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变成女人的(第二章)

第二天,我面色沉重地躺在沙发上,詹妮就要来对我进行“女性化”,但我并不喜欢那样。约翰出门去参加他不常有的短期表演了,我和詹妮可以享用整个公寓。

我感到悲伤,詹妮一定是迷糊了。咋晚我研究了镜子中的我,结论是我绝不可能成功地扮演一个女孩。……虽然我与姐姐有几分相似,但那又能怎样?我是个男人,我两岁以后就从没有被人误认为是个女孩,唯一令我感到有点不太男子气的就是胡子和身体上体毛较少,只有下巴和腿上有一点绒毛。……但那又能怎样,许多男人都没有胡子和体毛,这并不能证明我和詹妮有可比性。

詹妮来了,我开门让她进来,她带了一大堆包化妆品和服装,我帮她提了进来。

“好吧,戴尔,你准备好了吗?天哪,你看起来像是上刑场!”

“也许上刑场还来的更容易一些。”

詹妮看着我严肃地说:“戴尔,这对你也许确实很难,但听我说,这只不过是一种装束而已,你只是为你姐姐着想,没别的。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想你也不会,现在你就只当是生命中最难过的一个夜晚,同时你也可以自豪地认为你是个伟大的人,无私地帮助自己的姐姐。”

我嘟哝了一声,詹妮让我去洗个澡并把腿上和腋下的毛剃掉。

“剃腿毛?不!”

“去吧戴尔,谁会注意呢?天气已经冷啦,你很快就不用穿短衣服啦。”

我走进浴室,关上门,站在喷头下冲洗着。想着实在拗不过去,我拿出很少使用的剃刀,剃起了腿上的毛,几下过后就完事了,我的腿感到更光滑了。詹妮是对的,我的腿本来毛就不多,谁也不会注意到的。

腋下的毛剃起来稍因难些,我不得不认詹妮递给我一把剪刀先剪去一些,然后才用剃刀剃干净。光洁无毛的腋窝看上去非常明显,我得记着在毛长出来之前再也不能穿背心了。

洗完澡,我向姐姐叫道“好吧,荒唐小姐,现在干什么?”

“穿上这个。”她从浴室门外扔给我一件衣服,那看似是件比基尼底裤,只不过是用弹性很强的橡胶制成的。

“詹妮,这也太小了!我不能穿这玩意儿!”

“是的”她从门外回答:“如果你想看上去像女人就只有穿它,你有我们女人没有的东西”

那玩意非常的紧,我感到我的小弟弟和睾丸都被完全压进身体里了,詹妮说的对,现在我的下部只能看到一点点隆起。

詹妮接下来扔给我一条棉质花边女式内裤。

“我有必要穿这个吗?谁会注意这个?”

“但穿上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戴尔。”

我无言以对,只好穿上它。詹妮又扔给我一样东西,我一看笑了。

“詹妮,你不认为你不认为让我用这些女人东西有点过头了吗?臀垫?我怎么穿这东西?”

“不是穿它,是用它来填塞在你的内裤里。屁股后面竖直放,每边放一个。另外两个放在臀部侧面,水平放。它们会让你有一个美丽的女性臀围。”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这些事?詹妮。”我问。

“我从网上学来的。”

“原来如此。”

詹妮又递给我一件胸罩,那实际上不完全是真的胸罩,每个罩杯里都有一个水袋:“这原是让乳房切除术的人用的。”詹妮向我解释道:“它完全是模仿女人的乳房而制的。我从一个在yiyuan工作的朋友那儿得的。”

我穿上它,感觉位置不对劲,又解开,折腾了几次才把它穿在正确的位置。感觉上这东西有点像po-lice-man用的手枪套一样绑在身上,看上去要多蠢有多蠢。算了吧,就当是一次万圣节装束。但我仍然不认为这些填填补补的东西能改变什么。

最后詹妮交给我一条腰封,这东西让感到不舒服,它压迫我的腰,使之束成细细的一握,我想开口向詹妮抱怨,但看到穿上它后我荒谬的样子还是止住了。我想,穿上它正好让詹妮确信还是不要让我扮女人的好。

“还有吗?”我问詹妮。

“没了,出来吧!”

“但我还半裸着呢。”

“那就穿件浴衣什么的,别穿套头的,我下面要替你化妆,我可不想你脱它的时侯弄花了妆。”

我套上一条拳击短裤,又拿起约翰扔在地上的一件旧的前面钮钮扣的衬衫。

出浴室前,我瞥了一眼镜子中的我,我突然发现:我并非那么可笑!现在那些填充物都被衣服盖住了,我看上去不同了:我的臀部翘翘的,象极了女孩子,我身体侧面显现出向内弯曲的、象个沙漏一样的曲线。比这更糟的是,那个乳罩使我看起来象是我真的有对乳房!尺寸适中的、可爱的乳房!我衣服下面盖着的身体的每一部分看上去显然都是属于一个女人的。

但我仍不太担心。……填充固然可以改变体型,但我的脸仍然是原来的,我的脸还是那张我每天都在镜子里看到的粗糙的、英俊的、男人的脸。能被她用一些颜料就能改变?……不可能!她绝对不可能使我被人当成是个女人。

我走进起居室,詹妮让我仰面躺在我的大躺椅上,拿过我的台灯对着我好看清我的脸部。然后开始工作。

首先,她把我的头发一起向后梳,还不停地指责我尽用些廉价的洗发水,直到我答应以后只用她给我买的;我不让她对我的发型作永久的改变,只允许她修去一些开叉的发稍。

她拿出一根女孩子们称之为“发带”的彩色的弹性带,把我的头发在身后扎成一个马尾。然后开始给我化妆。

“这并不难。”她笑着说:“你的下巴并不太突出,另外你也没有多少胡子,我今晚帮你化妆,但你以后得学着自已做。”

“但别人都说我在大学什么都学不到。”我调皮地开玩笑道。

“这就对了,保持你的幽默感。”

詹妮开始工作,她在我脸上使用了许多化妆品,诸如眼线、睫毛油、口红、胭脂、腮红等,几次她化好了又擦掉重来。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女人老是会在化妆间呆那么长时间。当我意识到她想修剪我的眉毛,我立刻制止了她。最后她只好让步了。我想从她的化妆镜里瞥了一眼自己的形象,但她不让我看,他说只让我看她的最终产品,那样才能让我确认我能成功地扮成女人。

“詹妮?”我问:“你真的认为这些化妆会起作用吗?”

“绝对有用。”她吃吃地笑道:“我完工后,你甚至自己会都不再相信自己是个男人!”

“詹妮的话使我脸红:“不过我很抱歉詹妮,有些东西化妆是改变不了的。”

我记得詹妮听了的的话楞了会。

很长时间詹妮都试图用化妆来掩盖她脸上的伤疤,但后来发现还是这没有多大,最终放弃了。我的话对使她又想起了心酸的事。这使我感到内疚,所以我停住不再多言。

詹妮给了我一双长筒袜,我费劲地把它穿上。

她又在包里四处翻找:“噢,有了!我想这会非常适合你的,很保守,也配合你的肤色。

那是一普通的黑色长裙,及腕的袖子,长长的裙子快要垂到地上。领口比男式服装开得低,但又不是很低。做工相当好。

“你想穿什么?戴尔,舞会装?”

“詹妮,记着我为什么同意你这样做。”詹妮看出了我的不满,闭上了嘴。

虽然我对这身较保守的服装还算满意,但心里也有点期望被打扮成拉斯维加斯的歌舞女郎。

詹妮帮我穿上了衣服,并替我拉上了背后的拉链。然后在我的耳垂上夹上一对人造珍珠的耳夹,又在我脖子上戴了一条珍珠项链。
接下来她给我涂指甲油,我的指甲太短了不好涂,于是她给我粘上了一副亮晶晶的假指甲。她还告诉我在史蒂夫来之前不要再剪指甲,那她就可以在我自己的指甲上涂指甲油了……她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是我最后一次打扮成这样了。

最后是鞋,她说在她自已的鞋里很难到我的尺寸的,只有一双好看的平跟鞋还不算太小。

对我的化妆作最后的修整后,她领我到镜子前,我很遗憾地看着她,心想--我怎么可能让人相信我是个女孩。几分钟后我就会让她清醒了。现在,我还不得不去看一下她的“杰作”。

我希望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女孩子衣服的滑稽男孩,就像班尼·希尔(著名喜剧大师,一个滑稽丑角扮演者。译者注)男扮女妆。我想这一思想状态就是为什么……当我一看到镱子中的图像就会惊讶地喘不过气来……!

詹妮也从镜子里看着我!天哪,我实在是太像她了!……梳理得光滑、整齐的头发,化妆细致的脸,细长的涂着光亮指甲油的手指,瘦瘦的合体的裙子、凸现女性曲线的胸脯……唯一区别于詹妮的是我的脸上没有疤痕,我像没有受伤的的詹妮。如果她没遇上车祸,她应该像我现在的模样。

这对我真是个灾难性的结果!整个晚上我都在想着我穿上女人的衣服会非常可笑,詹妮看了肯定会放弃她的计划。可现在……我可怎么办?

“你看……怎么样?”詹妮兴奋地问我。

“我想……看上去……还行吧。”我实在想说:糟蹋透了!但我无法说出口。我明显地与詹妮惊人地相似,我如果说自己也就等于在说她。

“你看上去棒极了,戴尔!”

“……我……,这不行的,詹妮。”

 

 

詹妮正准备反驳,突然,门口钥匙在钥匙孔中转动的声音使我们俩都惊呆了,那一定是约翰,他提前三个小时从他的乐队回来了!

我惊慌失措,约翰不知道内情,他会把我当同性恋的,或者他会认为我喜欢穿女人的衣服!他一定会把我当成一个喜欢男扮女装的心理变 态者踢出公寓的。我实在没有理由与他争辩,犹其是现在我还穿成这样。从詹妮的惊恐的脸上我看到了和我一样的心情。

约翰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带着满身的劳姆洒的味道,还叼着支呛人的手工卷制的烟。

“……混蛋的夜总会……这么早关门……”他转向我们,因酒精和气愤使他的眼咪成一条缝。

“天杀的……这儿 发生了什么?”他吼道。

“约翰……听着,我来解释……”我开始说。

“解-释?解-释-个-屁,有什么好解释的!”约翰一字字地吐出,他比我想像的更加疯狂。

“这不是真如你看到的那样。”詹妮也缓过劲来。

“如果不是那样就好了!”约翰继续咆哮道:“……我出去时我告诉你帮我录下巨人队的比赛,可现在,录相机根本没在转!”
詹妮和我楞了一愣才反应过来,约翰并没有注意我,他注意的是电视机。

“噢”

我结结巴巴地说:“比赛由于下雨没打。明天才打呢。”

“噢,这样。”约翰把嘴里的烟头吐进垃圾桶。他的气愤好像马上全消了。他看着我:“你怎么这身打扮?”

“噢,詹妮在网上遇见了个男孩……”约翰已经蹒跚着走向橱房:“别在意,开个玩笑……这是你的糖吗?我能来点吗?”

当约翰摇晃着走进卧室,詹妮对我笑道:“约翰看到你并不感到有什么不对劲。”

“詹妮,即使看到一群大象穿裙子走过,约翰也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我很抱歉,这身装束并不能使我放心。”

“但它使我放心,我们说了都不能算,我们应该让别人来评判。”

“好极了”我讥讽地说:“为什么我们不邀请女生联谊会来这儿评判一下?”

“不必那么麻烦,听着,我知道离这二十英里外的地方有个小酒巴,为什么我们不去那儿喝一杯,如果有任何人看出你不是个女孩,我决不会再强求你这样。”

“真是好主意!我将成为校园里的笑料……这家伙喜欢穿女人衣服。”

“戴尔,现在在校园除了我和约翰还有其它人认识你吗?”

“现在还没有,但保不准会有个把面熟的人呢?”

“不会的啦。”詹妮回答:“不会有人认出你来的,即使有人认出你是个男孩—虽然这几乎没有可能性—他也不会认出你是戴尔·西蒙斯。更何况我们是在几十哩外的酒巴”

“很抱歉,詹妮,你当然不会担心,这只会对我有影响,不行!”

詹妮看上去很伤心:“戴尔,我可以坐在这里,一整夜对你诉说史蒂夫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可以求你、威胁你、或在你面前哭泣,但不!我只想对你说:“帮我一次吧!”

我看着詹妮—我那十九岁的姐姐—除了我没被任何男孩爱过,我想如果她能有个男朋友,这会给她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快乐啊。我脑海里总是回旋回她渴望的眼神。

……一阵沉默过后,我把我的钱包放进詹妮带来的女式小手提包里走出公寓,詹妮一边驾车一边还不断提醒我把上身坐直。车在夜色中奔驰,不用开车的惬意到也不错……不久车到了那个小酒巴。

这是个不太起眼的小洒巴,我尽力记住这个地方,我想如果我以后约会美眉这到是个不错的地方,温馨而恬静。

“好吧!”我说:“ 我们的计划是—进去—出来—不要超过五分钟。”

“戴尔,你看,我们是去喝一杯,不是去抢银行,我们在这里会过得很愉快的。”

“愉快?这又不是我在家看足球赛,我不可能会感到愉快的。”

詹妮笑了,无奈地摇着头……我们走了进去。

这地方生意不错,许多桌子都已经有人了,几对情人在和着自动点唱机的音乐跳舞,我惊恐地发现里面有几个人穿着印有我们学校名字的T–恤。

我们坐下要各了一杯苏打水,因为我们还没到法定的可以喝酒的年龄。我想我当时一定很忙乱,大口地喝着,只想喝完早点离开。而詹妮却不不慌不忙,一小口小一口用吸管吸。

……当我看见一个我们学校的块头大大的男孩向我们的方向走过来时,我当时应惊呆了。我在心里祈祷他只是想上厕所,但他直向我们走过来!这下完了!我被认出来了!我只希望他头脑中不会有暴力的想法,他只是相羞我而不至揍我,或把我扮女人的事告诉所有的同学们。

“……嗨!”当他到我们面前时他说:“我叫克里斯,希腊人。”

他要跟我谈交易了……我想。

出乎意料地,他看着我说:“……嗯……你愿和我跳舞吗?”

……我感到糟透了,他没有揍我,但他却重重地打击了我!……现在说我感到到不知有多窘,而且詹妮的就坐在旁边!现在我还怎能向詹妮解释说这套行头不行呢?

我结呐呐地开口拒绝了他,他又转向詹妮:“那请你……?”但当他看清詹妮的整个脸,马上止住话头:“啊–噢,我……有事先走啦。”他结结巴巴地说着立即转身跑开。

“真是个大混蛋!”我气愤地对詹妮说。我明显看出詹妮那十分难堪的脸。……我被激怒了,那家伙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他不愿她跳舞是因为她脸上的疤。我甚至于想威胁他如果不与詹妮跳一晚的舞就杀了他,我想把他叫出去决斗。但是……我实在不能穿着女人衣服还想当英雄。

“詹妮,别让这恶棍搅坏了你的心情,他不值得。”

詹妮苦笑着对我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我身上发生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在整个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着如何使她高兴起来,我想恐怕只有一件事能做到。

到我公寓时,她有气无力地对我说:“再见,戴尔。”

“詹妮,听我说……”我看到她的眼睛难以察觉地一闪:“我穿成这样去……对你是否会有很大帮助?”我不能说“约会”二字,更不用是是和一个男人:“……代替你去见史蒂夫?”

“戴尔”她夸张地对我说:“这也许对我意味着整个世界!”

“好吧,不能接吻,不能干蠢事,我去!为了你。”

詹妮冲上来紧紧地拥抱起我:“我今生今世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所做的,亲爱的小弟弟。我和史蒂夫会永远对你敞开家门的。”

我想她似乎太急了些,但看到她高兴起来真是好极了。我与她道了晚安,走进我的公寓。
……
我脱下那些愚蠢的女人衣服,洗掉化妆,爬上床,“上帝啊!”我想:“我怎么会答应了这事啊?”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我是怎么变成女人的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