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变装传奇–月亮惹的祸(二)

2.

不知不觉在花港歌舞厅干了近半个月,一天,大堂领班叫我:“小华,经理让你去他办公室去一下。”

我的心震动了一下,心里隐隐感觉不妙,忐忑地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经理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只信封,我心知完了……

向我解释了好长时间,不过我没听进几句,一心想早点走出这间办公室。不过大致意思我知道了,好像是一个北京音乐学院的毕业生抢了我的饭碗。我显然没必要争辩,无论是从水平,还是关系(他是北京人,说不定持有某个熟人的推荐信)我肯定比不上这个新来的。

最后我沮丧地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回到家,我打开信封,里面装有900元,除了该得的600元工资,他还多给了300元。我再次怀疑起自己的能力,一个大男人(虽然个子不大),连个工作都找不到,还要先靠老婆养著,我还有什麽用?有时我真恨不得一死了之,只是放不下小莉。

小莉回到家,看见我没去上班,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她好像也意识到发生了什麽,也不多问我,反而更加温柔地对待我。……我真有点受不了,她那怕打我骂我,说我没用呢,我心里都会好过些。……现在这样让我感到更对不起她,辜负了她。

又过了一个月,我虽然多方奔走,还是没找到工作,广州这地方真是个文化沙漠,商业味很浓,真正想搞艺术的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就连小莉的剧团现在也面临关门大吉。同时我也再一次怀疑起自己是否有能力在这个地方立足。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天晚上,小莉的肚子突然剧痛起来,我们一般是不敢进yiyuan的,但我试用了许多方法没见有缓解,只好将她送进yiyuan,经检查是胃溃疡,需要shoushu治疗,shoushu费大约需要四千元。

我被这个数字惊呆了!我们在广州这几个月,日子一直是紧巴巴的,那还能有积蓄?

小莉摘下了胸前的项链,我又卖掉了我所有值钱的东西,好不容易凑了2500元,好歹先安排住下了。我还得继续去筹钱。

我回到出租屋,挖空心思想著如何筹集馀下的一千五百元,四下看看,家徒四壁,已经没什麽好卖的了。……想出去找工作,但我找了几个月都还没有找到,这两天那有可能?……在广州我们举目无亲,也没地方去借。……我在屋里团团转,无意中看见相框里的一张照片,我停住了,那是我在学校毕业演出的时侯的剧照,里面是我化妆以后的模样,我早就想扔了它,小莉一定要留著,说要留个记念,记著是我帮她获得的毕业证书。房东太太几次来收房租时,都夸照片真漂亮,不过一直以为那就是小莉。从没想到那是我的照片,所以我也就不再介意她挂著它。

我拿起照片,仔细地又看了看,我一直都没有仔细端详过这张照片,有时偶而看一眼也有点感到不好意思。由于和我一起进行毕业表演的同学也有切身利害关系,他们也怕事情败露会受到校方处分,甚至于收回已经到手的毕业证书,因而大家都讳莫如深。在毕业作品展出的时候,出现在照片上都是小莉的名字,我也无意争锋,小莉也是会心一笑,还有点自豪。搞得我心里都有点承认那就是小莉。

现在看著这张照片,白色的边连衣裙,童话髮型,确实很漂亮,当然这时我没心情来欣赏它,在我脑海里一直回荡著的是歌舞厅经理的话:“只是陪客人唱唱歌、跳跳舞,……一天都可以挣几千块!……”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我的变装传奇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