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第三章

坐在明亮整洁的办公室里,我西装革履,显得十分阳光帅气。但是估计坐在我身边这些朝夕相处5年的同事们不会知道,他们认知中的那个大帅哥李瑞在西裤里面穿着一双白色丝袜,和一条性感的黑色丁字裤。是的,我叫李瑞,今年29岁了,为了彩礼钱,正在努力适应女装的自己。

自从上次旷班请假后,我已经穿着丝袜和女式内裤上班快一个星期了。我的同事们并没有发现我的这个小秘密,当然在最开始的两天里,随着丝袜摩擦小dd,我依然会控制不住我自己。那时我就趁休息时间躲在洗手间偷偷自wei,同事们在哪两天发现我经常去上洗手间,虽然他们应该会感到奇怪,但都没有当面像我提及。不过,我的老板还是在一次会议后单独留下我,对我说:“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呀!”我一下羞红了脸,连忙应到:“是,是我知道了。”虽然同事和老板他们理解错了我的行为,不过我是真要注意一下身体了。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好很多,虽然我的小dd对丝袜依然敏感,但是我自己已经可以控制住渴望了,至少不会随时随地的发作。

一天晚上,在与小娜包完日常电话粥后,我看着镜子里的大美女。这是一个拥有一头黑色过肩长发并留着齐刘海,火红色唇膏均匀的涂抹在那诱人的小巧双唇上,淡粉色的腮红,显得在妩媚中带有一丝的清纯的美人。在精致的妆容下,透过浅白色的女士衬衣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黑色蕾丝内衣包裹着36b(当然是胸垫,垫出来的)。衬衣收入黑色的包身裙当中,逐渐收窄的裙最终停留在了膝盖上方,包身裙完美的勾勒出我臀部的曲子线。而在包身裙覆盖不到的地方,肉色的丝袜反射这圣洁的光芒。透过丝袜,可以看到我的每个小脚趾头都涂上了亮红色的指甲油,显得我小巧的脚丫更加诱人。看这镜中的自己,我差一点再次失控,但还好我控制住了自己。

今晚,我准备第一次女装出门了,没有经验的我准备只在公寓楼的地下车库先走一走。晚上10点,我拎起新买的橘色女性挎包,准时拉开大门迈出了第一步,我现在租住的楼层只住着我一个人所以可以大胆放心的走出家门  。“哒哒哒”高跟鞋敲击瓷砖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虽然我知道我这层楼现在只有我一人,但是我得心还是随着脚步声逐渐加快跳动。

“嘟嘟嘟”我进入了楼梯间,鞋跟敲击在水泥地面上的声音在安静的楼梯间中回响。我小心翼翼的慢慢下着楼,因为这次我并没有穿那双3cm的酒红色高跟鞋,而是选择了一双

黑色亮皮,酒红色底面的10cm鱼口细跟高跟鞋。这双鞋是一次小娜与我约会时她穿着的,那时我就觉得这双鞋使她十分艳丽,现在有机会的我也买来一双自己穿。我高估了自己,原本以为可以驾驭这双高跟鞋的我,就算在平地也很难保持平衡,现在更是只能一双玉手紧握攒满灰尘的扶手,一双大长腿一阶楼梯一阶楼梯下。不过万幸,我只需要下两层楼就可以了。

我从20层下到了18层,按下了下行的电梯键,等电梯时我掏出湿纸巾擦干我的纤纤玉手。我现在租住的公寓楼有着严格的门禁和安保措施,电梯里都有闭路电视监视,为了不让我变装的小秘密被发现,我只好通过没有监视的消防通道选择其他楼层坐电梯下到地下车库。原本选择18层是因为这层只有两户独居的老人家在居住,老人一般都会很早就休息,这样他们就不会在我等电梯时撞见我。但是没想到几天后,我就会为今天选择了18层而感到庆幸。

在我乘坐电梯的时候并没有遇到什么人,一路平安的到达了负1层的地下车库。这时的地下车库十分安静,除了已经快要停满的汽车外似乎什么也没有,当然灯光十分明亮,倒是没有恐怖的气氛。我先从提包中拿出了一副女士黑框平光镜戴在了脸上,现在的我就像是刚刚加完班回家的女王。我慢慢的迈开我的大长腿,缓步优雅的走向车库深处。

一分钟,两分钟……二十多分钟过去了,由于这双性感的高跟鞋,我走的很慢,我已经走到了车库的最深处,一路走来发现今晚所有的车位都有车停着。现在我的小脚丫已经痛的不行,小腿肚子和大腿也隐隐作痛。想起那天女友与我约会时,她穿着同款的高跟鞋逛了2个小时,到底是她已经适应了呢?还是回到家后也想我现在这样感觉到疼呢?在地下车库,可是没有椅子之类可以休息的地方的,我本想蹲下,可是包身筒裙实在是太贴身,哪怕我向上提了提裙边也无法蹲下。

我看到了不远处停着的那辆物业公司的皮卡,这辆皮卡是物业平日护理小区花园的用的,所以有很多土和灰,也没有好好保养,但是它停着的位置是地下车库监控唯二的死角,因为没有监控,一般人不愿意将车停在这里所以物业才把这车停在了这车位紧张的小区地下车库里。

忍着疼痛,我一瘸一拐的走向那个皮卡,本想翻进皮卡的满是泥土的后箱。虽然很脏,但至少可以我坐一会。但我失败了,这身性感的OL制服,虽然好看,但也限制了我的动作。明明男装的我可以轻松做到的事情,现在却被漂亮的女装所限制。

没办法的我只好压了压发动机盖,然后坐了上去,别说这款老式皮卡还真的很皮实没被我坐坏。坐在车头的我轻轻的性感的高跟鞋褪去,伸直我的脚丫子,酸麻感一下子涌上脑顶,“呀~”我轻轻的叫到。

由于筒裙的限制,我没办法想往常那样将腿盘起的,只能双腿并拢,慢慢抬起,视线越过膝盖观察着被丝袜包裹着的小巧脚丫,肉色丝袜反射的圣洁的白光与红色指甲油反射的妖艳的红光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似坠入凡间的仙子,又如地狱中盛开的白莲。我的玉手隔着丝袜轻轻按压着脚掌,丝袜丝滑的触感与脚掌传来的酸麻使得我脸颊微微发红。虽然脚后跟被高跟鞋摩的很疼,但是丝袜没有拉丝,我的皮肤也没有摩破。从手提包中拿出两个早已准备好的创口贴,将创口贴粘到脚后跟被摩的部位的丝袜上。

看着精巧的10跟脚趾在丝袜里面不停地变换姿势,感受着尼龙的丝滑。我的思绪渐渐漂远。我想我算不算也成为了车展上面的汽车女郎了呢?只可惜现在没有观众,也没有摄像师将我这美人此刻的倩影留下。不,不对,虽然没有观众,没有摄像师,但是我可以自拍呀!边想着,边掏出新买的小巧手机,不同于我一直使用的大屏幕手机,这是一款小屏幕亮粉色的漂亮手机。为了这次出行,我可是做足了准备的。

透过手机屏幕,我看着这成熟性感的美人,不由得双眼迷离了。我轻咬下唇,解开衣领的扣子,一只手轻支下巴,完全一幅任君采摘的样子,随后另一只手按下了拍摄键。之后,我支着下颚的玉手不自觉的滑向胸前,握住了一只假胸,然后轻轻的捏着,明明是假的,可是我却好兴奋,我的双眼迷离了,“咔叽”手机拍摄的声音再次想起,将我这一刻的媚态记录了下来。随后我摆出各种各样或妩媚,或清纯,或热辣,或可爱的样子,自己拍了个够。我不但拍摄了上半身的自拍,还将美腿摆成各种诱惑的姿势,拍了个痛快。

看到手机已经快午夜12点了,我平复了下心情,因为想着明天要上班,所以看小dd不在那么挺立,便将一双玉足伸进性感的高跟鞋中,启程返家。就在我走了一半路程的时候,我看到了从车库入口处驶来的汽车灯光,急忙将手包挡在下腹处。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手包应该是可以挡住因为我小dd凸起的部分的。之后我便又优雅的迈开美腿走向电梯。没想到这辆汽车缓慢的驶向我并停在了我的左前方。随后,驾驶座的侧玻璃匀速落下,由于离得很近所以我微微俯下了身子,一只玉手继续拎包挡住下腹,另一只玉手微微撑住眼睛,以便看清驾驶室内的情况。

“请问,女……士,美……美女,你好,请……请问里……面还有……空位吗?”

驾驶座上是一个与我年纪相仿,长相普通的男子,在他与我对上眼时似乎是被我的美貌所吸引,说话开始变得结结巴巴。

我认识他,住在楼上10层,是个有未婚妻的老实男人。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虽然我练习伪声已经接近一个月,而且还有些童子功在的我,开口伪音的话应该是有不错的效果的。但是我总是感觉很羞耻,以至于我依然不太敢开口。

可是,那位男士却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依然直愣愣的看着我,我只好再次摇了摇头,可惜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这时副驾驶座位上的人探头过来,我看到是一位漂亮的女孩,虽然第一眼并不惊艳,但是是属于耐看的那类女孩。越看越漂亮!我想应该这就是他未婚妻吧!我在内心把现在的我和女孩做对比,自认为还是充满成熟魅力的我更为吸引人。当然,从她男伴的反应就能看出来,嘻嘻!我心中暗暗自得!

我冲她友善微微一笑,我知道我的笑容一定非常美丽,因为我已经对着镜子练习了很久,毕竟作为一名导游是需要阳光的笑容面对游客的。略微沉吟,我下定决心开口到:“里面没位置了,或许你们可以去负二层看看!”

如同一声黄鹂清脆悦耳的鸣叫,叫醒早间安逸的山谷,从我喉咙中发出的女声充满磁性与吸引力,我都被我自己的声音震撼到微微愣住。

就在我愣神时,女孩狠狠地拍了下她的男伴:“快走了,已经很晚了!”之后略微尴尬的冲我一笑,似乎是为她男伴冒失的举动感到歉意。

被打醒的男士,目光不在呆懈,反而有些火辣辣的望着我,好不掩饰他心中的欲火。我的内心很纠结,我很开心有个男人会露出那样的目光看向女装自己,但作为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难免会感到恶心,并且他的眼神太邪恶了。我急忙起身,然后像电梯走去。

在我走出差不多10米远后,那辆小轿车才再次启动。我感到那辆轿车走远后,不禁停下了脚步。一只玉手撑着一辆轿车,喘着大气的我不禁回想着那个男人的目光,那种似乎想要将我这薄薄的白色衬衣烧灼干净的目光,就如同我第一次穿上丝袜的晚上望向镜中美人的目光一样。作为女装的我,似乎不但能迷住自己,也能迷住其他人呢!真开心……但是作为男性的我,知道这种思想是不对的,可是突破禁忌的快感又冲击着我脆弱的理智。

就在我再次把持不住自己时,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小娜的身影,随即我想到了女装的理由,邪火就这样降了一大半下去。但我的小dd依然使我无法正常迈腿,这使得我可以缓慢的移向电梯处。

看着电梯显示器显示着电梯从负一降到负二层,我想不会又要遇到那对男女吧!邪火下去的我决定在电梯上如果再遇到那个男的就整整他,看着挺老实,但估计是个渣。在自己女伴面前还敢这样大胆,不是白痴就是老手了。

“叮”随着电梯到达的提示音响起,电梯门也缓缓打开,入眼便看到那对男女。我走进电梯对那女孩微微一笑,然后魅惑的冲着那男的一笑:“帅哥,又见面了!”好吧,原谅我这个菜鸟女装子,还不太会挑逗男人。

“你好!大美女!”这男似乎没想到我会跟他跟他说话,毕竟刚刚他可是走的很过分呢!在他那小眯缝眼中闪过了跃跃欲试的亮光。

她们两个站的很靠里,所以我也多走了两步,尽量贴近他。那个女孩在我与她男伴打招呼后就有些警惕的看着我。在看到我像他男伴走去时,眼神中甚至浮现了厌恶我的感觉,她双手搂着她男伴的胳膊将他自己那边拽了拽。可惜那个男的不为所动,看到男伴的表现,那女孩生气的松开环绕着他手臂像另一侧走了两步。似乎希望男伴发现自己生气了,可惜的是再次失败了。

原本我的计划是在他未婚妻面前勾搭一下那个男人,好让他俩产生些小矛盾,本来对那女孩还有些愧疚感的,但现在我没有愧疚感!我想这种渣男怎么会找到漂亮的未婚妻的。哎,漂亮的女孩总是眼瞎找渣男呀!呸呸,小娜还是找了我这个好男人的。

我边想着,边在转身时故意冲着这个男的眨了眨眼,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诱人的红嘴唇。当然我相信那个女孩一定全部都看到了我的小动作,因为我故意让她看到的。我希望那女孩能看清这渣男的真面目。

在转身时,我感到长发一定打到了那个渣男的脸上,我转身是很快的,所以应该会很疼。但我却感到在我的头发打过他的脸时,他竟然深深吸了口气,似乎是在嗅着我的香气。我似乎能感觉到他满意的表情,即便是不转身,我也知道那渣男火热的目光在我s形的躯体上下打量。

‘见鬼,他真是一个变态!’我竟然害怕了,我感受到了一种作为女人的绝望。这时,电梯门关上了。原本我作为一名男人,作出诱惑另一名男人的举动就使我神经高度紧张,在加上他这一吓,我差点按到20层,还好,最后我反应了过来按到了18楼。

就这样,我的玉颈和脖间的秀发一直能感到那个渣男呼出的热气,就如同无数的小蚂蚁在我颈部爬一样。我感觉我的身体变得奇怪。

原本电梯的是很快的,但是现在我感觉到度日如年。

终于10层到了,他的未婚妻似乎是躲避什么怪物一样冲出了电梯。我本以为渣男会去追他的未婚妻,可是我感到了一双粗糙的大手抚在了细小的腰间。我摆脱不了他,他明显比我要强壮。

渣男向靠近,他在我耳边吹着热气,我感到身体一点点失去力量,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那让我引以为傲的挺拔臀部有着异样的感觉,他竟然把他的那个贴在了我的裙子上,在我的臀部画着圈圈,一种巨大的羞耻感涌上心头。他的手不断的抚摸着我的躯体,甚至一只大手从裙底向我大腿根部摸去。我的一只玉手死死抵住他的那只大手,不让他发现我最大的秘密。

“不要!!”我有气无力地叫到。

我感觉到我在渐渐崩溃。作为一个男人,即便是内向的我在这时候也会转过身躯上去给他来一巴掌,在暴揍他一顿。可是现在我是个女装子,我穿着女孩才会穿的漂亮衣服,花着女孩的精致妆容,留着飘逸的长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默默忍受他的调戏,心里面十分的后悔,我后悔刚刚对他的戏弄,我后悔选择搭乘这班电梯,我后悔想要报复他那赤露露的目光,我后悔在他车前停下,我甚至后悔当初做出的女装决定。我的双眼充满着泪水。

万幸的是,他没有对我作进一步的侵犯,当电梯门快要关上时,他收回了在我大腿上到处乱摸的手,抵住了电梯门,在他走出去前,他回头望向我濒临崩溃的我,戏谑一笑。只剩下我一人在冰冷的电梯中。

我浑身颤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知道电梯中的监控应该完整的拍下了我被侵犯的全过程,可是我以什么身份去要呢?眼泪划过我的面庞,破坏了我精致妆容。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上时,我意识到我还有一颗救命稻草可以将这个渣男打入监狱,那就是他未婚妻。我想那女孩肯定能从电梯动静中听出什么,我相信一个女人是不会原谅背叛他的男人的。

但我不能保证那女孩是否善良,所以只能先按下电梯门打开键,保持电梯门的张开。这座小区的电梯都比较新,也比较好,所以他们应该听不出我到底走没走。

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后,轻浮的男音穿来:“快开门呀!”

镇定下来的我,听到了隐隐的哭泣声:“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啪”一声吧掌声响起,伴着更大的哭声。

我明白那个女孩一定也有什么苦衷,我从包包里拿出来了一个强光手电筒,原本是为了照路准备的,现在我只能用这个唯一有点重量的东西去与那个渣男战斗。我将头发绑起,将包包放在电梯门出,使其无法关闭(感应门,有异物就常开),随后我冲了出去。

冲去电梯门,我看到那个渣男在狠狠的揍着那个女孩,我小跑着冲过去,那性感漂亮的高跟鞋快速敲击地面的声音,使得那个渣男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威胁,但是我的速度更快,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便用手电筒使劲敲击了他的头部,将他打晕。

我看着伤痕累累的女孩,想把她拉起来,却没想到我也已精疲力尽,猛的一拉,非但没把她拉起来,反而使我自己摔倒了她的身上。

摔倒的我就这样与她四目相对,两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泪水。

“谢谢你!”我们一口同声到。

“扑哧”我们两个都被这无言的默契逗乐了,又一同笑了起来,我们俩就如同两个掉落凡间的折翅天使般相拥着坐了起来。

就这样,我们两个相依着诉说着各自经历。我了解到她是这个渣男未婚妻的妹妹。她本在N市上大学,假期她被姐姐邀请来家玩,才发现姐姐竟然交了男友还要结婚了。起初她很高兴,虽然未来姐夫不帅但很有钱,而且很体贴她姐姐,整个10层都是他的房子,而且也给她买了好多的东西。可是好景不长,她在一次洗浴时,被这个禽兽闯入。这时她才发现她的姐姐早以被着禽兽控制住了,现在就关在自家的狗笼里。她也曾试图逃走但始终未能成功,现在她终于解放了。

我也把我的经历告诉了她,当然隐去了,我是个女装子的事实。她打开了房门用固话拨打了报警电话,而我就在她拨打电话时默默离去,强撑着走上了电梯。在电梯中的我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侧坐在地板上,干净整洁的裙子丝袜都染上了一层灰。彻底放松的我也放空了精神。

我从不曾想过会有这样凄惨遭遇的女孩就活在我身边。以前我见到与我同入公司的漂亮女出纳勾搭上公司领导层后迅速升迁,我认为她是不要脸的女孩,可是现在想想或许那个女孩也是被逼的,她获得的升迁也许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封口费。

我总是看到女孩光鲜靓丽的一面,她们在各自生活中又有那些困苦,这真是我一个男人无法理解的。或许我应该对小娜更好一点,又或许……

电梯到了18楼,可是我试了几次都没有力气站着走出去,我只好两手着地像个动物一样爬出了电梯。

当电梯门闭合,我瘫软在18层的过道上,我太想闭上眼睡一觉了,但是我知道不行,我要回家去,一会警察就要来了,我没法解释我的身份。将那漂亮性感高跟鞋脱去,我或许可以走回家,但肯定不能在穿着这性感的高跟鞋了,一点点的将身体挪向了楼梯间。

靠在楼梯间的大门上休息了几分钟之后,我挣扎着站立起来,小巧的脚掌透过丝袜感受着水泥地面,冰冷隔脚的感觉。脚面的摩擦又使我感到了一丝兴奋。我望着手里拎着的高跟鞋,想到要是平常的我肯定会在这空无一人的楼梯间用这高跟鞋与丝袜来一番猛烈的享受一番。但现在我只想好好睡一觉。

这一晚的遭遇,或许或许改变了我,又或许什么都没变。

第二天,我如往常依然带好假胡子,出了家门去上班。

没想到我又坐上了昨晚那辆电梯,电梯里的众人一如往常一样互相问这好,谁也不知道昨晚我在着电梯里的遭遇。

在大堂,相熟的保安小王凑过来对我说:“李哥,你知道吗?昨晚咱们小区,咱们这栋楼发生大案子了,抓了一个外省的潜逃已经6年的系列抢劫杀人案的主犯……”

小王后面说的什么,我记不清了,但是我记得那天我心情很好,很好!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伪装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