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第十三章

早上起来,看着躺在我身侧的丽人,不由一叹。哎!本来昨晚还想和刘姐再体验一回假龙真凤的游戏,结果被刘姐的说教打断。真是的,明明人家就是帮着男人手嘛,其他的也没干什么呀!
这个时候刘姐也醒了,我们对了对眼,又亲在了一起。

“嗯,呸~你嘴巴好臭呀!刘姐!”我故意呸到。

“呸,呸!你也一样呢,小曦!”刘姐学着我。

说完,我们两个大笑起来!看来美女的嘴巴早上起来也会是臭的呢!

我们两个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走进了卫生间。透过梳妆镜看着我自己,真是一个美人呢!白嫩的36f仿真巨乳,细腻的肌肤,甚至在仿真乳的仿真皮肤下面能隐约看到青色的血管。我渐渐痴迷了,自己身体要是真有这么好就好了!

这时,刘姐看我在愣神便将一只玉手攀上我的乳房,微微一拧我的粉嫩的左乳tou。

“啊~!”我浪叫一声,昨天我就发现我的仿真乳特别敏感,这时回想到刘姐骑在我身上吮吸我的乳tou的场景,我更兴奋了,这使得传感器在次开心我的神经,使我更加高chao。不行,不行,看来得把这个感知神经活跃度的传感器关了呀!

“小妮子,碰一下就这样了!说说,多久没和男人做那事了?”

“刘姐,就会开玩笑!还不是想到了昨晚刘姐你骑在我身上,我才会这样的!刘姐呀,你口活真好,教教我吧!”

“小妮子,还说不是想男人了?这个可教不了,是实践出来的。哈哈!”

“哼!老女人!”

“讨打!”说着刘姐双手放在我的乳房上揉搓着。

“刘~姐,不敢了……啊~快……放~过~我啦~!”这个时候我的小dd也终于射了出来,假阴dao早以变得湿滑,一些妹汁染湿了我的外阴。

我放下马桶盖,坐上去清理下身,休息了好一会,才问刘姐:“刘姐,你们经常那么像昨晚那样吗?”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那样特别下贱?”

“那倒没有了,毕竟我也玩得很开心了!”

“哈哈!你到我们这个年龄就知道了。没看昨天留在温泉的都是三四十岁的吗?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女的,生活压力特别大!白天要工作,晚上要搞家务,有孩子的还要操心孩子。在家里也没有个人说话,诉苦。又能说给谁听呢?父母,孩子还是没用的老公?我们和老公都结婚六七年以上了,没有了甜蜜。就是交公粮也是只管他们自己爽,根本不问问我们爽不爽。都说男人有渴望,女人就没有?我们算好的,没去找野男人,只能这样小聚一下的时候发泄一下了。不过,小曦你是不是喜欢女人呀?”

说实话,我并不了解女性,不了解她们的生活,她们的苦恼,她们的快乐。昨天晚上我很兴奋,但也很不解。听了刘姐的话我才明白昨晚愉悦的疯狂背后是苦涩的艰辛。不过,听到最后我一jing,怎么看出我喜欢女孩的?

“昨天,小姑娘都走了,就你留下来。结束了,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说!是不是喜欢女的?”刘姐没等我回答又说了一大堆。

“刘姐,还不是你们作弄人家,你说说加我13个人,有多少人趴在我身上的,把人家昨天都弄得神智不清了!”我真真假假的编着谎话。

“她们是嫉妒你的身体,没办法拥有她就只好作贱一下她了。不过估计以后关于你的闲话越来越多了!”

“为什么?”我有点不解。

“因为羡慕嫉妒恨呀!傻妮子!”刘姐看着我的双乳说到。

“不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到底喜不喜欢女孩?昨晚我可看见你把整个手掌和一段小臂都伸进人家小吴的阴dao里了吧!走的时候小吴看你的眼神怪怪的,我告诉你,人家是有老公的,别破坏人家的家庭。”刘姐说的小吴是我们公司的一名比较漂亮的女导游。

“哼,她老公要是知道了,说不定心里更开心呢!”我傲娇道。

“女孩子的话,我还真喜欢!特别喜欢刘姐这款的!”我紧接着说到,说完小舌还舔了舔嘴唇。

“好呀,那这几天我就是你老公了!”刘姐说着坐到了我的腿上。

“不要,我要做老公,我的刘妹妹~!”

“不要!”

“我也不要嘛!不要!不要!”

“好,好,好!你做老公,我嘛~做女王,就这么定了!”

“呀~?刘姐好坏!”

“好了,我的小老公,就赶快洗漱吧!”

……
当我们最终穿好衣服下楼吃早餐后,她们已经上了大巴车准备去玩了。没办法,我和刘姐只好饿着肚子去玩了。由于是60座的大巴车而我们只有30多人,所以空着大半个车厢。我和刘姐上车后直接坐到了后排的双人座,脱掉了厚厚的皮草。其他人都在前面三三两两聊着天外加座椅的遮挡,没有注意到我高耸乳房。我看着刘姐精致的面容,忍住去吃她的樱唇。

“小……曦,别闹!”刘姐一把推开刚刚亲上她樱唇的我小声说到:“这么多人呢!”

“好老婆,好老婆,你的小曦老公好饿呀!好想吃你的樱唇呀!给我吃一口,就一口~好不好好不好嘛~!”我冲着她的耳边撒娇到,然后又俯向她。

刘姐有些jing讶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把房间里的角色扮演的角色带到外面。

“不……”刘姐还没说完,我就又吻上她的香唇。刘姐的双手想要推开我,头左右摇摆着想要摆脱我的嘴唇。不过我的小嘴轻轻咬住了她的下嘴唇,使她摆脱不了。

慢慢的她的停止了反抗,我的窈舌撬开了她的贝齿,探索着,寻找着刘姐的小香舌。“哈~哈~哈~”随着我们两个喘息声的加重,刘姐的小香舌不在躲避主动的和我的窈舌缠绕在了一起。

良久唇分,晶莹的丝线连接着我们的双唇和舌尖。不得不说虽然是我先亲上刘姐的,但是刘姐很快主导了这一切。她的吻技让我痴迷,让我快乐,让我欲火焚身!长久的舌吻使我大脑缺氧,我的脑袋还未完全清明。就在这时刘姐俯向我,亲上了我还在喘气微张的小嘴。“唔~唔~唔……”窒息感使我抵抗着。刘姐的双手抚上我的双峰的凸起处抚摸着。

“呼~呼~呼~”我斜靠在刘姐的肩膀上喘着粗气,刚刚的接吻真的差点让我晕倒。一根玉指轻轻的将我的下巴向上抬,刘姐娇媚的面容滑进了我的视线!

“小老公,你可真不禁挑逗呢!”

“刘姐,你……”

“叫我,老婆。”

“老婆!你刚刚怎么这么主动呀,明明人家才是你老公呢!”不同与昨晚仅仅因为肉欲而引发的交合,今天刘姐的亲吻极具主动性和攻击性,让人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小曦,你知道吗?我自从十八岁从家里出来,听了我师傅的话入行就跟了你姐夫。不管现在怎么样,当年你姐夫没有让我吃过一次亏,受过一次辱。跟了他十五年了,结了十一年的婚,知道他不能生育也有十一年了,日子不都这么过了吗?虽然昨晚跟你说我想通了,可是这感情是说断就断的吗?”刘姐略带祈求的看着我说:“所以我想利用你,利用和你之间的不lun关系,来忘掉和你姐夫之间的感情。可以吗,小曦?”

刘姐最后的语气接近于哀求。我突然有点羡慕刘姐的丈夫了,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里遇到一个爱你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我突然想到了小娜,我不知道未来我和小娜会不会有分手这么一天,如果有是像刘姐这样痛苦的想要忘掉过去,还是潇洒转身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时的刘姐让我产生了巨大的保护欲。我坐直身体,将她搂入怀里,对她说:“小宝贝,我以后就是你老公了!”

说完,我就咬上她红艳的嘴唇,吃了起来。好吧,又是我的完败。不过渐渐的随着亲吻次数的增加,我也能跟上刘姐的节奏了。
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到了标志性的一座大公园。虽然已经是冬季,但是松树依然翠绿,装点着白色的大地。

“老婆,我扶你慢点下来呀!”我先下了大巴车,伸出一只玉手准备接刘姐下来。

“小老公谢谢你呀!”刘姐下车后说到,说完又亲了下我的嘴唇。

先下车的人们瞬间都看向了我们,有些经历了昨晚狂欢的女人微微一笑。男士们都被这些话语jing到了,傻傻的看着我们。

这时付姐说话了“别呆着了,各玩各的,散了!记得十一点停车场集合!”就这样人们各自散去,我和刘姐也出发了。至于司机小刘和谁去一起玩,我才不管呢!

“老婆,你刚才没看到吴姐看你的眼神,可吓人呢!”

“怕什么?公司里除了付姐谁敢说我!”

“你是不怕,可是你老公我怕呀!万一她那天趁你不注意偷走我怎么办呀?”

“好办呀!跟你离婚呗!”

“刘姐你好坏呀!就不能顺着我的意思说呀!”

“小曦,这是你活该呀!”就这样我们边聊边走。

这座公园很大,我俩走了没一会就饿的走不动了,这时一阵香气传来。我们闻香寻找着,终于看到远处有一家关东煮,店前排着长龙。
“小曦,一会可不能再叫我老婆,不然跟你急!”刘姐看着眼前的人流对我说到。

“安心啦,安心啦!”我敷衍到。

爱美的我们穿的都不多,走路还能感到暖和,一旦停下来就感到阵阵冷风呼啸而过。

“亲爱的,在这等等我!”

“哦!快去快回呀!”刘姐被冻的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哼,也不知道问问我去干嘛?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呀!

我走到关东煮隔壁的咖啡店,这里一个人都没在排队,我一看价格表,普通一杯咖啡要50,这真是卖金子呀!

就这样,我端着两杯热咖啡会去找刘姐。

“亲爱的,给!”

“是什么?哦~!谢谢呀,亲爱的!”刘姐高兴的说到。

这是我鼓起一边脸颊,朝她靠去,示意要亲亲!可是刘姐却不太愿意这样,白了我一眼。

排在我们后面的一对姐妹人看到我俩的动作,笑了起来说到“你们姐妹俩的关系真好呀!”

“我们不唔……”我刚说话就被刘姐捂住嘴。她们又笑了,我也只好对她们尴尬的笑了笑。

……

“哎~,您二位的关东煮!哎~小心烫!要想加调料,请到那边自己挑!下一位~!”

我和刘姐站到了一旁,加着调料。这个时候我的坏心眼又开始发作了。

“老婆,先喂我一口嘛!早晨为了把你把你喂饱,我可累坏了!”我故意大声说到。

关东煮的老板,刚刚要点菜的姐妹花和后面排队的人,还有在拿调料罐的刘姐,都被我的话震到停下了动作。

“老婆,快喂我一口嘛!啊~!老婆快……”我话还没说完刘姐就将一串菜塞进我的嘴里,拉着我跑掉了。

计划通!

“小曦,你要死啦!”我和刘姐坐在长椅上吃着热腾腾的关东煮。看着人们在结冰湖面上滑冰。

“哼,谁叫你不亲人家的,而且你是不是我老婆的说?”我反问到。

“是啦!”刘姐想了好一会说到。

“那为什么不能叫?”

“两个女的在外面叫老公老婆,多不好意思呀?”

“有昨天晚上那么害羞吗?”

“那不一样,那是……哎!”刘姐也说不下去了

“刘姐,你不是想忘掉和姐夫的感情吗?想忘掉的话,我们就得装夫妻不是吗?这还是你说的!”我循循善诱着。

“可是……”

“可是你要听我的,我是你老公,好了好了,走我们去滑冰。”

……
“还有时间,我们干些什么呀!”刘姐就像是抱着丈夫一样抱着我问到。

我悄悄的对她耳边说这什么,只见她匆忙松开抱着我的手说“变态,不要!”

“我是老公,听我的走!”说着便拉着她像花园深处走去。

冬季公园,人们大多集中在湖边和各个小商店附近,而原本繁花盛开人声鼎沸的花园,却因为草木凋零而少有人迹。不过,今天的花园深处迎来了两位穿皮草的丽人。

我和刘姐此时都将宽大厚实的皮草大衣披在肩上。我的一双玉手伸进刘姐的皮草大衣里一只玉手从刘姐里面穿的连衣裙的裙底向伸去,先摸到腰间将打底袜褪去,在抚摸着秘密花园。另一只玉手则抚在她的胸前,隔着衣服抚慰那对34c的乳房。我亲向她的玉颈。

“不要,别,万一有人来了,不要……”刘姐嘴上说着不要,可是身体却很诚实。我在她秘密花园处抚慰的那只手隔着内裤都感到了湿滑。另一只玉手也感到刘姐的变硬了。

这时,刘姐的一双玉手也伸进我的皮草大衣里,一只玉手从腰间将我下身穿着御寒的丝袜、加绒打底袜和加绒亚高光打底皮裤一同拽下。我的馒头b露出了出来,感到阵阵寒冷,还好很快一只温暖的小手伸进洞穴扣抓起来。不得不说仿生阴太真实了。另一只玉手则伸进我穿的白色高领收腰毛衣和羊绒衣内,抚上我巨大的乳房,捏住我粉嫩的乳tou。

我们两个亲吻着,使自己不会因为快感而浪叫出来。我也伸进了刘姐的洞洞内扣抓着。

如果有人现在进入深处花园一定会看到两位可人儿穿着性感的长靴,披着皮草身体紧紧相贴似乎要融合成一个人似的热吻着。只是皮草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两位美女的双腿也不时夹紧。

20分钟过去了,在这种野战的气氛下我的小dd异常兴奋,射了出来!假阴里也被开心的两次潮pen,可是刘姐却依然没有达到高chao。虽然我们早已爽的不管不顾的浪叫起来,但是好害怕会有人来呀!我只好加快抽插速度,这时我将整个手掌缩成长条状都伸进刘姐的阴dao里,然后攥成拳头。

“啊~哦~!”刘姐似是痛苦似是满足的浪叫一声。我快速的抽插着。十余分钟后,我和刘姐双双到达了高chao,她的妹汁喷薄而出,我的小dd也再次射出。

娇喘声不断的花园归于平静。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伪装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