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第十九章

当天午夜我从G省回到家中,看着空荡荡黑乎乎的房间,有一种莫名情绪在我心头蔓延。没有了小娜,苏宇也不在我身边,不安全在我的心头蔓延。还有五天就年三十了,刘姐家肯定也很忙,不可能现在叫她过来陪我。哎!原本想回来后去见见小娜她表哥一家的,但是现在似乎不需要了(她表妹和表哥是两家)!明天还是回老家,陪父母吧!卸下女装,疲惫的我直接躺倒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似乎是因为旅行的劳累,我起的有些晚。我急忙的收拾了下行李,随手找了个旅行箱,一股脑的装进去,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还好,我赶上了最早的大巴车。虽然我们县通了公路但是要坐到我们村还是要五六个小时的!
“力哥,谢谢你呀!再见!”在县里遇到了采办年货的同村李力,搭他的顺风车回来的。
看着成排的一模一样的崭新的三层小楼,不得不感慨生活越来越好了。还好遇到了力哥要不然真找不到家了呢!
我们村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多是梯田,以前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后来前几年县里给修了路,还派农业的技术员来指导我们村中猕猴桃,给找销路,这才慢慢的富起来。虽然父母在电话里跟我说过今年搬进了村里给盖的新房不在住土坯房,但我没想到是这么漂亮的别墅。
我走进小院,准备按门铃,却发现门没关。于是我走进家门,客厅里只有一个老旧的电视和一个破木桌子及几个板凳。我看着这些东西有些难过,如果不是我像父母要钱准备结婚的话,家里肯定不会这样的!
“爸妈,我回来了!”我喊到!
不一会,一个系着围裙手拿菜刀的微胖妇女从厨房窜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住了我。
“儿子,妈可想你了!哎呀,可回来了!”
“妈!妈!我,我也想你,不过能先把菜刀放下吗?”
“哦!哦!妈太激动了!你爸去村里新开的厂里上班了,晚上才回来。你妹在她屋里学习呢!死丫头,她哥回来了也不出来!我去叫她!”
“妈,不用了。过了年,小雪不是也该高考了吗?让她学吧!”
“行,这丫头憋着劲要考H大呢!”
“妈,我没买礼物回来!没事吧?”
“有什么事!人回来就好!你先去洗澡,妈帮你收拾下行李。”老妈说到“哎~芮娜没和你一起回来吗,你们什么时候领证呀?妈还等着抱孙子孙女呢!”
“哦,她们家出国了。我们那个快了,快了!”我不打算过年时和老妈说分手的事情。
“妈,你先收拾,我有点累,先坐会。”说完我就呆坐在椅子上。不一会,老妈的声音穿来。
“阿瑞,这是什么?你怎么还有这种东西?”
听到老妈的话,坐在客厅椅子上的我转头望去看到原本为我整理旅行箱的老妈手里拿着的一包未拆包装的内衣,一时间有些不知所错。
“额……哦!那是给小妹买的!小妹不是也开始发育了吗!所以就给她买个好点的!”
“哦!阿雪,阿雪!死丫头快出来!你哥给你买的礼物!”我妈大叫着,然后又责怪的对我说到“哎,不是说没带东西回来吗?再说现在什么东西不能从网上买呀!还带回来真是不嫌累!”
“哈哈~!”我尴尬的笑了笑。天哪!我的旅行箱里怎么会有我女装用的内衣呢?女装明明都被我收拾好的呀!不对,之前伪装时的衣服好像被我扔掉了一些,还有一些被我收起来了,不会旅行箱里还有这些之前的衣服吧?
“阿瑞,这件连衣裙也是给你妹妹买的吧!”老妈的声音再次传来,应证了我不好的预测。
“嗯!对的!”我急忙应到,心里却忐忑不安。千万不要在有女装出来了,我快疯了!当时怎么就不仔细检查一下呢!
这时一个高挑的美丽少女下楼了,这就是我的妹妹李雪。一年不见似乎又丰满了不少,我目测至少有34e了!如果说女装的我让女人羡慕嫉妒恨,那我小妹只有让她们仰望的程度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老哥,谢谢你呀!最爱你了!”
“你个臭丫头,一听有礼物就下来了,老妈叫你就不下来!”老妈略微无奈的说到。
不一会小妹又下楼来,对我冷哼一声,便转身回到了房间。
“臭丫头,你哥给你买的衣服到底合不合身呀!”老妈又叫到。
我明白了,一定是内衣和衣服的不合小妹的身,她生气了才会这样的。我和小妹都有些古灵精怪的。所以不得不说基因的强大呀!
晚上见完父亲,一家人吃过饭,母亲说“阿瑞,你这两天和你妹妹睡一个屋子里,她屋子里是个上下叠床,你的屋子还没床呢!”
“哦,行!”我答到。
……
我躺在上铺,正准备睡觉,结果感觉床板一震一震的,小妹在踢我的床板。
“怎么了,不睡觉?”
“哥,你和娜姐分手了吧!”
“你怎么……没,没有,我们好着呢!”
“哼,你别骗我!回来竟然留了长发,不是为情所伤留的!要么一定是你脚踩两条船被娜姐发现了是吧!今天什么礼物都没买,就给我带了礼物。可是内衣和连衣裙明显是两个人的尺码。一看就知道是你不小心带回来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说实话,我就和妈说,看你怎么办!”
“哎~!我们还没分呢,不过也快了。别瞎猜,是她先出轨的!衣服是我给你买的,不过我又没给女孩子买过衣服,买错很正常呀!”
“呀~真要分了!我只是炸一下你而已呀!嘻嘻!老哥,那小妹的保密费是不是给点呢!”
“行,明天你哥去县里买年货,你跟着来吧!”
第二天,在小雪的催促下,我们早早去到了县里。在给她买了十多件新衣服后,终于满足了她的要求。然后我又买了很多的家具和电器让他们送回我家里。之后陪着小雪在县里玩了半天,晚上我们兄妹俩才回到家里。
之后的几天,我见了见以前的玩伴。过了一个欢乐的新年后,大年初五我回到了自己家里。
这次回家,虽然快乐,但是我也确认到父母肯定不会支持我女装的,毕竟一直在问我什么时候抱孙子孙女。我和苏宇到底有没有未来,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回来的当天下午,我换上女装去看老苏。老苏虽然苏醒但是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清醒时能说话和自己吃饭穿衣等等,但是昏迷时就什么都不清楚了!
今天还不错,老苏清醒着。他见我来了后便让护工把帘子拉上,示意**近他。我撩了撩头发,俯身贴近他。
“谢谢你,谢谢你。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知道你是谁,我的大部分财产都留给你了,不是小曦,你明白吗?谢谢你,让我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再次感受到了小曦!谢谢你!”老苏说完又昏睡过去。
我有点吃惊,老苏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他有没有发现我的身份呢?我看着再次昏睡的老苏有些不知所措。我陪老苏到晚上,他都没有在睡醒过来。我只好回家。
结果我刚一到家,护工的电话就打来说老苏不行了。我急忙赶回yiyuan,但是依然没有见到老苏最后一面。
我向单位请了假,然后给老苏办了葬礼,然后按照他的遗愿将他的骨灰撒向了大海里。
就在葬礼过去两天后,我接到了一位律师的电话。我来到了他的律师事务所。
“您好,请问是李瑞先生吗?”
“是的,我是李瑞。你是?”
“我是苏长星先生的代理律师,免贵姓张。苏先生在生前决定在他死后将他的绝大多数遗产赠予了你。”
我看到他递给我的文件,发现老苏竟然还留有一大笔财产。不过也对呢,虽然老苏当年虽然是贱卖财产,但也应该获得了一大笔现金。
签完字,律师告诉我在交完税后,这笔钱就划会到了我的账上。浑浑噩噩的走出事务所,我明白了老苏那天对我说的话意思。说实话,我感觉我有些受不起,但这笔钱也解决了我的大麻烦。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伪装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