,到12岁时,我第一次偷偷穿上了女款的衣服。我在一个非常传统的家庭中长大,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情。有一天,当我穿着女款的衣服时,我妈妈走进了我的房间。后来我和妈妈再也没提起过这件事,但我的父母明确表示希望我以后不再这样做。

在我内心里,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女性。无论我选择穿什么衣服,我都是跨性别女性。16岁时我第一次在公众场合作为女性出席,我的但我内在矛盾依然存在。两年后,我掩盖了所有与我的跨性别身份相关的材料,然后加入了军队,因为我想强迫自己认为我是男性,并试图对此感到满意。在军队中,如果我被人出柜了,我将会失去职业生涯,所以我不得不严格保密。当时我觉得如果我不是跨性别者,生活就会容易得多,我对自己不能成为别人眼里的自己而感到沮丧。

后来我和珍妮结婚了,我们有一个儿子,但我无法摆脱自己的性别认同。偶尔,当我在返回部队的营地时,我会去找可以提供服装的安全场所的服务,在这个场所里我可以打扮成女人的样子。

我爱我的前妻简,但我无法告诉她我是跨性别女性。我害怕我的出柜会让她觉得我背叛了她,所以我变得更频繁低对她说谎,于是我成了一名非常优秀的演员。最后,我们的婚姻还是被摧毁了,因为我开始和她保持越来越多的距离,结果就是我们分居、离婚。

我观察到我身边有一些跨性别者,他们在结交伴侣的时候很快就告诉了伴侣自己的性别认同,最后他们依然和伴侣在一起甚至结了婚。于是我意识到,我如果我再次开始我的感情,我应该以男性的身份出现,然后告诉她我的性别认同。我应该让她知道,当我以女性形象出现的时候,其实这个形象也是我自己是同一个人。后来,我真的这么做了,当我真的遇到了她——桑迪,我告诉了她一切,她非常支持我还带我去找化妆师,她还陪着我以女性身份去各种场所,帮助我找到自信。

现在桑迪和我在一起已经两年了,当桑迪和我在家时,或者在我们一起外出,我都会以女性的身份出现,她知道男性和女性身份的我是同一个人。但这样的情况对社会上的许多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所以,我仍然不觉得可以作为一个女人出现在社会上。

目前我的状态在自己觉得舒适的情况下发展,我感觉自己处于控制之中。但是,这不是我的真实性别,让我继续作为一个男人活着是很累的,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

我的儿子现在已经二十多岁了,但如果他知道我是跨性别者,有可能让我和他的关系变得僵化。我有我自己的生意,如果我被客户知道我是跨性别者,那么我的处境将会有所不同。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只认识表面上的那个我,但我真的厌倦了这样。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新闻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1. xingjiaming | 时间:2018-06-16 07:29

    这样的烦恼我也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