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第十五章

原本我以为在20号刘姐结婚后我会变得清闲起来。毕竟之前作为她的伴娘和闺蜜,又要陪她选婚纱,又要陪她选照相馆,还要陪她说话,简直比上班还累。对了,为了刘姐的婚礼,我又请假了。不过自从我女装后,就和办公室的姐妹们关系越来越好,毕竟有了共同话题,所以找好了带班的人,老板也就没多说。
然后24号的休息日,我就开始又带团了。
那天我穿了一件天蓝色的胸前带厚厚的荷花边装饰的蓬松连衣裙和一双白色运动鞋,将我的完美身躯这盖住。这个团是一个外省的旅游团。团员都是一个家族式民营企业的高层和其家属。带头的是一对兄弟。他们的妻子也来了,虽说已经发福,可是依稀能看出年轻时是两位美丽的女人。
第一天早上的游览很顺利,但到了中午意外发生了。中午的安排是在渡轮上吃海鲜自助餐,游览海景。当游客们都在后甲板吃自助餐时,我独自一人向前甲板走去。毕竟每次带团都是那些东西,已经不想去吃了。
我将通往前甲板的舱门打开,一阵清凉的海风出来。将我的裙底和胸前装饰的荷叶边吹起,我的白虎馒头b和硕大白嫩的36f美乳就这样被海风轻抚着,我闭上眼睛享受这片刻的清凉和自由。
没错,这件看起来普通的连衣裙是一件特制的户外露出裙。除了镂空的胸部设计和遮盖美乳的荷叶边装饰,腰间还有一条环绕腰部的隐形拉链。一旦拉开拉链,下身的裙摆就会脱落。
海风减缓,裙摆和荷花边装饰都再次飘下。我慢慢睁开双眼,入眼的是一个人影,是那对兄弟中的弟弟。
天,他什么时候到的?又看到了多少?好羞耻呀!
“马总,怎么没去吃饭呀?”
“哈哈,我要是去了,岂不是看不到美丽的风景了吗?”
“哈哈,马总真是好眼光,这片海域是我们省最美的一片海。不但美丽,而且海产品和油气资源丰富,中午自助餐上的海鲜均是出自这片海。马总可是要投资于此!那小曦先祝马总生意兴隆!财源广进了!”
“苏小姐太看得起马某了。这么一大片海,我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不过,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如果苏小姐愿意,马某还是愿助一臂之力!”
“马总,你这玩笑,小曦可是没听懂呢!不过,如果您再不去后甲板,您夫人等急了,怕是要出来找你吧!小曦就先走了!”我说完就急忙离去。
真是的土财主非要装文化人,让人受不了!不过还好,似乎是有他妻子在,所以下午我也没受到什么骚扰。
晚上十点,我正准备睡觉,确突然来了彩信。我一看竟然是我闭眼享受海风抚慰身体的照片,下面有一行文字:穿白天的衣服来兰*坊**房。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白天这么气定神闲的了,原来吃准我了。
我穿好衣服化好妆, 便打车到了兰*坊。我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的声音。
“二弟,你这说好的女人,在哪呢?”
“大哥,等等就来了!保准你满意!”
这么看,里面两个人再加我,这是要找老师的节奏呀!哎,见招拆招吧!
“两位马总,你们这么晚叫我来有什么事吗?”我边说,边招呼女孩进来。这个时候一个人进去就是要出事呀,还是我自己破财免灾吧!
“出去,你们都出去!小曦你过来,我们不会吃了你的。就是吃了,也会给足好处的!”
呵呵!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过如此呀!
“来,先喝酒,先喝酒!”
“对,对先喝酒嘛!”两兄弟互相应和着。
我一看是马*尼,还来洋酒。虽然洋酒和白酒都是蒸馏酒,而且我不能喝白酒,但是我对洋酒还比较适应,可以喝很多。又来拼酒量!上次醉酒后的经历,我还记忆深刻呢!
不过这一次,难度系数加大了,二对一。他们兄弟俩,一个跟我玩划拳,另一个在唱歌。等喝酒的支持不住了,就换过来。不过还好,大哥的划拳技术难以恭维,就连我这个新手都比不过,最先醉倒。我也渐渐的难以支撑了。
我和他们兄弟里的弟弟靠在一起互相支撑身体,继续划拳,谁都不想认输。就在这时我们支持不住,滑倒在了地摊上。
还好,我最先醒来。支撑着身体,准备离开。我可不想就这样交出第一次呢!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抓住了我的玉手,将我往回拉。我倒在了弟弟的身上。他的双手撩开我连衣裙胸前的荷叶边装饰,抚上我的双乳。他伸头过来准备亲我,见鬼,怎么是个男人都想亲我!我一把踢开他,他倒向他的哥哥。弟弟把哥哥撞醒了,显然哥哥还醉着,竟然把他弟弟给打了。拳拳到肉,把他弟弟打的鼻青脸肿。
机会难得,我赶紧走吧!我迈着轻浮的步伐,跌跌晃晃地走出包间,不对,我的裸zhao。我又回去,他俩还在打着。我找呀找,就是找不到手ji。
“喂,你们两个把手ji拿给我!”我大喊到。说实话,我一喝醉,就特别大胆。
他俩竟然听话的从裤兜里拿出手ji,递给我。
“把锁解开!快点!”我按了半天,手ji都打不开,才想起这不是我的手ji,我的指纹当然打不开!所以我又大喊到。
两个人又听话的把手ji解锁,我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我的照片,我删掉了。我又检查了一下,他们都没有用云端存储。不过我还是问了问他们”有没有备份本小姐的luo照?”
“没,你~你别删呀!”
“什么luo照?”
我一听就准备走,一想不对呀!文件删掉也可以恢复呀!不行,这手ji不能再存在于世了。
“来,把这手机给我砸碎!”我又大喊到!
“不,不行~!”
“喝呀~……嘿!嘿!嘿!碎了!”
不但摔碎了,而且还跺了好几脚完全的碎片化了。我仔细看了看没有一个完整的零件了,就放心的离开了。
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我摇摇晃晃的穿过人群,真困呐!
我最后的意识是看到小睿出现在了我眼前……
早上,醒来。我一看还穿在我身上的衣服就知道是小睿干的。哎!就算你对我的肉体没兴趣,能不能给我换个衣服呀!不对,小睿如果真的对我的肉体没兴趣,应该早给我换了呀!哎!想不透他。
我一看手机,昨晚凌晨两点以后刘姐和袁姨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直到三点。小睿,不会又打小报告了吧!
“喂,刘姐!怎么了?”我用沙哑的声音撒娇到。
“小骚货,昨晚要是没有小睿,你怎么办?”刘姐声色严厉的说教到。
“哼,他就知道告密!”
“哎!苏曦,你做好心里准备。出了点事。”刘姐严肃的说。我意识到出了大事,刘姐一般叫我都是小骚货,小浪b,现在可不叫我老公了。她叫我名字就意味着事情很大,很严肃!
“怎么了?”
“你爸爸他快不行了!脑溢血,还被查出来胃癌晚期,你……”
……
当天我没见到老苏,因为即使我听到消息就赶回来,也错过了icu的看护时间。我抛下了旅行团,来到了这里,来看一个和我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但我感觉值得,我知道只有这样做才是正确的。
老苏,虽然我从没把他当做父亲,但他确确实实给了我第二条生命。虽然我们相处时间不多,有时就算我在,他也迷糊着,不清楚。可是为什么当知道老苏可能只有7天生命时,我会伤心,难过甚至痛苦。或许我把老苏当做了朋友,当做了亲人吧。
两天后,老苏出了icu,转普通病房。我本想全天照顾他,但是公司不批,因为我十一月已经请了很多假。我只好请了护工(我让袁姨回家了,毕竟yiyuan里袁姨年纪也大了,怕感染上疾病),下班后来陪着老苏。就这样,五天晚上没睡觉的照顾老苏,老苏活过了七天,而且也恢复了意识。医生也jing讶老苏的恢复,不过他们预计老苏的未来还是很不乐观,最长就两三个月了。
在第八天老苏意识恢复后,我也回家睡觉去了。当醒来,感受着冰冷冷的房子,我真的真的有些害怕了。如果我和老苏一样,突然发病,会不会连个打急救电话的人都没有?我突然很想小娜,我们已经太久没约会了!可惜这周末小娜没有时间。
这周付姐也给我放了假,可是我却不知道该干嘛,一个人好孤单。我看着电视,上面说到我们市有acg漫展。那就去cos一下吧!
今天是12月6日,星期六。我穿上一身日本中学生穿的水手服,40D黑色丝袜,圆头皮鞋,装扮成路人女主里的霞之丘诗羽来参加我们市举办的acg漫展。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伪装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