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变装传奇–月亮惹的祸(三)

3.

我一夜没睡著觉,一直不能下决心,第二天一早带著用最后一点钱买回来的营养品,到yiyuan去看小莉。

小莉明显也没休息好,她见我进来,憔悴的脸上勉强露出一点笑容,看到我垂头丧气的样子,她流泪了:“小华,我让医生进行保守治疗,吃点药,打点针,好点我就出院,暂时不开刀了。”

她的话又一次让我火心碎,我是个男人,连自己心受的女人的身体健康不能保障,我还算什麽男人?我的血往上涌,马上打断她,道:“你别担心,安心养病,我已经有了办法了!”

小莉一脸迷茫,想开口说些什麽,欲言又止……还是没有说出口。她显然不想打击我男子汉的自尊。

回到家,我横下一条心,径直打开小莉的衣柜,拿出她的衣服,比划起来,看到小莉的衣柜里,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在大学时穿的,毕业后就没添置过几件,我又是一阵心酸,小莉跟了我真是受苦了。

我先拿出一件小莉的纯白色带花边胸罩,套在胸前,吃力地扣上身后的搭扣,但里面空空的,我胡乱找来一些袜子、棉花什麽的,填了进去,对著镜子调整了一下高度,让两边的“乳房”大小对称,接著我穿上小莉的一件真丝缕空衬衫和一件黑色及膝窄裙。……这是小莉最好的一套衣服了,而且还是平时和我一起上街才穿的“礼服”。接著我又穿上一双肉色丝袜。最后坐在化妆镜前开始化妆,我虽然没学过化妆,但我有科班出身的艺术感觉,加上平时排戏时学校女同学化妆时的耳儒目染,实际上并没有显得无所适从,经过几次反复后就渐渐找到了感觉。

最后我走到穿衣镜前,左右转动身体看了一看,自我感觉还不错,好在我生活条件不太好,体型瘦小,穿上黑色一步裙的腰肢显得很纤细,虽然臀部不够大,在细腰的衬托下到也不显突兀。脸上的化妆不太浓,咖啡色的眼影和黑色的眼线恰到好处的突出了我的双眼,我那本来就比较深的眉毛被我描得微微上翘,显得很有气质。粉色的口红及金色的唇彩,要不是处在现在这种状况,我一定会扑上去吻那两片红唇……但现在我实在提不起兴趣,心中只有屈辱。

我一直都没有鬍子,不过这到省了我不少事。打量著镜中的那个“纤细”的女孩,我不觉满脸发热,羞愧难当,怪不得我想去卖苦力挣钱别人都不收我,看起来我扮成女人都不算是丰满型的,怎麽能找到一点男子气概?我真怀疑是不是前世错投了胎。

穿著小莉的衣服,感受著从没感受过的丝绸与身体接触的滑爽感觉,我的身体不禁有了反映,把裙子都撑了起来。我突然意识到,千万不要在歌舞厅里出现这种情况,我赶紧拉开抽屉,找出了一条小莉最小的短内裤掀起裙子穿上,内裤太小了,把我的小弟弟勒的紧登登的,我还不放心,又找了几条小内裤穿在外面,最后在外面穿上一条纯棉的粉红色女内裤,确认再怎麽弄也不会让小弟弟抬起头来时,我才放心的拉下裙子。再低头仔细看了看我穿著丝袜的腿,瞥见我的小腿部位的汗毛有几根从袜子里冒了出来,我叹了口气:“唉……看来还得做出点牺牲。”于是找出一把剃刀把腿了的毛剃掉,然后才又拉上丝袜,这样的感觉才好些。

头髮我实在没本事弄,只是一起向后梳就算完事。

我在穿衣镜前坐下,一边看著镜子中的我,一边想像著我如何去得到那份工作。

直到下午二点钟,我才收拾停当,准备出门,最后照了一下镜子中的我,两手空空的,感觉似乎还缺些什麽。……我又回过身,拿起小莉时常上班用的小包,打开看了看,把里面的卫生巾拿了出来(我当然用不上它们),留下一些面巾纸和一个小化妆盒,背上包再照镜子……这样的感觉好了些。

我在门口站了足有五分钟,确认这是我目前的唯一办法。

临出门时,我还是有点心虚,从包里拿出小莉的墨镜戴上,鼓足勇气走出门来到大街上,好在没遇到房东,虽然化妆后连我都认不出自己,我也许不用担心她会认出我来,但屋里走出个陌生女人她难免会问上几句的。

我找了个电话亭,火给歌舞厅的张经理打电话,我当然不能再用男人的声音说话,就用我以前用过的女声对电话那头的张经理说话,以我戏剧学院的功底,我可以学像不同人的声音,包括小莉。

“张经理,我是小莉,小华的女朋友。”张经理马上记起了我,我接著说:“您以前对我说的话不算数吗——就是做舞小姐的事?”

张经理马上回答:“当然算数,不过小华答应吗?”

“我还是和你面淡吧。”张经理同意了,说在办公室等我。我告诉张经理:“我这就过来面谈。”

打完电话付钱时,我扫一眼电话亭的主人,他一直在我面前,但没过分注意我,看来我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不禁增加了一分自信。

十五分钟后,我走进花港歌舞厅,虽然大堂里有些人我原来认识,但我当然不好意思与他们打招呼,他们看来也没认出我来,因为这里小姐迎来送往,生面孔是常事,连保安都没问我。我径直敲门走进经理办公室,经理正看著一大堆账本,我进来后看见他的眉头皱了一皱。

“你不是小莉?”我低下头,只是默默地站著不说话。他接著说:“不过你比小莉更漂亮。”

……我还是没吱声……

“不过对不起,我们是特种行业,接触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客人,所以对这里的都要知道底细的,对不起,请您去别的歌舞厅试试吧。”说完又继续干他手中的事,不再理会我的存在。

……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我都急得快流泪了,当经理再次抬头看我还没走时,不耐烦地对我说:“怎麽你还没走,我已经对你说得很清楚了。”

“我……我……”

“其实我是……小华!”

“什麽?”经理听了我的话几乎是跳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著我,又绕著我连转了三圈,好像是在研究一个火星人。

“你真是小华?”

我羞愧地点点头。

“是你要来?”

我又点头。

“天那,你这是为什麽?还有许多工作可以做嘛!”

听到他这话我几乎要流泪了,说得轻巧,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飢。我强忍住眼泪咽了回去。经理招呼我坐在沙发上,我用一种几乎是绝望的语调慢慢地向经理诉说我这几个月的遭遇。

经理认真地听,不时地对我的惨境回应以摇头叹息,直到我全部讲完。

……一阵沉默过后,经理回到他的办公桌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叠钱,走过来递给我:“这里是两千元,你先拿著用,至于做舞姐的事吗,我看还是算了吧。”

“不行不行,经理,我和你非亲非故,我怎能用你的钱?”这绝对不行。

见我坚持不接经理说:“就算我借给你的,你以后有钱再还我。”

我知道这只是他想让我好受点才说这话的,根本没指望我还他。想著他与我只有几天的交往,就如此热情的帮助我,我更加感到决不能不还他的钱。…再说啦,就我现在这种状态,估计找到工作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我用什麽来还他?

于是我还是坚辞不收,他看我似乎是决心已下,也不愿拒绝我使我受到又一次打击,最后无奈是说:“唉!好吧,好吧,治病要紧,你先拿著这钱去把小莉的住院费交了,晚上六点半再来找我。”

我这才接过经理手中的钱,再次说了些感激的话,告别张经理走出歌舞厅。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我的变装传奇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