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变成女人的(第九章)

时光过得很快,转眼已经六月中旬了,学期快结束了。……拉瑞和我一起在体育馆里锻炼,拉瑞在练哑铃,他强健的肌肉一突一突的,显然最近花了不少功夫。他当然比我强健多了。…当我们单独在一起时,他总不时地把我按在沙发上对我到处亲吻,当然这只是个游戏,而我只要告诉他我不舒服,他也就不再勉强。不过我一般不那样要求他。

我也在煅练,但我用的哑铃只有每个5磅重,而拉瑞用的每个有40磅重,我低头看我那细细的胳膊上部的二头肌,显然看不出有什么结果,但至少常常煅练可使我保持苗条。我穿着一件紧身裤,上身穿着件运动胸罩,它们凸现了我优美的体型。体育馆里的目光被我吸引了不少过来。

拉瑞喘着粗气把哑铃放回架子上:“好了,宝贝,今天差不多了,我都快不能动了。”

“真可怜。”我开玩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不我等一下帮你按摩按摩?”

“太好了,我已经感到好多了。”他吻了我:“听着黛儿,这个周未我要去看我的父母,你和我一起去吗?”

“我不知道,听起来象是家庭私事,你真想让我去吗?”

“当然想,嗯……,我想是该把你介绍给我父母的了。”

什么?介绍给他父母?……天呢!要把我介绍给他父母!……拉瑞抱着我,她没看见我脸上难言的羞愧表情。拉瑞的父母住在离此八个小时车程的地方,他当然不会带一个关系普通的女孩去与他的父母共进晚餐,他显然想得更远,也许很远很远。……也许他在考虑一种永久的关系。……他以前也与我谈过未来,谈过毕业以后的生活,我也在他的计划之内……。

我怎么办?是我导致了这一切,全是我。……每次与他约会,我都假装成我爱他(至少我认为那是假装,有时我也很疑惑。),现在怎么样?几周后我就要离开这个校园,拉瑞的怎么办?我总不能就此突然消失!这不是个好办法。

人们许会认为我是个冷血的小荡妇–我没有别的语言来表达。……我就是那种约翰最恨的女人:先是表现得好像喜欢一个男孩,然后没来由地把他一脚踢开。……所有的男人都恨这种女人!……最糟的是,我会伤害了拉瑞,一直呵护我、为我出头、关心我、爱我的拉瑞。而我却用撕碎他的心来报答他。

我头脑中涌起一个念头,是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我不能再假装明年还能天天见到他的样子,我当然不能见他的父母,我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拉瑞,我想我还有其它的约会,我们到此为止吧。”

“是吗?”拉瑞问,面带着笑,我知道他是认为我在开玩笑。

“我要会另一个人,我是认真的。”

一瞬间,拉瑞像是被猛击了一拳,但他很快恢复了,他的面色严肃,神情激奋。

“黛儿,”他说,他的声音坚定而清晰:“我们不一定非要见我的父母。如果你想要干些别更有趣的事,我……可以理解。”

他艰难地说出这几句话……我与他约会了好几个月,从没看到他这样的脸色,一种濒死的感觉。……但如果给他一种虚假的希望更加残酷。

“我不想做什么更有趣的事,我只是想说,我们完了,对不起,我们在一起曾经很快乐,但都过去了。”

拉瑞张开嘴,又合上,咽了口吐沫,咳嗽了一声,又咽了口。“好吧……黛儿,我还以为我们……,显然我错了,再见吧……永远。”他迅速转身走了。

“拉瑞,”我在后面喊道:“别自责,这不是你的错,全因为我。”

拉瑞停下,回转身,脸上现出一丝苦笑,喷了一下鼻息,摇了摇头,走出了门。

我木然地走进女更衣室(当然是在一个最隐密的隔挡),换上裙子,走进春天温暖的空气里。

结束了,我解脱了,我伤害了他,但至少现在没什么牵挂了。

每次我想起我如何渡过余下的大学生活,我都会感到我是个女孩,想着与拉瑞约会,现在拉瑞走了,我再没有借口了。这虽然很残酷,但我做到了。

移除我的乳房,然后注射雄性激素,我又可以做回一个男子汉。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去个小酒巴找个廉价的女人不负责任地干一场。对!那就是我要做的,我愉快地想。

我太兴奋了,不想回公寓,绕着校园闲转,直到天黑。我转遍了大学的每一个角落,校园到处都向我提醒着拉瑞的影子:他带我去过的咖啡馆;我们第一次接吻的地方;我们一起学习的图书馆;……路上遇到的同学也是,他们不仅使我留恋起学校的同学,更使我想起拉瑞……

“嗨,黛儿,告诉拉瑞他想借的那本书我有了。”

“黛儿,好不容易找到你,这周五我们有个舞会,我想请你和拉瑞一块来。”

“嗨,黛儿!我看过你演的那出戏,你表演的棒极了,你和那个演德米修斯的家伙都很棒!”

到这程度,如果拉瑞告诉他们他被我甩了,他们会怎么看?

快放假了,我可能再也不会见到这些同学了,我一直希望以后同学门还会想念我,而现在我如此残酷地对待拉瑞,他们也许再也还会理我了,他们永远都不会原谅我,这真使我感到痛苦。

我想得越多,就越不好受,我做得对吗?我该做回个男人吗?我能做回个男人吗?也许我应该冲到拉瑞的房间告诉他我做了件蠢事!我是因为害怕才那么说得,他还会接受我,让我回到他身边。

为什么我不早考虑清楚?……上帝啊,我是个男人!我不能做他的女朋友!还有,即使我想回到他身边,也不可能,拉瑞绝不会要一个男人当他的女朋友。

一会儿,天黑了,我仍不敢回家,我无法面对空荡荡的公寓房间,那张沙发是拉瑞第一次吻我的地方;……那台电视是拉瑞和我一起看KB电影用的–我常常假装害怕。……我需要找人谈谈,我想起给那个魔术师的妻子–蕾儿打电话,但总是现在有点晚了。最后我决定去找詹妮,看她能否帮我出点主意。

我走进她的公寓楼使劲敲起她宿舍的门,没有回音。……该死的她去哪儿了?我又敲了几下。楼下走来一个丰满的女孩,跟着一个象是沙滩男孩的家伙,手里拿着冲浪板。

“你是找詹妮的吗?”女孩问。

“噢,是的,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对不起,不知道。但她好像是跟她的男朋友一起出去的。”

男朋友?“不”我说:“你也许看错人了。我是找詹妮·辛普森,黑发,脸上有块疤。”

“没错,”那个男孩说:“我看见了,是那个人,脸上难看死了,与一个家伙一起走的。”他的眼睛一直在我的胸脯转。

我有点不高兴与他多说,说了句;“谢谢你。”

“没问题,乐于帮助,”眼睛还在不住盯着我。

我转身出,那个男的又说:“小妞,出门当点心。”

我唯一能与之交心的詹妮不在,我只好回公寓去,喝杯热牛奶,钻进被窝睡觉,就当以前只是一场恶梦……就当成我从没有以女人身份生活过;我从没有过乳房;我从没有伤过爱我的男人(甜蜜的男人)的心。

我打开门时,听见约翰的声音在厨房里,嘴里还在唱着:

“噢!甜蜜的夜色!甜蜜的1963年,她是我梦中的一切,我会永远记住她。噢!甜蜜的夜色!甜蜜的1963年。”

天哪,别唱那首歌,约翰只是和女人睡觉后才唱那首歌。

一堆空酒杯堆在咖啡桌上,还有一条内裤扔在沙发上确认了我的怀疑。想到他可能带回来的某个染着绿头发的摇滚怪物,我当然没心情见她,我只想找点喝的然后蒙头大睡。

约翰站有炉子边,煮着鸡蛋,他只穿了一条短裤。“噢,她走进房间时……我的心在跳”他继续哼唱着。

“嗨,约翰。”

约翰一惊,回过头,“黛儿!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今晚和拉瑞出去了!”

嗯……啊……“约翰,计划变了。”我对他说:“我不打扰你,我马上就回屋睡觉。”

约翰一直神经质地盯着他自己的卧室:“噢……好吧……睡个好觉。”他吞吞吐吐地说。

他怎么啦,他是不是带回来某个已婚女人什么的?

“谢谢,约翰,我只想喝杯牛奶。”

“我拿给你!”他连忙叫道。他显然不想让我看见他的约会对象,

“嗨,约翰,”一个声音从他的卧室里传出:“蛋煮好了吗?”他的门开了,走出一个穿着约翰上衣的女孩,下面好像什么都没穿。……他头发乱糟糟的,脸上现出筋疲力尽的满足的笑。她一见到我脸上的笑立即凝固了。

……是詹妮。

我微微笑了,我感到站在那儿有点多余。詹妮和约翰都有点不太自然地笑着,詹妮的手握住约翰的:“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她说。

几秒钟后我和詹妮走进我的卧室:“发生了什么?”

“嗯……”詹妮甜甜地笑着:“你一直说我会遇上一个特别的男孩,你是对的,戴尔,现在我有男朋友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春假那会起,你和拉瑞去海边了,我在这里和约翰……事情就发生了!”

“向上帝发誓你怎么看约翰?詹妮?……你能找到更好的,我知道你渴望爱,但别为此将就着找约翰!”

詹妮生气地跳了起来:“我直说吧,戴尔。”她吼道:“我不是将就,你也许不相信,但我认真地考虑过,约翰是个很好的人,他也许会干些傻事,但他很深情,他比别人眼中的他好一万倍,犹其是你。”

约翰,深情?……我确实难以置信。

“看,”詹妮继续说:“这是约翰写给我的诗。”

我拿过来读道:

‘詹妮,我的爱,我心中的玫瑰
‘我心中只有你
‘我要看穿你的如水双眸
‘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倾听你的如歌的笑语
‘我要用我的全部生命带给你无上的快乐

这是约翰写的?

‘……你,有一个完美的臀部,’

是了,这才象约翰写的。

我开始考虑起约翰,是的,约翰懒散、不修边幅、剪下指甲扔得满地都是,但这不是他的全部,他还会关健时该为朋友出头,上次在酒巴的英勇表现证明了这一点。我确实没发现约翰骗过詹妮,他也从没有伤害过她。

就是这个动不动就把头碰在门上的约翰,他能从詹妮布满伤疤的面孔下看出她具有美好的心灵?

“詹妮,对不起。他真的使你快乐吗?”

“是的,他会的。一定会的。”

“詹妮,我不能看见你在他身上发现的东西,但如果他能让你快乐,他对你好,我也为你高兴,为你们俩。”……我们互相拥抱在一起。

“戴尔”詹妮说:“对不起。”

“对不起?为什么?”

詹妮推开我转过身:“为了我对你做的一切,我没有帮助你脱离女人状态,反而帮助你做女人。”

“詹妮,是我自己毫无选择。”

詹妮还是不看我的脸。“对,但我给了你许多误导,我改变了你的房间;我给你买女人的衣服;我推荐你服用激素,我不该那样做的。”

我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说:“你没错,詹妮,你是为了帮助我。”

“也许吧。”

我一惊,抽回搭在她肩上的手:“你说什么?詹妮。”

詹妮沉默了好一阵,“我是说……嗯…… 你看……嗯……你看上去很像我,有时我会把你当成我的替身,想像成我就是那个每个男孩都喜欢的漂亮女孩,即使对拉瑞。……我也许应该早告诉你别与他走得太近,那太危险。……但我只是旁观没有阻止你,还幻想着是我自己赴那些约会,最后还是约翰提醒了我,不能通过别人来代理自己的生活,我才醒悟过来。”

“詹妮,别抱怨自己,我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是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这就是我今天与拉瑞分手的原因。”

“你……你与他分手啦?”詹妮看似不知说什么好。

“我以前做了件蠢事,我玩弄了他的感情,现在又伤害了他。”

我哭了,詹妮搂起了我。

“可怜的小弟弟,对不起,我知道你在乎他,我猜你是因为不能以男人的身份爱另一个男人?”

我摇了摇头:“不,是因为我不得不变回男人,如果我不变回男人,噢!我还能怎样?我只有再做回男人,同样没有选择余地。“

“戴尔,你确定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是约翰,已经穿齐了衣服,探头问:“没事吧?”

“没事,约翰。”我回答。

“我是说,我们还是朋友吗?”约翰问,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我。

“是的约翰,待詹妮好点,我只要求你这一点。”

约翰咕哝着说:“你介意我进来吗?”

詹妮询问地望着我,我点了点头。

约翰坐在床边,手搂着詹妮的脖子。他注意到我哭红的眼睛我满面的泪痕。

“黛儿,嗨,怎么啦?”

我笑了说:“没什么,只是我马上要脱离这种生活了,但我还不确定是否真想变回去。”

约翰沉思了一下,然后说:“嗨,我刚读过一本书,几个人二十年后从监狱中出来,又合伙抢一间银行,后又被送回牢房。”

詹妮怎么会看上这个家伙?……“谢谢你!别说了。”我讥讽地说:“如果你不能严肃些,我宁愿单独呆会儿。”

“不,你还没听懂我的意思,”约翰说,好像他能给出个高明的建议。“那不是因为他们本性邪恶或有犯罪癖,只不过是因为那么长时间在狱中,他们不能适应在狱外的生活。他们是故意犯些事让人把他们送回狱中,因为他只懂那里的生活。”

“约翰,那就是你的意思吗?”

“对,”他说:“我都没体验过,但我想当个女人应该比坐监房容易得多。”

我有点吃惊,约翰似乎是道出了玄机,我已经在学校建立了一个女生的挡案,造就了一个女人的朋友圈子,一种女人的行为方式,和一个女人的爱情生活。……这不是那么容易就抛开的。有这个圈子中生活要比我变回男人的生活容易得多。……以我现在的状态,很容易就可以忘记我曾经是个男人……

“那么……怎么样?”詹妮和约翰问。

“全看你自己,戴尔。”詹妮说:“正如你自己说的,全由你自己决定,你愿意当回一个男孩吗?”

“是!噢不,唉!也许我也不知道。”

“是因为拉瑞,是吗?”约翰问。

“是的,是拉瑞,我真是心理不正常,我成了个同性恋!他也成了同性恋!我为什么不能不想他?”

詹妮拉着我的手:“因为你知道他是个值得珍惜的好男孩!你不想伤害他,你害怕回到不属于你的生活中去。”

我叹息道:“ 也许你是对的,但我们为什么不想想拉瑞的感受?如果他知道我不是个女孩,他会立即抛弃我的。”

“你确信?”约翰问。

“显然,只要我告诉拉瑞:‘嗨!拉瑞,我实际上是个男人。我不知道是否还继续当个女人,我们可以继续相处直到我决定为止吗?’”

约翰好像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他说:“你也许可以表达得更含蓄些……?”

“约翰,你能不能严肃点?”

约翰好像很疑惑,他认为他已经很严肃了:“当然,我想你应该告诉他,如果他暴跳,那么你就立即离开这个学校,但也可能会比你想得更理解你呢?”

“是个好主意”

“黛儿”约翰说:“我从没邀请你姐姐出去是因为她不会答应过我,但我终于说出了,而且得到了回报,我不知道你对拉瑞的感觉,但别放弃,因为你不知道他的真实感受。”

我的头脑一片混乱,“谢谢你,约翰,谢谢你们俩,我感激你们的忠告,但我需要时间考虑。也许明天会有个答案……”

他们对我说了再见走了,我躺在床上,想着拉瑞的事,“欣赏”着隔壁传来的约翰屋里弹簧床有节奏的声音……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我是怎么变成女人的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