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第六章

“爸,你和妈在SH玩的好吗?开心吗?那就好!哦!不贵,不贵,爸不看看你儿子是谁,我可是李瑞就在旅行社工作,都是内部价,特便宜,你们就好好玩吧!什么,上次我寄回家的东西贵不贵?哎!不贵,我妈用的好,到时候没了,我继续寄呀!爸,等等,有人按门铃,行,那到时候你们回来了,我去接你们。嗯,再见妈,再见吧!”

我穿着性感连衣裙,高跟鞋与地面的敲击声在这空旷的房间中回响,我走到了门前。

“您好,请问您是苏曦女士吗?这里有个挂号特快专递是给她的。”

“我就是苏曦,给我吧!”不同于我父亲通话时浑厚的男音,此时的我声音清脆动听。

“那打扰了,再见女士”

“谢谢你,再见!”

我激动的拆开快递,终于拿到导游人员资格证书了。当导游的最后准备终于在4月初准备妥当了。哦,对了!我叫李瑞也叫苏曦。

我叫李瑞,男,29岁,现在的我正在为与女友芮娜结婚的彩礼钱发愁。

我叫苏曦,女,24岁,现在的我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准备做导游。

我之所以成为了苏曦,这事还要从苏长星(我现在叫他老苏 )说起。

老苏是个可怜人。他妻子在生下他们的女儿没过几个月就跟一个香港人跑了,之后老苏更是光荣的成为下岗大军中的一员。但老苏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带着襁褓中的女儿来到了这里,开始新生活。一开始艰难,但是凭着技术与勤劳,老苏父女俩的生活越来越好。

老苏在女儿17年的成长过程中将最好的都给予了他女儿,更把他女儿保护的好好的。他女儿苏悦曦就如同一张白纸,纯洁无暇。可是在四年后,他不但等回了在ZJ大学对了四年书的女儿,更等回了在他女儿肚子里的小生命。可惜,孩子因为难产而死,他女儿更因此抑郁,随后便跳海自杀了。女儿的死终于击垮了这个钢铁一般的男人,他不愿意相信女儿已死,他讲所有能证明女儿死去的证据抹掉,贱卖了公司,回到了18年前他们父女刚刚踏足这片土地的地方,他相信他女儿会回来找他。而他女儿的那个负心人只有个名字留了下来:叶乾。

而我则顶替了他女儿的身份,换了新的证件(我那天紧张到不行,生怕出错,万幸的是顺利解决了此事。),然后就将名字从苏悦曦,改为苏曦,我不愿意欺骗老苏。之后我便考取驾照,和导游人员资格证书。既然顶替了他女儿的身份,我便准备替他女儿照顾老苏,为他养老送终。

老苏还是有些小钱的。我便先取出了一部分,作为装修房子和租房子的费用。计划四月底装完,年底能入住。明天,我现在站着的1801这间房间就要装修了。老苏搬到了1902房,我也将我的女装全搬了过去。当然,我决定除了这笔钱以外,我不会因为我的需要去动老苏的存款(毕竟新房和租住的房子都有留我的一间房间,不算全为老苏花了)。

老苏的经历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两个老农民,供我学戏曲,学了书法,读了大学,让自己的后代成为了城里人,文明人。可是我依然是只有在需要他们时才会想起他们。我欠我父母太多了,多到还不清。现在我只能尽我所能去回报他们。

我前段时间就已经将我的简历再次投给了一些我曾经面试过得s市旅行社,现在有三家旅行社愿意面试我。明天,星期六我就要去s市参加面试了。

第二天,早上5点,我从20楼下到了19楼。现在1901的住户应该还在睡觉,我轻轻的打开1902的房门,快速闪身进入屋内。老苏还在睡着,而负责看护老苏的阿姨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到,我有足够的时间变装。

我先戴好白底亮钻心形的血滴子内衣。我是平胸,我骄傲!我为平胸漂亮妹子代言!然后我穿上了带有凹痕的假音内裤,来隐藏我的小dd。在内裤外面,我穿上了黑色渔网袜。

我选择了一件淡蓝色的修身衬衣。藏青色的收腰小西服则完美的呈现我的细腰。不枉我这两个月上的形体课和坚持不懈的锻炼。170cm的我现在只有52kg。下身搭配一件小脚的藏青色紧身西裤。这件紧身西裤配合我的假Y内裤,在我的神秘三角地带显现除了女性特有的骆驼趾,诱惑着发现这一秘密的人。关于高跟鞋,我则选择了一双跟长9cm的红色绒毛的尖头浅口单鞋细高跟高跟鞋。将脚踝处高跟鞋自带的一字扣系好,彻底穿好衣服。

我做了一个中分留海的蓬松发型,长长的直发直落腰间。然后我开始仔细的涂抹隔离霜和粉底,之后化上大地浅棕色的眼影和圆形的浅粉色腮红。我选择了一个无色的唇膏涂抹我的双唇,最后在用小笔刷对我脸上一些小瑕疵补粉。就这样一个清爽的淡妆化完了(确定这是淡妆?)。

就在我化好妆准备出门时,看护袁姨来了。

“小曦这么早就出门吗?”

“是呀,今天面试呢!”

“那加油哦!小曦!”

“嗯,我会努力的。”说完我拎起大红色的包包便出了房门,去向了高铁站。

我的高铁票是一张一等座靠窗的票,因为是早班车,所以人没多少,车厢里三三两两坐着几个人,由于我来的比较晚,我旁边的座位已经坐着个40岁左右的男人。

“先生,请您让一下,我是里面的座位,谢谢!”

那个男人放下手机,抬头看了我一眼,微愣一下,显然是被我的美貌所吸引,不过很快他便清明过来,像里坐了坐,双腿收回,给我让出了通路。

我故意将正面朝向他,侧身越过了他。随即我转身坐下。最近一个月的我似乎改变了很多,我从一开始反感甚至恶心那种火辣辣眼神,到现在适应,享受那种目光,我甚至会主动诱惑男人,让他们显露出那侵略性的目光。虽然我还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但是我越来越喜欢看那些男人用火辣辣的目光注视我,却不能占有我的样子。

他们的目光似乎是想能把我看透,看到我隐藏在漂亮女装后面那纤细的腰肢,迷人的大长腿,光滑细腻的肌肤,被血滴子遮盖粉嫩的乳tou,然后他们就会发现我最大的秘密,我那昂扬的小dd。每当我女装时,大多数男人,总会将视线锁定在我的精致面容,或是性感娇躯上,这些男人的侵略性的目光给了我极大的自信。我渐渐爱上了这种视女干。但当男人触摸我时,我便会十分反感,恶心。我苏曦的肉体是只属于李瑞的。其他男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意淫着,因为我苏曦是只属于李瑞的热兵器。

自从我获得了一个正式的女性身份后,我感觉我自己就像分裂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但又互相影响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坐在我左边的那个男人还在假装着正经,可是我敏锐的察觉到他那猥琐的眼神在不断的扫我。我先带上耳机,在故意将头扭向右边,假装看着窗外的景象。然后将大腿并拢的更为紧密,使我的小dd被迫抬高,假Y也随之与西裤贴合的更为紧密,使得我的骆驼趾更为明显。

我感觉到他呼气变得更为急促,然后我准备下一部的动作了。我将双腿慢慢的开始相互摩擦,嘴边哼着泰勒的《I Knew you were trouble》, 左手似是跟随着哼动的音乐旋律在轻抚着大腿。

在我还没有进行到下一个阶段时,那个男人便已经起身。我看到他走进来卫生间,嘻嘻,我猜到他在干嘛,他一定是一边意淫着我,一边打飞机。不到3分钟他便回来了,那油腻的头顶上出这虚汗,好似他进行了什么剧烈运动一样。

他回来时,我已经将右高跟鞋的一字扣解开,如同文青少女一般文静的坐着。当他坐定,我开始重复刚刚的动作,似乎是了些抵抗力,我双腿之间的摩擦,并没有让他再次达到性奋的阈值。我将右腿优雅的搭在了左腿上,微微向右侧倾坐,两条大长腿就这样向左侧延伸着。随后,我将我抬起右脚丫,使得高跟鞋与右脚跟脱离,我仅用我的5跟脚趾撑住高跟鞋。被大洞的渔网袜捆绑着的嫩白的小脚丫,就这样露出在了他的视线中。

黑色的渔网袜,白嫩的小脚,艳红的高跟鞋,我想这一定冲击着他的神经。果然,他再次起身,走向卫生间。不错哦,这次不到2分钟。在他去洗手间的时候,我将高跟鞋再次穿好,恢复到了正常的坐姿。

之后,他似乎一直想要和我搭讪,却没有什么好机会。这时一位穿着暗红色制服的女乘务端着哈根达斯冰激凌走进了我们车厢。在经过我身边的男人时,被他叫住,买了两个冰激凌。就在他给钱时还故意摸几下了女乘务细腻的玉手。真是个老流氓。随后他将我侧面的小桌板打开,将一个冰激凌放在了桌板上面。我假装被他的动作惊动,摘下耳机,看向他。

“美丽的女士,请你吃冰激凌!”他用自以为绅士的表情说到。

“谢谢!”不过我太熟悉他那略微扭曲表情了,那是极力控制发情渴望的表情。

“去s市是出差,还是旅游?”

“出差。”

“不知道女士从事的什么行业?”

“金融业。”

“哦,好巧!我是xxx证券总经理,免贵姓王,这是我的名片!”

我示意他把名片放到小桌板上。随后我们聊了两句市场行情。呵呵,我只能说这样的人当总经理,公司还没倒闭真是厉害。

之后我拿起了冰激凌,是朗姆酒味的。真是可笑,他是准备用这么小的冰激凌灌醉我吗?撕开覆膜,冰激凌已经微融。我先是正常的小口小口的吃着冰激凌。然后,我会故意从嘴角流出一滴融化了的冰激凌,然后伸出窈舌将它舔入我的小嘴中。这样吃了几口后,冰激凌渐渐化为了奶昔。

我端坐着,似是高贵的仕女。然而我将一勺奶昔送入嘴中的窈舌上,滑润的双唇微微轻启,从侧面可以清晰的透过双唇的缝隙看到,乳白色的奶昔随着我窈舌的动作在口腔中舞动着,随后,我粉嫩的舌尖轻点上下唇,混合着唾液的奶昔便在我的唇间拉了一条白丝,散发诱人光芒,引人遐想。

就这样我一口口的吮吸着奶昔。这时,一个帅气的男乘务,从我的面前向后走去,我假装被他吸引,向左转头视线紧紧跟随着男乘务。当我的正脸面向邻座的男人时,我将沾满奶昔和唾液的白色混合体的舌头缓慢的舔过我的双唇。原本水嫩的双唇便覆上了一层白色的液体。我继续像是不经意的重复上面的举动。之后我收回目光,看向邻座男人,只见他双眼呆滞的盯着我的双唇。

我先微微的张大我的双唇,将窈舌伸出,舌尖向上弯卷,再慢慢收平。然后沾有白色奶昔的舌头开始慢慢左右平移到快速的左右平移再到突然转换成快速的上下平移。之后我慢慢的将舌头伸出,轻碰琼鼻的鼻尖,收回舌头,让舌头一圈圈的舔绕嘴唇。之后,我的双唇含住酥舌,窈舌前后伸缩,似乎我的舌头在抽.插着我诱人的嘴巴。我慢慢的用嘴巴吸着气,我的面颊被吸紧,我的酥舌被吸成u形,最后被吸回了双唇内。

当我动作停止,我发现邻座的男人酱紫色面容,似是闭气已久。又过了一会,他终于恢复了呼吸,然后整个身体便向我袭来。我急忙用高铁上的杂志卷成圈抵住他的身体。然后,我一双玉手握紧成拳头,抵在我的骆驼趾上面,向左面微微低头,视线抬起望向已经猴急男人。我的表情就如同一个深闺怨妇般,似是叙事,似是挑逗地说到:“我,我不能那样,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对不起,对不起。”

这种充满禁忌的话语,彻底的击垮了邻座男人的理智。他本想抓住我的手,却被我躲开。他喘着粗气,他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欲.望,可是我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他只能第三次冲向卫生间。这次没到1分钟就出来了。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步履轻浮,脸色苍白了。

当他再次看到我时,我已经整个人蜷缩在那小小的座椅中,小腿紧贴大腿,两个细长的高跟鞋鞋跟将椅面戳的深凹,双臂环抱小腿,脑门靠在膝盖上。如同一位犯错的小姑娘,但如果仔细聆听,就会发现有隐隐的呻吟声从这位姑娘的嘴中唱出。

“啊~啊~啊~……”

我知道他一定听到我那轻轻地呻吟声。我抬起头,因为这种勾引男人开心感使我面色潮红。我双眼迷离的看着他,一双大长腿向两侧掰分开,由于西裤的紧致,双腿只能成45°的夹角,一双玉手早就滑落在谷间,一只玉手轻抚骆驼趾,另一只玉手向上抚去,抚过小腹,抚过胸前,抚过下颚,最终停留在嘴唇边。只见食指轻启俏唇,伸入嘴中。我吮吸着我的手指,随后,沾满唾液的手指被我从嘴中吐出。食指与嘴唇间挂着一条长长的丝线。

我将身体向他靠近,但没有接触,我向他吹着热气,沾满唾液的食指在我嘴上滑动。我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迷离的说到:“我的身体好奇怪,我的身体好热,我,我一定是粘了酒精,一定是你给我冰激凌里有酒精,我不能粘酒精,一粘酒精就会好奇怪。你,你好坏!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会这样?真的,真的!你真的太坏了!呀!”

我仅用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踩在椅面上支撑身体,臀部慢慢抬离椅面2cm,身体弓起,美背悬空,双肩于头部与椅背上下摩擦着。

“人家,人家好想去卫生间!可是,人家不知道卫生间干不干净嘛?你去了那么多次,你一定知道的对吗?”

“干,干……干净的!”

“可是,可是人家不愿意在干净的卫生间里自wei嘛,人家想要你,你,你能帮帮我吗?”虽然我是故意勾引他,可是现在我似乎真正带入了一个痴nv的角色。

坐在邻座上的男人看到我大胆的举动就以惊到,喘着大粗气,我真害怕他晕过去。而听到这诱惑的话语,他便身躯剧烈的抖动。随后他便急忙冲向了卫生间。

在他离去后,我急忙擦干手指,打开梳妆镜整理仪容,将衣服梳理好。说来也巧,刚刚那会没有人经过,不然一定会认为我是个下贱的女人吧!这时,刚刚别邻座男人吃过豆腐女乘务从我面前走过。我急忙招手叫停她。

“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刚刚……刚刚……坐在……我……,我没事了,谢谢你!”

女乘务似乎是看出来了什么一样问到:“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为您叫来乘警,请问您需要吗?”

“可以吗?真的可以吗?谢谢你谢谢你!”我似乎哽咽的说到。

随后乘警到了,我便像他们讲到,那个男人一直在骚扰我,对我将黄笑话,抚摸我的大腿,甚至现在他要我去卫生间找他。

随后乘警和女乘务用钥匙打开了卫生间的大门,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一个人在使劲的打飞机,卫生间的墙壁上,洗手台上,梳妆镜上到处都是。在女乘务的咒骂声中,那个男人被乘警拘捕。

女乘务留在来安慰了我许久,我也装作惊魂未定的样子配合着她。随后旅程平淡无奇。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伪装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