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的伪娘生涯 第九章 男扮女装被识破


夜幕下的京都,是座不夜城。

我鼻尖挨在车窗看外面,车外挤满人,交通堵塞严重,人们唱着歌,载着舞,笑容开怀没烦恼,而我看不到他们的欢乐,我在想暖馨。

从我被姨父遗弃,再被长谷川捡回家养着,前后相差九个多月,这期间我和暖馨没有任何联系,暖馨病治成什么样,她目前在哪,我没有一点头绪。

我低头胡思乱想,长谷川掏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一脸严肃:“晚上好父亲大人,我是阿真,我到了,义兄送我回来的,请您通知哥哥派车来接我,义兄他不熟悉路,我们车子和节日队伍撞上了,非常抱歉。”

他父亲用词严厉,语气像老究,批评:“松浘那小子不认识路,你还不认识么?他开车的时候,你想什么来着?”

长谷川看我一眼,回答:“对不起父亲,我当时走神了,有蓝纱陪在身边,我太高兴了,有些懈怠,请您原谅。”

他父亲知道我,笑起来问:“哦?她就是你在电话里给我形容那个女孩?”

“是呢,她就在我身边。”

车子扔在原地,我们仨穿过这条街,在路边等人接。

长谷川家派的人抵达以后,我看到一个漂亮女人。

她年纪很小,妆容却是少妇那种,穿的筒子裙,盘头,还围着黑披肩。

司机给她开车门,她下车没看我和松浘人圣,直接跑来找长谷川。

或许我们仨站位比较散,她不认为我们是一起的,抓起长谷川手问:“几点到的?”

她毫不掩饰眼中的迷恋,长谷川表情僵硬,抽出手后退一步,行礼:“大嫂晚上好。”

“你叫我什么?”她惊呆,长谷川毕恭毕敬:“我叫你大嫂,因为你是我哥哥的妻子,是嫂夫人。”

她脸色由红转白,松浘人圣在我耳边:“这女的以前是长谷川准媳妇,年龄比咱们小,后来长谷川他哥横插一脚,这女的架不住诱惑,长谷川就被ntr了,别告诉他是我的。”

ntr我不懂,可我明白长谷川被他老哥泼了一身绿水。

“大嫂,这是我义兄,你认识的,另外这位是我未婚妻,蓝纱。”

长谷川笑容满面介绍我俩,松浘人圣赶紧对她鞠躬,我效仿松浘人圣,长谷川不让。

他一步上前托住我胸膛,逼我直起腰板,同时拉我过去圈进怀里,送到他大嫂面前,“蓝纱乖,快叫椿绯姐。”

他双手轻轻按在我小腹上,纯粹秀暧昧给大嫂看。

我笑着叫椿绯姐,她眼睛定格在长谷川手上,不理我。

站在远处的司机重重咳了一声,椿绯姐这才抬头看向我脸。

看清我样子以后,她刚挤出的笑容瞬间凝固。

坐车去长谷川家,椿绯姐坐副驾驶,我们仨挤后驾驶,我只能坐长谷川腿上。

我趴在司机座位靠背上,长谷川搂我回去,小声:“这场秀已经开始,牵扯的人物事件可大可小,切记千万别拆我台,还有,假扮我的人,就要假戏真做,我的她不许对任何人低头,我长谷川无所谓,但我的她不可以,因为她在我眼中无比高贵,可以吗?”

“见到你爸呢?”我小声问回去。

他目光坚定:“一样。”

抵达长谷川家,我看到一个破院子,白墙青瓦非常旧,我就笑了。

我扑哧的一下很大声,椿绯姐面无表情回头看我,长谷川微微皱眉。

“你家太破了吧,你不是白富美吗?”应该叫他高富帅才对,但他太美型,白富美更贴切。

我用中文和他聊,除了我俩以外没人懂,椿绯姐看向松浘人圣,松浘人圣黑着脸抗议:“你们日语行不行?”

长谷川不管他们,只管笑:“怕我养不起你?我还就告诉你,以后你就是我们家人了,我吃糠喝稀你也要跟着。”

车停进一个小院子,椿绯姐脸色很差,她以为我和长谷川打情骂俏,摔上车门就离开了,一点不给我俩留面子。

我们仨下车,我不敢笑了。

院子里好多人,男性居多,都穿着运动服大汗淋漓站成一排,一个个手上绑着搏击手套。

长谷川牵我从他们中间通过,这些人集体冲他行礼,90度的弯腰大礼,表示对他的尊重。

长谷川一走一过点头回礼,我俩撞见一个老男人,长谷川紧忙松开我手,鞠躬:“父亲大人。”

他老爹两鬓斑白显得很老,却非常有气势,鹰钩鼻配上鹰眼,居高临**视我。

长谷川了不准我对他老爹低头,我决定听他的。

我微笑和他老人家对视,他老爹沉着脸不话。

这种僵局持续一分多钟,在场所有人盯着我,他老爹忽然笑了,看向长谷川:“还不把人家手牵起来,傻呀你,竟然松开。”

长谷川保持鞠躬姿态很久了,他挺直腰板牵起我,老爹看向松浘人圣:“松浘留下,你们去休息吧。”

松浘人圣拉长声:“老师我刚到!”

老爹冷声:“刚到?对呀你刚到,所以你眼中根本没我这个老师,只有人家女孩子的屁股!”

周围人憋不住笑,老爹回头我俩:“还不进屋去,家中女眷是随便抛头露面给人看的?”

长谷川带我来到内院,笑道:“我父亲性格古怪,唯独钟爱美人,越美的人他越喜欢,我猜你很快就要被供起来了,等看吧。”

来到他住的地方,我有穿越古代那种错觉。

他们家太素,除了必要的电灯,没有电子产品。

我俩鞋脱在院子里,他脚踩凉席走进室内开灯,我问:“这是你房间?这么小?”

我走进屋,他关上拉门,苦笑:“你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不了解我们家从事什么行业,岛津家你听过么?”

我摇头,他又问:“宇佐美家呢?”

不想听他科普知识,我:“以后我住这?”

他点头,“我开以前,咱俩不能回去。”

一个人影来到门外,曲线玲珑十分秀美。

椿绯姐在外面:“开门阿真。”

长谷川打开门,椿绯姐手上有一套被褥。

被褥颜色鲜亮图案繁琐,她笑容勉强拿给长谷川,:“这是父亲让我送来的,这还有衣服,头饰,鞋,都是给蓝纱的。”

长谷川接到手里,脸上难以掩饰惊喜,椿绯姐笑了一下,漂亮脸蛋略带苦涩,问:“接下来,就是我和她两个女人之间,比谁先有孩子了对么?”

长谷川皱眉抬头:“你什么意思?”

椿绯姐笑容凄苦:“要你管?”

他转身离开,长谷川拉住她:“哥哥已经绝育,父亲还不知道这事,你别胡来。”

他们声好小,我听不清,椿绯姐笑:“我可以偷呀,我向人借子行不行?”

椿绯姐扭着屁股离开,长谷川骂道:“这个臭疯子。”

他交给被褥衣服,嘱咐:“这是父亲送来的,以后就是你的东西,你把这身传统服饰换上,头饰先不用管,等我回来给你弄,快换吧。”

他跑出房间,我对着手上这套衣服一阵瞪眼。

这是件春绿色和服,我拎着一个袖子举起来看,就掉下来好几套小衫,这咋穿?我不会。

屋子内外十分安静,我研究这套衣裳半天,毫不知情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在我后面那个书案墙上有一个小孔,微不可察的小孔,一只鹰眼正在里面窥探我每个举动。

双手抓住连帽衫衣领,我缩脖子脱下来放到一边,然后是裤子。

七分裤退到脚踝上,被我站直身体踢到旁边,这时一墙之隔有人惊叹,我听见了!他:“这,男孩子?”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那些年我的伪娘生涯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