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第十七章

“呀!”我边大叫到边将一只玉手捏紧苏宇那软软的肥胳膊,另一只玉手则抓起几粒爆米花放入小嘴中。苏宇也被我掐的叫了起来。原本电影声音的放映厅也被这两声尖叫打破了。观众纷纷看向我们。苏宇到:“对不起,对不起!”

“到什么谦呀!明明是电影太吓人了好不好!”我原本大声的说着却被苏宇一捅,变小声音和他说到……

这是一月份我们最后一次“约会”了,明天他就要回家了。说起来我们之所以会“约会”还是因为刘姐。那天我对刘姐说我也不知道对苏宇什么感觉。刘姐便说那你就和他待在一起试试看,相处久了自然就知道对他什么感觉了。我一听也对,不过我要是注意到刘姐的坏笑,估计就不会那么认为了。

一开始的时候,和苏宇相处的很别扭。我和他上街时,总会收获更多的目光。毕竟一个美女和一个胖子在一起总会让人想不到真爱。而我又本质上是个男子,所以很不适应。不过后来和苏宇接触了两三次之后慢慢熟悉,我们逐渐成了哥们。我在他面前不在装清纯,不在装诱惑,不在伪装自己是一个女子。把我那恶趣味的性情完全的展露出来,他倒也能接受,毕竟和大美女上街他以前可没有这待遇。

或许是体型上的巨大差异,使我觉得他威胁不到我。所以,我将我和小娜之间的事情改编了一下告诉了他。小娜在我告诉他的故事里面成了我男友,我为了和我男友结婚则打了好几份的工作。我甚至讲出了我和男游客之间的打*枪游戏给他听。除了没告诉他我是一个女装子,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我有几次想告诉他,我是一个女装子。但话到口边就是所不出,或许是不会想失去他这个朋友吧!总之我以女人的身份和死胖子成为了朋友,闺蜜。

第二天,我去机场送他。在他要过安检前,他对我说:“记得,一定要去呀!”

“放心吧,我的机票也买好了!”

我们说的是年前去旅游的事情。最近我们这里论坛上面有一个活动,就是复数以上的好友一起去旅行,但是是单独出发各自制定不同的计划,看看能不能碰到一起。他和他父母年前要去邻省G省去玩,所以我们两个打算体验一下,看看我们是不是了解对方。

之所以有时间玩这种游戏,主要还是因为小娜一家要去国外玩,我又被未来岳母嫌弃了,所以不能去哎!对了,这是小娜打电话告诉我的。我和小娜还是没能见上面。

元旦过后我就去了小娜的单位。前台是个新人,不认识我,我说找芮娜,是她男友。可是她就是不让我进去,还好一个认识我的前台回来见到我皱眉说:“李瑞,小娜今天没来,你们有什么事情私下去说,别来单位说呀!”虽然她的语气怪怪的,但是我也没多想。出来我给小娜打电话,小娜说她病了请假在家,我说想去见她,她说行。结果,我未来岳母开的门,我只好把东西放在门口,又灰溜溜的被赶走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终于到了要去旅游的时候。

第一天,我和苏宇没有见到面。不过一个人在景区享受女装的感觉也是不错的。第二天,早上还是没有遇到苏宇,中午下起了雨,我没有带雨伞,所以就回了酒店。说实话,后来我宁愿不回酒店。

我看到了小娜,看到了原本应该在国外的小娜。小娜和她表妹及她表妹的男友在一起,似乎是在办理入住。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要以李瑞表妹的身份去问问小娜怎么会在这里吗?就在我要这样去做时,我看到小娜和她表妹的男友亲吻在了一起,那个混蛋还把双手摸在小娜的腰间。我知道也许我可以不去质问小娜了。我看她们去等电梯,急忙掏出墨镜和口罩带好在把帽子往下压压,站到了她们身后,和她们一起等电梯。

在电梯里,小娜虽然看向我两眼,但应该没有认出我的身份。就这样,那个混蛋左拥右抱的搂着小娜和小娜表妹出了电梯门。我也跟了出去,她们三人走进了一间房间。我记下门牌号,直接做着电梯下楼,冲向了前台。我一路上在想,一定是双人间,小娜一定是和她们出来玩,刚刚的亲吻只是开玩笑,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前台告诉我那是只有一张双人床的蜜月套间。我浑浑噩噩的走回去。对了,对了,是套间吗?可以加床呀!我掏出了手机,打给小娜,没人接听。我受不了了,我上了电梯,按下她们刚刚按的楼层,我要去看看。

“叮咚!叮咚!……”门铃一直被我按响。

“谁呀?”等了很长一会,小娜的声音响起。房门打开了,小娜裹了一条浴巾看了我一眼,说到“进来吧!”

我呆呆的看着她,她从来没这样在我面前出现过。我一次也没有看过她的娇躯。这时,那个混蛋也走过来,竟然赤身裸体,他抱住了小娜,一阵舌吻过后,小娜发现我还站在门口,便问那混蛋“亲爱的,不是你叫过来,和我们一起玩的吗?”

“没有呀,不是说好,这几天我是只属于你们姐妹花的吗?”混蛋说到。

我听到这活脑子都炸了,我慢慢转向电梯间,如同一具没有了灵魂的躯体,僵硬的回到了房间。

我躺在床上大声的痛哭起来,我想这是不是对我女装的惩罚,让我的挚爱女友成为别人跨下的玩物。我不知道是个自责还是该谴责小娜。是的,我和别的女人也有过伸入身体接触,但那是女装的我,我作为女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放纵,我没有将自己的小dd放入别的女人的阴*内。我承认,我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我没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是的,女装的我,还想过被男人口*,被男人艹。可是我却没有这样做过,就是因为我爱小娜,我怕我深陷其中使得我不在爱她。我害怕她会像刘姐一样痛苦的哭泣。我的身体小娜的,她的身体同样也是我的。好,好,我承认我帮男人打*枪,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可是,要惩罚就惩罚我自己好了,为什么要让小娜成为那样?

她曾经是那么天真可爱,可是现在我想到她,就会脑补出她在那混蛋身下承欢的场面。我痛苦的捶打床面,撕咬被子,眼泪渐渐打湿枕套。

终于平静下来的我,做起身来。以前是有小娜在,我一直压抑我的渴望,现在她不在了,我要放飞自我。我的一双玉手开始褪去衣物,胡乱的抚慰着我的身体。渐渐的愉悦感涌来,可是依然抑制不住那痛哭的感觉。我的一只玉手伸入我的仿真阴的白虎馒头b里扣抓着g点。另一只玉手从乳房的下面绕过,捏住了对侧乳房的乳tou,玉臂想上抬,我的窈舌舔着仿真乳的乳rou。

就这样,我达到了数次的高chao,小dd也射了三四次吧!我已经精神迷乱了,我嘴里叫到“宇,宇,给我!……”我幻想着被那个死胖子压在身下,他肥硕的躯体压的我穿不上气,他虐待着我……只有这样我似乎才能从痛苦中走出。

我给他打去了电话。

“曦姐,怎么了,你看到我了?你在那呢?我怎么没看到你呀?你告诉我你在哪?一会我去找你,你先等等我!我父母还在这呢!”苏宇小声的说到。

“哈~哈~呼~”我穿着粗气的说“宇,你过来,我在**大酒店的2506房,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要是赶不到,姐姐我就去找野男人玩,就让他们轮女干我!啊~啊~,你要是不想姐姐被野男人干就快点过来,呜呜~”原本在自wei的我又哭了,我急忙的挂断电话。

是的,我绝望了。我想要发泄这痛苦,我想要体验快乐,可是我的甜蜜时光都是与小娜度过的。回想这些只会让我更加痛苦,我想到了以前我想要被男人艹,想要被轮时我感觉到的刺ji感产生的快感。我幻想着,继续自wei着。床单都被yin水所打湿。

二十多分钟过后,门铃响起来了。我挣扎着拖着虚弱的身体去开门。刚刚把门打开,我脚一软整个人就趴在了他身上。他身上有着臭臭的汗味,一定是急着跑来见我,才会出汗的,我心里甜甜的。我吻着他的脖子,脖子上也流着汗珠,我将他的汗珠舔进嘴里,咸咸的不好吃,不过我还是很开心的继续舔着,似乎是在品尝什么美食。我幻想着他把我压在他庞大的身躯下肆意玩弄着,我的仿真阴里妹汁横流。是的,我把关闭已久的神经感知器开开了,毕竟我要更多的快感,来使我不在痛苦。我被他的肚子顶着走进了房门,他将房门关上。他推开我,将我抓住不让我倒下。他看清了没穿衣服的我,我傻傻的冲他笑着,我早已经浑身无力了。他打开旁边的衣柜,拿出酒店的浴袍给我穿上,我就像是个提线木偶被他操纵的穿上浴袍。

他抱起我,想要把我放在床上。就在他要把我放在床上时,我用尽力气使他跌倒在床上。我胡乱的吻着他的脸,油腻腻的感觉出现在我的嘴里,我终于吻在了他的嘴唇上。小胡子差扎的我痒痒的麻麻的。

这是我第一次吻到男人的嘴,我的小窈舌在他的大嘴里疯狂的探索着。苏宇似乎也有些迷乱呢!我的一只玉手伸进他的裤子里,握住了他的小龙。他的小龙还真小呢!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小龙上冰冷的触感,苏宇清醒了过来,他推开我,走到小茶几的沙发椅上坐下。
“曦姐,你到底怎么了?”他问到。

他的问话使我再次痛哭起来,我附在床上大声的哭泣着。苏宇看完哭的太厉害就坐到了床边安慰的抱住我。良久,我才止住哭泣对他说“我女……男朋友和我分手了,她跟我说她出国了,结果今天我看到她和她表妹……他和他表弟一起和一个女孩在一起,他们竟然做那种事……”

能将痛苦的事情讲出来,使我轻松了不少。我看着苏宇,就好像看到了那个混蛋。我用手打着他,用牙咬着他,揪着他的头发。我在苏宇的身上发泄着我的痛苦和愤怒,苏宇一动不动任由我发泄着。良久,没有了力气的我倒在了床上,他也坐回到沙发椅上。

良久,我做了起来,看着他说:“我美吗?”

“不美,你现在挺丑的,曦姐!”苏宇说到。

好吧,现在的我眼圈红肿,披头散发,确实不漂亮。

于是,我理了理头发,擦了擦眼圈。将一双玉腿从浴袍中露出,但是却将腰带夹在大腿间,遮盖住我的馒头b。让浴袍滑至肩下,露出我的玉颈和香肩。玉手将浴袍遮盖在我胸前,大片的*肉和*沟露在外面,但是乳tou却被浴袍遮住。我知道这种露而不露的情况最诱惑男人。
“现在,我漂亮吗?”我问到。虽然我的双眼依然红肿,头发依然有些散乱。但是这更加的让男人有种保护欲不是吗?

“美!”苏宇回答到并且将头转向了一边。

“你喜欢我吗?”我接着问。

“喜……喜欢!”

“那今晚姐姐我的人就是你的了,你要好好的怜惜人家呢!”我柔柔的说着还用手指沾上将流在大腿上的“妹汁”,然后含入嘴中,吮吸着我自己的精zi。

我看他没有反应,就想主动的勾引一下他。结果刚刚下地,走了一步就瘫倒在地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苏宇将我抱起放在床上,对我说到:“曦姐,已经六点了,先吃些饭吧!”

“好呀!吃完饭,小宇才能有力气干亲亲姐姐呀!”我竟然自己玩了自己一下午。

苏宇帮我盖好了被子,打电话让酒店送些饭。然后就坐到一边看手机了,任由我怎么叫他,他都不回应。

“曦姐,起来吃点饭吧!”苏宇叫醒了我,我太累了,刚刚一下子就睡着了。

“宇,喂我,我没力气了。”我虚弱的说到。

苏宇一口一口的喂我吃饭,一个小时后,我们才把饭吃完。就在他给我倒水时,他的电话响起。他出去接完电话回来对我说:“姐,我父母让我回去呢!”

我真的不想让他走,我感觉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好可怕,我希望他能留下来陪我。

“宇,别走,别走。姐姐,不想你走!姐姐,一个害怕!留下来吧,留下来,姐姐都是你的,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姐姐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反抗不了的,要了我吧!小宇!”我祈求着。

“曦姐,先喝点水吧!”苏宇说到就喂我喝杯子里的东西。

等我咽下,才觉得辣嗓子,他给我喝的是酒,是白酒吗?

我感觉我的原本就因为哭泣而微微缺氧的头一下子更晕了,他给我喝了白……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伪装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