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的伪娘生涯 第八章 朝本长庆的解释


我醒来时,躺在一张单人床上,床单味道清新干净。

感觉额头上有东西,我摸了一下,是纱布。

“别乱碰。”长谷川抓我手,不许我碰纱布。

发现天亮了,我头晕晕的问他:“机票,给我。”

他答非所问,“这里是我自己的家,还有,很抱歉通知你一件事,你头发剃光了,因为伤口有点长,缝了好几针,你有印象吗?”

我望着他眼睛重复:“机票。”

他不看我,盯着床头柜:“好了,就不打搅你休息了,好好养伤,我放再来看你。”

他走出房间,我想追,不过坐起来之前,我居然不能动。

我右腿夹板,膝盖肿起一大片,颜色发紫特别疼。

晚上,我面无表情看天花板,长谷川走进房间,端来一些吃的。

他让我吃,我吃了。

我天生命贱,饿了就吃,不会和命运抗争。

**在枕头上吃,长谷川很满意的看。

随后几天,长谷川早晚各来一次,除了送饭看我吃,我俩不话。

一周以后,我腿上肿块消了很多,长谷川送来一个笔记本教我用。

高科技这种东西我一窍不通,长谷川很有耐心,仔仔细细教会我以后,给我装了一个软件,习日语的软件。

了一个月日语,我和长谷川熟了,人非草木,就算猫猫狗狗在一块时间长了,也会有感情,何况是人。

后来又过去一个月,我终于敢下床走动,只是不能走太快。

他扶我在花园里练习走路,我俩笑笑用日语交流,长谷川夸我:“行呀你,日语进步挺快嘛,日常对话基本上没问题了。”

不是我进步快,而是整天在床上挺尸,除了日语,我没事可干。

“我现在可以邀请你留下来了?”他笑的明媚动人,真不像男生。

“你希望我留下来吃白饭?”我觉得他是这个意思。

他扶着我胳膊,轻轻点头:“虽然不知道你的过去,但我有眼睛,可以仔细观察,你性格乖顺,没有脾气,喜欢安于现状,恰恰你谈吐很有气质,属于见过大世面那种,所以我猜你以前一直被人养着,而且你画妆以后那种杀伤力,我曾经见识过,我就敢肯定,你是身价不菲的私人物品。”

我开玩笑问:“你真愿意养?”

他郑重:“养。”

我点头问:“需要我做什么?”

他无奈的摇头:“你真讨厌,我就烦你这种聪明人,一点隐私不给别人留,总之你先养好伤,同时好日语,然后打扮漂漂亮亮的,跟我回一趟京都的家,帮我做一场秀,可以吗?”

他的这场秀,大半年以后我俩才着手准备。

重新戴上假发,长谷川拿给我的衣服很普通,灰色连帽衫,七分裤,滑板鞋,和他自身的运动系打扮十分相似。

我仔仔细细弄脸,他帮我举着镜子。

看完我弄脸的整个过程,他和姨父当初一个样,惊呆了。

我俩出发去京都,长谷川找来一辆商务车,司机居然是松浘人圣。

拜他所赐,我三个月没起来床,我俩仇家见面格外眼红,我眼红。

没给他好眼色,我坐上他的车,在后驾驶玩游戏机,他俩在车后面谈话,松浘人圣冷声质问:“你脑袋穿刺了?她那么恶心一个伪娘,你带她回去见父母?”

长谷川呵呵笑:“大哥,我发现你很虚伪,当初看上她的人是你,打她半死的又是你,现在后悔的还是你,你不觉得自己很逗么?”

“我后悔?我会因为揍她一顿后悔?信不信我现在拽她下来直接弄死!”

长谷川笑声不停,:“好,那我问你,这小半年你隔三差五在我家附近徘徊什么。”

“我就是过来瞅瞅!怕她伤太重死过去,我可不想摊上人命官司蹲监狱。”

“行,既然你那么烦她,我俩不求你做司机了,下车宝贝!”长谷川使劲敲车,松浘人圣愣住:“你叫她宝贝?”

我滑板鞋落到车下,松浘人圣:“行了快上车,反正我校没事,就送你俩一程。”

“就一程?大哥你太抠了吧?你让我和宝贝步行去京都?”

“行了你可别宝贝了!送你们到家门口!”

重新回到车上,松浘人圣气鼓鼓发动引擎。

长谷川挨着我坐,小声问:“叫你宝贝没生气吧?”

他不嫌恶心,我无所谓。

我盯着游戏机屏幕笑了笑,他掏出自己那个游戏,耀武扬威和我联机对练。

两小时后,长谷川玩冒汗了,他手笨玩不过我,气的抓向我游戏屏幕,一个劲捣乱。

我跟他闹着,发现外面这条街很熟悉,我抬头看到小姨家,就喊:“停车。”

松浘人圣急刹车,我盯着小姨那扇白门暗暗攥拳。

“怎么了?”长谷小心翼翼在我耳边问,我打开车门,一步迈下去,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眼。

他俩一起下车,我走到门口按下铃。

铃声从室内传来,长谷川和松浘人圣一左一右站在我身后,一起盯着我脸。

门开,姨父懒羊羊打着哈欠,当看清了我是谁,他眼睛定格了。

“小辰?”

他惊喜若狂抓向我,我两步后退撞上长谷川和松浘人圣,他俩同时扶我,我就叫:“暖馨!”

我冲房子叫,姨父手僵在半空,我继续叫:“暖馨!”

“小辰你别这样,求你听我解释……”姨父一把抓住我胳膊,我甩掉:“滚!”

姨父用力摇头,冲出门口势要拽我回去,松浘人圣举起手阻住他,手按在他胸前问:“大叔,有话好好,警告你别动手动脚的。”

“你们什么人?”姨父眯起眼打量他俩,大房子里安安静静没有声音,暖馨不在。

松浘人圣摇头笑:“我还想问大叔你是谁呢,”

姨父冷笑:“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是谁。”

他敞开衬衫两颗扣子,甩甩拳头一副要干仗的意思。

松浘人圣不虚他,拽我去后面:“这位大叔真有趣,我陪他玩玩。”

一步冲进他俩中间,我没管他俩怎么瞪对方,直接问姨父:“朝本长庆,我妹在哪?她回来了?”

姨父换上笑容冲我摇手,没有,但语气一顿,他改口了,:“早就回来了,她病情好像不太稳定,我领你去看她好吗?”

呵呵,他一脸虚伪百分百在骗人,当我傻逼呢?

“朝本长庆,请你把我手机拿下来,快点。”

当初他丢我在餐馆门口,我身无分文,手机都没带。

没有手机,我联系不上暖馨,所以手机必须拿回来。

“小辰你听我解释,我知道当时在餐厅不该冲你发火,我已经很后悔了!可你没有考虑我当时的心态……”

不想听他放屁,用力推开他,我冲进房子决定自己找。

跑上二楼当初那个房间,我闯进屋,房里很干净,没有手机。

这时楼下已经乱套了,我听到长谷川嚷着:“开门大叔!大哥撞门!”

我打开抽屉到处找,姨父跟进来关上门。

我回头看他,他脸很黑,问:“楼下那两个男孩什么人?”

撞门声从楼下传来,每响起一次,姨父脸色就难看一分,我没管他继续找,姨父冷声:“小辰你听好,从现在你哪也不准去,还有,只要那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闯进来,我就有权利报警抓他们,还要告他们拐骗。”

我翻箱倒柜,嘴上:“长谷川才没拐骗,我自愿的。”

“你自愿的?自愿打扮这么诱人给他们看吗?回答我!”

他大手抓住我连帽衫用力一甩!我就上床了,飞上来的,咋上来的都不清楚,他扔的?

“你一个男孩子竟然打扮成这样和他们混,我看你就是贱!行我让你贱,让你贱个痛快!别躲!”

他扑上来百分百要揍我,被我一脚踹中脸,踢得很准。

他捂着鼻子退后几步,我跳下床直接跑走。

我跑到一楼客厅,大门被松浘人圣的铁肩膀正好撞开。

大门飞下来落到我脚下,松浘人圣捂着红肿的肩膀问:“门没碰到你吧?”

我摇头跟他俩离开,街上已经围满人。

街坊邻居出来看热闹,我们三个跑上车途中竟然碰到熟人,月胧居然在。

她双手提着黑皮书包,目光定格在她们家坏掉的大门上,姨父正好冲出门喊:“你回来!”

姨父鼻子流下鲜血,月胧惊呆的样子看向我,:“松浘君?”

她目光转移到松浘人圣身上,松浘人圣没看到她。

我们上车驶向前方十字路口,月胧在车外直勾勾看我。

姨父全速扑上来,我们车子已经跑远,我听到月胧问:“父亲,那不是你的女人吗?怎么和松浘人圣跑了。”

姨父问:“你认识他们?太好了,容我打个电话……”

听到这,她俩后面什么我不知道,因为车开远了。

中午,我们停车在沿海公路吃外送。

我端着盒饭闷头吃,松浘人圣在后视镜偷看我和长谷川。

长谷川站在车下面,车门没关。

海风吹在我脸上,长谷川一手捏着湿巾,一手抓着我脚脖子,把鞋底血迹用湿巾抹掉。

长谷川扔掉湿巾,我知道他憋坏了,他有话问。

我小口吃着东西:“朝本长庆,那人名字,是我姨父。”

“哦?姨父?干嘛主动出来,我问你了么?你认为我想听么?我有必要听?”

这死傲娇总装王八,我气笑了。

抵达京都,我们隔天晚上到的。

按照长谷川的安排,我要见她父母,冒充是他对象。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那些年我的伪娘生涯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显示 隐藏 1 次编辑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