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变装传奇–月亮惹的祸(四)

4.

出了歌舞厅,我心中有了些成就感,毕竟小莉的医疗费有了著落,虽然是以这种方式。……我等不及卸妆、换衣服,直接去yiyuan去交费,还用多馀的钱买了些补品,迳直来到小莉的病房。

我满面春风地走进去,走到小莉的病床前轻轻叫了声:“小莉。”小莉这才注意到我,抬头一看,先是一愣,随即好像全明白了,眼泪扑簌簌地流了出来。

“真是难为你了。”她哭著对我说。

……我面对著她也说不出话来,心中是一股辛酸的感觉。我从小手袋中拿出一方小手帕,一边不停地为小莉擦眼泪,一边安慰她,让她安心养病。

不一会护士小姐走了进来,对我说:“对不起小姐,病人需要安静,你们这样对她的身体是不利的。你还是先回去吧,等她平静下来再来看她。”

我又安慰了她几句,提起小包依依不舍地随著护士小姐出去了。路上,护士小姐问我:“你是她妹妹吧?以后要注意千万别让她太激动,特别是shoushu后。”我诧异了,我比莉还大几个月,怎会被认成为是她妹妹?已许是小莉满面的病容使她看起来稍稍显大。

时间快到了,我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往歌舞厅赶去,直接去见张总经理。

经理对我说:“小华,**虑了一下,我们歌舞厅有几个曾经透露出有点断袖之癖,要不你就招待他们吧,也不必每天扮女人那麽辛苦。”

我随即断然拒绝:“我是个男人,”我说这话时有些中气不足,也许我已经没资格再说这话了,我又接著说:“我决不会去干那种事的,那会一直提醒著我是多麽地无能,让我感到羞耻,但如果做舞姐,我只是把那当成是一种工作,当成扮演另一个女人,我还能保留著一点做‘人’的尊严。”我不再说“男人”这个词。

经理似乎很能理解我,不再强求。

顿了顿,经理又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对我说:“跟我来。”

我跟著张经理来到楼上的一个房间,一看,里面是一间化妆间,张经理对我说:“小华,你来是做舞小姐,不是女秘书,你的穿著会让客人不舒服的。你得换换。”

“我……”

“这个化妆间原是歌舞厅驻唱歌手用的,她回香港了,她的衣服都在这里,你可以先穿著,但记住,你以后要自己配备衣服。”

“是,经理。”

“你自己随意挑吧!完了到我办公室见我。”张经理说著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又回头对我说:“对了,看上去你唯一问题是胸部,它们太不生动了,看上去就是假的,也许你该拾掇拾掇。”说著走了出去。

我低头看了一下我的胸部,它们到是比较挺拔,但确实,不够生动,特别是走起路来没有动感。用手捏了一下,硬硬的。我不禁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环顾了一下化妆间,房间不大,里面只有一个梳妆台和一个大衣柜,我拉开衣柜,拨弄了一下里面的几十套衣服,都是些吊带装、透视装,我虽然喜欢看到女人穿这些衣服,但让我自己穿,还是有些犹豫。衣柜里面还有一个纸盒子,里面装的都是些性感女内衣,我看到里面有一个胸罩,就拿了起来,一看,哇!沉甸甸的,还是装水袋的。看来这位香港歌星对自己的胸部也不自信。

我脱下自己的衣服,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了那个胸罩,又找了件最保守紫红色裙子穿了起来,看到桌上有个假发,是那种长大波浪的,就把它套在头上,这样我就不用担必乐队的那些人会认出我来。……我站起来,对著镜子照了照,还真有那麽点风尘的感觉。

坐在梳妆台前,补了补脸上的妆,感到差不多了,我下楼来到经理的办公室,我注到我胸前的“乳房”,走起路来它们不住地在我胸著跳动,生动多了。

经理看到我似乎微微一动,但随即恢复了平静。对我说:“也许没有必要,但我还是要对你说,我们这儿可是高尚娱乐场所,在这儿做小姐只是伴歌伴舞,没有别的,你要自重,我对每个人都是这样要求的。”

我虽然感到她对我说这些话实在多馀,但仍然顺从地点了点头。

经理带我来到大厅,对领班说:“这是我们这儿新来的,叫小……唉……小花。”你安排一下。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我的变装传奇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