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第一章

我叫李瑞,今年28岁。在一家旅行社做会计的我虽然内向,有一个交往4年的漂亮女友。我们两个原本准备今年结婚,但在婚礼举行前期被我那难搞的岳母再次搅黄了。为了这次结婚我准备了一辆高配的进口奥迪a4l,付了一套在市中心面积180多平米的学区房的首付(我们市是省会,新房要价400万,首付就付了100多万)。结果她现在又要50万的礼金,我家里是农村的,因为学的是会计毕业后凭着专业知识,各种买基金攒了很多钱,但现在这钱以及都换成了房产证和车本,现在我银行账户上面就只有到年底的这几个月的生活费了。

当然,我理解我的岳母,她非常爱她的女儿,岳母她也就只有这一个女儿,所以要的礼金最后还是会放在我女友那。我岳母之所以要礼金,估计是怕我婚后对她闺女不好,要先敲打敲打我。但是这真的把我快逼疯了。

万幸的是,我女友很体贴我,这笔礼金她准备和我一起存,这样要不了2年也就存够了(她是个乖乖女,原本工资都是交到她父母哪的)。所以,我很感谢上天让这样一个贤惠的女孩做了我的女友,当然主要是我眼光好,哈哈!

但是我还是准备快一点把钱准备好,毕竟生活在这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国家,作为一个有女友的现充,还是很有危机感的。毕竟女友太优秀,而比我条件好的男人也大有人在。所以我准备找一个兼职工作,虽然公司严禁员工找兼职,但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万幸我这个会计的工作时间很固定,每周六、日都放假。而职业道德又使我无法在找金融行业的兼职。思来想去,我认为做一名导游或许是一件不错的兼职,因为我们旅行社一直是我们省旅游业的龙头大哥,随随便便找一条线路的讲稿背背,出去都要比大部分的旅行社的导游要好(这些东西我们公司是不保密的,毕竟这东西也保不了密的,混个人到你的团里,你讲的东西也就知道了)。

我打算在邻市s市找兼职,抽空在我们公司内网上面调查了一下s市的旅行社的情况,选取了几家看起来正规的作为备选单位。在一个休息日,回绝了女友约会的邀请,来到了s市,但是都没有应征上。首先我没有导游证,其次我是个男的,所以我被拒绝了。如果是个女的说不定就要了。

有时候性别真是一个奇特的东西,我想起了我上学哪会。原本作为金融专业的学生,我是我们系为数不多的男生,在就业季的时候被公司抢着要,而我们班的那些女同学到不好就业。我们学校工科的女生很好找工作,而男生却相反。原因竟然是公司男的太多,都没女友,所以要招女生。想想也可笑,难道现在导游也有很多男导游,也都没女友,所以导游就不要男的了?

下午回到家,女友又打来了电话约我晚上去一家新开的酒吧,说是有新奇的东西在那个酒吧。很奇怪,我女友很保守,就算是我也只是拉拉手,她从不去酒吧,就算是我约她,她都不去。不过作为一个未来的妻管严,老婆大人发话了,我也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开车把她接上开去了那个酒吧。

来到地方,我没有找到一般酒吧那种夸张的霓虹灯装饰,反而发现了一家典雅书院。

“楞着干嘛,赶紧进去呀!”女友说到。

“进哪,酒吧在哪呢?”

“你就站在人门口呢!赶紧进呀!”女友抿嘴笑着,似乎是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推门而入,没有喧嚣的摇滚,也没有轻柔的乐声,有的只有“沙沙”的翻书声。这真感觉是个书院。哦,还有“哒哒”高跟鞋敲击木地板的声音。寻声望去是一个穿着大约10厘米白色高跟鞋,白色蕾丝齐b小短裙,上身一件白色比基尼包裹着饱满果粒的美人。她手里的托盘托着酒杯和沙拉,看样子应该是个女侍应。

“呀~!”我感到腰间软肉被人拧动,痛的叫出声来。回头一看女友委屈的小眼神似乎在诉说着莫大的委屈。我感觉又好气又好笑,故意逗她:“小娜,是对你老公我不放心呀,还是对自己没自信呀!”没错,我女友叫小娜。听了我的这话,小娜没想往常那样对我穷追不舍,反而鬼魅一笑,略过此事不谈了。

我们俩一边品这小酒一边说着情话,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就过去了。我们两个相依着走出了这书院。是的,我不习惯叫这地方是酒吧,相反像是一些电影中描述的贵族俱乐部,当然除了性感露出的女侍应外。

我们坐在后座上,由于叫了代驾,反而不能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了。拉着她的小手,我问到“那个书院到底有什么奇特的东西呀?”
小娜微红的面颊十分好看,用一只手撑着身子慢慢挪像我,看样子是真喝醉了,我想完了明天又要听岳母唠叨了。

只见她的面颊慢慢贴近我的侧脸,红艳的小嘴唇含住了我的耳垂,我浑身一个激灵,小娜不是看起来喝醉了,而是肯定喝醉了。完了完了,最近还是不要去岳母家了。这时的我脑子也不清醒了,完全没注意到就算是醉酒的小娜,也不会如此的大胆。小娜松开我的耳垂,缓缓的向我的耳洞吹着热气,这时从未有过的挑逗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求我呀,小李子,你求我我就告诉你,嘻嘻”

我的脑子爆炸了,完全不顾前面还有一个代驾,大声的说到:“我的芮女王,您的小李子求你了!”大胆的发言完全不像以往的自己。

我的女友芮娜轻轻的说到:“那些女侍应,他们下面是带把的,哈哈!”

“哦,她们下面是带……什么?”

看着大惊失色的我,芮娜点点头道“所以,我很有自信哦!”

我被这吓到了,从来为想过那些“女人”竟然是男人。以至于我完全没发觉我的女友,那么温柔乖巧的女友是如何知道的这些秘密的。后来,有段时间,我为这晚没发现芮娜的奇怪之处感到过一段时间的自责和后悔。

后来一段时间,每当我闲下来时,我就在想那晚遇到的那些女侍应,虽然我小时候学唱戏曾学过唱男旦,大学毕业晚会我们班的舞台剧也反串过女性角色,但那都是在舞台上的表演,我从没想过现实生活中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不自觉的就会在家一个人悄悄的搜索这类人,我了解到了cd,了解到了更多更多这类信息,一开始只是看看她们惊人的美貌,但后来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主意。

或许,我可以像她们那样男扮女装,变身成一位“女”导游。可是每次这个想法一出现,我强烈的自尊心就会将它否决。直到过年,大年初二那天,我去拜访芮娜她们家,岳母对我说去年她就把结婚的请帖给了她的朋友们,现在年都过了我和小娜还没办婚礼,让她怎么在她朋友那做人?岳母非但没反思到底是什么阻止了我和小娜的婚姻,反而把错都推在了我身上,大过年的把我赶出了她们家门。我真真愤怒了,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我逃似的跑出了楼道钻进车里,胡乱的穿行在无人的街道上面。就像一个穿行在迷宫中的小老鼠怎么也找不到它的那块奶酪一样。

下午,岳父一直在给我打电话,可是我一个都没接,我想就这样结束也挺好的。

晚上,小娜打来了电话,我本也不想接,可是想到应该明确的告诉她,让她也死了这条心,我还是接起了电话。电话一接听,小娜的哭声就传来了,原本准备好的绝情的话语,此刻堵在了喉咙处怎么也说不出来。好一会我才崩出了个词“小娜”

似乎是这个词让小娜发觉电话通了,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对不起,让我受苦了。她还说她妈妈没有恶意,希望我能体谅她妈妈一下,听到这我的怒气再次涌上脑顶,我本想挂断电话,从此绝交,但我的手就是放不下来,这一刻我明白了我是真爱着芮娜,为了她,我愿意付出一切。

我决定了,无论怎样我都要尽快把钱筹好,为了我心爱的女人,哪怕让我做一个假女人。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伪装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