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第九章

第二天,我被闹铃吵醒,我的脑袋一片空白。看着美腿上穿着的破烂丝袜,以及地上沾满斑驳的各种丝袜残骸,我渐渐回想起了昨晚的经历,将被子蒙住了头。

“嘘!”我将一根玉指压在他的嘴唇上然后身体贴近他,对他耳边说到:“今天姐姐高兴,给你送点福利!”

不远处,有一对对男女不时发出浪叫。

“今天姐姐帮你,好不好呀?”我说着,一只玉手攀在他的小蚯蚓的地方,一只玉指按了下去。隔着裤子,我找到了他小蚯蚓的位置,划着圈圈。

“可不乖哦!姐姐可是说过的,今天只帮你手。”

我的一双玉手慢慢向他下体伸去,握住了他在微微颤抖小蚯蚓。这是我第一次帮别人手,所以一开始动作有些笨拙,但随后发现和我自wei没有太大的区别,手上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他的叫声有小变大,似乎预示着他要到达顶端。

就在我认为他要到达顶端时,我的双手离开他的小蚯蚓,身躯向后退去。

“请别离开,我有钱的,求你了,我给你钱……”

“啪”我扇了他一巴掌。“姑奶奶像是缺钱的吗?还是说姑奶奶像是ji女?嗯?你不会以前找过ji吧?”我打定主意,如果他找过ji,我转身就走。毕竟人家想要玩弄的是个清纯男孩呢!

“不!不是的!我没有过!真的,你相信我!我,我只是不想你离开我。”他的声音慢慢变小,似乎不是想说假话。“你原谅我好不好,你打我,你打我,别这样,好不好?”

他看起来快哭了,既然你都要求我打你了!那就不客气啦!

“啪!啪!啪!啪!”连打四个巴掌,我的玉手都红了,有些痛。

“好,好舒服,我感觉好自由!能在打我几下吗?”天,他是个抖m吗?你不疼,我疼呀!我好后悔没买个鞭子带在身上。

“不打了,瞧瞧你这脸颊红的,一定很疼吧!都怪姐姐!姐姐对不起你!”说着我便单手搂住了他,另一只玉手轻柔的抚慰着他被打红的脸颊。

结果他哭开了!

“呜呜,谢谢姐姐!呜,他们都不关心我!就知道让我学习,呜~这次月考就掉了1名,他们就对我冷言冷语的,根部就不知道我压力有多大,姐姐你真好?”男孩在我怀里哭诉着。

这算是斯德哥尔摩症吗?男孩口中的他们应该是他父母吧?可怜的孩子!我安慰了他好一会,他终于不哭了,不过这时候他对我很是依恋,似乎对我言听计从。我决定玩大一点。

我拿起他的一只手,让他用这只手慢慢的将我的卫衣从前面撩起,露出了黑色的包身齐b小短裙。我用右手将短裙的拉链缓慢拉下,慢慢的褪到小腿处,两条大长腿缓慢的从短裙中依次迈出。随后我将齐b短裙扔到一旁的小圆酒桌上。

我的鲍鱼假阴在透明的白色蕾丝内裤和丝袜里若隐若现。

“好看吗?”

“好看!”

“那摸摸看呀!”

“可以吗?”

我微微点头,意识鼓励。他颤抖的双手向我的假阴摸去,他如同触摸圣物一般轻柔的抚摸透过蕾丝内裤和丝袜抚摸着我的假阴。虽然我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让一个涉世未深的男孩抚摸我这个女装男人的假阴什么的,真的好羞耻,好兴奋那!我的小dd也想挺立起来。

“内裤很碍事吧?要不要脱掉他呢?”男孩听了我的话用力点了点头。“那就帮我把这蕾丝脱下吧!”

他顺从地蹲下去将我的内裤褪至脚踝处。他的手掌划过我被丝袜包裹着的大腿外侧,酥酥麻麻的。我将双腿迈出内裤,然后他双手捧着我的白色蕾丝内裤,站立起来,毕恭毕敬的将蕾丝内裤呈在我面前。我接过内裤扔到桌上。

“想不想摸摸姐姐的小屁屁呀?”

“想!”

我把他的双手甩向我的臀部,“啪”他的手掌拍在了我的屁屁上。

“啊~”我痛的叫出,人家的屁屁外面就只剩薄薄的硅胶衣和一层丝袜保护了。他的双手揉捏着臀肉,只见我的翘臀在他小手掌中变换着形状。他的力气真大,捏的我生疼,这是一种我在自wei时从未有过的体验。我也渐渐迷离,小dd再次挺大。

我们两个脑门相对着,鼻尖相互摩擦着,他呼吸着我吐出的浑浊酒气。慢慢的他的脸也变得红润起来,像是喝了酒一样。

他想要亲吻我,但是被我躲过。我将左侧面颊紧贴他的左侧面颊,摩擦着,相互向对方的耳朵吐出的呼吸的热气,痒痒的,麻麻的,酥酥的。他咬住我粉嫩透亮的小耳垂,然后从我左耳向下亲温舔滑着,我后脖颈被他吻的痒痒的。终于,他的舌头在我的玉颈处碰到了异物。他停下动作看向我,好奇的眼神透露这人类本能的探索欲。

“别,别……这是姐姐的小秘密,姐姐还不想告诉你!”我的声音哀软凄凉,似乎是不愿意他探明真相,可是我的双眼却散发着却鼓励他的目光。

他的一只手从我的臀部向上伸去。我并没有阻止他的动作,而是一双玉手继续套弄着他的小蚯蚓。

他的手终于攀到衣领处,将我高耸的卫衣领向下翻去,露出了原本隐藏的粉红色的牛皮项圈,宽大的项圈紧紧贴合肌肤,遮蔽住硅胶衣与肌肤缝隙,项圈的正中有个大大长方形金属牌。他看到牌子上刻着汉字“苏曦”。然后他将金属牌翻面,这面刻着“李瑞专属肉便器”

他看呆了,没有想到面前着个独立的成熟的美女竟会是另一个男人的专属肉便器。

我对他委屈的说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听我的话?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把我的秘密?是的,我是有丈夫的人!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可是,可是现在我只是,只是想帮助你,只是想安慰你!我有错吗?我有错吗?”

我一脸痴女样的看着他,双手加速套弄他的小蚯蚓。可是这时他的双手却垂下,小蚯蚓也隐隐回缩。

“你也看不起我是吗?你也觉得我很肮脏是吗?是呀!我是肮脏的,我被这个叫李瑞的男人,我的丈夫,艹过b,艹过后庭,艹过嘴,我甚至被他调教成肉便器。可是,可是我的双手还没给别人打过*枪,这是我的第一次,这是我唯一干净的地方了,我想把这仅有的第一次给我爱的男人有什么错?”不得不说我的演技越来越好了。“我能给你的也只有这一样了,我有家庭,有孩子。我不能背叛我的家庭,孩子和主人。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一样了,我爱的男人!原谅我!”

似乎是被我的告白所开心,他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一只手抚摸我被丝袜包裹的臀肉,一只手伸进我的卫衣,抓住我假乳的。我双手被夹在我和他的身躯之间,我只好将两只手的食指和大拇指环绕他的小蚯蚓,在有限的空间里继续套弄。他的小蚯蚓大部分被夹在我的大腿间,我紧紧并拢双腿,然后快速摩擦着。

“我恨你,我恨你!你骗我,你骗我!我当你是我的姐姐大人,我的公主,我的女王,甚至是我的妻,可是,可是你却是别人的肉便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红着眼,抓住我的手狠狠的拉着,拧着,按着,捏着我的,不过还好我没有感觉。可是他的另一只手使劲的拍打着我的翘臀,狠狠捏着我的臀肉。这使我感觉到疼痛,这种疼痛感又使我产生了剧烈的羞耻感和背德感,继而转换为快感,使我的小dd再度膨胀。

“啊~啊!别,别这样!你,你弄疼我了!”我故意大声浪叫着,发泄我的快感。

“为什么,为什么我想骂你,却骂不出口!他们都只关心自己。他们只在乎我的学习,从来不问我过得好不好?开心不开心?你让我感到了被爱的感觉,你给了我希望,然后又抛弃我!为什么告诉我你有家庭,我不愿破坏你的幸福!呜呜……”

他趴在我怀里痛哭着,手上的力道也渐渐变小。

这是个傻得可爱的孩子。他的父母是爱他的,只是他们不善于表达。这是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自以为被世界抛弃的傻孩子。不过正因为此,我才能如此轻易地玩弄他。

“别哭了,别哭了!来,让姐姐好好的疼爱你!好好的感受姐姐的第一次!别哭了,这是很快乐的事!来,继续爱抚你的亲亲姐姐!”
他似乎走出来悲伤,双手又开始揉搓我的臀肉。他将头埋入我的酥乳间,隔着衣服轻咬着。渐渐的他似乎想要更加主动,他的双手撩起了我的卫衣。然后他咬着我的,舔着我的乳房。我被吓了一大跳,因为他再把衣服往上撩一点,就能看出硅胶衣与我皮肤在肩膀处的分界线了。而且我害怕他发现他舔的是假胸。还好他是个小处男,没有真女人的浇灌的他没有发现我的假胸和真胸是有些许区别的。

终于,乳白色的粘稠液体从他的蚯蚓中喷发出来,它射了有进30秒。我大腿根到膝盖的肉色丝袜上沾满了他的痕迹。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我玩脱了。我本想在他高chao时躲开,可是没想到他射的那么突然,又射的那么多。我被那厚厚一层的乳白色粘稠液体恶心到了。在远处打来的微弱灯光下,乳白色的液体反射着光芒,缓缓往小腿流去。被大腿处那凉凉的感觉袭扰,我想吐,我真的不喜欢别的男人的精ye。我干呕着,我想褪去丝袜。可是我又不能脱下丝袜,这层肉色丝袜是我掩盖硅胶衣与大腿结合处的唯一防线。

我缓慢的挪动脚步,防止动作过大,加快他的流速,将卫衣夹在肩窝,挪向小酒桌。准备用我黑色手拿包中的纸巾清理一下这恶心的粘稠液体。

这时,我感觉身体腾空,似乎是被人抱起。男孩将我抱到小酒桌上,跪在我面前。

“姐姐大人,我把你的丝袜弄脏了,就由我来为您清洗干净吧!”

我点了点头,我想知道他怎么来清理这些污浊。

他将我的一双玉手举起,一根根的放进嘴中,润吸着,将我手上沾有的精ye全部咽下。我微微呆愣。

然后他将我闭合的大腿打开,甚至我的假阴的外YC也被拉开了一条缝,显现出我的假阴dao口。但那神秘诱人的黑洞,并没有吸引到男孩。他蹲下双膝着地,张开嘴巴将一道流到了小腿肚子上的精ye吸吮着吃进嘴里。

我看着他专注的大口大口吞咽着自己的精ye,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真的把自己精ye咽进肚子里。虽然一些诲人不倦的霓虹老师经常无私的展现这种技巧。但是,老司机都知道这些老师都是含住精ye,然后吐出。有些霓虹老师吞食精ye甚至是由米糊制成的。他的动作让我感到兴奋。

看着一个天真无邪的男孩在我这个29岁的老男人的腿上舔着他自己的精液,让我的小dd继续膨胀着。可是这时我的小dd已经被束缚的无法在膨胀。

“啊~啊~啊”我因为从小dd处传来的难忍的疼痛而叫出来。男孩似乎是以为我因为他的舔食而兴奋的浪叫,动作愈来愈快,越来越猛烈,丝毫不在意他的下巴,脸颊,鼻尖,脑门上染上他自己的白浊。

我实在是没有好办法缓解小dd因为无法完全挺立而产生的疼痛感。我只好将一双玉手伸进丝袜里,抚上我假阴的外YC上。男孩被我这大胆的行为吸引了目光。他看到我先将一只玉指撬开我假阴的外YC,抚摸着假阴dao口,然后一根一根的将我的玉指从假YD口处插入到假阴dao内。随后进入假阴dao是我的整个手掌,我的假阴dao口就这样被扩大。手臂伸缩着,一只玉手就这样在假阴dao里抽插着。

“嗯~嗯~嗯……嗯~嗯……”

我配合着我手上的动作假装浪叫着。男孩已经被他眼前这个接近全裸的少妇火辣的自慰景象开心的双眼冒火。他加快吮吸着我腿上的白浊,一双手握住自己的小蚯蚓加速套弄。

当男孩的注意力全被我那只伸进假阴dao的玉臂吸引时,另一只玉手似乎是在抚摸着阴di。这只按压着阴di的玉手其实是在透过硅胶按压着了我隐藏在阴di处已经疼痛难忍的小dd的mayan上。已期望我的小dd快速达到开心。

“嗯~嗯~嗯~啊~啊~啊!”

我终于达到了开心,小dd的终于不再那样疼痛。我停止了动作,伸入阴dao的手臂也被我收回。我的乳白色的精ye顺着导尿管留出假尿道口。

“讨厌啦!别看了,都怪你!把人家舔的怪怪的!”我的一只玉手急忙将挡住假阴外YC说到。在他的避开眼神后,我急忙将流出的乳白色精ye用一只玉手涂抹在假阴的大小YC处,尽量涂的范围大一些,使精ye颜色便淡,另一只玉手则去拿黑色手拿包中的纸巾。

就在快挨到时,一只小手按住我的玉手。男孩已经面色潮红的站起,将我的手拿包扔远。

“姐姐大人,可不乖哦!说好的,今天由我来清洗姐姐大人的身体的!”

如果这时有人经过,一定会看到,一个将衣服撩起夹在肩窝的面色潮红的少妇坐在酒桌上,鞋尖轻轻点地。她露着两个小酥乳,粉色的一颤一颤的。她双手撑住桌子。她的身体有节奏的不断前倾。

一个光看背影就觉得帅气的男孩跪在刚刚那名浪荡少妇的前面,两只手撑着少妇的两条大长腿向外完全张开。少妇的无毛的阴部在男孩的眼前展现,他将头埋了进去(之前,忘了说,这件硅胶连衣假胸假阴衣是个白虎阴)。

由于男孩将我的大长腿完全的撑开,使得我下三角的丝袜被拉紧,行成了一个保护我的阴部城墙。他使劲将头贴向我的假阴,但都因为紧致的丝袜未成功。他开始着急,想脱掉我的丝袜又想撕烂我的丝袜。我当然不可能让他成功,毕竟这件硅胶衣还是不太真,我怕露陷。

我看着男孩抓耳挠腮的急迫样子,心里想真是个小蠢色狼。我合并双腿夹住脑袋,感受着他那小平头对我大腿的开心。

这时,下三角的丝袜不在紧绷,贴合着假阴,使他能够舔是我的精液。

他一边舔一边说“姐姐大人,你的妹汁闻起来好腥呀,尝起来和我的精ye怎么味道那么像呀?”

真是个傻孩子!这时一股尿意涌上脑顶,今晚喝了太多的酒,一直到都没有小便,我看向了还在我腿跟处舔食的男孩。

嘻嘻,小色狼虽然今天我在玩你,不过你也占了我的**宜了!我这么漂亮的一个女装子为你打*枪,而且还是我第一次帮人打的,你应该感到荣幸了!现在嘛,我看你这么爱吃这些污秽,那便在为你点好喝的吧!

我的双腿在他背后交叉,然后左脚踝放到右脚踝处,行成了一个三角绞的姿势。然后,我放松身体,尿液就从小dd那喷涌而出。慢慢的尿液染湿了丝袜,然后涌入男孩的嘴里。

“姐姐大人,你……你……尿……尿……了……让……我……出……去……”他当发现我尿尿时,便开始反抗。于是我的双腿渐渐用力,不但使他不能挣扎出,而且让他无法正常呼吸。他只能长大嘴巴呼吸,不过这样话我的尿液也更容易进入他的嘴里,他只能断断续续的说话。
“哼!连我的尿都不喝,还说爱我?还说心里有我?要是你爱我的话就把我的尿都喝完。”

“我……喝!”看他这么乖我便松了松腿,让他能自由的呼吸。我尿了近2分钟,最后似乎这个男孩爱上了喝尿,他在我尿完后还舔着丝袜上残留的尿液。

躺在地上的他似乎喝饱了,小腹微隆。他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到:“姐姐大人,我想和你*爱。”

“小家伙,你不怕破坏我的家庭了!”

“我……我……我……对,只有我才能给姐姐大人幸福!”他似乎纠结了半天才说到。

小色狼,原本我已经准备放过你了,结果你还送上来,那就不要怪我了。

“好呀!不过姐姐我要考验考验你,看看你够不够格做我的小情人呢?”

“没问题,姐姐大人!无论考验有多难,我都能接受呢!”

“小家伙,我先告诉你,考验很难的。而且有很大可能你的身体会有不可逆的伤害。所以你还愿意吗?”

“我愿意!”男孩坚定的回答。

“一会不论我怎么开心你,20分钟内你都不能出声。如何?”

“可以,来吧!”男孩似乎跃跃欲试。

我将手拿包捡起来,拿出随身携带的跳蛋(买硅胶衣送的)。我将跳蛋放进男孩的菊花里,然后用手机APP开启了跳蛋,调到最大震动状态。

男孩比较坚强,没有出声。

然后我将小酒桌上的未点燃的蜡烛点燃。将蜡油点到男孩的上,男孩的脸终于有些微微变色。然后,我将蜡油点到他的龟tou的mayan上。一滴,两滴,凝固的蜡已经完全包裹了他的龟tou,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酱紫,但就是不叫。

眼看20分钟就要到了,我将蜡烛吹灭。然后,我的恨天高就踩在了他的脸上,狠狠踩了两脚。男孩也没叫出声。这时,我将右脚的恨天高的鞋底踩在了他的小蚯蚓上逐渐加大力度。

“小家伙,你好棒棒哦!”这时,我感觉我身体一半的重量都集中在了右脚掌上,我用男生说到:“其实,我是个男人呢!”

“啊?”吃惊男孩瞪大双眼看向我,然后就因为小蚯蚓的剧烈疼痛昏死过去。

看着昏死过去的小色狼,我兴奋的穿起齐b短裙,拿起手拿包的离开夜店,回到了酒店里。

至于酒店房间里的破碎丝袜,则是我在入睡前幻想着小娜穿着洁白的婚纱被我口bao时,自wei搞坏的。

我将头从被子里露出来,似乎还忘了点事情呀?

收拾好东西,整理完房间的我在酒店餐厅看到司机小强时才想起来昨晚把他忘那了。

在他暧昧的眼神中,我开启了新的一天。

梦莎变装整理,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源:梦莎变装
此条目发表在伪装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你必须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 注册
欢迎留下您的评语
目前还没有评论。赶快来坐沙发吧。