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变装 第二百三十九章 生死擂 2


燕靖冒充的似乎是一位有点儿名气拳师,身份等级,刚好够参加这次宴会的。来着宴会的,有华人,也有ri本人,还有东亚其他国家的人,相互间不认识,也不奇怪,所以其他人见燕靖板着脸,似乎xing格颇为冷漠的样子,便不主动过来搭话。而燕靖带着岳灵,端着酒杯,也自乐得暗暗地打量宴会中的客人们。

岳灵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便是早一天看见吴倜,所以她手里端着酒杯,就一直四处张望着。可惜,她注定要失望了,作为生死擂的参与者,吴倜是不会那么早来到宴会上的。..

然而,吴倜没有在生死擂开始前来,柳生美子却在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出现了。

虽然岳灵以前没有见过柳生美子,但是却仍在柳生美子一出现时,就认出她来。因为柳生美子和吴雨墨眉宇之间很有些相像的地方。

之后,跟柳生美子一起出现的中年人却是在人多的地方高声说起话来,只听他道:“各位与吴家、柳生家较好的朋友们,我们知道你们今ri来的主要目的,便是见证吴家庶子吴倜和柳生美子的生死擂。但是现在却出现了其他情况,我必须向大家说明一下。”

宴会的开办地点是放在小湖边的草地上的,所以这中年男子一声高喊,周围的人立即向他看过来。见此,中年男子才继续大声道:“就在前天,柳生夫人得到消息,她的女儿吴雨墨失踪了。值此生死擂的关键时刻,柳生夫人最心爱的女儿却失踪了,这让人不能不怀疑是比赛另一方使的卑鄙手段。而就算这不是另一方的手段,但吴雨墨小姐失踪的事,已经影响到夫人的心境了。所以。如果在下午三点比赛正式开始前,吴雨墨小姐还没有回来的话,柳生夫人将会拒绝这场生死决斗!”..

中年男子一说完。宴会上的客人们立即嗡嗡的议论起来。岳灵大概的听了下,所谈论的无非就是吴雨墨是不是真的失踪了,又或者,是不是真的是吴倜这一方的人让其失踪的。当然。这种事情没有证据,是怎么也说不清楚的。然而有一点却是肯定的,如果下午三点之前吴雨墨不出现。生死擂就真的将暂时取消。

这也是生死擂应有的规矩之一,比赛双方不得在比赛期间威胁对方亲朋好友的安全。柳生美子是成名的高手,又是柳生家族的长女,之前应下了生死擂不好放弃,而现在有了这个理由,她再放弃就不会丢面子了。

岳灵听暂时会取消比赛,心中不由自主的就松口气。说实话。她虽然闹着要来看吴倜决斗,心底却是不想见到吴倜和别人打生打死的。但一扭头,她却看到燕靖眉头深深地皱起来,配着他现在有些皱纹的老脸,让人看了就知道他很纠结。很烦恼。

“怎么了,干爹?”岳灵开口问道。

她人虽然通过化妆变得普通了,但声音却没有变化,仍旧是动听之极。但好在,周围没有什么人,否则说不定就注意到她了。

燕靖没有说话,而是皱着眉头拿出手机,发出了一条信息。岳灵在旁边看得清楚,这条信息是发给阿三的,大概就是让他在下午三点之前将吴雨墨送到这里来。

“干爹,为什么要将她放回来呀?”岳灵颦起秀眉不解的问。

燕靖听了,看了眼周围,见没有人靠近才小声的道:“灵儿,你还不明白吗。吴倜这生死擂是必须要进行的,而现在柳生美子显然是有些后悔了,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个理由推脱比赛。为了让吴倜了去心结,我们必须这么做。”

听燕靖这么说,岳灵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虽然很想吴倜放下仇怨,一心一意的和她过ri子,但她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何况,她也明白,爱一个人不仅仅是爱对方的优点,更是爱对方的缺点,爱对方的一切。而现在,她也必须承载吴倜的仇怨所带来的一系列影响。

柳生美子现身宴会现场一句话没说,只等着那中年男子说完,她便又走了,似乎是也要去准备着调整jing气神。而一直到下午一点多,她和吴倜都没有再次出现。而这时燕靖则是又接到一条信息,却是阿三已经将吴雨墨送到香江,就要下飞机了。

“灵儿,走我们一起去将吴雨墨接过来。不然,阿三一个人恐怕会让柳生家族的那些人钻空子。”说完,他便带着岳灵一起离开了庄园,开车往机场而去。

岳灵虽然不太明白这其中有什么干系,但还是乖巧的一路跟着燕靖。当然,她和燕靖是没有在吴雨墨面前露面的,而是在机场看见阿三带着吴雨墨下机坐上车后,便一直开着车跟在后面以防万一。

果然,半路上几辆车堵住了阿三的车,看那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样子,显然是想抢人。不过有燕靖在后面跟上来突然出手,自然不必说,这些人都一个个让他制住,没有行动能力了。而若不是光天化ri之下,燕靖肯定会将这些人一个个杀掉。

而且,燕靖动手时是改变了面容的,既不是燕靖原来的面目,也不是他进入宴会的老者面目,这样,即使吴雨墨回到宴会见到他,也不会认出来了。

打发了一波抢吴雨墨的人后,阿三就带着吴雨墨直奔会所而去了。在会所门口,有事先安排好的另一拨人,为阿三证明身份,让他带吴雨墨进入会所之中。而燕靖和岳灵,则是在阿三进去一会儿后,快到三点的时候,才再次进入会场的。

而这次,岳灵终于见到了那个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人。

近四年的时间不见,吴倜变黑变瘦了许多,但是眼睛却愈发的炯炯有神。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一柄出鞘的利剑,让人不敢逼视。而此刻,他正穿着一身黑sè的练功服,脚踩着千层底。面带笑容的和周围友好的人打着招呼。

岳灵发现,吴倜的笑容仍旧淡淡的,仿佛和四年前的一样。丝毫未变。

说实话,看到吴倜的这一刻,岳灵真的很想冲上去,和他相拥在一起。好好地诉说这四年来的思念之苦。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她不敢赌,不敢拿吴倜的生命来赌。那样她会愧疚一辈子的。

而这时燕靖也在她耳边轻声道:“灵儿,四年你都忍过去了,还在乎这一会儿吗。放心吧,吴倜他会安全赢得决斗的。”

“嗯。”岳灵点了点头。

而接下来,在吴倜目光扫过这里时,岳灵便总是站在燕靖的身侧,不让他看到自己。省得被他认出来。而就这么过了几分钟,生死擂也终于开始。

而在生死擂之前,公证人则是做了最后的调解。做调解讲话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华人老者,在吴家的朋友圈子里有相当高的声望。只见他走出宽敞的草地zhongyāng,分别看了眼已经准备好。站立在草地上的吴倜和柳生美子,才朗声道:“二十五年前,吴家家门不幸,吴胜之之妻失手打死吴倜之母慕容婉儿。当年是非已无证可考,今ri吴倜与柳生美子具为化劲武者,yu借生死擂了结恩怨,还吴家一个清静。但生死擂上,向来至多有一个人可以活着,所以我最后一遍问决斗双方,你们本是一家人,真的不愿意和解吗?”

吴倜脸上的笑意全都不见,双目jing光闪烁的盯着对面的柳生美子,道:“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当年我没能力将她绳之以法,今ri自然要亲自报仇!”

柳生美子也是一脸冷肃的道:“哼,当年你的母亲破坏我的家庭,而这几十年里你也不让这个家庭安生。既然你非要如此,我自然要答应你,还吴家一个清静!”

“哎,既然你们双方都不肯听劝,那边在这生死状上签字吧。签过之后,生死有命,如有一方死在了擂台上,另一方的亲朋好友不得通过其他途径寻仇,否则我东亚武者共诛之!”见证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便让两人在生死状上各自签字。

这张生死状是具有特殊法律效应的,所以真是死了人,法律也管不了。

吴倜和柳生美子之前都说出那番话了,自然此时也不会在退缩,各自在生死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且按下了红手印。

而接下来,生死擂便在见证人的毫不大声的宣布下开始了。

而岳灵一听开始,立即满眼担忧之sè的看向了赛场。所谓的赛场自然还是那片草地,相当宽敞,周围的观望人群大约都离开有几十米,留给两人宽阔的腾挪空间。而吴倜和柳生美子并没有一听开始就打起来,而是相对站立着,等待对方气机出现破绽的那一刻。

虽然岳灵已经从燕靖那里知道,他早就传授给吴倜好些对付柳生美子的杀招,但真的要打起来时,岳灵仍不禁满眼的紧张与担心。她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场中的吴倜,却没发现,人群中有一双眼睛注意到了她,而眼睛的主人正是被送到场中的吴雨墨。

吴雨墨回来后,迅速的将自己在大陆经历的那些事告诉了柳生美子,之后母女两人一商量,便猜测到燕靖肯定在宴会上,甚至是岳灵也可能在宴会上。所以,从回来到现在,吴雨墨就一直在默默地观察那些客人们,不管男女老少,她通通不放过。而这时,岳灵那特别的眼神,终于让她有了猜疑。

于是,趁着场中柳生美子还在和吴倜对峙,她偷偷地绕到了岳灵身边不远处。她不敢靠的太近,是怕被燕靖提前止住。不着痕迹的站到自认为合适的位置后,她看了眼草地中间已经凝固到几点的气氛,忽然伸手一指岳灵,惊叫道:“呀!岳灵!你怎么来了?!”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最让吴倜在意的话,那么一定是岳灵了。在这独自一人苦苦修炼的四年里,吴倜同样是在克制的无尽的思念,极尽全力的一次次将那蚀骨噬心的思念化作修炼的动力。这中间,他不敢给岳灵打一个电话,因为他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放弃报仇,乖乖地回去跟岳灵过ri子。

而到了生死擂这一天,那种思念无疑已经在他心中集聚到了顶点。因为他知道,只要过了这场生死擂,就可以和那个ri思夜想的人儿在一起了,就可以给那个心爱的人儿幸福的生活了。

所以,在和柳生美子对峙时,忽然听到有人大喊“岳灵”,他自然是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他是化劲武者,眼睛敏锐之极,一下子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看见是吴雨墨,他立即知道上当了,可还是不由顺着吴雨墨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一刻,他看到了一双惊慌失措却美丽无比的大眼睛,那神情,同他四年多以前在魅惑酒吧外看到的一样的惊艳。

而这时,他却是心头一跳,一股寒气直冲脑门让他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眼角余光一瞥,才发现柳生美子不知道何时已经蹿到了他身前,一拳打向了他的心口!

关键时刻,燕靖传给他的保命招数起了作用,只见他整个人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避开了柳生美子一击必杀的一拳。但柳生美子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她这一拳本来就留有好些余力,顺着吴倜倒下去的方向,从直拳变成了下锤,同时左脚往前一踢,对上了吴倜反击过来的一记朝天脚。

以岳灵的眼力,只看到柳生美子偷袭吴倜的一幕,之后便什么也看不清楚了,只觉得之后两人就仿佛化成了残影,在草地上不停地变换着位置。刚开始,她看见吴倜被偷袭躺在了地上,还以为是柳生美子把他打倒了,心都一下子跌了下去,然而下一秒钟,吴倜却又从柳生美子身侧站了起来,和其急速的对打起来,这才让岳灵继续紧张担忧着。

不过,她并没有紧张多久,因为两人这么拳来脚往了不过五六分钟,岳灵便听到了一声惨叫。

“啊!”

是女人的惨叫声,这叫声让岳灵心头一惊,随即立马放下心来,睁大着眼睛往场中看去。

只见这时,吴倜和柳生美子已经分开。吴倜如不动磐石一般的站在柳生美子身前三步远的地方,而柳生美子则是躺在了草地上,右腿弯曲成了一种夸张的角度,脸sè发白,满头大汗的惨叫着。

很显然,吴倜已经打断了柳生美子的腿,已经赢了!

看着地上的柳生美子,想起母亲就是死在她的拳下,吴倜当即就要过去一拳将其打死。可他不过刚刚一动,人群中便传出一声大喊:“不要!”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完美变装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