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变成女人的(第三章)

距史蒂夫来这儿只有短短的一星期时间,詹妮努力去把我这从一个当了十八年男人的人“变成”一个女孩子。这对我真是一种折磨,我唯一的安慰是一当史蒂夫来过之后,这一切都将结束,我只是希望我的付出能使詹妮快乐。

我第一天的“训练”内容是一遍遍地读詹妮和史蒂夫互相传递的信和E-mail,我不得不去了解关于史蒂夫的一切:他的学校、家庭、喜欢的事和不喜欢的事等等等等……。这些对我都非常枯燥乏味,但詹妮让我一定要有所准备,她不希望我和史蒂夫见面时,当回忆起他们之间的往事时我言以对。

我发现我的姐姐与史蒂夫谈了许多极隐密、极暧昧的想法和许多隐私方面的事,有些甚至于对我都从没提起过。这也使我有些须嫉妒。我现在发现了一个象她这样年纪的女孩对男朋友比对自己的家人更易于敞开心扉。这是我以前所并没有意识到的。

史蒂夫的信使我不安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不断在信中写道:他是多么多么地“渴望”她,“需要”她,希望能把她“抱在怀里”。……他定会对我那样做的。虽然詹妮总是向我保证他们的关系并非建立在肉体上,要我放心,但我却无法放心,史蒂夫穿越半个国家来见詹妮,我不信他会满足于“不接吻”,我一定得好好防着点。

詹妮是个严格的老师,我本以为她只不过教我涂涂口红、画画眼线,但并非如此,詹妮坚持要我不仅看上去像她,更重要的是举止等各方面都要成为她。

首先进行体态和走路训练,穿着女装和高跟鞋在我的起居室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来来回回地走,每天好几个小时。约翰也不怎么了,几天前就消失了,我也不知他到哪去了,但我想开学前他会回来的。总之我们现在有了个私人的地方,这样詹妮可以教我重新学习以女人步态行走。

“不戴尔,不要无精打采的!挺胸,抬头!……我发誓,你现在走的象个猿人!……别撅屁股,孩子,也许现在应叫你姑娘?别担心,你会习惯高跟鞋的,我刚穿的时候也这样。”

接下来的训练是化妆和发型课,尽管詹妮会在约会那天帮我化妆,但她希望我学会可以自己补妆和整理头发。我现在的指甲还不够长,但在她的修护理和剪下以经比以前不知好到哪去了。很快我学会了如何为自己进行基本的化妆。

我的声音是个问题,我不像一些歌唱演员,我没有假声。詹妮一遍遍地教我,她让我张开嘴好象打呵欠一样同时轻声地发音,我感到这样真蠢,但至少可以使我发出象女人一样的声音。

我感到最困难的是女性化的行为举止,我很容易就忘记我不能剔牙、坐下的时候不能把两腿拉开、或是不能上男厕所。她一次次提醒我不能有带侵略性,让男孩拿所有的主意,只是顺从他……。这使我感到屈辱。我恨这样做。不过……至少我现在有点知道女人们不得不忍受一些东西。我下定决心下次和女孩子约会时一定要好好恭维她,她的衣着、发型、和她的一切的一切。那样她一定会死心塌地的爱我的。

最后,在史蒂夫来的前一天晚上,詹妮神经质地给我试了一套又一套衣服,想找出她认为史蒂夫会喜欢的。她是那么地紧张,认人感觉是她,而不是我去赴那个约会……从某种意义上说确实是她,我可没有一点兴奋的感觉。

当安排好我们的装备,她对我说:“戴尔,你认为我怎么跟史蒂夫说呢?我说我……也就是你……不和他接吻,是这样吗?”

“好极了,我希望你明确切告诉了他这个意思。”

“好吧戴尔,……但**虑过,史蒂夫决定飞几百哩来看我,我又告诉他我是多么多么地喜欢他,但我担心如果我不去疯狂地吻他他就会认为我其实并不爱他。”

“……不!!!!”

“只是轻轻地吻别,只是用你的唇触一下他的唇,不用舌头。这不会太难吧。”

“我们有约定詹妮,说一万次我也不同意!!”

“那算了吧,但你至少要牵他的手吧?”

我有点愤怒了:“为什么我明天不留在家里?那正是我该做的!”

“戴尔,你这样不公平。”

“不,是你不公平,”我立即回击:“你认为有哪个男孩会为他们的姐姐做这样的事?没有!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你,但我答应了就会去的,可是别逼我,要不就你自己去。”

詹妮默默地为我打扮。我先是穿上一双丝袜,我第一次穿丝袜时撕破了三个地方,但现在,幸亏詹妮的训练,我可以很熟练地穿上它,即使是带上长长的假指甲。接着,套上她找出的黑色短裙。现在的天气并不太热,因而在我看来,这短裙有点太短,只有及膝长度!这是一条打褶的侧面有钮钮扣的裙子。穿它让我费了些工夫,我只习惯于前面的拉链。

接着,我穿上一件紧身内衣,它紧紧地包在我身上使我的“乳房”凸现我的胸前。最后,是一件小小丝绸的黑上装,它没有袖子,我的整个肩膀和手臂都露在外面。它的钮扣钮在前面,但却是反方向的。(左边钮)

我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我仍感到不太放心。

最后戴上手镯、项链、耳环,提起小坤包完成了整个装扮。

“现在……”我严肃地说:“你看怎么样?”

“你自己去看。”詹妮回答,带着苦笑。

我走向她指的镜子,幸亏有了一星期的训练,我看上去比以前更象詹妮了,我就像是她的孪生姐妹,天呢!为什么我不生得特别高?为什么不生得粗糙或满身肌肉?为什么不生得遍体汗毛?但不!我皮肤又光滑又苗条,谁也不会否认我与姐姐像极了。

“戴尔”詹妮问:“你想如果妈妈看到你她会怎么做?”

“我当然知道她会怎么做,她会对我的化妆大动干戈然后让我去参加美国小姐竞选。”我笑着试图增加一点幽默气氛。……她看着我没有笑,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

“戴尔,答应我,我不指望你去吻史蒂夫,我想这对你确实很难,但别对他太严厉,他很容易听劝的。高兴点,做很要象史蒂夫是你想要嫁的那个人,那就是我的感受。求你啦戴尔,就算为我做我沿法做的事。一生中只这么一天,装得迷人些,漂亮些,装成陷入了爱河,只当扮一个角色。拜托你啦。”

我点头,不知该怎么办好。

第二天我开着詹妮的车去机场,“……放松!放松!”路上我不停地对自己说:“高兴点,再高兴点,为了詹妮!你要尽力使史蒂夫快乐,他只不过24小时后就会离开的。”

…… 在史蒂夫看到我之前我就认出了他,他和照片没什么两样:褐色的头发和胡子,兰色的眼睛,个子高高的,我想谁都会认为他很英俊。……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叫出了他的名字。

“詹妮!”他穿过通道向我喊道。冲向我,我还来不及阻止他,已经被他紧紧抱住。我也不便来左右摆动来摆脱他,男孩们都是这样对待女孩子的,拥抱并不需要事先请求。我在内心里向自己说:史蒂夫只不过把我当成詹妮,他是对一个女孩的正常态度。我还提醒自己要做得象詹妮一样。

我试着用真诚的态度告诉史蒂夫,他的到来让我感到是多么的幸福。史蒂夫递给我一束玫瑰花,想到当我把玫瑰交给詹妮时,她会是多么地幸福时,我高兴地笑了。“谢谢你!”我对他说。

“不用谢!”他说:“……我们下面怎么安排?”

我建议我们先去吃点什么。我们驾车到机场旁边的一个不错的小餐馆,餐馆的风格独特但价格并不昂贵,我们坐在一个角落里边吃边交谈。……实际上是史蒂夫一个人在不停地说。我现在并不去想史蒂夫有什么不尽人意的地方,但看来他确实很自负。所有的话题都是关于他的,不过这样对我反到比较容易了,因为我不必过多地谈论自己,不必强迫自己用女人的声调说话。但同时也使我感到无聊,我注意了一下挂在史蒂夫身后的钟,他一个人说了足足二十三分钟没向我问一句话。

……最后我建议我们离开这里去什么别的地方:“这再好不过了!”史蒂夫说。没等我意识到他的话的意思,他就抓住我的手,我竭力忍住才没立即把手抽回来。他盯着我的眼睛:“为什么我们不离开这里到某个安静隐密的地方去,那样我们可以亲热亲热。”
呀!我猛然醒悟他的意思:“我们还是去看电影吧。”我竭力用热情的口吻回答。

史蒂夫明显有些失望,但还是没有表现出来。他已经与詹妮约好不接吻的,只好答应遵守。

我们走出餐馆,突然间我感觉到好样有些什么事情忘了办。好像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当我们走进我的车时,我意识到那是什么。
“天哪史蒂夫,我忘了我的新生注册!!!” 这是真的,为了准备这次滑稽的约会,忙得晕头转向,我完全忘记了这星期必须要去注册报到。而今天–星期五–是报到的最后一天。如果我不去报到我就要再等到下一年度,那么至少今年就不能入学了。这是我决不能容忍的。我马上把这个情况说给史蒂夫听,假装甜甜地对他说由于他的到来使我太兴奋了,以至于忘记了去注册,……我只需耽搁半小时,但在他听来,这就像是个天大的不合理要求,定要跟我一起去。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走进报到处,满心的紧张,我穿成这样去注册行吗?已经没时间去公寓换装了,由于史蒂夫不愿我离开他自己去注册,我只好和他一起走进校园,让一个人在外面等一会。我走进注册处。好在戴尔读成“黛儿”,就成了个女性的名字,我只要先这样注册,几天后,我再回来告诉他们,他们不小心错把我的性别写成了“女”。应该可以改回来的。

坐成一排抽着烟的注册人员在班级名册上写下我的名字,给我照了照片,甚至都没看我第二眼。他们一定是忙了一整天了,心里只想着早点下班回家。当我想到一会儿他们还要我的学生证贴上我的照片时我心里一阵惊恐。但我立刻想起:约翰曾告诉我花五美元就能把照片换掉。我只需说我原来的丢了,再换上我男装的照片就行了。

我注册完走出注册处准备离开,史蒂夫嘻皮笑脸地走上前来:“这下完了?”

天呢,詹妮怎么会看上这个家伙?他在网上也许是个迷人的家伙。……或者是我对他的要求太严厉了,在我看来,没有哪个男人能好到真正配得上我的姐姐詹妮!

我们买了两张票,我非常想看“机械战警”,但想到这不应该是詹妮喜欢的,于是我只好就建议看一部人物比较多的外国电影。史蒂夫好像不喜欢我的选择,……但至少我不是唯一看这么部乏味电影的人。

我们并肩坐在黑暗的电影院里,电影出人意料地精彩,是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被送上前线的士兵和他的妻子生离死别的故事。我被电影吸引了。我没注意到史蒂夫把手臂绕过我的脖子,直到他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

这对我是真是严酷的现实,他还更进一步地不经意地沉下他的手,搂着我的手臂。我该怎么办?如果我耸肩要他拿开,他么他就会认为我–不!是詹妮–不喜欢他,这会给詹妮带来麻烦的,我不能这样“帮助”她,破坏她与史蒂夫的好机会。况且,这仅仅是个友好的“半搂抱”,我和每个我约会的女孩都这样做过,我在心里为自己的现状开脱:有多少和我约会的女孩希望我一点也不碰她?

我尽力注意电影银幕,试着不去注意搂着我的强壮的男性手臂,但这并非易事,头脑里总想着这只手臂的主人也许现在正想如何能把我弄到床上……。我只有不停告诉自己挺住,这很快就会过去的。这事不会在我身上发生的。

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当银幕上的男英雄吻一个战地医院的女护士时,我发现史蒂夫的脸向我凑过来,我在他还没来得及走下一步时立即站了起来。

“你要到那儿去?”史蒂夫有点震惊地问。

“去……厕……洗手间。”我咕哝着吐出这么一句。

“我冲进洗手间,……幸而我还记得进女洗手间!这里也许是唯一的可以摆脱史蒂夫自己静一静的地方。

我很惊讶这里真是比男厕所干净多了,墙上没有乱七八糟的涂画,地上也不是满地垃圾,这真是个不错的环境。

正好电影到了个不太紧张的阶段,洗手间里有很多人,她们都在补妆、互相开玩笑。为了不使自己太引人注目,我补起了口红。

我的思绪并没有平静下来,史蒂夫超越了他“不接吻”的承诺,这个可恶的家伙!我只得离开他,我恨透了他。

但是,我不久又渐渐平静下来,……毕竟他并不是拔出他的那话儿或其它什么的,他只是斗胆想吻一下,如果是詹妮,在这种状况下,她多半会接受他的吻。就连我自己不也是常想去吻个不是很熟悉的女孩子吗?我想起当女孩拒绝我的时候我是多么地尴尬,现在我是以一个女孩子的身份来约会,感到这是种羞辱。难道我真希望女人都是这样?我当然不会是这样想。

但目前的首要问题是史蒂夫,我该怎么办?显然不能吻他,但他会怎么想?我不想让他感觉到是詹妮不爱他。

我有了办法,我想叫他出去走走,然后我将温柔地、真诚地告诉他,我还是非常非常地爱他,只是我不能第一次约会就接吻,但下次再见面时,我就不会再不害羞了。那样他会知道詹妮并不是不爱他,他会继续与詹妮交往,同时我也可以不必与他接吻。

当走出洗手间时,我发现戏已经演完了,史蒂夫正站在过道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当我建议散散步时,他听了好像又高兴起来。

我带他走到一个街心公园,这里安静而隐密,我们坐在长凳上。“史蒂夫,”我开始对他说:“我的的确确喜欢你……”我刚说完这句他马上接过来:

“我也是”他说,接着立即抱着我吻我,我试着挣扎,但他的力气太大了。我记得所有的感觉:他扎人的胡子;压在我唇上的满是口水的嘴唇;双手抓着我肩膀使我很痛。我无法从他手中挣脱!我不能叫喊!如果我张开嘴叫喊他定会把舌头插进来。
我中圈套了!

情急中我终于有了办法,我停止争扎,使劲把嘴唇向里抿,象个木头样地不动也不作回应,……我预料的不错,史蒂夫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一当我的嘴离开危险地带,我立即猛击史蒂夫,向他大声抗议道:“你保证过不接吻的!”

“就让我破例一次吧!詹妮。你不会以为我那么大老远跑来是为了‘不接吻’或仅仅为了接吻吧,别那么假正经好不好。”

我站走来跳开:“史蒂夫……”我叫道,已经很难再保持女性的声调了:“我现在就送你回旅馆,对不起明天不会去送你了,你自己去机场,我很抱歉。”

史蒂夫眼睛盯着我说:“去你的吧!婊子,不用你送,我能走!”

他咆哮着离开公园,走几步又回头骂道:“臭婊子!”

我驾车回到公寓,使劲控制不让自己超速。我想这真是可怕的一天,但我并不是指史蒂夫的离开。我嘴里还残留着恶心的口水味,我得回去喝点滚热的咖啡洗一洗。

更糟的是我不知如何向詹妮解释,如果我告诉她,史蒂夫只是想与她上床,及他达不到目的时如何诅咒我。她虽然不会责备我,但那会伤透了她的心。她也许甚至都已经为她们的孩子起好了名子……。她是如此相信史蒂夫与她会有结果,我怎么能告诉我唯一的姐姐,她所爱的人是个……只对她身体感兴趣的完完全全的大混蛋?……好在她明天早晨才来拿车,在那以前我也许会想出解释的办法。

我走进我的公寓,计算着我还有多少时间换回男装。……令我惊讶的是,约翰已经回来了,他醉醺醺地到在咖啡桌下,摆弄着一只伏特加空瓶子。

“当心别着凉了!朋友。”我走向我的卧室时向他咕哝了句。……突然,一个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是詹妮。

“戴尔!”她兴奋地叫着出现在门前。“我等不及了,快告诉我每一个细节!”詹妮看上去兴奋得像个刚得到圣诞节礼物的孩子。我真希望我能告诉她她所期待的精彩的、浪漫的好消息。……但我想她应该知道真相。

我让她坐下。……我告诉了她一切,每一个细节。但没有做任何道德上的评价,她的兴奋渐渐地裉去了。我的故事讲完后,她忧郁地用双手捂着脸。

“他还是同其他人一样,……只是喜欢一张漂亮的面孔,……只是想上床,我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他也许有一打网上女友!”
我想安慰她,但又不知说什么好:“詹妮,对不起。”我只有说。

詹妮看着我,……令我稍稍安心的是,詹妮看起来并不非常气愤,至少不是对我,“戴尔,够难为你了。我实在惊讶你能忍受那么久,谢谢你。小弟弟。”

“詹妮,这实在不是个好结果。”

“这当然是个好结果!我认为让你去赴约就不应该,我根本不该答应见面。”

我看着姐姐;“对!这确是个蠢主意,让我精心打扮成你的样子去约会。……詹妮,向我保证再不会有下一次了。……如果以后你遇到某个特别的男孩–我相信你会的–你应该自豪地去面对他。

詹妮快流泪了,但她还是笑着:“你真这么想?”

“我相信这一点!”我们互相抱在一起。詹妮哭了,我也流下了眼泪。

最后我们平静下来。“那么……”詹妮说:“……感觉做个女孩子怎么样?有那么难受吗?”

“詹妮,真KB!这下我知道与我约会的女孩怎么看我了!我以前真恶心!”

詹妮笑道:“我想你也一定和史蒂夫一样坏。……好了,过去了,……你就当从没发生过这事。”

“算是过去了,但是詹妮,我还以女性的身份去学校注了册,我还得去改过来。”

……呯……“**!”一个大大的撞击声和着痛苦的叫声传来,是约翰坐起来时,头碰到了咖啡桌,他用手捂着头在起居室里团团转,像笼子里的老鼠。

“……注册?……注册?……学校?不!你不能……”他还是有点醉,结结巴巴地好不容易说出几个字。

“约翰,你叽哩咕噜说些什么?”

约翰想回答我,但又停住了,他捂着他的肚子,跑向卫生间。接着传来他在抽水马桶(我希望是)里呕吐的声音。

“……我……不记得我吃过那些。”约翰擦着嘴咕哝着走出卫生间。他看上去有点清醒了。

“约翰”我以最大的耐心问他说:“你刚刚说什么?关于……学校,……注册?”

约翰端起一杯咖啡,解释道,我是个新生,詹妮也就大二,约翰是老生(实际上是大三),有些事情我们还不知道。

三年前,学校蔓延作假风,毕业班学生帮有钱的低年级学生代考、代写论文。低年级学生让他们的朋友到考场代替他们考试,他们有的甚至不用上课就可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大学报”因此把我们学校当成一大笑柄,电视新闻对学校进行了曝光,州go-vern-ment知道后要取消学校的办学资格,切断所有的资金渠道。
学校唯一能做的是严肃对待,严惩不诚实的学生,任何人帮别人考试或写论文都将被开除出学校,此风才稍有好转。……为此学生第一天进教室时和每次考试时都要向教师出示学生证。……如果你想用别人的学生证或用你注册时的那个“女人”的学生证,你可能会面临一学年停学处分。你还会失去信用至永远无法获得学生贷款……

制定了这一规定后至今无一例外。两年前,两位“橄榄球明星”付钱请某个啦啦队长代考,后来涉案的所有人都被开除了。其中一个家伙是近十年来学校最优秀的球员。……这才使州go-vern-ment满意,同意继续资助学校。

我慢慢感到问题的严重性。……我用女人的身份注的册,难道我真的要以女人身份走进教室?

“约翰,”我问:“你认为他们真会因为我的注册是‘女’,就把我踢出校园吗?”

约翰考虑了一会儿说:“也许不会,也许,但你的问题是你的学生证上的照片。”

我快发疯了:“你不是说很容易换学生证的吗?”

“换?当然。可你的照片已经录入电脑,他们用的还是那张照片,他们不会换照片的。那太贵了。”

“那么我现在持的是女人的学生证,我怎么进教室?我怎么参加考试?谁都不会相信这照片是我的!”我狂暴地挥动着我的“女”学生证,我转向约翰吼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别抱怨我,我怎么知道你会穿成这样去去注册?”他坏笑着指着我的装束。……到现在身上还穿着那身女孩的装扮,我无言以对,况且我的膺品乳峰还正对着约翰的胸口。我只好转过身。

“你去了新生指导处了吗,他们会向你告知我刚才向你说的一切的。”我确实没去。……我想责备詹妮,但又有什么用呢?我应该早就去注册的,但我自己给忘了。

“我现在怎么办?”我绝望地问,经我们三人的研究归结成下面三点:

1.我不能冒险去换学生证,只能用现在的。如果被抓到会被开除的,这会摧毁我的前途,没有其它哪个学校会相信我会“不小心”穿了件裙子去注册。

2.我也不能推迟到明年再以我自己的名字注册入学,因这我没地方可去,我已经付了两个月的房租,另外我也不愿在等待入学的这段时间打只拿最低工资的零工。更糟的是,不论我是否入学,我都还欠学生贷款。最后是詹妮找到了我似乎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戴尔”他问:“这个学校对你有那么重要吗?我是说,你为什么不去上其它的学校?”

“当然”但想了想马上又说:“这不算个建议,如果我不上这个学校,我怎么把所有的学费要回来,那是直接从银行划转的,我到那去筹集那么多学费去另一个学校注册?”

“对,但你不能明年转到另一个学校去吗?你今年只不过学些基础课程,不必担心与别的学校有多少不同。另外我知道你学习很努力,不用担心得不到足够的分数让别的学校接收你。”

“是的,我可以转学。但我如何渡过今年这一年?我只有这张女性的学生证!”

“那么……就当你是个女生。”

“但我不是……”我明白她的暗示了。“不,不!如果我穿成这样去上学,我会被人骂死的!没门!”

“戴尔,你还能想出其它办法吗?”……我试了,但没想出任何办法。

“但是詹妮,我不能以女孩身份去上学,回到家里又变成个男孩,有人会看见的,我会被抓住的。”

“对,你必须一直做女孩子。”

“一直做女孩子”我模仿着詹妮:“妙极了,一直扮成女孩子过他妈一年,我真得这样吗?”

“戴尔,我想这是唯一的途径。”

“我不愿再讨论下去了,走进了卧室, 砰地关上门。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我是怎么变成女人的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