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变性无奈成为“性工作者”

小金二十一岁,来自陕西,来北京不到两年。小金的身份特殊,特殊到无法用“他”或者“她”来简单概括。不过,他自己喜欢用“她”来称呼自己。她身上有着多重中国人认为的敏感标签:“变性”“演艺”“人妖”“北漂”“性工作者”。

小金来自陕北高原一个小山村,她没读过太多书,初一就缀学了。很小的时候,小金就觉得自己和别的男生不一样,喜欢和女孩搭伴,说悄悄话;喜欢偷穿妈妈和姐 姐的女装;喜欢班里那个最调皮却又最壮实的男生。

小金喜欢男生,但觉得自己又不像是同性恋。直到听到“性别认同障碍”这个词,她才意识到,真的是上帝把他放错了身体。

2013年,小金去做了隆胸、摘除肋骨等shoushu。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那一刻,小金说,“又惊又喜,这才是我真正的自己,又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的她,如果你与她擦肩而过,很难看出来她其实是一个男人。

如今,她又开始了另一段“不知对错”的人生。为了让自己更美,她要长期吃雌性JISU的药物;阶段性去做整容……这所有一切,都要花大笔的钱。除了去酒吧登台表演,两年前,她开始做“兼职”,为特殊癖好的人群提供性服务。小金在打电话,沟通着时间和数额。

“现在这个圈子挺大的,很多像我一样的“女人”都会靠这个方法活下去,我们这样的是基本找不到工作的,我最早在酒吧表演的时候,一个月赚的还不到500块,实在是太少了。”小金正在拆开快递,里面都是一些比较便宜的生活用品。

小金正在和一个登门拜访的朋友聊天,这个朋友也是个穿错皮囊的人,因为她还不到20岁,小金一直叫她妹妹。“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没有安全感,都很冷漠,而且特别爱攀比,风气不好,所以我一般不和她们过多来往。”

正在抹口红的小金。

小金登台表演的道具和衣物。

小金家里的鞋柜,她特别喜欢高跟鞋,所以大多数的格子里都是她的高跟鞋,有一些都不舍得穿。家是小金心里一个难以言语的痛点。12岁那年,父母就离婚了;目前的状况,除了妈妈和姐姐,其他亲戚包括爸爸都不知道。她已经有5年没回家。

小金与朋友见面。“北京很大,大到我来了几年,都还没搞清地名;北京很小,小到我至今也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地。”经历,让这个仅有初一文化的“男生”又或是“女生”的年青人,说话也越来越耐人寻味。

“活着即是一场修行”,这是小金微信里的签名。这句话是一位熟悉的客人听了她的经历后,随口安慰她说的。她觉得,这太符合自己内心的想法了。于是她记下来用做了签名。朋友们对我认识小金有些好奇,会来问各种各样的问题,我的回答只用四个字:“他本佳人”。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新闻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1. mantianfeixue | 时间:2017-10-22 07:18

    这是无可奈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